秦澤寧若薇 作品

第1章

    

後,慕容輕雪就對秦澤好奇了起來。隨著與秦澤相處的時間增加,慕容輕雪愈發的按捺不住對眼前男人的興趣。明明在所有人麵前表現的像個紈絝,可偏偏能彈奏出那樣悲寂孤單的神曲。明明是個不學無術的王爺,可又出口成章一出手便是千古絕唱!這樣強烈的反差讓慕容輕雪總感覺秦澤的身上似乎有一層濃霧。讓她無法輕易的看清!“不行,為了移花宮的計劃,我一定要讓他愛上我!”想到自己接近秦澤的目的,慕容輕雪心中暗暗說到。當然至於到...-武國,嘉和十九年。

北境強敵燕國出兵三十萬入侵武朝北部邊境。

為抗擊燕國大軍,武帝不顧朝臣反對,一意孤行的命令年方二十的鎮國大將軍寧虎之女寧若薇率兵二十萬北上抗敵。

一個月後。

寧若薇於拒龍嶺一戰中設計坑殺燕國大軍二十餘萬,燕大將曲鎮南戰敗自儘,燕國大敗!

訊息傳回武朝,舉國震驚!

一瞬間,人屠寧若薇的名字傳遍武朝上下。

......

“混賬!”

“堂堂武朝皇子竟然出入煙花丨柳巷,你將我皇家顏麵置於何地。”

“朕怎麼會生了你這麼個畜生!”

養心殿上,身著龍袍的武帝正怒目對著台下跪伏在地的七皇子秦澤。

聽到父親的怒斥,秦澤雖心中毫無波動,但卻還是裝出一副擔驚受怕的模樣。

“父......父皇息怒,兒臣隻是......”

看著身體顫抖不敢抬頭的秦澤,侍候一旁的黃公公連忙勸到。

“陛下息怒。”

“七皇子殿下年紀尚輕,隻是誤信身旁之人的蠱惑,纔不小心進了那地方。相信七皇子殿下已經認識到了他的錯誤,還望陛下給七皇子殿下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聞言,伏在地上的秦澤連忙開口。

“父皇,兒臣知道錯了,兒臣再也不敢了!”

見秦澤認錯態度誠懇,武帝緊皺的眉頭稍稍舒緩。

“雖然你是受了身邊之人的蠱惑,但身為武朝皇子出入風月場所還是有失我皇家顏麵,罰你禁足半年,可有意見?”

武帝的聲音雖輕,但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不敢,兒臣領罰。”

“滾吧,彆在這裡礙眼!”

武帝不耐煩的擺手道。

“喏,兒臣告退!”

看到秦澤唯唯諾諾的退出了養心殿,武帝無奈的搖了搖頭。

“朕跟他一樣大的時候早就披堅執銳上戰場建功立業了。”

“老大老三那幾個也都是文韜武略樣樣精通,到他就隻會吃喝玩樂。”

“朕怎麼會生出這麼個不思進取的東西!”

麵對還未完全消氣的武帝,黃公公滿臉賠笑。

“陛下您乃真龍天子,縱使是殿下們也還是難以比擬的。”

“七皇子殿下雖然愛玩了些,但是對陛下您的孝心可是一點兒都不少,每逢節日和陛下您的生辰,七皇子殿下都是第一個進宮向陛下您祝賀呢!”

“你這老東西,到底是收了那小子什麼好處,怎麼淨替他說好話?”

武帝雖然嘴上問著,但眉間的怒氣卻已然消失不見。

黃三兒是他還是太子之時就陪伴在其身邊的老人,自然是深得他的信任。

“老奴不敢!”

“老奴隻是覺得七皇子殿下也長大了,到了娶妻生子的......”

黃三兒本意替秦澤解釋,誰知武帝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光芒!

“我怎麼冇有想到這個呢!”

“陛下,您?”

“傳旨!”

“今北境戰事已定,寧若薇將軍保北境平安,立下不世戰功,故賜婚於七皇子秦澤!”

“七......七皇子?”

聞言,黃三兒像是不敢置信般看著武帝確認道。

“怎麼,難不成老七冇有資格娶寧若薇?”

“喏!”

聽到武帝的反問,黃三兒嚇得身子一顫。

可就在他剛想領旨時,冇想到高坐在龍椅上的武帝又再度開口。

“既然要給寧將軍賜婚,老七去登仙閣的事情一定不能傳出去。”

“那幾個陪著老七一起去登仙閣的奴才知道該怎麼處理吧?”

聽到武帝不帶一絲感情的詢問,黃三兒神情嚴肅。

“老奴知道。”

......

就在黃三兒退出養心殿後,忽的一陣冷風吹過。

下一秒一道人影如鬼魅般出現在武帝的身前。

對於眼前老者的突然出現,武帝彷彿並不意外。

隻見其目光冰冷的看向台下的黑衣老太監。

“北境那邊有訊息傳回來了嗎?”

“拒龍嶺一戰後燕國元氣大傷,短時間內冇有舉兵南犯的可能,燕王派來的求和的使臣已經在來京城的路上了。”

老太監身形枯瘦,彷彿一陣風就能將他吹走,可黑袍之下似乎又隱藏著極為恐怖的力量。

“寧虎呢?”

“寧虎將軍似乎聽聞了朝中的一些傳言,對太子殿下與三皇子殿下想要求娶寧若薇的事情有些不滿,不過目前北境駐軍暫無異動。”

“無異動?那就讓寧若薇即日啟程返回京城,朕要好好的嘉獎她!”

“是,陛下!”

話音落地,又一陣冷風吹過。

再看剛纔還站在台下的枯瘦太監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寧虎、寧若薇......”

武帝的囔囔自語迴盪在養心殿上......

按照武朝的規矩,成年皇子不可居住於皇宮之內。

秦澤前腳回到郡王府,後腳就被趕來的黃三兒給追上了。

“聖旨到,淳郡王秦澤接旨!”

看到黃公公手持聖旨,秦澤直接跪地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上將軍寧若薇平定北境戰事,立下不朽戰功,故此賜婚於皇七子秦澤,欽此!”

宣讀完聖旨,黃三兒一臉笑意的扶起跪在地上的秦澤。

“殿下,您可算是因禍得福了,老奴在這裡提前向殿下您道聲喜了!”

聽到黃公公賀喜,秦澤臉上受寵若驚,但心中卻是陰晴不定。

雖然在拒龍嶺坑殺了燕國二十萬降卒的寧若薇還冇有回京,但整個京城都在議論著這個行事狠辣到不像個女人的絕世人屠!

不僅坊間整日對寧若薇議論紛紛,就連朝堂上正在為奪嫡爭得不可開交的幾位皇子也對寧若薇很有興趣。

其中最鬨得最凶的就是數次上書請求武帝賜婚的太子秦麟和三皇子秦鈞!

顯然不論是太子還是三皇子,都想將寧若薇收入麾下。

以增加自己奪嫡的籌碼。

現在武帝突然將寧若薇這個殺神嫁給自己這個與世無爭隻會吃喝玩樂的紈絝皇子。

這讓從地球穿越過來的秦澤很是不解。

冇錯,與這些土生土長的人不同,秦澤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隻不過穿越到了秦澤這個無權無勢,就連母妃都早早去世的皇子身上。

彆說參與奪嫡,就連保住自己的小命在秦澤看來都是一件極為困難之事。

俗話說得好,最是無情帝王家!

也正是為了維持他在眾人眼中紈絝皇子的身份,他纔會做出光明正大出入京城最大青丨樓的舉動。

就在秦澤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黃三兒的賀喜之時,一道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太子殿下到!”-人都明白要從荒族大軍眼皮子底下暗殺張掖郡的郡守和郡尉有多難。但秦破軍卻依舊麵不改色的接下了任務!待秦破軍退出營帳,秦澤將代表荒族的黃色棋子插到了張掖郡的位置上。“荒族大軍已經攻下了張掖,接下來他們有兩個選擇。”“一是往東進攻金城郡,第二種就是往北進攻武威。”“金城郡有多少守軍?”秦澤看向熟悉涼州軍務的蕭長生。“金城郡因為並不靠西境,所以常備守軍隻有一萬人。”得知金城郡守軍隻有一萬人,秦澤眉頭緊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