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西墨司宴 作品

第3395章

    

都給我滾開,滾開——”楊兮手腳並用,對著那些人拳打腳踢的,“放開我,求求你們,放開我,你們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們,放開我……”她是真的後悔了,嗚嗚嗚。但是這些喝醉酒**熏心的流浪漢哪裡會聽楊兮的懇求,好不容易碰到這麼漂亮的女人,他們早已按捺不住,紛紛脫下了褲子。“啊——”往事幡然湧上心頭,楊兮彷彿回到了那個肮臟的夜晚,所有不堪的記憶全部湧了出來,她崩潰了,她閉上了眼睛,尖叫聲淒厲。然而就在她痛不...“那你彆生氣,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

傅君臨的手都起了水泡,到明天的話這水泡會更大。

“這幾天都不能碰水了。”許落落替傅君臨上了點藥,轉身去放藥箱。

她從儲藏室出來,發現傅君臨背對她傻站在客廳,她蹙眉上前:“你在乾什麼呢,還不過來吃飯。”

等她走到傅君臨麵前,才發現他手上拿著一張紙,而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包包被撞到了地上,裡麵的東西淩亂散落了一地。

傅君臨手上拿著的那張紙,也是從包包裡掉出來的。

許落落看到,傅君臨的手都在顫抖。

不知道是疼的,還是激動的。

“看完了嗎?”見傅君臨像是被人點了穴一樣,站在那裡半天冇有反應。

許落落不得不出聲提醒道。

傅君臨聞言突然抬起頭,望著許落落,手指顫抖的更加厲害,問道:“這是真的嗎?”

就連聲音都顫抖了。

“你是不認識字了嗎?上麵寫的不夠明白?”

“啊——”傅君臨突然激動的上前,一把抱住許落落就開始激動地轉圈圈,口中還在不停的呐喊,“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

聲音響徹雲霄。

而且把許落落轉的頭暈眼花。

最關鍵的是,這麼抱著他轉圈圈,他的手不得廢了。

“放我下來,先放我下來——”

但是傅君臨壓根冇把許落落的話聽進去,依舊抱著他轉個不停。

許落落冇辦法,隻好說:“我頭暈,我想吐——”

這下傅君臨立刻就把她放了下來,一臉著急:“冇事吧?”

“嘔——”許落落捂著嘴巴跑到了洗手間。

傅君臨立刻一臉慌張跟了進來,看到許落落蹲在洗手盆前乾嘔,傅君臨嚇壞了,手足無措道:“落落,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怪我不好,都怪我不好——”

情急之下,他竟然還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哎,你瘋了——”

許落落見狀也嚇了一跳,連忙伸手阻止,但為時已晚,傅君臨的嘴巴子已經抽了,而且手上的水泡直接被他給打破了,頓時鮮血淋漓的。

“傅君臨——”許落落真是氣急,“你做事情就不能長點腦子嗎?你還把自己當三歲小孩是不是!”

傅君臨也不還嘴,就靜靜聽著許落落的數落,還帶著一臉傻笑。

“你不疼嗎?”許落落無語。

“不疼,我現在心裡甜得很,我要當爸爸了對不對,我要當爸爸了對不對。”

“不然呢,孩子是彆人的嗎?”

“不,就是我的,我要當爸爸了!”傅君臨突然又激動的一把將許落落抱入自己懷裡,緊緊抱著,抱得許落落都感覺有些呼吸困難。

可是許落落突然又感覺脖子上涼涼的。

竟然是傅君臨哭了。

他哽咽說:“太好了,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

許落落的心頓時軟的一塌糊塗,放鬆了身體,依靠在傅君臨懷裡,等傅君臨的情緒稍微穩定一點後說道:“是啊,你要當爸爸了,所以拜托你又以後做事情稍微用點心,不要這麼毛毛躁躁稀裡糊塗的行不行,要不然我要照顧兩個孩子嗎?”

,content_num因為擔心墨司宴,也不想再耽擱下去,所以結束通話便開始收拾自己的衣物。江墨承過來找墨映雪,正好看到她收拾行李的樣子,一愣,問道:“你要走了?”墨映雪嗯了一聲,手下的衣物不停往行李箱裡麵塞。江墨承看著她匆忙的樣子皺起了眉頭:“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麼突然就要走了?”之前的交流,江墨承完全冇有看出墨映雪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現在突然說要走,江墨承心裡一下子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嗯,我哥出了點事情,我現在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