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歡盛熠城 作品

第1章

    

之間爭鬥,卻是以犧牲一個無辜孩為代價。這孩這兩天接連遭遇男友劈;父親棄;母親獄等一係列滅頂之災,如今還要用自己清白之,服侍一個快要死的男人。這命運慘絕的,真是冇誰了。程歡一步步接近病床,床上的盛熠城臉慘白森,不知道該怎麼開始。冇有經驗。在這方麵唯一見到的火場景還是前天,親眼目睹相四年的男友和自己最好的發小纏在一起的時候。那場景讓的心至今瀝瀝滴。不敢再多看一眼病床上死灰的麵容,開始閉著眼笨拙的索起來...“他都氣若遊了,還……能行嗎?”

“這個就不用你心了,他從小練武的格,就算病的隻剩一口氣了,一次發力還是有的,隻要你使出渾解數就行。”

icu重癥監護室外,程歡的腳步遲遲不敢邁。

病床上的盛熠城一臉灰白,將死不死的隻出氣不進氣。

把自己主給這樣一個快要死的男人,讓他冇有憾的離開人世。

這對自己何等殘酷?

可,母親還在監獄裡煎熬著。

盛熠城的大哥盛熠凜,願意將母親從監獄裡撈出來。

想到母親,程歡不再猶豫。

推門進去,icu室四周的簾子自閉合。

這所私立醫院是盛家所有,盛家想要做什麼自是一聲吩咐便可,哪怕是在高危病房裡行這等之事。

醫院也會心照不宣給予最大的配合。

聽說就連玻璃隔音,都是效果最好的。

病房外的辦公室,助理問盛熠凜:“爺,您確定盛熠城經這麼一折騰,會當場死亡?”

盛熠凜冷笑:“他素質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給他用藥半年了,要擱彆人早被毒死了,可他就是吊著一口氣!我要不對他下這種毒招,能行嗎!”

助理心中歎息,豪門紛爭何等殘酷。

兩兄弟之間爭鬥,卻是以犧牲一個無辜孩為代價。

這孩這兩天接連遭遇男友劈;父親棄;母親獄等一係列滅頂之災,如今還要用自己清白之,服侍一個快要死的男人。

這命運慘絕的,真是冇誰了。

程歡一步步接近病床,床上的盛熠城臉慘白森,不知道該怎麼開始。

冇有經驗。

在這方麵唯一見到的火場景還是前天,親眼目睹相四年的男友和自己最好的發小纏在一起的時候。

那場景讓的心至今瀝瀝滴。

不敢再多看一眼病床上死灰的麵容,開始閉著眼笨拙的索起來。

突然,一隻溫熱的大手狠狠握住了細的手腕。

“啊!”程歡失聲尖,猛然睜眼。

濃黑長的睫如驚弓之鳥般撲簌簌的,黑亮的瞳仁慌的看著突然坐起的男人。

男人依然灰白,眼神卻犀利冷冽的像兩把嗜寒劍,絕不是快要死的人該有的神。

還有他握住手腕的力道,像一把鐵鉗。

顯然,男人的病是裝的。

男人的大手繼續鉗,程歡聽到了他指關節的‘哢吧’聲,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疼……”

男人冷冷問道:“誰的指使過來的!”

“你……是人是鬼?”程歡隻想逃。

拚命掙,卻一個趔趄差點跌在地上,男人健臂及時勾住腰肢用力一逮,又落他懷中被他箍住。

小手著他的,害怕的無所適從。

“盛熠凜指使你過來的?”他掐住後腦勺強迫抬頭直麵他。

他五很好看。

好看中帶著冷的霸氣。

哆哆嗦嗦:“你大哥說……你快死了,為了讓你了無憾的離開,讓我……”

小臉通紅如,接下來的話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你父親是誰?”他已經猜到,但還需要證實。

“程,程漢東。”想起無的父親,程歡滿眼的苦。

男人卻玩味一笑,帶著七分邪戾三分冷鷙的表道:“他們果然勾結在一起!程漢東真是下了本了!我要不把你用個徹底,豈不是辜負了你父親的一番誠意?”

語畢,男人一把將按在下。以犧牲一個無辜孩為代價。這孩這兩天接連遭遇男友劈;父親棄;母親獄等一係列滅頂之災,如今還要用自己清白之,服侍一個快要死的男人。這命運慘絕的,真是冇誰了。程歡一步步接近病床,床上的盛熠城臉慘白森,不知道該怎麼開始。冇有經驗。在這方麵唯一見到的火場景還是前天,親眼目睹相四年的男友和自己最好的發小纏在一起的時候。那場景讓的心至今瀝瀝滴。不敢再多看一眼病床上死灰的麵容,開始閉著眼笨拙的索起來。突然,一隻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