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法燈火 作品

第9章 審問

    

我一件事。”“解除?”七個人都是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雪音。她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主人買了奴隸,還是買了實力強大的奴隸之後,居然會想著解除契約。“我希望你們都能答應,在我把你們的奴隸契約解除之後,你們可以用全力攻擊我,想辦法把我打倒。武器我這裡有的是,你們可以隨便選,我想要的就是這個。”“瘋了。”七個人之中六個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雪音把自己的經曆詳細說了出來。

關於神眼,她並沒有仔細說明,隻是輕飄飄的用“感覺”

來帶過。

大家都不是傻子,雪音想要隱瞞自己的底牌誰都知道,甚至有心人應該可以猜測到雪音的看破已經進化成為神眼。

但神眼畢竟是一種神技,擁有神眼的訊息透露出去,雪音不用做什麼也可以成為真正的貴族,甚至被派去做更加嚴格的訓練和參加戰爭。

她的路途不會變得更加簡單,反而會因為神眼看到更加殘酷的世界。

雪音戰鬥的場麵沒有其他人看到,這次刺殺顯然也是精心策劃的。

但是真的是刺殺嗎?雪音對此表示懷疑,其他騎士也都是覺得那名四階戰士有留手的嫌疑,否則他不會耗費力氣和雪音對招,直接無視雪音對自己上身和一切攻擊,就可以頃刻間打亂雪音的節奏,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裡把雪音殺死。

所以這一次對方的目的或許和以往不同,他們的目的是捕捉嗎?

好在有一個魔法師被抓住了。

雪音的詛咒匕首雖然沒找回來,但是看到魔法師身上的石化效果,他們大概也知道雪音說的是真的。

不過隨身攜帶詛咒匕首,把它貼在自己胸側肋下,這種佩戴方式還是非常少見的,一不小心割傷自己還會被詛咒。

雖然戰士哪兒會這麼不小心。

詳細記錄雪音這邊的證詞之後,就是對那邊的審問了。

隻是略微有些麻煩的是,這名魔法師是四階魔法師,實力應該很強才對,但是他的精神已經半錯亂了,考慮到有被人強行洗腦的可能性。

洗腦,這是真實存在的技術。

精神魔法、魔藥學、身體壓迫,通過對身體內部、外部的破壞和改造,利用藥物錯亂精神,利用殘酷的現實打擊人心,把嚴密編造的獨立理論通過精神魔法灌注到他人的意識裡,直接改變一個人的認知。

艾草對此道涉獵較深,但她知識水平和能力其實都是不足的。

眼下這個組織的控製手段才叫可怕,讓魔法師適當的保留實力,除了既定的任務之外什麼都不會做,宛如一個傻子。

在判斷被抓的時候,開始主動的刪除自己正常的邏輯,真正的變成一個瘋瘋傻傻,什麼都分不清的人。

雪音得知這個現象也是被嚇得頭皮發麻。

“不過要說可怕,這種強製洗腦雖然可怕,但並不是真正意義上改變他人,有一種粗製濫造的感覺。

比起這種洗腦,學姐那邊纔是更加可怕。”

雪音說的學姐是圖書室的神秘學姐艾澤。

自己如果被帶去了他們的組織,就算被洗腦,大概率還是回得來的。

基礎認知的改變這個世界的人,除了學姐以外很難想象他人做得到這一點。

李芸可是異世界人,生存在情報社會,她的世界觀、價值觀和這邊有著巨大的差異。

但是學姐不同,她對於人心的理解在彆的次元,雪音把這個秘術師組織和學姐對比了一下,頓時就覺得沒什麼好怕的。

巡邏隊的騎士們也不是對這種情況毫無辦法,但暫時不會解開石化詛咒。

“詛咒是魔法影響,我的匕首如果被折斷了,附魔工藝自然也會消失,魔法就會自動解除。

雖然我不認為憑他還能折斷我的匕首。”

雪音鍛造的匕首很強,單純拿來用已經超越了製式兵器,甚至用的好削鐵如泥不成問題。

想要摧毀匕首,最好隻能摧毀匕首的握把,整體必須重新找鐵匠去熔煉然後把它徹底打壞,這樣纔可能破壞匕首。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一個來暗殺貴族的瘋子團體裡很難想象會有鐵匠,如果他們拿著附魔武器去找鐵匠要求把匕首毀壞,想必也會第一時間遭到拒絕。

鐵匠可不會做這樣的工作,他們都是匠人,如果要摧毀也隻會摧毀自己不滿意的作品,而不會對其他人的作品下手。

一旦他們去找鐵匠,也就和主動暴露差不多了。

就算雪音不同意,她被襲擊的事情也上報到學院。

於是雪音就作為重要參考人住宿在學院,成為了一名住宿生。

她領取了自己的被褥,去到了一個高年級前輩的房間裡。

“你就是雪音?初等部的時候綽號暴力女。

哈哈!

還真是有意思,看你的身材已經這麼好了,肯定很吸引男人注意吧。”

金發碧眼的大姐姐看起來就像是辣妹一樣坐在床上,姿勢非常的不檢點。

隻是從她貧瘠的身材看來,應該是沒有好好經受過訓練。

“當然了。”

雪音理所當然的說著,將東西放在了空著的鋪位上。

“我是高等部的萊娜,以後我們就是舍友了,請多指教。”

“萊娜?”

“對,萊娜。

在冒險者裡我算是你的前輩。”

她說著拿出了一個黃金銘牌。

“真不錯。”

雪音舔了舔嘴唇。

“以你的實力拿到黃金級是早晚的事兒。”

“那就借您吉言了。”

“怎麼感覺你和傳說中的不一樣,我還以為你肯定和我一樣是不拘小節的人呢。”

“怎麼會,我很怕生的。”

雪音把被褥鋪放好之後,脫掉了鞋子,慢慢又把褲子也脫了,隨後是上衣,最後放鬆的靠著被子躺在了床上。

“咻咻~脫了之後更厲害了啊。”

“羨慕嗎?”

雪音從包裡取出一本書,看著萊娜突然笑起來。

她則是不屑的說:“有什麼好羨慕的,我可是魔法師,身材不那麼好也無所謂的。”

看到她好像有點生氣了,雪音覺得好笑。

不過萊娜看起來就是耐不住性子的人,她很快就走過來詢問雪音關於刺客的事情。

“雖然我也不清楚,對方應該就是傳說中的‘貴族殺手’。

巡邏隊這次出大力幫了我,也抓住了一個對方的人,應該很快就會把他們一網打盡吧。”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誒~那也就是說你隻是在這裡住一段時間嗎?”

“是啊。”

“真是無聊啊,我一個人住在宿舍裡已經半年了,你居然隻是我臨時的夥伴啊。”

“怎麼,你沒有加入冒險者的團隊嗎?”

“冒險者的朋友和學院裡不一樣不是嗎?在冒險者朋友裡開葷段子的玩笑的話,真有可能被推倒感覺很危險。

你也是一樣,‘鐵麵’,可不要隨便被彆的男人推倒哦。

那可是會讓你有很長一段時間心裡陰影的。”

“嗯,我記得了。”

雪音眯起眼,她也知道自己很多次都差點遭遇危險。

如果不是她的背後有料理師協會、冒險者公會的兩個會長,在整個王城平民街道上名聲也很好,恐怕每次出去冒險都要被人跟蹤。

萊娜會提醒自己這一點,很顯然她是好心。

雪音本來覺得她挺煩的,現在又有所改觀。

在學院裡不用出去,這的確是好辦法,也有一些學生和學院申請了住校,本來他們距離家裡不遠的,或者是有人接送的。

但是學院的學生在雪音之前都沒有遭受過襲擊的案例,所以他們也沒有多麼恐慌,直到現在雪音這個受害者出現。

真正的人心惶惶的時候開始了。

就連艾草都特意過來找雪音說話,她臉上帶著諷刺的笑容對雪音說。

“我就說他們肯定會盯上你。”

看她這幅樣子雪音就想揍她一拳。

當初那個乖巧可愛的艾草還沒有從雪音的心裡消失,一起組隊冒險的經曆對於雪音來說並不是無所謂的,艾草傷自己還是傷的很深。

“憑什麼來找我?你對秘術師組織有所瞭解嗎?”

“秘術師?原來他們是秘術師嗎,嗬嗬,是這樣啊。

不,我對那個組織沒有瞭解,隻是這次行動的貴族殺手,背後肯定有著行動邏輯。

具體是什麼邏輯我可以想象,既然是‘貴族’殺手,那麼與貴族對立的,就是貧窮的人。

貧民們憎恨貴族、憎恨特權,認為是你們占據了資源才會導緻他們受貧窮。”

“哦,所以呢?”

雪音不是很理解,這和他們找上自己有什麼關係。

“你在他們眼裡是非常礙眼的存在,因為你是落魄貴族,但是卻憑著自己的力量擁有了很多頭銜。

他們可能會害怕一般的貴族,但是不會怕你這樣的落魄貴族。

更何況在暗殺了貴族之後,他們的心裡也逐漸自信起來,你和西澤這樣靠著自己或家族的力量正在崛起的貴族,是最受他們嫉妒的物件。”

“嫉妒?”

雪音捏著下巴,“難道他們就沒想過,就算殺了我,他們的處境也不會有絲毫改變嗎?”

“如果他們有這樣的腦子,就不會搞貴族殺手這種事了。

恐怕又是愚蠢的實驗吧,秘術師那幫人進行人體的實驗,想要找到穩定開發人體潛力的秘術,所以來攻擊你們的人全都是被洗腦過的。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被抓起來的那個魔法師,大概率也問不出什麼東西。”

“還真是殘忍。”

貴族殺手是被某個幕後黑手操縱的實驗體,他們讓一般貧民去暗殺貴族隻是為了做實驗而已,雪音終於理清了頭緒。

“你的猜測我也會和巡邏隊說明的。”

“哼,放心吧,幕後黑手肯定不會被你們抓住的。

你想一下,逃走的那個殺手是四階戰士。

能夠把四階戰士洗腦的,至少也是五階水準的魔法師。

這樣的魔法師在王城裡說不定還有其他身份,當你們的調查指向他的時候,恐怕他就會立刻舍棄明麵上的身份逃走。”

“原來如此,這個是你們刺客聯盟的行事手段對嗎?”

“不,並不是,這是我獨學得到的經驗。

秘密組織的目的大多數都是為了獲得常人難以得到的能量,其中秘術師的組織在民間出現的時間最短,大多數還是魔法師組織。

隻不過秘術師的手段過於殘忍,而且思考方式便於模仿,所以我研究過一段時間。”

“那你還真是個小天才。”

“對於敗在你手裡的事情我一直沒有後悔,如果想要殺死我隨時來就可以。

現在這樣活著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你也不用挖苦諷刺我。”

艾草揮動著自己機械的雙臂。

“最近黛絲怎麼樣?”

雪音的問題讓她臉色冷了下來。

“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黛絲和你的關係也已經恢複了吧?”

“不可能恢複如初了,但是她依然願意接納這樣的我。”

“這不是很好嗎?”

雪音拍了拍艾草的腦袋。

她表情扭曲,轉身跑開了,好像受到欺負的小孩子一樣。

看著那個背影雪音笑了笑。

她的確收到了懲罰,但是雪音內心還是無法原諒她。

隻要看到她活著,看到她幸福,雪音的內心就會覺得非常的失落,彷彿傷口再次裂開一樣有一些隱隱作痛。

可是雪音並不後悔放她活著。

“反正她活著也一樣痛苦,說不定還會被人利用。

當她犯下他人也無法原諒的過錯時,我再親手殺了她也不遲。

如果她一直安分守己,倒也算是一件好事,我也會朝著更加積極的方向思考吧。”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雖然這場比賽是我贏了,但是我希望看到的是你們更加向上攀登,然後超過我的那一天,尤其是圖吉,你可以更加自信,那樣的話至少可以得到和我一樣的稱號,達到和我一樣的級彆,甚至超過我。畢竟我並不是以料理為目標的人,我隻是普通的天才而已。”雪音得意的笑了一下。這是一種很大的刺激,對於宣稱自己是天才的人,自然要在某一個領域打敗她,哪怕知道這樣也不會讓對方有多大的打擊。但是隻是這個方麵,自己達到了一般的天才也沒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