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法燈火 作品

第8章 強者姿態

    

做什麼的,可是當她們看到這手臂的威力之後,每個人都是遍體生寒。這種東西可以讓雪音的戰鬥力提升幾倍。“有了這個,就算我們七人全力圍攻雪音,她也可以安然無事的把我們一個一個殺死了吧。”是的,就是這樣的強大,雪音親自設計的概念和基礎理論,然後由這些煉金術師絞盡腦汁費力的收集材料,最終製作出來的手臂。名為“獸爪一號”的煉金産物就此正式投入使用。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二對五,是雪音提出的條件。

“五個人全上真的好嗎?我們五個人每個人魔力都在五階以上。”

但是雪音堅持要二打五。

“我們不會下死手的。”

“嗯?這可能由不得你們。”

雪音隨口一句話讓對方的紅毛又是火氣亂竄,氣得直跺腳。

“嗬嗬,有點可愛,像是壓抑不住的拉安卡一樣。

不過拉安卡倒是有艾爾在身邊就能一直壓抑住呢,不愧是魔族血脈的‘近親’。”

想起自己的傢俱,雪音表情有些幸福。

“在幹嘛,是不是在想彆的女人?”

法爾維掐了她一下。

“喂,看看對方,一點緊張感也沒有,顯然是看不起我們。”

黑色頭發把正臉都遮住的女孩說,“全都殺死吧。”

“你住口吧,對方實力很強,說不定我們真的沒法留手。

雖然不太確定,但是那個雪音的身上至少有三個神技,再加上她對力量控製的方式到了恐怖的地步,我們恐怕要把她當成耀月帝國那個天才劍聖才行。”

“喂,真的假的。”

其他人也都冷靜下來。

但是如果她們知道,耀月帝國的天才劍聖其實都是被雪音壓著打的,或許整個人生觀都會直接崩塌。

“好,那我們同意全員上場,隻是受傷了可不要怪我們。”

“放心。”

雪音豎起大拇指。

“明天就是淘汰賽了,那個雪音好像完全就不在乎的樣子,在淘汰賽前一晚居然來挑事,而且不是帶著學院的隊友,是帶著法爾維過來。

赤金很強,的確很強,但是她們差就差在沒有魔法師。”

戰鬥一觸即發。

在結界之內,周圍空間傳出號角的時候,超越隊攻擊了。

超越隊最先沖來的,就是紅發。

紅發身材健碩,身後拖著金光瞬間來到雪音的身邊,一個掃腿,被雪音用小臂攔下。

法爾維同時消失在這邊。

“轟!”

法爾維一爪下去,鬥氣吞沒了一塊地麵,魔法也被瞬間擊潰。

“什麼?”

“哈哈!”

法爾維笑了。

她很少對人戰,最多的就是和雪音對練,和自己的師父對練。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現在真正的和人比拚,看到人們驚慌的表情,心裡還是大為暢快的。

“咻咻~”

會拐彎的金色魔彈被金發的女人發射出去。

“見鬼見鬼見鬼!

她掌握神速嗎?我根本無法一直捕捉她的位置……”

“冷靜!”

法爾維以自己靈巧的動作躲避著金發發出的魔彈,金色的魔彈看著毫無威力可言,但法爾維不至於蠢到自己用身體去嘗試一下魔彈的威力大小。

“轟!”

又一發壓縮的鬥氣。

“攻擊模式看似非常單純,但是……就是這樣纔不好破解。

原來如此,曆戰的冒險者就是這種等級嗎?”

白發的眼球顫動,她的眼球似乎分開了!

左眼的眼珠在觀察法爾維,右眼卻在觀察雪音。

雪音看似被牽製了,實則也在冷靜觀察。

她在一邊躲避著白發給她釋放的魔法陷阱,一邊輕巧的抵擋紅發的攻擊。

“殺了你。”

突然一個陰冷的聲音傳遍了周遭。

空間震蕩,四周突然出現漆黑的觸手。

“嘶~”

法爾維對這一幕似曾相識,不禁咋舌。

隻見黑發突然身體消失,她隻剩下了一顆腦袋飄出來,而周圍的空間範圍內出現並非魔法陣的旋渦,從旋渦之中伸出漆黑觸手朝著雪音和法爾維席捲而去。

兩個方向同時攻擊。

法爾維雙手交錯揮舞,從她的爪子前方揮舞出鬥氣化刃,瞬間切割掉觸手。

“藍發來了。”

雪音這邊隻是用淩波微步躲開出手的攻擊範圍,身體彷彿可以在空中躲避一樣,直接和紅發分隔開,同時逃離出手的襲擊範圍。

但是她在一個倒退動作之中,感知到藍發瞬移到了自己身後。

是的,瞬移。

幾乎就在來到的同時,刀從雪音的胸前出現。

“嗬嗬。”

居然是這種把戲。

是的,把戲。

雪音揮掌。

鬥氣平推而出,刀氣消失,雪音的手掌砍在了刀刃上。

“什麼?”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此時的雪音整個眼球都是黑色,她在一瞬間進入了黑化狀態。

這個速度已經不比傢俱慢了。

雖然提升的強度不大,但金剛體魄足以讓雪音的手掌比對方的刀還強。

“什麼?金剛體魄!”

藍發大叫一聲,突然身體被打了一掌。

“啊!”

她慘叫著跌坐在地,整個人眼神空洞,似乎連意識都被這一掌打飛了。

“呼~”

勁風傳來。

“來了。”

銀白的影子一閃,撈起地上的藍發就走。

隻可惜雪音早做準備。

她就覺得奇怪,自己分明看到的是一個男孩在暗中窺視,可是再觀察就變成了女孩,怎麼想都不對。

這時候雪音開啟的神眼切實的看到了。

那個白發女孩是真實存在的。

而銀白頭發的男孩,則是在白發女孩的右眼視線所固定的區域出現的,一團由詭異能量聚合而成的人。

是的,真的是人!

是生命體。

“所以纔可以傷到他。”

銀白的人影速度極快,雪音一步跨出去,神速已經攔在銀白人影的前方。

“同樣級彆的神速麵前,先跨出一步的人,更快!”

雪音的雙手也和法爾維一樣從兩側收攏,但是雪音打出的卻是鬥氣旋風,直接攔住了銀白人影的動作。

可與此同時,銀白人影的腳下,一團紅光乍現。

“嗷吼~”

火龍飛出,朝著雪音的胸口撞來。

雪音的身體出現在火龍側麵。

“可惡,這已經相當於六階魔法了,還是可以完全由人的意識操控的六階魔法,說是七階都不為過。”

身影閃爍躲避,雪音還是覺得呼吸困難,立刻轉化為內息,同時用金剛體魄擋下了暗中飛來的飛刀。

“如此密集的戰鬥,原來如此,白發一個人就能相當於一個小隊的戰鬥力,甚至還在那之上。”

法爾維突然朝著雪音撲來。

她臉上帶著驚懼的神色。

“分,分身,是分身!”

“啊?”

法爾維的身後,居然有一個灰白頭發的中年男性出現,雙手都是柔軟的枝條,擺手就發射出枝條想要抓住法爾維。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這什麼能力,也太有趣了吧!”

雪音迎著法爾維上去,沖到枝條之中。

“散!”

龍爪沖出,灰白頭發的男人突然身體向後旋轉,他控製不住自己身體的力量,手指也朝著反方向扭曲,整個人向後栽倒。

而法爾維則是沖向了銀白頭發的男孩。

“好奇怪啊,我口味變了嗎?以前我應該更喜歡成熟男性的。”

她一邊笑著,一邊攻向速度奇快,但是卻抱著一個人難以出手的銀發男孩。

“可惡,對方隻是兩個人,我居然跟不上她們的節奏了,真見鬼。”

白發咬緊牙關。

“現在我來指揮。”

紅發向後退,一直退到白發身邊。

“三女!

你醒了?”

“醒早了也沒用,我需要正麵瞭解對方的力量。”

此時的紅發就和變了一個人一樣,她冷靜的說。

“臻兒集中觸手攻擊雪音腳下,盡可能讓她騰空。

束縛類可以拖住她一秒鐘,但對方有金剛體魄,沒有直接攻擊就沒有意義。

因此,優先回收小麥,讓她恢複戰鬥力。”

“沒關係,小麥戰鬥力已經恢複了。”

藍發被放在地上。

“十五秒,我的力量就像被完全封印了一樣,身體裡完全被對方的能量占據,足足十五秒連動彈都會覺得痛苦。

現在卻已經沒事了。”

她小聲說著,知道和這邊的銀發少年說話隊長也聽得見。

“很好。”

銀發少年開始複述紅發的話語。

“雪音跳起來的一瞬間是機會,你再沖上去,但是不要正麵迎接,用假招式騙取對方出手,借機讓臻兒從後方用頭發偷襲。

你用空躍等待雪音轉身的時機,這樣可保證雪音能吃到傷害。

法爾維倒不必太擔心,讓銀、灰去糾纏,她無法靠近我們。”

說著二人分開。

“喂!

我有些膩了,你明天不是還要比賽嗎?”

法爾維突然大聲叫嚷著。

“我很開心啊!

再繼續不好嗎?”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雪音疑惑的轉身,她居然背對著敵人,淩波微步閃避的居然更加精準,但是她擁有神眼的事情對方也非常瞭解。

“這是什麼怪物……”

從後方襲擊的手段至少有五種,五種手段從前、後、上、下、左、右全方位的襲擊,卻總是能慢雪音兩三步,讓她和閑庭信步一樣走出包圍網,完美的逃離死角。

“我覺得還是狩獵魔獸開心,又不能真的殺了她們。”

“好吧,那就結束吧。”

雪音也答應了下來。

“趕快執行!”

紅發沖向了雪音。

在這一刻她的選擇是正確的,可是速度慢了一步。

真的隻有一步。

法爾維突然朝著空中一拉,雪音和法爾維的手抓在了一起。

二人的氣勢突然變了。

法爾維的頭發開始縮短,她的瞳孔變得很窄,整個人從手臂和膝蓋開始向外鑽出紅毛。

而雪音的氣勢也變了。

她漆黑的眼仁突然褪去,此時整個人氣息彷彿變得非常狂暴,突然從四處出現了鬥氣的旋渦,這個鬥氣旋渦剛巧和即將出現的觸手旋渦對撞。

“啊啊!”

雙手抱著頭蜷縮在地上,身上的衣服盡數撕裂的黑發女孩慘叫著。

“居然真的是怪物……”

紅發全身突然湧出金色的光華,她的身體周圍出現虛影,瞬間有一個大拳頭憑空砸向地麵站著的雪音。

但是雪音直接提膝,跨越十幾米距離撞到紅發的胃部。

她幾乎是瞬間失去了思考能力。

法爾維雙手一攬,銀發、灰白發的兩個“男性”

化作虛無的霧靄,隨後白發女孩身體搖晃著坐在地上,她的身體開始撕裂,向外湧出鮮血。

“快止血才行。”

金發使用治癒術,同時拿出魔藥。

“嗬嗬……我們輸了。”

白發的聲音帶著一絲絕望。

“真的,真的沒辦法嗎?”

金發問道。

“嗯,即使讓你開大,也沒辦法。

這次你隻是用了追蹤彈,算是我們唯一還保留的一些優勢……”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神的外形似乎已經和真正的生命無異。它冷靜的看了一下法爾維,右手的鐮刀對著法爾維割下。法爾維彷彿隨風就倒的小草,猛地一個側身翻滾躲過重擊,隨後從法爾維的身後,一把精巧的心形飛刀射入了死神的身體。魔力一頓。“有效!”雪音大叫了一聲,她抽出龍脊鞭,突然向前投擲而去。龍脊鞭扭動著,隨著一件一件獵魔刀具的彙集,獵魔刀具的變形體出現在了死神麵前。“哈哈!我的主人給我找了一個不錯的糧食,這下可以吃嗨啦!”“咕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