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法燈火 作品

第1章 相遇

    

完全符合虛擬偶像——美音的人物出現了。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馬路的邊緣。她似乎要過紅綠燈。機會過去就沒辦法了!看到她要向前一步,走到光明之下的時候,男人動了。“嗚!”左手抓住她的手臂,右手捂著她的嘴,把她拉到了身後綠化帶的樹後。眼前是一個圍欄,十幾米外有一個小商店開著,但是就在這十幾米範圍之內的黑暗裡,除了他們沒有其他人。“你還記得我嗎?美音,我...領取任務——探索巨人村落遺跡。

任務區域七十公裡外,有一處古代的巨人村落,那邊盤踞著成群的三、四階魔獸。

植被發育特彆好的一處深山老林之中,雪音來到這裡之後,驚訝於這裡的環境之好。

在群山包圍之中的巨人村落,以往雪音繞著走的地方,雖然她也沒有真的跑到這麼遠過。

耀月帝國東方再東方,是尚未開墾的黑暗之地。

那裡有著很多的遠古遺跡,冒險者們卻不敢向外探索,因為那邊並不是完全的無人,大大小小的人類村落不屬於耀月帝國,獨立成為村落,可以說是窮山惡水中的刁民,一不小心就會被攻擊。

再向東到被大山隔開的地方,有著龍族和精靈族的領地。

不過要去那麼遠的地方雪音就算讓萊卡全速跑上十天十夜也很難抵達,所以她隻是跑到兩三個小時就能夠抵達的地方。

原本巨人村落的地方,可以感受到強烈的氣息。

地麵有著粗壯的藤蔓到處攀爬,原本作為圍牆的巨石也布滿了青苔,到處都是腐朽破敗的木樁,有的從地麵伸出來,有的斷裂之後搭在了石牆上。

雪音剛剛來到了石牆附近,就看到幾隻黑色的烏鴉落在了石牆附近。

它們的身材很大,看起來像鷹隼一般,腦袋低下來看似打量雪音的時候,在它們的額頭上裂開一道縫隙,隨後猩紅的眼睛透出。

雪音本能的擡起手,她手裡的劍擋在了自己頭頂,遮擋了自己與它們的視線,隨後感受到大腦有一陣莫名的刺痛,這讓她快速變換方向,隨後抽出了龍脊鞭。

龍脊鞭節節相扣,看似連線在一起,但是雪音甩出去的一瞬間,它居然伸長了十幾米,直接橫掃了兩隻烏鴉,並且感覺這兩隻烏鴉突然化作了能量消散掉。

“什麼?”

雪音立刻開啟神眼,她發現烏鴉的本體就隻有兩隻,其他都是缺乏生命力的能量體。

“這也是魔法!”

雪音不認識這種魔物,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被它們第三隻眼看到,否則很可能會遭遇詛咒。

在魔物圖鑒裡寫著,遇到異化特點和眼睛有關的,幾乎會産生強力的詛咒,如石化、混亂、緻命。

雪音飛快躥上牆壁,但是烏鴉的騰飛速度比雪音更快,直接離開了雪音的攻擊範圍,遠遠飛走了。

“可惡。”

一東一南飛走的烏鴉離開了雪音的視線,她回過頭,看著村口有一隻豹子正在盯著自己。

隻不過它已經死了。

“有人先來了。”

雪音一看就知道這隻豹子是被一擊斃命的,它的麵板深紫色,緻命傷在頸椎處,有一塊麵板被扯爛,裡麵滲透出些許腥味。

“這個人的速度比我更快一點,下手非常狠,似乎是赤手空拳殺死的這頭魔獸。

雖然不知道魔獸等級多少,但這個人一定是一個習慣了狩獵魔獸的人。

是高階的冒險者嗎?”

她往裡走去的時候,身後突然有東西接近。

還沒有關閉神眼的雪音,一個輕盈的轉身,躲開了三個身位的距離,看到了黑色翅膀從她頭頂閃過,隨後她的劍狠狠的切斷了大鳥的翅膀。

身體在地麵俯沖,有三米高的大鳥向前滑行了很遠,隨後被雪音追上。

手裡拿著光羽,雪音跳到了它的背後,在它撲騰起來的一瞬間剁掉了它的腦袋。

當它的大腦袋落地的時候,雪音纔看出這是什麼鳥。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金喙鐵爪鳥?”

如此巨大的鳥類雪音還以為是魔獸,卻沒想到它並非魔獸,而是普通的猛禽,沒有任何魔力。

“但是隻是捕獵能力已經有二階的水準了,如果有魔力可以驅使的話它毫無疑問是可以稱為空中霸主的存在。”

雪音將它當場處理掉,摘除內髒、剃毛、分解。

“鳥肉吃的很少啊,該怎麼做呢?”

她很悠閑的繼續向前走著,村落裡的一切都顯得很大,甚至不開啟神眼的話,隻憑肉眼一眼看過去甚至不知道地上的東西是什麼。

雪音找到了一個巨人鐵匠的遺跡,地麵上有一個有自己臀部那麼粗的手柄露在外麵,高大約一米七八,下麵的部分直接被埋了起來。

既然看到了,雪音就打算收藏起來。

金剛體魄運轉完成,雪音踩著地麵,把它往起翹。

全部的力量都使用了出來,巨人的鐵錘開始緩慢撬動,但是雪音感覺到前麵連著房子的地麵也都被自己翹了起來。

雪音根本不管,她知道隻要繼續發力就可以把它拔出來。

於是雪音退後半步,再次發力,雙手把它高舉起來。

碩大的鐵錘連帶著碩大的土塊,裡麵不斷地向外掉渣,雪音用力的在空中甩了甩,也沒能把土塊甩掉。

房子被剛剛地麵的震動影響變了形狀,雪音直接把手裡的錘子砸過去。

房屋坍塌。

隨後雪音轉了個身,高舉巨錘朝巨大的鐵墩子上砸去。

“咚!”

土塊四射。

雪音錘了好幾下,把巨錘清理幹淨,隨後把它收了起來。

“有一個大空間的空間道具太好了。”

雖然這麼說,實際上雪音的空間也告急了。

她沒辦法一個人消化食材,因為近期開始了冒險者活動,狩獵的頻率變得非常頻繁,魔獸的屍體大半都賣給了冒險者公會,讓公會的人還有些擔心雪音夠不夠吃。

“我又不是大胃王,吃不了多些。”

實際上的確是這樣,比起雪音狩獵的量,她的食量實在是不夠看。

每天都狩獵至少兩頭大型魔獸,雪音給自己留下一條腿就足夠吃了,哪裡還會繼續往糧食庫裡儲存?

她的飲食結構變化不大,蔬菜雖然吃的比一般人少,但那也是按照比例說的,實際上肉和菜的量要五五分成才行,可不能讓肉類材料直接堆滿糧食庫。

坡度逐漸升高,前麵有著其他魔獸的屍體。

雪音看到前麵的地下破開一個洞,那個大洞周圍有著濃烈的腐臭味道,讓雪音覺得非常不適的是,前麵有著更加濃烈的味道。

“咻!”

一道閃光出現在雪音前方。

她的神眼捕捉到了光芒,瞬間朝著一側躲避,看到的則是一塊攜帶者金屬的石頭從自己剛剛站立的位置劃過。

“牙啊!”

清朗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濃烈的能量傳遞到了雪音的感知之中,她看到了一個趴在巨大石頭人背上的魔族,和一個體態比魔族也大不了多少的半獸人正在戰鬥。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石頭人的身體被打碎了,它直接跪在地上,將地麵下方的岩石吸取出來補充身體。

“笨蛋!”

魔族慘叫一聲。

一抹紅色閃過,毛發深紅的半獸人撲到了石頭人的頭頂,魔族則是一個翻身,身後出現了一對翅膀,把它身體拉了起來。

“這魔族也是女孩的模樣,不過麵板慘白,還長了一條不細的尾巴。”

“啊!”

魔族看到了雪音。

“嗯?”

雪音歪了一下頭。

“救救我!”

魔族突然朝著雪音撲來。

“嗯?”

紅毛的半獸人轉過頭,她的眼睛裡閃爍著兇光,雙手就那樣舉著,獸爪上鋒利的指甲亮出,瞬間朝著雪音沖來。

魔族的速度稍慢一些,因為她的能量已經消耗不少了。

雪音從空間手鐲裡取出了巨錘。

她臉上帶著笑容,雙手高舉巨錘。

“呼!”

鬥氣覆蓋了整個巨錘,碩大的錘子突然打在前方的空間上。

“咚!”

一股強力的勁風席捲,魔族再也飛不動了,甚至它感受到眼前的力量鎖定了自己一定範圍的空間,不管往哪裡躲都不行。

隨著勁風襲來,魔族的身體不自覺的被向後吹動。

正好躲在它身後的半獸人,獸爪突然刺穿了魔族的腹部。

“喀!”

嘴裡噴出血液。

魔族的目光渙散,身體還想掙紮,但是卻彷彿失去了力氣。

雪音收起巨錘,跳過了前方的大洞。

落在地麵上,感受著身後腐臭的味道,沒有回頭,直接朝著紅毛的半獸人走去。

“我叫雪音·奧麗莎。”

她簡單的進行自我介紹。

“哦?你就是那個雪音啊,久仰大名。

我叫法爾維,如你所見,是狼人的半獸人。”

將手從魔族身上抽出,她打算給這個魔族最後一擊。

“你的任務是殺了她嗎?”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是的,這個魔族屠村過,對方給的報酬雖然不多,但是我對於這種任務非常感興趣。”

“原來是這樣。”

雪音看了看她。

“不是的,我說過了,你們,不聽我說……”

魔族想要反駁什麼。

雪音慢慢走過去蹲下來。

“要不要聽聽她的遺言?”

“你小心一點,她懂得魅惑人心。”

“嗯,你在旁邊看著點就好。”

雪音看著她的眼睛。

對方的眼睛和自己對視,她緩緩開口。

“我殺了他們,不是為了吃,是因為我的媽媽,被他們燒死了。

的確那些人都是普通人,但我的媽媽也沒有魔力,她被抓起來也沒用反抗、沒有反駁。

這很不公平不是嗎?你們人類就可以肆意的虐殺我們魔族,卻不準我們反擊。”

“和我有什麼關係。”

雪音看著她問,“你如果真的想活下來,應該給我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我們是為了報酬來這裡的,最起碼你應該提供出更高的價值。”

魔族愣住了。

雪音慢慢站起來。

“我有點看好你哦,雪音。”

狼人少女對雪音笑了笑。

“看起來這個魔族隻是個小孩子,我不認為她剛才的話是謊言。

你要殺她嗎?”

“當然,你不會阻止我吧。”

“不會。”

雪音走到了一旁,事不關己的樣子。

狼人少女擡起右手,鋒利的爪子對準地麵氣息已經越來越弱的魔族。

她似乎想說什麼話,但是已經說不出口。

獸爪落下。

魔族的腦袋向後滾落,它的屍體瞬間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不是人形的某種東西,和之前的外貌完全不同了。

這是一隻變化了形態的魔族。

她變成了美少女的樣子,僞裝本來的樣貌。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狠狠鄙視了一番自己的心理活動。於是休息好了再練。她隻能臨時抱佛腳,除此之外彆無他法。好在她不是普通人,前世就經常進行自主訓練,現在她的訓練完全就是在打基礎,把每一個招式都用身體來記住。幾乎算是廢寢忘食,餓到虛脫才發現已經接近黃昏,她居然一大天的時間都在練劍。連忙做飯吃飯,疲憊到想要坐下休息一會兒,卻不知不覺躺在床上睡過了一夜。“我怎麼就那樣睡著了!”驚醒過來的雪音感覺腦袋一陣刺痛,捂著腦袋的她更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