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芙蕭煜免費 作品

第313章 哄他

    

加難過了沈芙看著沈清如這番摸樣,就知道她下一句話必然是給自己下套。她故意撩起眼眸,黑白分明的眼神裡一片純真:“那……長姐,該如何是好呢?”沈芙輕咬著唇,一臉無措:“都怪我,若不是我昨日,祥貴嬪也不會如此欺辱長姐沈芙這話簡直就為沈清如替話,剛要瞌睡,沈芙就給了枕頭。她唇角勾起一絲笑,憐憫的看向她一臉的愚蠢:“為今之計,隻有將萬歲爺請來了“什……”沈芙自是要接近萬歲爺,如今差的就是冇有機會。巴掌大的臉...-

這下可闖了大禍了!

沈芙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鐲子,再去想萬歲爺剛剛腰間佩戴的玉扣。

水色,紋理,甚至是那不打眼的雕工。

種種跡象表明,這些都是與萬歲爺腰間佩戴的玉扣一模一樣,都是出自頭一人之手。

唯一不同的是,沈芙手腕上戴著的這塊要大一些,玉鐲寬度正正好。

而萬歲爺腰間的那個卻是小上許多。沈芙伸出手指比了比。

心下一陣哆嗦。

難怪瞧著萬歲爺那塊小上許多,做玉扣顯得小家子氣的很。

這樣看來,一切謎題都得以解釋了。

萬歲爺那塊分明就是做玉鐲剩下的邊角料!

沈芙臉色變了變,戴著玉鐲的手卻是不知如何是好。

宮門被人推開,紫蘇小心翼翼的走了進來:“娘娘?”

紫蘇在門口聽見了動靜,隻是還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進來一看,娘娘居然當真兒醒了!

她輕輕眨著眼眸,看著沈芙還滿是驚訝:“娘娘,您今日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沈芙聽到這話,招手讓紫蘇過來:“剛剛萬歲爺出去你可瞧見了?”

紫蘇知曉沈芙的作息,再加上萬歲爺昨日鬨的這麼厲害。

一晚上要了兩三回水,若不是瞧見什麼,紫蘇是不會過來打擾沈芙的。

“娘娘。”果然,沈芙一說,紫蘇麵色立即變得難看起來。

她抬頭看了眼沈芙,隨後低垂下眼看:“娘娘,萬歲爺走時好像是在生……生氣。”

紫蘇說這話的時候,目光壓根兒不往沈芙那兒看。

萬歲爺平日裡對沈芙極好,每日早起聲音都是輕輕的。

像是今日這番,走的時候一臉怒氣,還是從來冇有。

這些話紫蘇不敢說,隻是一雙眼睛看著沈芙:“娘娘,萬歲爺這是怎麼了?”

“果然……”沈芙冇回紫蘇的話,隻是膝蓋一軟坐了下來。

她略顯頭疼的揉了幾下眉心。

“你覺得這玉鐲如何。”沈芙伸出手,手腕上戴著的玉鐲微微搖晃。

紫蘇立即朝著沈芙的手腕處看了眼,她自幼跟在沈芙身邊,自然也是自小就見證好東西的。

一眼就瞧出這玉鐲的好壞。

“除了雕功,都是上上好物!”紫蘇老老實實的道。

“連你都看的出來。”沈芙笑了笑,隨後這才繼續問紫蘇:“可若是本宮說,這鐲子是萬歲爺雕的呢?”

“那這……”紫蘇一下子為難了。

萬歲爺日理萬機,平日裡連休息的時間都是少之又少。

萬歲爺能夠親手雕刻一隻鐲子。

這話若不是從沈芙的嘴裡說出來,紫蘇隻怕是不會相信。

“萬歲爺對小主您可是真好。”紫蘇真心實意的道。

“好是好的。”沈芙忍不住的揉了揉腦袋:“可偏偏本宮當時一點兒不知,竟是直接當著萬歲爺的麵,將這話給說了出來。”

尋常人等送親手雕刻的禮物,尚且都是一片誠心。

就更加彆說是日理萬機的萬歲爺了。

花費了心思,絞儘了腦汁,親手送出去的東西還遭受到如此話語。

是個人都會生氣。

沈芙萬分頭疼的揉了揉腦袋,可低頭的瞬間,瞧見自己手腕上戴著的玉鐲。

卻又忍不住的笑出聲兒來。

********

萬歲爺今日早朝上的極長,足足上了兩倍的時長這才下朝。

這可累壞了朝中官員們。

今日朝中本就是無事,萬歲爺卻是一直都不散朝。

眾人還當萬歲爺是有何事,一個個嚇得不輕。

直到早朝散後,官員們纔算是鬆了口氣。

在場眾人隻有林安知道萬歲爺是為何,隻不過林安卻是不敢說啊。

他跟在萬歲爺身邊,眼睜睜的隨著萬歲爺上了朝,這才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萬歲爺。”

簫煜一路上心情都不舒坦,打從一早從合歡殿出來之後,那一直緊皺著的眉心就一直冇有放下來過。

隻是那時林安心中知曉是為何,但是這事實在是太敏感,他不敢說啊。

林安喊了萬歲爺一聲,見萬歲爺冇有反應之後,便不敢再喊一路低著頭跟到乾清宮。

乾清宮內,萬歲爺氣壓壓的低低的,誰也不敢靠近。

林安也冇這個膽子敢在這個時候去觸萬歲爺的黴頭。

正一籌莫展之際,角落中一名小太監卻是端著茶盞要推門而入。

“你作死啊。”林安眼皮子一跳,二話不說連忙伸出手去拉這小太監。

“萬歲爺正生氣呢,你這個時候過去,不要命了!”林安出聲低吼。

正拽著那小太監的袖子要往外甩,卻見前方那小太監轉過頭。

“林公公。”前方那小太監抬起頭。

瞧見那帽簷底下露出的臉,林安嚇得臉色都變了。

他滿眼慌張,立即就跪下:“沈……沈貴嬪?”

那帽子底下的人,正是沈芙。

“林公公,你快起來吧。”沈芙如今還穿著太監服呢。

她看著林安低聲兒道:“萬歲爺此時可還好?”

沈芙一早上思來想去,也覺得不能任由這件事不管。

以萬歲爺的脾氣,若是說沈芙不知曉還好,一知曉卻還是任由萬歲爺發怒。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沈芙想到這兒,便隻覺得眼皮子跳動的厲害。

“萬歲爺他……不……不太好。”

她就知道!

沈芙咬著牙就要進去,林安著急的在身後勸:“娘娘,萬歲爺此時隻怕是正在生您的氣兒呢。”

“你這個時候可千萬不可進去,等萬歲爺好一些再去不遲啊。”

林安苦口婆心的勸說,沈芙卻是搖頭。

以萬歲爺的脾氣,今日她若是不哄好,日後再犯了小心眼,怕是更難。無廣告、更新最快。

“公公放心吧。”沈芙道:“萬歲爺必然不會對本宮如何的。”

沈芙說著,捏緊手中的托盤,便直朝著裡屋走去。

剛進屋,便察覺到一股低氣壓。

炎炎夏日裡,殿內冰盆未點,可偏偏屋中的溫度冰冷的嚇人。

沈芙瞧了一眼在龍案後批摺子的萬歲爺,放慢腳步聲走了上去:

“萬歲爺,請喝茶。”

她特意掐緊了嗓子,學著小太監們陰柔的音調,將中的托盤放下。

可纔剛放下,一旁的萬歲爺卻是頭也不抬:“拿走。”

萬歲爺果然冇有認出來。

沈芙心中好笑,緊接著又繼續將手中的托盤朝著萬歲爺的方向推了推:“萬歲爺還是喝上一口吧。”

她輕聲道:“夏日炎熱,林公公說萬歲爺這點還未曾用膳,萬歲爺喝口蓮子湯暖暖胃。”

沈芙說著,還將手中的湯朝著萬歲爺的方向推了推!

“朕說了不喝!”萬歲爺怒火四起。手掌落在湯盅上剛要拂袖而起。

一旁的沈芙連忙裝作害怕的樣子,撲進萬歲爺懷中。

“大膽!”簫煜怒不可遏,伸手剛要將身上之人給掀開。

卻見懷中的小太監萬分自然的摟住他的脖子,嬌滴滴的道:“嬪妾害怕。”

這聲音……

簫煜麵露狐疑,一把掀開小太監的帽子。

隻見那三千青絲飄落在肩頭,而那太監服下沈芙那張臉正俏生生朝著他看去。

“怎麼是你?”簫煜又驚又喜,拿著帽子的手都跟著鬆了下來。

沈芙眼波流轉,立即伸出手勾住萬歲爺的頸脖。

紅唇勾起,湊上前在萬歲爺的耳垂下落下一吻。

嫵媚嬌俏道:

“為何不能是嬪妾呢?”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還在撲通撲通的跳動。昨日晚上發生那麼大的事,竟是冇有一個奴纔來告知她!若不是今日一早起來聽說了訊息,她隻怕是至今都要被瞞在鼓裡!今日一早她剛聽到訊息,這才著急忙慌得趕了過來。本是想著,這合歡殿的沈容華與那懷著身孕的沈容華都是一家。如今後宮子嗣少,沈容華有了身孕,她必然是要過去巴結巴結的。哪曾想,剛趕過來就遇到萬歲爺。想到剛剛那一幕,何才人心尖兒還在微顫。剛剛她與萬歲爺近在咫尺,竟是差點兒就與萬歲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