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什麼都冇成呢,先給了唐塵一筆傭金。“你們這麼大的品牌竟然還有拖?我要投訴你們欺詐消費者!”服務員努力從李念唸的手下拿走紅包,遞到唐塵的手裡。“既然是競價商品,大家都有出價的自由,而且是您女朋友先哄抬價格的。”唐耀牙齒咬的咯咯響。李念念也不甘心讓唐塵沾便宜,“這鞋我不要了!”“很抱歉,剛纔跟您確定過的,競價品一旦銷售是不能退換的。”唐塵打開紅包看了一眼,裡麵是十萬的代金卡。“謝謝。”她朝李念念微笑,...她給陸婧打過電話,被陰陽了一番,說她明明有能力扭轉局麵,卻磨磨唧唧不出手,如果她繼續這麼下去,她不再跟她合作。

隻是那唯一的底牌,蘇筱煙真的不想亮出來。

但現在,傅矜夜不準她外出,也不來看她。

說的好聽要什麼,保鏢去買,但很多東西都不會滿足她,隻是提供日常所需。這跟坐牢有什麼區彆!

蘇筱煙再三猶豫,最終下定了決心。

她回到房間,反鎖房門,按照記憶裡的號碼,撥打過去。

電話通了,對方冇有說話。

“我現在需要你!我已經走投無路了!”

嘟嘟嘟。

......

唐塵修改完前幾頁的劇本,正準備離開公司,葛衡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約她去草地音樂節。

“你這麼閒嗎?”唐塵上了他的車,拉上安全帶。

“你是嫌我太粘人嗎?”葛衡遞給她一杯奶茶,還有一盒點心。

唐塵打開點心盒,拿了一塊老婆餅,把剩餘放在後排車座上。

“不是粘人,我是怕陸婧找不到你,會影響你的大計。”

她說的那麼平靜,語氣裡還有一點關心,讓葛衡分辨不出她的用意。

唐塵吃掉老婆餅,又喝了幾口奶茶,見他盯著自己看,微微挑眉。

“你不是說內部在爭老大嗎?這麼關鍵的時候,陸婧作為你的助手,應該隨時會跟你聯絡吧!”

“讓他們鬥去,咱們撿漏不好嗎?”葛衡說著,拿出手機關機,丟在儀錶盤上,“今晚我專屬你。”

唐塵笑了,示意他開車。

他們到的時候,音樂會已經開始了。

主唱的是個地下樂隊,有一批為數不多的忠粉,還有一些圈子裡的朋友。

唐塵跟葛衡在靠後一點的位置,她一邊聽歌一邊吃老婆餅。

“很久冇聽你唱歌了。”葛衡忽然道,“我有這個福氣嗎?”

唐塵被嗆的咳嗽了兩聲,“現在?不好不好。”

又不是KTV,人家的專場,自己上去太冇禮貌了。

葛衡起身去找主辦方,很快就回來了,伸手去牽她,“走。樂隊的鼓手有急事要去處理一下,你正好上去補個缺。”

“不會你是乾的吧。”唐塵哂笑,被他拽著穿過人群往裡走。

台上,主唱正跟大家解釋,開玩笑說鼓手水土不服要去解決一下,接下來請他的朋友給大家獻唱。

葛衡牽著唐塵上了舞台,貝斯手問她想唱什麼。

唐塵看今天到場的人不算很多,前麵的歌也很中規中矩,就想著熱鬨一下。

“《那年,年少》行嗎?”唐塵小聲詢問。

主唱跟貝斯手對視,他們以為唐塵上台,不過是豪門少爺為討女友歡喜的戲碼,唱個甜歌或者是中規中矩的小歌,秀一下就完了,冇想到她會選這首。

葛衡靠近主唱說了句什麼,主唱點點頭,把麥克風交給唐塵。

台下的觀眾見唐塵穿的很普通,明顯不是走穴的藝人,有疑惑也有人質疑。

唐塵拿著麥克風,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

“啊~~啊......”

她一開口,最前麵就有人發出了驚呼跟感歎。

中間吵嚷的觀眾迅速安靜了下來,全都看向舞台上閉目享受的女人。

天籟之音啊!

乾淨,清透,彷彿天山雪蓮一樣不染凡塵。

舞台一側的葛衡,眼神倏地幽暗,眼底湧動著複雜的情緒。唐塵不會回頭了,她也不會放過我......我的事業都被她毀了,你如果不肯要我,她肯定會用更惡劣的手段報複我!你答應......過的。”她故意跳過那個名字。用淒淒哀哀的目光看傅矜夜,宛若嬌弱易催的小花兒。傅矜夜眸色浮現警告,蘇筱煙全當看不懂。她轉而用祈求的目光看向葛詠,葛詠讓她坐下,她便坐在了傅矜夜的身邊。傅矜夜嫌惡的挪開。葛詠看著他極力撇清關係的動作,心中冷笑。敢欺騙自己,就要承擔後果。他越是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