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的視線看過來,然後讓女人上車,他來處理。“唐塵,這麼晚,你怎麼還在外麵。”他邁步走來,一點冇有被女兒撞見的尷尬情緒。唐塵開門下車,看向轎車駛離的方向,“唐耀他媽?你們什麼關係。”“......”唐建國不喜歡這種質問,他是長輩應該被尊重,“該告訴你的時候,會告訴你。”“那你想清楚再告訴我,是先有的乾兒子,還是先有的情人。”唐塵眸色冷淡,“難怪你冇時間去看唐繼,原來在哄女人開心。”唐建國把煙丟在地上碾...“傅矜夜不會的。”

唐塵訕笑。

“傅婷婷搶我的禮服,逼我帶過敏的耳釘,就算她雇人殺我,傅矜夜也是跟傅家人一起逼著我寫和解書,所以,做這種事的人,絕對不是傅矜夜。”

葛衡的手在扶手箱上彈了彈,頓住,“這麼說的話,是有人挑撥離間,有什麼好處呢。”

“誰知道呢。狗咬狗吧!”唐塵把耳機丟給葛衡,“你怎麼在屋裡安置的設備?”

“那個倉庫,我之前用過,就是這麼巧,我讓人回收設備,意外發現了這個秘密。”葛衡挑挑眉,“要救她出來嗎?”

“傅家人的死活,跟我沒關係。”

唐塵讓葛衡先送自己回去,公司下午還有個會要開。

抵達公司後,唐塵找出《燦爛人生》的劇本,修改裡麵的一些內容。

既然大家都對賀綰前夫的詐騙案感興趣,那不如把這個案子對映到電影裡,以此做宣傳的噱頭,利用這次的熱搜,給電影做預熱。

美妝詐騙案裡如果有漏網之魚,肯定會蠢蠢欲動,隻要他們動起來,就可以挖出不為人知的秘密。

下午開會的時候,傅矜夜又來了。

坐在他旁邊的製片人勸他注意身體,彆仗著年輕就透支。

傅氏集團上萬員工還仰仗他重振大業,傅朝跟周凡錦也需要他儘孝,為了家人也要保重身體。

家人?

傅矜夜深邃的眸子看向對麵的唐塵。

唐塵看著手裡的檔案,能感受到他的注視卻不看他,側頭叫助理過來。

“我中午買了蜂蜜柚子茶,你去衝一壺過來。”

蜂蜜柚子茶?

傅矜夜黑沉沉的眼睛亮了,捏著檔案的手下意識用力。

很快,助理衝了茶過來。

不是唐塵親手製作的,味道偏甜也不符合傅矜夜的口味,但他卻要助理單獨給他衝一壺。

會議結束後,傅矜夜讓唐塵的助理拿個杯子,他要把蜂蜜柚子茶帶走。

助理很無語。

見過吃飯打包的,頭次見開會順茶水的。

“小傅先生,咱們這冇有密封的水杯。要不......”

“把柚子茶給我。”傅矜夜攤手。

助理看向唐塵,唐塵淡淡看了一眼,拿著檔案離開會議室。

唐經理默許了?

聽說小傅總很大氣的,集團發年獎很闊綽,怎麼今天要沾一罐柚子茶的便宜。

助理撇嘴,很不甘心的給了。

給之前,又挖出一點給唐塵衝了一壺送去辦公室。

於鐘見老闆那張冰封的冷臉有解凍的跡象,急忙迎上去接過他手裡的檔案。

拿柚子茶的時候,被躲開了。

“蜂蜜柚子茶?這是太太給您買的?”

“......”傅矜夜不說話,立體的下頜緊繃,唯獨那深邃的眼睛閃過一抹柔色。

主仆回到車裡,傅矜夜從包裝盒裡拿出罐子,緊跟著掉出一張購物小票。

......

“我要去附近的超市采購。”

“您需要什麼,列個單子,我們去購買。”

蘇筱煙第三次嘗試離開彆墅,都被保鏢拒絕,她怒道,“你們這樣是違法的,你們不能限製我的人身自由!”

保鏢不說話,兩手交叉放在身前,態度很堅決,就是不能出去。

蘇筱煙重重關上門,氣哼哼的坐在沙發裡。給老師交差。”“不用檢查了,我信得過塵老師。”蘇筱煙怕靈靈看到漂亮的裙子,忍不住上手摸。萬一弄臟弄壞,她殺人的心都有。唐塵堅持,“我拿的時候當麵驗貨,你收的時候也應該驗,這是規矩。免得以後出了問題,你要我背鍋。”蘇筱煙迅速按住行李箱,“我的東西,我說不驗就不驗。”董蕾立刻上前接過行李箱。此刻,蘇筱煙的電話響了。接通後,她的聲音瞬間變得溫柔軟糯,就連眼神都變得深情。“我在靈靈的病房,好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