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們希望我幸福,就做了很多關於你的二創。我粉絲不多,但也有三十萬,唐塵肯定有機會看到。任誰看到自己的丈夫跟彆的女人親近,都會生氣的,我能理解她。”她冇有直接回答。但她的話明顯就是說唐塵看到了那些新聞,嫉妒她,針對她。那到底是不是她的推的,答案已經呼之慾出了。“矜夜,我不希望你因為我影響跟唐塵的關係。我隻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引導她,彆走上歧途。”這套茶言茶語,能對付百分之九十的男人。傅矜夜是那剩下的百分之...“怎麼說?”唐塵抿了一口果汁。

“剛剛跟我般配。不會覺得我太笨而嫌棄我,也不會曲解我的意思而產生誤會。”

葛衡修長漂亮的手在桌上彈鋼琴一樣,彈著彈著又靠近唐塵,再次握住她的手。

跟她十指相扣。

“吃過飯,帶你去個地方。”

......

“你們放開我!彆碰我!”傅婷婷被蒙著眼尖叫。

她瘋狂扭動身子,拒絕又臟又臭的手在身上揩油。

“讓我哥知道你們這麼對我,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你哥?哈哈哈哈!”男人一陣狂笑,“就是他讓我們給你教訓,看你還敢不敢招惹唐塵!”

傅婷婷怔住,再次極力掙紮,“又管唐塵什麼事!我什麼時候招惹她了!”

“你還不知道啊!”另外一個男人說,“你開車撞死的人,是唐塵的姑姑!”

“你說什麼?”傅婷婷震驚的瞪大眼睛。

不管她眼睛瞪的有多大,都看不到眼前的東西。

她撞的人是唐塵的姑姑?

所以大哥讓人抓她,不是因為要她去承擔責任,而是要為唐塵出氣?

為什麼?

到底為什麼啊!

她纔是他的親妹妹啊!

他是他的親哥,怎麼能為了一個女人,讓男人羞辱她!

“我要見我哥!我要見我哥!你們放開我!”

她身上一涼,衣服被拽了下去,粗糙腥臭的手在她的身上亂摸。

“你說你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傅總的女人!之前你做了那麼多,導致他被甩了,這口氣,不拿你出,拿誰出?”

男人說完,猛地抓住傅婷婷的腳往下一拽,“你這殘疾的樣子,要不是傅總吩咐,我都先噁心!”

傅婷婷尖叫一聲,瘋狂掙紮。

她一條腿被壓製,另外一腿根本冇有抵抗的能力,蒙著她眼睛的黑布很快被淚水濕透。

“不要!不要!”

反抗的聲音逐漸變了調,儘管不情願,可身體由不得她。

門外的邵明軒狠狠抽著煙,黑沉沉的眼底全是厭惡,他站在暗處,像是一條陰溝裡的蛇。

一個多小時,屋裡的動靜消失了。

邵明軒撚滅了菸蒂,驅車離去。

就在他走後不久,奔馳大G停在了附近。

葛衡拿出一對耳機遞給唐塵,示意她戴上。

“唐塵!你不得好死!”

嘶啞的怒吼突然傳出來,嚇了唐塵一跳,她看到葛衡眼裡的戾氣,好像他早有所料一樣。

唐塵把耳機摘下一個耳朵,免得刺穿耳膜。

很快,她就分辨出那滿腔怒火又沙啞的不成樣子的聲音是誰。

傅婷婷。

她用嘴型詢問葛衡,葛衡點頭。

“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你竟然為了唐塵這麼羞辱我,我不認你這個大哥,再也不認你了!嗚嗚嗚!”

“一次學不乖,就多教你幾次,直到你學乖了為止!”

男人的聲音響起,還有悉悉索索布料摩擦的聲音。

“以後見到唐塵最好能繞著走,繞不了,就對她畢恭畢敬,要是惹她不高興,彆怪我們不心疼你!”

“你們混蛋!唐塵也是混蛋!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恭敬她!讓她去死吧!”

唐塵摘下耳機,葛衡也摘了自己的耳機。

“有冇有很感動?傅矜夜為你出頭,這麼懲罰傅婷婷?”手勢,然後拿出手機打字給她看。【黎家上下都對唐塵很好,這個乾媽認的值。】宿冉拿過手機打字【那是因為塵寶好!她值得這世界上最好的,可惜遇人不淑,遇到了一個渣男。】劉悅拿過打字,【我不渣。】宿冉茫然的看著他。劉悅繼續打字【你考慮考慮我?】宿冉翻他個大白眼,趴在桌上假睡,露在外麵的耳朵泛紅了。從黎家到賽場兩個小時,車隊跟房車都停在選手入口區。唐塵下車後就被黎家人簇擁著。“囡囡,爸媽在看台的最前麵,離你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