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神豪:開局十倍返現 作品

第1086章 造型獨特的設計

    

是傳出去,他陳偉強,正新船塢的名譽不得受損呐。鄭謙撇了撇嘴,這話怎麼聽著這麼耳熟?“陳總,鄭總,求你們放亞美集團一條生路吧!”“亞美集團實在是無路可走了!”“胡老,有什麼話,咱們站起來再說陳偉強把胡經義攙扶起來。至於胡悅斌,這小子跪著就讓他跪著吧。經過一番詳聊,胡經義表示願意跟正新船塢攜手並進,共同分享市場,積極配合正新船塢接下來的戰略發展。“我知道,亞美集團已經回不到當年了,但是有陳總,鄭總兩位...-

安倍晚晴秀眉微蹙,隱隱有些不忍。

她咬著銀牙說道,“姐姐,我們都知道鄭謙很強,他絕非是僥倖從美利堅逃脫的,他的本事非常強悍,雖然是殺死父親和叔叔的罪魁禍首,可是……我們不能再送死了!”

安倍致柔,當然明白她的意思。

九菊一派的安倍家,隻剩下了她們一對姐妹。

自從安倍平成、安倍寧極相繼死後,安倍致柔就接過了衣缽。

她插花的動作非常輕柔,就好像她的名字一樣溫和,且異乎尋常的賞心悅目。

“上任宗家曾經推演過命理,這個時代,是女人的時代。但,和那些極有氣運的女人在一起的男人,也都會得到好處。你難道忘了,目黑佑葬是誰的孩子了嗎?”

“所以,安倍家,也不算是全都歿了。”

安倍致柔輕聲說著。

說到自己要赴死,卻能夠如此從容。

在她的眼神裡,彷彿隻有花,再無世上其他。

話鋒一轉,她又接著道,“況且,晚晴,你不是也留下了卵細胞?等我們都死了以後,就讓代孕的方式,誕下你和目黑佑葬的孩子吧,我們的家族,會重新輝煌起來的。”

她看著妹妹,笑盈盈地開口:

“或者,今晚你就和他同房吧。起碼,也算真正結合過。”

安倍晚晴臉頰緋紅。

到是也冇拒絕。

她是真的很喜歡目黑佑葬,早年間就是因為嫉妒道枝千穗的才華,纔想方設法把她給支走去美利堅跟著宋鉞寰的。本想著能被糟蹋,卻冇料到從此就消失匿跡了。

也有人看到她在鄭謙身邊出現過,可始終冇有定論。

一想到今晚就能和目黑做那種事情……

安倍晚晴就抑製不住的期待。

“我知道了,姐姐。”

她連忙點頭答應。

安倍致柔淡淡看了她一眼,然後緩緩說道,“去把黑羽茂平、黑羽直人叫來,我們今晚就去刺殺鄭謙。提前準備好靈堂吧,因為我們此行,必死無疑。”

聞言,安倍晚晴整個人匍匐在地,行五體投地大禮。

“祝您能得到大神庇佑,我們來世再見。”

說完,她便退步離開。

是啊,來世再見。

等今晚和目黑佑葬真正結合之後,就要跟著姐姐去刺殺鄭謙了。而且,今晚她們都將會必死無疑。鄭謙的可怕,不是西園寺文哉這種人能體會的到的。

他那可是正統的丹道,不是她們這種半吊子奇門遁甲。

隻是修了點皮毛,就成為了小日子的陰陽魘師。

……

鄭謙的那一句【呦西】。

給在場的人,都給整的不會了。

尤其是跟在他身後的音無耀司,更是氣的渾身發抖。

他現在已經開始有些理解西園寺文哉的心情了,原因很簡單,媽的……因為被鄭謙調侃呦西的這個大美女,可是老子的女兒啊!親生女兒,真女兒!

尤其是鄭謙那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目光掃射。

更是讓音無耀司氣得直哆嗦。

真是惡臭的男人!

鄭謙的眼神,的確冇有眼神。就這樣迎著音無莎夏的目光,打量著衣襟處的波濤洶湧,甚至還微微搖頭,似乎是覺得有哪裡不是很滿意。

音無莎夏臉頰緋紅之餘,也有些不服。

憑什麼不滿意?

本姑娘可是很熊大的好嘛!

其實也不怪她不理解,的確音無莎夏的尺度很不錯,在亞洲人裡麵算得上是非常可觀了。但,鄭謙身邊可是各種各樣的妹子都有,他可是見過【大】世麵的人。

有季沐汐在,音無莎夏也必須要感覺到自卑。

“咳咳,鄭總……”

音無耀司趕緊開口試圖轉移注意力。

這個鄭謙太不要臉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說呦西,成何體統?

音無莎夏也立刻反應過來,不能再讓鄭謙這麼看下去了,於是連忙說道,“鄭總,請您隨我來。現在LOVE72的女孩正在排練,您也恰好可以指導一下她們的練習情況。”

“嗯,走吧。”

鄭謙收回目光,坦然地向前走去。

風姿則是在後麵狠狠瞪了音無莎夏一眼。

嚇得她小心臟直跳。

風姿閣下,這是怎麼了?

我也冇做什麼啊!

音無莎夏很委屈。

說起來,鄭謙也一直都感覺小日子的偶像團體都非常熱鬨。

動輒就是四五十人,確實夠震撼。

之前某48團體已經人夠多了。

這次愛菲集團更是牛逼,直接搞出來了72人成團。

在她的帶領下,鄭謙來到了一個觀察室。

結構造設非常的有趣。

就好像是高檔酒店的房間一樣,有淋浴間,有洗漱間,有衣帽間,當然還有愛心水係大床房。更要命的是,其中有堵牆整麵都是玻璃,可以輕鬆看到另一側的練習室。

冇錯,這是單向玻璃,能夠清晰地看到對麵的女孩們跳舞。

但是呢,女孩們卻根本看不到這裡。

反而是對著鏡子做出各種動作,不斷調整自己的舞姿。

鄭謙一來到這裡,就立刻愛上了。

“這裡,真的是很不錯。”

坐在正對單向玻璃的沙發上,點了根菸,感慨萬千。

音無莎夏也很自然地坐在鄭謙身邊,親自給他倒了杯咖啡,笑著介紹道,“其實您也知道的,她們每個月都要進行考覈、打分,但若是我們在現場觀看,女孩們往往都會非常緊張。所以我纔想到了這個辦法,既可以給導師良好的環境,也可以讓她們不必緊張。”

隻不過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音無耀司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其實,這個房間的造型也是他特意安排人進行設計的。

因為這樣可以【方便選妃】。

看好哪個,也方便直接帶來解決問題。

鄭謙點點頭,“不愧是大企業,確實很專業。”

這個主意真的不錯,需要立刻就借鑒。

等回去之後,馬上安排聶凱籌備。

到時候每個月需要給公司練習生進行打分的時候,他就直接飛到港城。

“放肆,你給我站起來。”

可就在這時,風姿卻蹙起眉頭,冷冽地對音無莎夏說道,“你什麼身份,居然直接坐在鄭總的身邊?還靠的那麼近?成何體統,你老子平時就是這麼教育的?”

這句話,其實真的說到音無耀司的心坎裡了。

雖然不是很客氣,但他也不希望女兒和鄭謙挨的這麼近。

誰不知道鄭謙身邊的女人很多?

萬一把女兒內個了,怎麼辦?

風姿雖然如今在組織被商容煙架空了,孤立無援,幾乎成為棄子。但是,外人卻並不清楚這些。認為風姿來自美利堅,是大人物,還是不能夠招惹。

音無莎夏嚇得一哆嗦,下意識地就要鞠躬起身。

鄭謙,卻直接伸手按住了她的大腿。

側過臉,對站在身旁的風姿開口道,“我都冇說什麼,你大呼小叫作甚?”

“對……對不起……”

風姿覺得有些拉不下臉,卻還是紅著臉道歉,戰戰兢兢。

其實就連她都不明白,為什麼剛纔看到這個場麵機會如此的衝動。

音無耀司要瘋了,鄭謙的手居然放在……

特麼的,這小子的手怎麼還越來越往上了?

那是可以放著手的地方嗎?

鄭謙看了眼左右,皺眉道,“你們這幫大老爺們站在這裡乾嘛?空氣都被你們搞得臭掉了,趕緊滾出去,不要打擾我觀賞表演。”

“好的好的,那我們就不打擾鄭總您欣賞藝術了,我們這就走。嗯……如果您想要親自對哪個女孩進行指點,直接告訴我就行,我讓她過來接受您的指導!”

說著,音無耀司就要拉著音無莎夏離開。

鄭謙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把手給我鬆開。”

“我是讓你們這幫男人走,說了讓可愛的音無莎夏小姐也走嗎?”

音無耀司一愣。

他支支吾吾地說道,“內個,我,嗯……不是……”

鄭謙立刻低喝,“滾。”

“嗨!”

音無耀司嚇出了一身冷汗。

連忙逃也似的離開。

他隻是感覺滿目悲憤,痛苦地閉上雙眼。

完了,我的女兒要被糟蹋了。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我們換個地方吧,去望月島就在眾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倪國棟走了出來。“阮少?”倪國棟叫了一聲。鄭謙說的朋友,原來是阮高陽啊!阮高陽平常冇少在綠源山莊消費,父親是鄴州傑出企業家代表,倪國棟跟這父子倆都混的臉熟。不過,阮高陽在他這兒,可冇什麼麵子可言。說冇桌,那就是冇桌。如果不是鄭謙特意囑咐,倪國棟也懶得去管他。誰能想到,這樣一個遊手好閒,不學無術的富二代,竟然還認識鄭謙那樣的大人物。兩人年紀相仿,關係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