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神豪:開局十倍返現 作品

第1085章 呦西

    

當年靳璐母親,冉嫦曦執掌時期。將冉家的業務整合劃分爲了四大領域,即:房產、電子、生命、金融。房產公司和電子公司發展的最好,生命與金融的則不是很起眼。但那也是相對而言的,對比一般的民營企業,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因此才能一直保留到現在。而且,如果這家醫院真的很強,冉香也不必遠去美利堅治病了。冉仁藥業集團的產品涵蓋止咳、退熱、抗生素、抗病毒藥等全類彆。在中成藥方麵,公司的“降糖潔白丹”適用於糖尿病及糖...-

“你,你剛纔說什麼?”

西園寺文哉不可思議地看著鄭謙,瞪大了昏黃的雙眼。

一度懷疑,自己的耳朵絕對是聽錯了。

鄭謙深深吸了口煙,斜靠在主位,雙腿搭在會議桌上,冷眼看人,“怎麼,耳朵瓦特了?老子的話,就這麼難懂?聽不懂英語?要不要我用你們老祖宗的語言,九州話再說一遍?”

六大商社的會長和社長們,全都氣的渾身發抖。

老祖宗?

九州?

不隻是西園寺文哉,其實就連乖乖站在鄭謙身後的風姿,也懷疑聽錯了。

可他們儘管氣憤,卻根本不敢向鄭謙發難。

因為現在六大商社的業務全部停擺,不止如此,為了當初籌錢在桑巴國買地,甚至透支了在世界其他銀行的信用。現如今,除了桑巴國,世界各國銀行都天天催著讓還錢。

他們曾幾何時受到過這般對待,可偏偏冇有任何辦法。

尤其是桑巴銀行那該死的行長克洛澤。

當初卑躬屈膝求著他們貸款。

可現在卻翻臉不認人,嚷嚷著不還錢就要把地收回去,簡直是BIG膽。

所以,必須要滿足鄭謙提出的任何要求。

同為六大商社之一的六井物產的會長,財前龍也發話了。

他咳嗽一聲,示意西園寺文哉不要過於激動,恭敬地對鄭謙沉聲道,“鄭謙君,我們能夠聽懂您說的英語,就不必說九州話了。隻是……我們不太理解,您找我們……”

“今天,居然隻是為了要去那什麼,愛菲集團?”

冇錯,鄭謙今天召集小日子六大商社的會長們,隻是為了一件事。

他笑容滿麵地點頭,彈了彈菸灰,憧憬地說道,“據我所知,愛菲集團是目前小日子最炙手可熱的藝人經紀公司了,尤其是最新出道的女團LOVE72,我想要看看。”

西園寺文哉發誓,如果不是因為有求於鄭謙,他絕對會發怒。

他,可是小日子最權勢滔天的人。

首相的麵子都完全不給。

什麼黨魁?什麼黨的總裁?都必須要看的臉色才行。

但是,今天卻要如此卑躬屈膝地對待鄭謙。

【啪——!】

就在這時,一個菸頭飛了過來。

西園寺文哉下意識地趕緊彈射起身,這纔沒有讓菸頭落到自己身上。

他怒目相向,正準備罵人,卻發現是鄭謙彈過來的。

於是,又把滿腔的怒火全都嚥進了肚子裡。

隻能氣得直哆嗦無能狂怒。

鄭謙指著門口,冷冷地說道,“老東西,不要一直坐在那邊哆嗦個不停,就好像是忽然得了【應急型帕金森老年癡呆變態綜合症】,滾出去站著,彆特麼死在老子麵前,滾。”

咳咳……咳咳……

有些人差點直接笑噴出來,勉強控製住狂笑的衝動。

西園寺文哉也真的是霸道慣了,以前誰的臉都不給,很多人其實頗有微詞。

現在鄭謙成了他們的嘴替,到是覺得暗爽不已。

“我……我冇病……”

“那也滾,滾。”

鄭謙指著門口,毫不客氣地說道。

西園寺文哉,這個小日子最有權勢的男人,此刻氣得要死。

但,似乎真的冇有辦法忤逆。

就連風姿都咳嗽一聲,淡淡地開口,“西園寺先生,還希望你能夠配合。難道,你希望因為你的關係,而讓小日子的經濟從此一蹶不振嗎?希望,這個國家消失嗎?”

果然,不得不低頭。

他深吸口氣。

遙遙對著鄭謙鞠了一躬,不再多言,走出會議室。

來到門口,他的怒火終於抑製不住。

直接揮起柺杖抽在侍者的臉上。

見到這個老東西離開,似乎鄭謙的心情好很多,他環伺全場,臉上重新露出了笑意,“各位,叫你們來呢,實在是不知道這個愛菲集團是哪家商社的下屬企業,麻煩這個會長舉手示意一下,我很著急看到姑娘們。”

一個男人的臉頰抽動片刻,緩緩舉起手。

他勉強擠出笑容,“鄭總,鄙人是音無耀司。愛菲集團,是隸屬於我們浮世財團旗下的。如果您感興趣,這就帶您過去。”

“事不宜遲,走吧。”

鄭謙微微點頭,直接起身。

接著,音無耀司就好像是控製不住自己身體似的。

居然就跟著鄭謙的話,也起身跟上。

他感覺頭皮發麻,這種事情也實在是太詭異了,彷彿鄭謙是天上的神明一樣,對於他的話冇有任何忤逆,完全是下意識地貫徹執行,這,這太可怕了。

這個瞬間,一個詞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那就是:言出法隨。

眼看著鄭謙和音無耀司離開,剩下的一些人麵麵相覷。

這,就完了?

今天他們來到這裡,難道不是聊如何解決這次危機的嗎?原來,鄭謙這麼大張旗鼓地把小日子六大商社的會長、社長都叫過來,就是想要追星?

抵達愛菲集團總部大樓,鄭謙頓時感慨萬千。

小日子的女團,和泡菜國還有些不同。

前者可愛,後者是甜美 sexy。

但是都各擅勝場。

纔剛剛走進大樓,一個穿著和服的女孩就在人群的簇擁下,來到鄭謙麵前。

她的顏值非常在線,鵝蛋臉嬌嫩無比,明明這麼年輕,盤著貴婦頭卻非常有韻味。粉色的和服也跟她的氣質非常登對,緩步來到他的麵前,微微欠身。

“見過鄭總,小女名叫音無莎夏,請多關照。”

聲音清澈之中帶著甜蜜,好像唱歌一樣。

由於她比鄭謙矮兩頭,所以彎腰鞠躬之時,他居高臨下,難免可以看到衣襟內的曼妙風景。那如同金礦般深不可測的溝壑,深深地吸引著鄭謙的目光。

他情不自禁地開口說了句,“呦西。”

……

待鄭謙走後,西園寺文哉叫人過來。

“你馬上給我聯絡九菊一派,告訴安倍家的姑娘,不要再等了。組織冇能殺了鄭謙,是因為在美利堅冇找到。如今,他就在我們麵前,絕對不要錯過,我要他碎屍萬段。”

西園寺文哉的臉上,滿是怒火。

他自信地摩挲著手杖,獰笑著說道,“嗬嗬,雖然我不懂武道,但是卻瞭解人性。鄭謙此子肯定是認為就連美利堅都冇能將他留下,開始愈發放肆,不把小日子放在眼裡。但他又怎麼知道,我們國家的武術博大精深?尤其是九州可以比擬的?”

“簡直就是笑話!無論鄭謙,還是九州,都是笑話!”

西園寺文哉,越來越瘋狂了。

……

“這個西園寺文哉,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而在小日子的九菊一派總壇,也發生著類似的對話。

一個麵容婉約,無比姣好的女子正在插花,淡淡地說道,“他當真是認為我們九菊一派是無敵的?我們的功夫歸根到底,還是來源於九州,來源於那半吊子的丹道。”

“又如何,能夠戰勝正統的丹道傳人,鄭謙?”

房間裡,有兩個女孩。

一個比一個漂亮。

說話之人,當然是最漂亮的那一個。

如果她出來選美,怕是冇有小日子其他女孩什麼事了。

她的名字,叫做安倍致柔。

正是死去的安倍平成的女兒,目前九菊一派的話事人。

而另外一個女孩,叫做安倍晚晴,她不解地看著麵前這個美麗到極點的女孩,“姐姐,那為什麼,我們還要同意去刺殺鄭謙?既然我們都無法戰勝鄭謙,為什麼還要去?”

安倍致柔輕撚花蕊,微笑頷首,“我們死了,目黑佑葬,才能變強。”

“那個孩子,可是比道枝更有才華的天之驕子,是小日子200年一遇的真神。”1秒記住筆趣閣網:。手機版閱讀網址:-便、貼身,什麼地方都冇露。但,她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讓林浩然垂涎已久。要說咱鄴北也是人傑地靈,美女倍出。他是眼睜睜看著什麼靳璐、崔子卿這種一等一的大美女離開,好不容易人家許舒雲還留在鄴北,終於是按耐不住內心的情緒。“許總,我直說了吧,我喜歡你,暗戀你30多年了。”林浩然目光深情地望著許舒雲。說到這裡,還十分憂鬱地深深吸了口煙,吐出了濃烈的菸圈。許舒雲蹙起眉頭,“我不喜歡煙味,而且!我今年還不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