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丹帝 作品

第2726章

    

了,那第四種豈不是要逆天了嗎?”徐雷蝕搖了搖頭道,“哪裡,這第四種獎勵說起來和第二種獎勵一樣,對於靈瞳師來說誘惑力並不大,但是對大陸上最為普及的職業卻有著難以想象的誘惑力!那便是武者實力!”“武者?”隋緣頓時來了精神,要問隋緣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那無疑就實力啊!所以對於武者的一切,隋緣都看得奇重無比。“莫非是高階戰技?高階秘法?或者是高階功法?”三個猜測都被徐雷蝕搖頭否決了,這下隋緣更為不解了。他...這是一個抉擇,也是一個陷進!

薄紗後的女子自然清楚,洛塵說的很美好,但是事實卻不一定會像是洛塵說的那樣。

不過,陷進之中,的確是一個機會,一個圖謀整個東方聖域的機會!

“不用傳達給我身後的人了,我替他做主了,藍殘,去拿黃金!”

“我們先給你五千萬,之後的”

“我要一個億,現在!”洛塵話語不容商量。

而那女子眉頭一皺,她本來是打算分兩次給洛塵的,但是顯然,對方也不傻。

這是一種較量,一種談判的較量。

“好!”

“藍殘,準備一個億!”女子再次開口道。

誰都清楚,如果現在不拿出一個億那麼洛塵離開後怕是會立刻找下一家!

這個交易,就這樣瞬間完成了。

而一億噸的黃金不是小數目,很久之後,藍殘才撕裂虛空,將一億黃金交給了洛塵。

洛塵一揮袖袍,同樣撕裂虛空,將一億噸黃金悉數收下。

然後洛塵將刀鞘拋出,藍殘伸出手一接,穩穩的將沉甸甸的刀鞘接到了手中。

而洛塵給完刀鞘,自然是帶著九長老等人直接離去了。

“東方聖域如果被我無色界拿到了。”

“拿到之後,我,會殺了你!”女子冰寒的聲音再次傳出。

而這一次,洛塵回頭,看了一眼那薄紗。

“如果你有那個本事,隨時都可以來試試。”洛塵並冇有將這句話放在心中。

區區一個無色界而已!

即便是整個東方聖域在洛塵眼中,那又算的了什麼?

若不是為了查一些東西,洛塵壓根就不會來這東方聖域。

而且洛塵什麼大風大浪冇有見過?

直到洛塵離開後,十絕之一的藍殘眉頭才微微一蹙。

“他很不一樣!”

“是的,他很不一樣。”

“想辦法去查查,昊天當年雖然奇怪,但是遠冇有這樣的氣魄!”女子神色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能夠讓她和十絕之一的藍如此慎重,可見洛塵這次的交易有多可怕。

這不是普通的交易,這是在謀求整個東方聖域,而且女子和藍殘明白。

對方隨意幾手,就將昊氏一族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和無色界玩弄於股掌之中。

這絕非尋常。

九長老看不出來,丁香也看不出來。

但是以無色界的這個女子和藍殘卻能夠看出來。

眼前的這個人很不一般,不僅僅隻是玩弄權謀與股掌之中,更是在談判之中占儘優勢。

這絕非一個沉睡了二十萬年的昊天可以做到的。

更重要的是!

剛剛他們麵對的是!

“主上,你真打算和昊天做這樣的交易?”

藍殘一句主上,已經將女子的身份徹底揭露出來了。

而且!

女子可以替無色界界主做主。

堂堂界主,除非是本人,否則何人可以替界主做主,做出這麼大的事情?

“他說的對,這是一個機會,東方聖域也該換主人了。”女子冷笑一聲,一陣清風吹過,掀開薄紗,那是一張驚世容顏!

那個容顏和東方聖域上一代大聖靈,昊氏一族大聖靈之前的那位大聖靈一摸一樣!

其他人或許不會在意,但是這個女子絕對是十分在意東方聖域到底歸誰的!

“他看出你的身份了?”藍殘眉頭一皺。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在他主人麵前,毫不畏懼和怯場!

“不知道,但是他肯定是有問題的。”女子神色凝重。

兩個人在這小島上,幾句話就已經決定了東方聖域未來的風雲,這說出去誰信?

而帶著一億黃金,回到九長老的住處,回到湖泊旁。

丁香還在震撼與震驚之中!

但是九長老卻對著洛塵再次抱拳一拜。

“老朽活了這麼大歲數,這是除了大聖靈之外,第二次佩服一個人!”

“少主,你當得起老朽這一拜!”

這一拜,是一位接近聖主的高手一拜,也是對洛塵的一拜,而不再是少主昊天這個身份!

一億噸黃金!

這是整個昊氏一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是昊光之流做夢都不會夢見的數額!

這是一個天文數字。

但是洛塵卻拿到了。

而且可以想象,即便是無色界,付出這一億噸黃金,怕是也要傷筋動骨了。

東方聖域有什麼?

界主,無儘的高手,十絕!

而洛塵有什麼?

除了一個象征性大於實際意義的刀鞘,什麼都冇有。

但是洛塵卻拿到了一億黃金!

這在外人看來,簡直是不敢想象和相信的。

而此刻的昊氏一族,柳氏愁眉不展的坐在屬於少主的位置上。

此刻已經是深夜了,她隻能在深夜無人之時才能夠坐在這把屬於少主的椅子上。

曾經這裡坐著的是昊天,還有大聖靈。

即便是昊天沉睡的二十萬年間,她的丈夫昊光,也冇有那個資格坐這個位置!

隻是此刻,這個位子卻似乎有些不那麼好坐。

她已經通知了自己的孃家,而且為了幫助昊氏一族,她孃家那邊傳來訊息,可以額外的再借出四百萬噸黃金!

但再過幾個小時,天就亮了,這個好訊息,她卻很難說出口!

“娘,到底怎麼回事?”昊子陽一臉愕然的看著柳氏。

因為柳氏已經告訴他這個訊息了,但是卻要他瞞著自己的父親昊光!

這裡麵顯然是有大問題的。

因為柳氏與大羅天界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這個時候,大羅天那邊忽然要借錢給昊氏一族借錢了,這其中的問題怕不是一點點了。

“娘也是不得已為之。”柳氏歎息一聲。

“娘,你是昊氏一族的人!”昊子陽意有所指。

昊子陽雖然是柳氏的子嗣,但是也同樣的是昊氏一族的人,如果要站隊是話,最終昊子陽還是會站在昊氏這邊。

這倒不是他對昊氏一族有什麼太深的感情。

隻是因為一旦大羅天得手了,那麼他什麼都冇有了。

他要的是昊氏這一族!

“我會送你去如意仙院,你在那邊進修一下!”

“娘,如今家族之中”

“你在懷疑娘?”“娘為了整個家族,已經將你爺爺奶奶的全部家當都搭進去了!”外閣入品學員震住。“逃!”不知是誰率先驚醒!看著奔湧而來的戰爭古樹,整個臉變的蒼白了起來;一口氣息沉與丹田,猛然大吼出聲。這一個“逃”字好似賦予了靈魂力量,竟然以超越聲音的速度傳遞了出去;一時間,竟是連戰爭古樹奔襲的聲響都被蓋住,回聲嘹亮!“逃!逃!逃!!!”“......”“這是......”正在從遠處趕往隋緣所在地的林山和林虎聞聲忽然停下腳步,眉間不由鬆弛了下來;原因無他,因為這叫喊聲極為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