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椿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神光之助

    

拿在了手中。在莫斯看來,妖都學院比起帝、魔兩院確實差上一些。所以莫斯原本的打算,是隻派伊琳娜一人上去就將所有人都解決掉,這樣剩下三人就能完全掩藏實力來對付後麵的帝都魔都。但沒想到的是,妖都的這個隊長在這小半年的時間裏正好鑲嵌了一張這麽克製伊琳娜的暗係紫卡。那麽接下來,就不能再暴露更多了,下一個人必須解決掉妖都學院!此時,卡諾斯聽到莫斯的詢問,朝妖都學院的備戰席看了過去。“教授放心,也就場上的那個隊...不過幾個呼吸,黑羽之中便有驚怒之聲傳來,遭到攻擊的老頭和冷麵青年都已經醒轉過來。

隨後,洶湧如潮般的藤木瘋狂湧動,削金斷玉的金針光束四射迸發!

然而黑風纏繞的黑羽鋪天蓋地,掙紮的藤木和金光都迅速被黑羽呼嘯撕碎,隻能聽到慘叫聲從其中不斷傳來。

片刻之後,黑羽漸漸散去,現出其中的狀況。

隻見老頭“骨瘦如柴”,赫然是被削去了一身大半血肉,身上青色的血液流淌不止,奄奄一息。

不過那冷麵青年卻是不見蹤影,隻有閃爍的金色輝光彌漫在場中。

靈光一閃,蘇淵已經飛身出現在老頭跟前,妖刀之上雷霆糾纏一劍斬了下來!

“不好!”

老頭身受重傷,此刻瞳孔一縮,根本來不及做出太多反應便被劈成了兩半。

然而,其兩半身體之間纖維生長,青藤橫生,卻是再度聯接迅速合在一處。

老頭麵色慘白,一邊高速恢複被十方王羽殺造成的傷勢,一邊驚恐交加地抽身飛退!

“高階自愈?高速再生?”

蘇淵神色淡淡,左手青華流淌之間琉璃般的長劍就已經握在手中,對著老頭緩緩揮下。

隨著長劍斬落,那抽身飛離的老頭詭異地距離蘇淵越來越近……

“嗯?什麽!”

老頭麵色一變,隨即便感覺到了一股難以言說的危機之感!

千鈞一發之際,老頭再是一口鮮血噴出,身外青色光塵的藤條瘋漲纏繞在外。

下一刻,琉璃天青就已經斬至……

“神斷!”

一劍斬下,太虛劍意衝天而起!

黑光閃過,老頭瞳孔一震,驚疑不定地看著跟前的蘇淵。

“該死……小賊……!”

話音剛落,老頭便再度分成了兩半!

神斷 琉璃天青的絕對禁療,這老頭就算要再強的自愈能力,也絕無恢複的可能!

“不過如此。”

蘇淵一振妖刀,深紅核心紅光湧動,牽引著木之法則碎片從老頭的屍體中匯聚過來。

“還剩一個……”

蘇淵轉過身來,雙眼之中靈光流轉望向四麵八方,開啟了許久未用的一心無塵。

因為晉升到王級的跨度太大,而五項絕技跟呼吸相關,也不會受到星力、法則的增強,所以在王級之後的效果並沒有跟著提升太多,略有些雞肋。

不過高階王級過後,五絕似乎會另有作用……

此刻,通過一心無塵,蘇淵雖然沒能窺得冷麵青年的具體所在,但卻知道他還在場中,並且,還隱約能夠捕捉到些許痕跡。

蘇淵眼中一冷,雙劍之上劍氣縈繞,妖刀與天青劍一同揮動:

“並蒂·黑蓮開!”

劍氣縱射,黑蓮盛放,恐怖的太虛劍氣頃刻間將四方上下的虛空全數切開!

隨著劍氣擴散,某處凝練的金光劇烈閃爍,擋住了迸射的黑蓮,光影變化間現出了手持光之利刃的冷麵青年。

此刻的冷麵青年,一身氣息萎靡,靈光暗淡。

但看起來卻比起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老頭要好上很多,赫然是能量體。

蘇淵動作不停,銀光一閃便來到冷麵青年跟前,揮劍斬下!

冷麵青年也看到蘇淵剛才斬殺老頭,知道這一劍詭異難以避開,當即抬手揮起手中光之利刃迎擊。

“神斷!”

黑光一閃,隻是略一僵持便斬破了冷麵青年的光之利刃,進而落在其身體上。

就在這時,冷麵青年身上金光一震,驟然散作金色碎光消失。

而在蘇淵身後不遠,金光一閃,重新現出冷麵青年的身形,並揮起光刃朝著蘇淵後腦戳來!

蘇淵心念一動,無量屏障頓時橫亙在身後擋住了金色光刃,隨後反身一劍再次劈向冷麵青年。

而金光震散,冷麵青年又一次化作金色碎光消失,重新出現在了遠處。

“哦?”

蘇淵雙眼微眯,目光掃過全場,不知不覺間四麵八方竟已經充滿了越來越多的金光粉塵。

而冷麵青年,似乎就是藉助這些金光粉塵進行轉移的。

“移動方麵的領域型技能,這麽厲害的位移能力,都不下於我的自在無量了……”

當然,比起自在無量來,這個領域還要展開,不如自在無量方便。

蘇淵抬手之間,一發發空神彈朝著冷麵青年打去。

然而冷麵青年身外金光連閃,一個個金色光影飛出,接住空神彈隨後被打破。

但冷麵青年本身卻是無事。

蘇淵眉頭皺起:“還有替身效果,這領域技能,怕是接近六品了……”

心念電轉之間,蘇淵就要再度有所動作,卻忽然察覺到什麽,抬頭朝著遠處望去。

隻見天邊風雲暗沉,雷聲陣陣,一股強大的氣息正朝著這邊急速而來……

通過千裏眼,蘇淵看清那是一頭生著紫色蝠翼,身材頎長瘦削的雷霆怪鳥!

“高階妖王。”蘇淵眼中微凝。

看來戰鬥太久,引起了留在藏龍山的其他妖王注意。

若是就此退去,那就收不了麵前這個重傷的五階妖王的法則了……

得加快了!

蘇淵眼中一凝,當即瞬移上前,持劍揮斬。

冷麵青年不閃不必,直接橫刀對攻。

“當!”地一聲,氣浪炸開,靈光四濺!

冷麵青年冷笑道:“看來你察覺了,雷妄大人已經趕來……人類,你就給我留下來吧!”

話音剛落,冷麵青年身外金炁蒸騰,不計消耗與負荷下週身金光爆閃,化作萬千璀璨的破曉金針!

蘇淵瞳孔微縮,當即瞬移退開。

下一刻,毫光大放,無數金針以冷麵青年為中心朝著四麵八方激射而去。

蘇淵高速移動,連續閃爍,一時竟也難以靠近那冷麵青年。

顯然,冷麵青年已經重傷,此刻這般動作就是要全力拖延到遠處那急速趕來的高階妖王。

蘇淵眼底紫電、黑炎齊齊跳動,就要強突進去。

而就在此刻,蘇淵神色微動,忽然低頭看向胸口的青冥印記。

隨後,青冥印記上靈光一閃,隨後便有一道玄妙生輝的五色神光縱射飛出,橫掠天際!

神光所過,那暴雨般的金色光針就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崩碎,那充斥全場的金光粉塵也同時消失!

轉眼之間,五色神光就衝在了冷麵青年身上,一刷而過。

冷麵青年渾身一震,身外的所有金光全數崩散消弭!

“什麽?!”冷麵青年麵色大變。

蘇淵同樣是目露驚色,但如此時機,自然不是多想的時候。

銀光一閃,蘇淵便已經出現在冷麵青年跟前,揮起妖刀一劍斬下。

冷麵青年瞪大眼睛就欲閃避,但被五色神光刷過,不但領域被破,而且自身體內的星力也虛弱紊亂起來,根本難以避開。

“不……”

“嗤!”

黑光斬落,冷麵青年神色一滯,隨後身軀便破碎在神斷劍光之下……(本章完)還是早早就將心中莫名升起的迫切感告知了蘇淵。畢竟,使用命運之力的人,預感可比常人準確多了。不過艾希莉亞的這種感覺,在觸發後沒多久後就消失了,就像錯覺一般。而今天,艾希莉亞又順利預言了可能有危機將近,看上去似乎一切正常。蘇淵略一思索,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是提高警惕吧。”艾希莉亞點頭道:“嗯,我這邊也會盡力去發現危險的。”……格雷二人的夜襲,對於蘇淵來說,不過是一個插曲。轉眼之間,又是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