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軍頭 作品

第209章 說好的大度呢

    

哪裡碰到了,那不是給自己找事嗎。還是讓艾尼路帶著這個果實去月球吧,先去除一個危險。至於其他的自然係,庫洛也不知道有什麼強悍的。蒸汽果實?有那玩意兒嗎?不說有沒有,就算有的話庫洛也不吃。他又沒有退休後去開澡堂的想法。超人係?這倒是能力詭譎,關鍵就是太詭譎了,大海那麼大,去哪裡找那種能增加自己實力的,彆等吃了以後實力不增反減。畢竟惡魔果實有個很大的缺點在這。動物係?如果開發到極致,就擁有了最強的生命痊...“庫洛庫洛,就是那個,紅莓汁。”

走到街上,莉達忽然拉住了庫洛,指著一家店鋪興奮道:“那東西很好喝的。”

“你是說【猩紅莓漿】嗎?”

中尉這時說道:“的確是這裡有名的飲料,沒來過的話,可以試試。”

“真有那麼好喝?克洛,一人一杯,我請客,你去付錢。”

庫洛瞅了一眼這幾十個海軍,對克洛說著。

你請客為什麼我掏錢...

克洛扯了扯嘴角,額頭冒出了一絲黑線。

雖然說身為管家,克洛是管著財政的,但是庫洛這話明顯不是那個意思,而是真的讓他自己掏錢。

但,沒辦法拒絕...

誰讓他是人家直屬呢。

歎了一口氣的克洛帶著一些海軍去店鋪買飲料,不過多時,一群人一手拿著一杯飲料回來了。

這種飲料,隻是五百貝利一杯,便宜的讓人驚詫,因為飲料還附送了杯子。

杯子是透明的玻璃杯,模樣很是精美,光憑上麵的花紋,賣出去的話就值不少錢了。

玻璃杯裡,是如血一般的濃稠汁液,搖搖晃晃的,卻又不粘杯壁,看起來倒是挺不錯的。

庫洛掐滅雪茄,用吸管嘗了一口,登時眼眸睜了睜。

“味道不錯啊...”

“是吧。”

莉達滿足的笑道:“好久沒喝過這東西了,真懷唸啊...”

“行,回去之後讓人多買一點,留作儲存。”

庫洛對那上尉道:“把這事記住。”

“是!”

上尉敬了個禮。

這種好事,他們當然願意了,其他海軍聽聞這話各個喜笑顏開,這玩意兒味道很好,當做航海時的枯燥調解,那是極好的。

一群人繼續往前,庫洛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觀察著這裡的居民。

他們的衣色很單調,不是黑就是白,男的穿黑袍,女的穿白袍,手裡不是拿著一本書,就是脖子上掛著一個如星星一般的飾品,時不時的,有人舉著那飾品,念念有詞。

“他們在禱告。”

中尉見庫洛露出好奇之色,解釋道:“這裡的人有禱告的習俗,隻要覺得自己有必要或者不怎麼舒服,就會進行禱告,這樣會讓他們的心情保持正常。”

庫洛笑了笑,“挺有趣。”

偉大航路由於磁場的變化,幾乎是讓每個島嶼都不相通,這就導致著每個島嶼的科技程度和風土人情都不相同。

見怪不怪了,畢竟現在還有食人族呢。

就在庫洛觀察著這裡的人的時候,一個穿著黑袍的男子迎麵過來,與庫洛肩碰肩的撞了一下。

不僅是他,他路過之餘,連續撞了庫洛身後好幾個海軍的肩膀。

“喂,走路注意一點啊。”

後麵一個海軍立馬回頭喊著。

那個黑袍男人也沒理人,自顧自往前走著,很快就消失在人群裡。

“這個家夥...撞了人不會道歉嗎!”

“行了行了,你們這些人不就被撞了一下嗎,這有什麼的。”

庫洛製止了那個準備追過去的海軍,皺眉道:“又不是要對你們不利,隻是撞一下而已,你們身為海軍,怎麼能有如此做派,要大度,大度知道嗎,你看我,就很大...”

他話都沒說完,忽然感覺到手裡的杯子有些晃蕩,低頭一看,隻見裡麵如血一般的汁液,突然湧動起來,化為了一個小小的可怖腦袋。

這腦袋沒有毛發,隻是類似輪廓的五官,此時對著庫洛大張著嘴,從杯子裡衝起,似乎要咬向他。

砰!

庫洛手上下意識用力,把玻璃杯連同著那個古怪小人都給捏碎。

“什麼東西?!”

同時,剛才那些被那個黑袍人撞到的海軍,模樣都變了,雖然還是穿著海軍製服,但是臉上也化為了那種見不到具體五官,沒有任何毛發的臉,正對著庫落張大嘴巴,發出沉悶的嘶吼。

他們伸出手,宛如僵屍一樣,似乎要攻擊庫洛。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瞳孔一縮。

“庫洛,庫洛?”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他的眼前再次變化,便見那些海軍一個個疑惑的看著自己。

莉達抬頭看著他,“你怎麼了?喝膩了嗎?那也不要隨便捏碎杯子啊。”

庫洛低下頭,哪還有什麼恐怖的臉,隻有被他捏碎的玻璃渣,以及順著手指往地上流淌的汁液。

“玩我?”

庫洛臉色一沉,瞳孔化為紅色,見聞色開啟,籠罩住整個城鎮。

“庫洛?”莉達見庫洛臉色不太對勁,連忙問道。

“在這等著,我去把那個不懂禮貌的人給抓回來。”

庫洛咬著牙,來了一句,旋即腳步一閃,身形極快消失。

“這...”

旁邊的海軍愣愣看著地上碎掉的玻璃渣,有些古怪。

說好的大度呢?

……

黑袍男人七拐八拐的來到了一處無人的小巷子,站定在前方的牆壁上,背對著一動不動。

“喲嘻嘻嘻,阿布索倫,不要每次約我見麵都背對著我啊,很恐怖的。”

後方,一個充滿活力的聲音響了起來。

黑袍男人緩緩轉頭,在巷子的陰影下露出了一張蒼白而又僵硬的臉,他盯著那個女人一陣,緩緩道:“西帕蒂亞。”

那個女人,正是之前碰到的西帕蒂亞。

她此時手裡也拿著一杯【猩紅莓漿】,衝著阿布索倫晃了晃,道:“果然有海軍來呢,古加斯那個笨蛋處理的不到位,有三個人沒有中我的能力,不過影響不大,到了夜晚,就有好戲看了。”

聞言,阿布索倫僵硬的臉上浮起一絲笑意:“那些海軍,我碰到了,不出意外的話,他們現在已經在自相殘殺了。”

“哦?你用了幻覺嗎,真是惡劣啊...”

西帕蒂亞嘻嘻笑道:“不愧是第六層出來的囚犯,不過白天就這麼做,不怕引起麻煩嗎?”

“我的能力之下,沒有人能夠在白天清醒...”阿布索倫淡淡道。

“喲嘻嘻嘻,可是昨天明明就有人清醒了啊。”

“西帕蒂亞。”

阿布索倫臉色一沉,“不要挑戰我的權威。”

“好了好了,不說了。”

西帕蒂亞宛如少女一樣一隻腳屈起,喝了一口飲料,舌頭沾染著那如血一樣的汁液在嘴唇上纏繞一圈,笑了起來:“有好戲的話,那就去看看纔是,我啊,可是很喜歡看人廝殺的。”

“隨便你,不過你先報告一下進度吧,今晚可以嗎?”阿布索倫僵硬的說著。

西帕蒂亞手指繞著頭發絲,眼睛朝天,思索一陣,道:“嗯...按照他的寓言指示,今晚應該就是最後了。”

“最後什麼?”

“當然是最後的瘋狂啦,鮮血、廝殺、清醒後的絕望,嘖嘖嘖,真的是太棒了!”

西帕蒂亞咧開嘴,弧度已經到了耳根處,那張充滿活力的臉,此時異常的猙獰。

然後,她就發現阿布索倫的臉色不太對,這男人緊緊盯著她的身後。

而剛才那話,好像也不是阿布索倫說出來的。

西帕蒂亞緩緩轉頭,便見在小巷子口,庫洛好整以暇的在那站著,他掏出根雪茄,默默給自己點上,而後昂起頭,煙霧順著他的臉往上飄著。

“喲,你們好啊。”。“喂?喂?”本部。辦公室。黃猿開啟了手腕上的黑色電話蟲,不斷的回著話。但是好半天都沒有聲音。他撓了撓頭,嘴巴撅起了一個神奇的弧度,“好奇怪呢,沒有聲音。”……啪!庫洛將電話蟲掛掉,不禁翻了個白眼。完球。這老爺子老毛病是改不了了,也指望不上他了。“吼!”他們降落的地方,位於一處叢林,便聽叢林之中傳出一聲大吼。一隻巨大的斑色熊從叢林裡竄出,神色凶暴,流著口涎,對著三人大吼著。這斑熊的形體很怪,不是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