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軍頭 作品

第208章 反麵的反麵,即為正確

    

拖著,在地上滑行。他撓著頭哈哈笑著:“好險啊,差一點就著道了,你們真的是好可怕呢。”密集的攻擊不說,還深藏著殺機,羅這個人非常的縝密,這種攻擊之下,還藏著喬艾莉·波尼這個關鍵的人物,如果自己真的是霸氣不足的話,就算沒被這種攻擊打死,也會被喬艾莉·波尼得手。“喂,開什麼玩笑,這種密度的攻擊...你居然一點事都沒有!”羅拄著長刀,不可置信的大吼著。他的PlanA,就是以這種密集的攻擊強行破開這人的武裝...從前有一個善良的女人,她的聲音是如此動聽,她的麵容是如此美麗,對窮人施以援手不至挨餓,對富人施以勸誡不至墮落,王國上下尊稱她為‘聖女’,就連年輕的王子都愛上了她。

她遵循著古老的教義,讓王國的人逐漸對生活充滿了希望,然而好景不長,王國降下了瘟疫,大片的人死去,聖女不忍看人死去,於是違背教義,使用巫術拯救了人民。

可人民沒有感謝她,反而因為她違背了教義而覺得憤怒,在一天夜裡,將她綁了起來,送到廣場上的火刑架燒死。火焰之中,聖女的麵容不再美麗,聖女的聲音不再動聽,而人民發出愉悅的笑聲。

聖女怒了,聖女開始詛咒。

“愚昧的人啊,我詛咒你們,每天夜晚,我遭受火焰灼燒的時刻,你們也將承受火焰的灼痛,在火焰中化身為怪物,唯有鮮血才能讓你們片刻的安寧。”

故事很簡單,像是童話一樣,不過是個詛咒的童話。

庫洛將內容給周圍人一說,其他人重新看了過去,克洛仔仔細細的看了牌匾一陣,推了下眼鏡。

“庫洛先生,你是戰爭結束之後壓力太大嗎?這也不是什麼繁瑣的小語種啊,是世界通用文字,你怎麼可能會看錯呢。”

“放屁,這明明寫的就是故事啊,哪有什麼規則法律。”庫洛異常篤定。

他看到的就是這個內容。

“你,你!”

然而他話音剛落,就見大門處一個年老的工作人員指著自己,模樣異常驚恐,像是看到什麼惡魔一樣。

“女巫!你也是女巫!”

年老之人猙獰的衝了過去,“女巫都該死!”

砰!

身後幾個工作人員把他按倒在地。

“尼洛,你又開始了!”

“就是,每次有人說這個話的時候,你就會發瘋,喂,看清楚人啊,這可是海軍。”

“什麼女巫不女巫的,王國就是你這樣的人多了,我們連加入海軍都做不到,可惡。”

“女巫!女巫!”那年老之人被按在地上無法動彈,但依舊是抬著頭,猙獰的對庫洛瘋喊著。

其中一個工作人員對著庫洛歉意一笑:“這位海軍大人,抱歉,這個老土時不時的會發瘋一次,你們內容也看了,我這就給你們開門。”

“莫名其妙...”

庫洛咬著雪茄吐了口煙霧,大拇指指著自己,“老子可是男人,什麼女巫不女巫的,這老頭什麼情況?”

“中校,這個老頭時常會這樣,隻要有人過來,一些人也跟你一樣看到了這個牌匾,然後這老頭就會發瘋,很正常了。”

一旁的中尉說著,而後掃了一眼那牌匾,“說起來,為什麼會看到不一樣的內容?有什麼機關嗎?還是什麼彩蛋?”

這話倒是讓庫洛微微眯眼。

不止他一個人看到?

這個牌匾到底是什麼意思?

“撒,門開了,還請進。”

這時候,工作人員開啟了通往鎮裡的大門,對著庫洛他們說著。

庫洛搖搖頭,朝前走了過去。

“奇怪...”

莉達跟在他身後,歪著腦袋,一臉沉思之色。

“怎麼了?”庫洛問道。

“不,你說的那個故事,我好像在哪看到過,就是有些想不起來了。”

莉達揉了揉小腦瓜,皺眉道:“在哪看到過的呢...”

“想不到就彆想了,一個小故事罷了,能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說著,庫洛回頭掃了一眼,那個老頭此時腦袋往後扭成了一個驚人的弧度,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張著嘴,露出一口缺了好幾顆的牙齒,口涎順著嘴角流下。

“女巫!”他依舊瘋狂大叫著。

庫洛扯了扯嘴角,不再看那老頭,進入了大門內。

門裡麵,就和後方港口的冷清不同了,高大的建築底下滿是店鋪,整潔的石板路上到處都有行人,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鬨。

哥特式建築獨有的那股詭異,在人群之下,也淡化的無影無蹤。

“還挺熱鬨...”

庫洛笑了笑,對那中尉道:“先帶我去基地。”

“是,請跟我來。”

那中尉敬了個禮,就準備帶著庫洛往前走。

“喲嘻嘻嘻,一群沒見過的小哥呢。”

突然,他們跟前閃出了一個女人。

這女人背著雙手,雙腳跳躍著在原地轉了一圈,對著庫洛他們齜開牙,“你們好,我是塔達鎮的導遊,需要我帶你們遊覽嗎?”

“誒?魚人?”莉達看著她的牙齒,愣了一下。

這女人很年輕,也不過二十來歲的樣子,一頭黑色長發長著一張活潑的臉,隻是齜開的牙齒卻是如鋸齒一樣,跟魚人的牙齒差不多。

“不不不...”

女人衝著莉達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道:“不是牙齒尖銳就是魚人哦,我啊,是個很純正的人類呢。”

“又是你,西帕蒂亞,不要在這裡找事,讓開。”

這時候,中尉不耐煩的擺擺手,“去找那些遊客,我們不需要導遊。”

“哦喲,被拒絕了呢。”

名叫西帕蒂亞的女人嘻嘻一笑,身軀卻沒有動,反而探著腦袋笑道:“賺不到海軍大人的錢嗎,真是可惜。不過啊,你們初來乍到,我還是要提醒一句,晚上不要隨意出門,你們在夜晚出去,是會變成怪物的。”

“少來了,你每次見到陌生人都要說那麼一句。”

中尉歎了口氣,從兜裡掏出一疊貝利,“快點走吧,找個正經事情做,不要在這裡遊手好閒了。”

“謝謝海軍小哥。”

西帕蒂亞笑嘻嘻的接過,但依舊沒有退開:“但我可沒說假話,這是真的哦,晚上出門的話,你們是會變成怪物的。”

她的目光,在所有人海軍身上掃了一圈,又重複了一遍:“晚上出門,會變成可怕的怪物啊。”

“怎麼可能啊,人怎麼可能變成怪物。”

身後的一名海軍反駁道:“這個鎮子的人,是以講故事活著的嗎?”

“哈哈哈,我也不信,晚上出門就成怪物,那這個鎮子早就出名了。”

海軍們紛紛笑著反駁,否定了這女人的話。”

西帕蒂亞依舊帶著笑,沒有說話,反而將目光放在了庫洛莉達和克洛身上。

“彆擋路啊,女人。”

克洛推了下眼鏡,泛起了寒芒。

“哦喲~很可怕的臉呢。”

西帕蒂亞嘻嘻一笑,讓開了道路。

庫洛皺了皺眉,掃了她一眼,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個鎮子的人,怎麼老是有莫名其妙的人。

不過他也沒在意什麼,在中尉的帶領下,往著前方走去。

西帕蒂亞在後方笑盈盈的看著他們的背影,“喲嘻嘻嘻,三個人嗎,算了...”

她伸出手,拇指與食指張開,二手合成了一個長方形對準他們,輕聲道:

“反麵的反麵,即為正確。”,依舊很多。尤其是這隻怪鳥,還在撲棱著翅膀,繼續發射著那種金屬尖刺。庫洛麵色古怪,這貨不會是看到了自己有武裝色,想靠這種攻擊消耗自己的霸氣?這金屬尖刺的硬度也不差來著,斬擊隻是能將其打掉,而不能破壞。新世界的怪物果然好恐怖!“等等,很硬...”他看著襲來的金屬尖刺,這玩意兒的大小,也跟匕首差不多。好東西啊!庫洛眼睛一亮,放棄了用霸氣斬擊的想法,反而是一伸手,虛握起來。“獅子威·地卷!”他的麵前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