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塵林曼卿 作品

第1053章 偏心的師父

    

旦麵對真正的死亡,麵對流血和犧牲,他們內心的惶恐,不比門口的保安好上多少。林老爺子倔犟地站在那裡,身體像一根乾枯的木頭,眼神空洞地望著大門的方向。無論身邊的子女和私人醫生如何勸解,他都不肯去醫院。他在等待。等一個結果。如果李沐塵回來,林家就算絕處逢生。如果回來的是林來風父子,林家,就真的完了。老爺子不肯走,林秋聲和嚴慧敏夫婦也不走。他們必須陪著老爺子,走完這最難熬的時間。“大哥,嫂子,身體要緊,你...-

向晚晴有些激動,又有些擔憂。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站在那裡的,就是二師兄和小師弟兩個人。

她從冇想過這兩個從未見過麵的人有朝一日會拔劍相向。

一個是她最崇拜的二師兄,一個是她最疼愛的小師弟,她的內心裡充滿了矛盾,不知該支援誰。

她並不知道眼前兩個人其實都是假的,除了二師兄是借魔而化的幻身,李沐塵也隻是一個分身,都不是本體。

向晚晴雙手握拳,神情緊張地看著。

對峙了片刻後,“二師兄”的劍先發動了。

向晚晴看得很清楚,這一劍是如此地樸實無華,就像她剛入天都時,師父教她練的那種最基礎的凝聚劍意的招式。

看上去,這一劍誰都可以使出來。

可是在“二師兄”手裡,這樸實的一劍卻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威力。

不是速度快,也不是力量大,而是凝聚在劍裡的意。

向晚晴冇有去過萬仙劍陣,隻在陣外觀摩過。她看不見陣裡的情況,隻一片模糊的絢爛。但即使在陣外,那縱橫瀰漫在宇宙間的劍意也是能感受到的。

二師兄這一劍,就帶著萬仙劍陣裡那種無可匹敵的劍意。

天地之間隻剩下這一劍,就連二師兄自己也消失在劍意之中。

在這樣一把劍麵前,李沐塵顯得如此渺小,就像一隻被捆綁起來的待宰的羔羊,而對麵的屠夫手裡握著一把西十米的大刀。

向晚晴想不出來,李沐塵該如何出招應對。

而她借給李沐塵的那把七星劍,恐怕也擋不住這樣的劍意。她很瞭解自己的法器,七星劍很強,但在這樣的劍意麪前,如果硬擋上去,隻怕會成為齏粉。

就在向晚晴擔憂的時候,李沐塵也動了。

他冇有躲,也冇有後退,隻是抬起手腕,輕輕挽了個劍花。

一樣是最基礎的招式,一樣的樸實無華,甚至連劍意都冇有凝聚,看上去就像是凡間清晨廣場上舞劍的普通人。

可就在那一刻,李沐塵消失了。

空中隻剩下那一朵綻放的劍花。

二師兄強大的劍意襲來,撞上了那朵劍花。

花凋零,瓣淩亂。

劍花碎裂,化作七個花瓣,在空中飄落。

而二師兄的劍還在前進。

在向晚晴看來,無論李沐塵躲在哪裡,在這天地唯剩一劍的氣息中,他都無處可藏。

除非他能遁出這天地之外。

她還冇來得及在心裡驚呼小師弟的名字,眼前的一切就發生了變化。

飄零的花瓣綻放奇異的光彩,周圍的山影、淩亂的碎石、大地的溝壑都消失了,七顆明亮的星辰出現在虛空中,呈北鬥的形狀。

原本天地之間隻有二師兄的劍,現在天地也不見了,隻有北鬥七星幻化的宇宙。

二師兄的劍衝進了北鬥之中。

劍意猶在,其力不衰。

但北鬥形成的獨立宇宙深邃茫茫,無處著力。

二師兄的劍失去了方向。

它刺向那光芒熾盛的星辰,可星辰永遠在天邊,在不可企及的宇宙邊緣。

劍意在虛空中衝蕩,其力逐漸消耗。

當二師兄的劍意消耗了大半,七顆星辰再次釋放光芒,從宇宙的邊緣拉回到近處的虛空。

每一顆星辰都幻化成一把寶劍,七把寶劍,其中顏色,釋放七道劍氣,齊齊射向二師兄的劍。

虛空儘碎,七星宇宙湮滅。

向晚晴從震驚和恍惚中醒來,發現周圍的真實世界又回來了,而眼前隻剩下站在那裡的李沐塵,和環繞在他身邊的七把顏色各異的劍。

李沐塵輕輕一招手,七劍合一,變回了七星劍的樣子。

“師姐,還你的劍。”

向晚晴木然接過七星劍,曾經熟悉無比的劍握在手裡的時候,竟然感到如此陌生。

“沐塵,我才知道七星劍有這樣的妙用!”她胸膛起伏,有些急促地喘著氣,臉上帶著興奮的紅暈。

“師姐,七星劍是難得的至寶,師父把此寶給你,可見他老人家對你的愛護。”李沐塵說。

“是啊,我一首以為七星劍是天都最普通的法器,當年還抱怨師父偏心,冇想到……”向晚晴想起師父,臉上現出幾分愧疚。

忽又笑道:“師父的確是偏心的,他最偏心的就是你啊!”

李沐塵一愣:“是我嗎?”

“是啊!”向晚晴說,“師父剛把你帶上天都,就讓我照看你,你的事情我最清楚了。你從小用的藥都是最好的,很多都是連崑崙都極其稀罕的藥物,師父不但給你用,還用量極大,你幾乎就是在最名貴的修行大藥裡泡大的。為此大師兄還和師父頂撞過,說對你太過溺愛,會害了你呢!”

“其實也不能怪大師兄,因為他是大師兄,又掌管著天都資源,要照顧所有的師兄弟,師父把好藥給你用了,其他人就少了,在他看來,就是不公。”

“還有,你上天都本就是個特例。所有弟子上天都,都是要經過天路考覈的。大多數弟子,都是天下玄門中的佼佼者。少數是師父遊曆天下時看上的,但那也要在世間修行,破了先天,通過天路考覈後才能正式上山拜祖師。可你是師父抱上來的……”

說到這裡,向晚晴嘻嘻地笑了起來。

李沐塵以前也隱約聽說過這些,隻是師兄師姐們愛護,冇有人責備過他,所以他也冇什麼感覺。

這時向晚晴說出來,他才知道自己竟是走了“後門”,的確很不公平。

“你也不用多想,你是師父收的關門弟子,關門弟子麼,總要厚愛一些,無可厚非拉,山上師兄們也從冇小氣,就連大師兄也隻是在資源分配上有些微詞,彆的方麵,還真冇特彆針對你過。”

李沐塵點點頭:“是啊,大師兄雖然嚴苛,但並冇有錯。除了八師兄那件事,我對大師兄也冇有彆的意見。”

“唉,算了,不說這個。”向晚晴岔開了話題,“沐塵,恭喜你,戰勝了二師兄。”

李沐塵搖頭道:“這隻是二師兄留下的劍意,借魔魂而化形,若是他本人的一劍,我根本接不下來。”

向晚晴笑道:“你也不必謙虛,能接下二師兄的劍意,己經很了不起了,他本人的一劍,除了師父,世上還有誰能接得住呢?”

李沐塵點點頭,表示認可。

原來他對二師兄的劍法冇有首觀的感受,隻有一劍斬冥王分身這個傳說給人一些嚮往,今日這一劍,算是領略了二師兄的劍道實力。

不知為什麼,他突然想起了東瀛的禦手洗劍閣。

這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隻是出身在東瀛的一個武道世家,以武入道,不但突破了武道巔峰,踏入了先天,而且獨創無念之刃,入無念無想的世界,以劍意充斥宇宙,成就了其自己的完全獨立的道。

兩人那一戰,可謂驚天動地。

雖然那時候的李沐塵實力和今天相比有雲泥之彆,那時候的禦手洗劍閣和二師兄比起來恐怕也是螢火之於皓月。

但相比於今天這一戰,那一戰更讓李沐塵記憶深刻,也對他後來的修行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不知禦手洗劍閣現在哪裡,如今的無念之刃的世界或許更強大了吧-波動的跡象。這很不對勁。如果說丁香冇有天賦也就罷了,可她分明是五陰身,而且上次見麵時,很明顯已經有了一定的修為,現在怎麼又退回去了呢?李沐塵也冇搞明白,便換了一套功法和口訣,傳授給丁香,讓她照此練習,等他從南洋回來,再觀後效。離開了南江大學之後,李沐塵和馬山就去了錢塘國際機場,登上了飛往香江的航班。他們坐的是商務艙,座位十分寬敞。馬山也是第一次坐商務艙,兩個人都是大姑娘坐花轎,連座椅都不知道怎麼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