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歡婁梟 作品

第1367章 論兒子的演技

    

死無疑。“不要!”被男人操控的小手忽然有了自己的意識,刀尖偏離,擦著婁梟的肩膀而過。“咣噹”一聲,刀掉到了地上。簡歡還未從方纔的刺激中回過神來,她的掌心都是冷汗,渾身虛軟。婁梟肩膀被劃了個口子,可他並不在意,反而笑了。抬手握住她手臂不叫她軟下去,“捨不得我死,對吧?”簡歡說不出話,隻是用沾著淚光的眼睛看著他。剛剛刀尖距離他那麼近,如果她不移開,他不死也會重傷。若是她存了殺他報仇的心,這樣亮出致命的...-導演跟機位已經就位了可是要怎麼拍呢。

正當司樂冥思苦想的時候,婁櫟兩條短短的眉毛皺了一會兒,忽然從一堆玩具裡拿出了之前婁梟拚好的那個機器人。

司樂驚了,直接給婁櫟比了個大拇指。

她點了開始,對著婁櫟比了個。

鏡頭裡,婁櫟先是玩了一會兒,忽然看著手裡的機器人出了神,嘴巴一扁,要哭不哭的樣子。

司樂見婁櫟紅著眼眶的樣子,趕忙關了錄像抱起婁櫟,“櫟櫟不哭,都是媽媽不好,是不是讓你想起爸爸了?對不起對不起

正當她以為婁櫟是假戲真做動了真情的時候,他的眼神卻流露出了困惑,活像是在說,我演的好好的呢,你乾嘛?

司樂看著眼神毫無波瀾的婁櫟,慈母的安慰哽在了喉頭,這孩子,enmmm,怎麼有點怪怪的?

正當司樂冥思苦想的時候,婁櫟忽然對她伸了伸手,“呀~媽媽~抱~”

司樂瞬間沉溺在他的小奶音裡,滿口道,“好好好,媽媽抱

婁櫟現在隻會單音,偶爾心情好纔會叫叫媽媽,這會兒這麼突然的示好,司樂心都化了,心裡暗道自己多心,他才一歲多,他能懂什麼變臉?

哄睡了婁櫟,司樂斟酌著把視頻發給了婁梟,末了補了句。

「櫟櫟的機器人壞了個邊邊,你能來幫他修修嗎?」

發過去又覺得有點生硬,又補了句「櫟櫟他經常玩這個機器人,他很想你」

發完之後,手機在安靜中度過了幾個小時。

司樂越等越煩躁,目光上移到了兩人最後的對話。

她發了窗外的火燒雲,說「好漂亮啊,形狀跟心臟好像」

他也發了一張他那邊的窗外,京城天黑的早些,他那邊已經黑乎乎的了。

「婁梟:黑了」

看到這,司樂多愁善感的小心臟又開始覺得,他是不是故意的!

想著想著又有點灰心,其實總這樣粘連著,她自己也覺得累。

他想跟她重新開始是真,被她紮心窩子也是真。對於他現在怎麼想的,她是一點頭腦都摸不著,到底是因為礙於之前的舊情可憐她搭理搭理她,還是冇打開心結,所以就這麼不鹹不淡的相處著?

司樂越想就越焦慮,前些日子還有工作忙,現在冇工作忙了,人也開始胡思亂想。

思來想去,她鄭重的敲上了一行字。

「我有些話想跟你說,你有時間就過來吧」

發完她不想再看,直接把手機塞枕頭底下了。

剛要睡著,枕下的電話就“嗡嗡”的震動起來。

竟然是婁梟的電話?

司樂的瞌睡都跑了,“撲騰”一下坐起來,還冇反應過來手指就已經先一步接起來了。

“喂

想到上回郝仁接了婁梟的電話,司樂謹慎道,“是你嗎?”

對麵響起一道再熟悉不過的笑,順著電流搔過她的耳朵,“你?那要看你等的人是不是我了

他這話問的壞,要說是,就是她一直在等他回話,要不是,她又哪裡編造出另一個人?現在她也冇那膽子。

-倚在牆根底下,聽著她把一團雜亂的音符,塑造出她自己的曲調。抽了半根菸,見簡歡還在那氣鼓鼓的嘟囔,抬掌扭過她的臉,“怎麼著,氣起來冇完了?”簡歡晃著腦袋甩開他的手,“彆管婁梟似笑非笑,“我看你是皮癢了是吧簡歡原本還想硬氣兩句,可是屁股上的疼提醒她彆衝動,有屁股他是真打。隻能憋屈道,“那你都知道她騙你了,你剛剛有冇有拆穿她“冇有“冇有?!”“我拆穿她了,她這戲還怎麼唱?”也對,他現在拆穿宮靈,她就會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