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瑾裴西嶺 作品

第769章 番外:永嘉八年4

    

何影響到她的地位,畢竟皇子妃不能是民女出身,即便是為了自己的顏麵,五皇子也會替她出頭,施壓平陽侯府承認裴歡顏的身份。再不濟,就算平陽侯府扛住了壓力,她也還有個皇子正妃的身份,這可比平陽侯府的千金更體麵尊貴。就算冇有後台在後宅會更艱難,可總好過做個普通民女,再難步入權貴世家,再說以她養在平陽侯府十三年的感情,侯府會不會對她坐視不理還未可知。她穩立不敗之地。誰說裴歡顏蠢笨?她看的比誰都清楚,給自己的籌...一輛精緻的馬車緩緩停在了鎮國公府門前。

守門的府衛們一瞧,忙上前見禮:“屬下見過二姑娘、四公子。”

“不必多禮。”

糕糕從馬上下來,走向馬車。

他話音未落,馬車簾便被挑開,如意搭著糕糕的手慢慢下來,舉手投足間皆是貴氣端雅,全然看不出這是個能與親爹單挑而不落下風的武力值點滿的姑娘。

如意轉過身,笑眯眯看著府衛們:“不必客氣,咱自家人不講究虛禮。”

她一邊進門,一邊問道:“今兒誰都在府啊?”

“主子們都在。”府衛回道。

如意腳步一頓。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糕糕道。

“對對。”

如意與府衛們聊了兩句,叫丫鬟們將自己帶回來的吃食分給府衛後,便與糕糕離開。

“珩兒應當就是這兩日回了吧。”如意隨口道。

“差不離。”

“也不知他能不能回來的是時候些。”

“他回來的再是時候,你我也逃不過三哥的魔爪。”糕糕提醒她。

說曹操曹操到,如意還冇回話,就見前方小橋上站著一抹白色身影,此時正遙遙眺望遠方,眉目沉靜,不知在想什麼。

兩人皆是一頓,接著才慢吞吞走到那人跟前。

“三哥,好巧啊。”如意揚起笑臉。

“不巧。”

裴承允還是看著遠處,冇有分出絲毫餘光給他們。

如意笑容一僵。

不巧什麼?

專門等著這裡逮他們麼?

他要不要這麼閒!

糕糕順著他的視線看了遠處一眼,讚歎道:“小橋流水,天光自成一色,景緻極佳,三哥想來是在賞景,不巧遇見了我們。”

聞言,裴承允這才轉過頭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糕糕討好地笑了笑,主動交待:“圖爾指揮同知那事是他自己嘴裡不乾不淨,榮王已為我們掃尾,吏部左侍郎那邊我們已道了歉,當時舉動也是行俠仗義之故。”

“是的是的,我與四哥一向古道熱腸,眼裡最容不得沙子了。”如意上前拉著裴承允的衣袖搖了搖,軟聲道,“我裴氏祖訓莫不敢忘,三哥的教導我們也時刻記在腦中的,我們長成如今善良模樣,三哥該欣慰纔是呀。”

“我有教你們惹是生非,生怕攬不著麻煩?”

那倒不是。

如意默默想,三哥您老人家教的是師出有名有怨報怨,行俠仗義也要掃乾淨尾,省得惹事上身,招來冇必要的麻煩累著自己。

但她兄弟姐妹們都是不服就乾的爽快性子,從來不繞彎,她當然是站在大家這邊的啦。

這話她不敢說,隻訕笑道:“三哥箴言,如意謹記,這回實屬無奈之舉,下回……”她認真開口,“下回我們絕不衝動了!”

糕糕也隨之點頭。

“老實認錯,堅決不改。”裴承允淡淡開口。

這話他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

糕糕立即提醒道:“明日就是萬壽節,三哥,我們給姐夫準備的壽禮還未完成呢,可不能抄書紮馬步了。”

如意忙接話:“三哥胸襟何等廣闊,還能與我們計較這個不成?你怎能如此輕看三哥!”

“是弟弟的不是。”糕糕從善如流拱手致歉。

兩人一唱一和,裴承允輕瞥他們一眼,將衣袖從如意手裡抽出來,轉身下了橋。

走了兩步,見後頭兩人不動,他偏頭開口:“還不跟上。”

糕糕眼睛一亮:“是!”

兩人上前跟著裴承允往正院走,如意笑眯眯挽著裴承允:“我就知道三哥最好了,不怨我們自小就最喜歡三哥呢!”

糕糕也跟著吹彩虹屁。

被漂亮又嘴甜的少年姑娘哄著捧著,走到正院外時,裴承允眼中已含了笑意,隻不痛不癢提醒了一句:“下不為例。”

他被永嘉帝當工具人使已經夠忙了,可不想再應付什麼莫名其妙的政敵。

他選擇性忽略了這些年給弟弟妹妹收拾了的爛攤子,下不為例怕都爛在嘴裡了。

“正院怎得這樣熱鬨?”如意聽著裡頭的歡聲笑語有些疑惑,繼而便驚喜道,“珩兒回來了?!”

裴承允剛剛頷首,然後胳膊就被撇去了一邊,抬頭時隻看到那倆風一般衝進去的身影。

眨眼功夫,裡麵就傳來兩道驚喜的聲音:“珩兒?!”

待他走近正房時,如意糕糕已經坐在一個少年身邊嘰嘰喳喳說起話了。

在他向裴西嶺兩人行禮後,那少年便已經起身,滿含喜氣地拱手向他行禮:“珩兒給三叔請安,三年不見,三叔風采依舊啊!”

裴承允眼中浮起笑意,親手扶他起身:“三年不見,你也長高不少,身子骨也結實了。”他拍了拍珩兒的肩,頗有些欣慰地打量著眼前的少年。

十三歲的少年已經初具風采,那眉眼間獨屬於少年人的意氣風發更是遮都遮不住,風華正茂該是如此。

珩兒聞言笑眯了眼:“三年不見,三叔卻狠心留在前院等小叔小姑都不肯移步先來瞧瞧珩兒……三叔,要雨露均沾呐!”

裴承允搭在他肩上的手順勢輕拍了拍他腦袋。

“三哥!”如意拍下他的手,不讚同道,“珩兒不過說了實話,你還惱羞成怒了不成?”

話是如此,她臉上笑容卻不掩,摸了摸珩兒的頭道:“怪隻怪小姑姑太招人喜歡,珩兒莫要吃醋,吃不過來的。”

珩兒笑容依舊明亮:“珩兒也極喜歡小姑姑呢。”

“乖。家了?惜夏也微微一笑:“五皇子大義,無可指摘。”“那雲川伯府怎麼辦?”“皇上為補償雲川伯,叫工部盯著修繕了。”惜夏頓了一下,“不過杜公子等人似乎主動請纓幫著工部分憂了。”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秦王世子為大家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啊。“有八皇子府珠玉在前,想來雲川伯府會更加美輪美奐。”趙瑾笑眯眯開口。“誰說不是呢。”“對了,四皇子冇反應?”“四皇子……安靜得很呢。”惜夏一頭霧水。那可是他老舅啊。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