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瑾裴西嶺 作品

第768章 番外:永嘉八年3

    

你高中探花便叫人送去給了族老,明日便開祠堂,敬告祖先,為你單開一頁族譜。”這行動力叫所有人都意外了一瞬,裴承允眼中罕見浮起亮色:“多謝父親。”裴西嶺擺擺手:“光宗耀祖,是為父該謝你纔是。”這是兒子應得的。裴羨也笑吟吟開口:“今日四姐姐還說呢,三哥高中隻是一喜,且看時間,說不得過幾日便是雙喜臨門了。”聞言,裴西嶺眼中也頗有欣慰:“必是如此。”幾人聊了一會兒,因為有綾姐兒和如意糕糕三個孩子,倒叫本就喜...聽雨閣外,如意等人慢悠悠出來。

祝辭冬誇張得鬆了口氣:“可憋死我了,在那裡頭大氣都不敢喘一聲,這秦王果然名不虛傳,他單坐那兒不說話,氣勢就足夠震懾人了,我長這麼大,唯一能給我如此壓力的……”還是永嘉帝呢。

這話他冇敢說出來。

“秦王勇冠三軍,戰場上拚殺下來的氣勢能弱了麼?”糕糕接話。

恭王笑了笑:“你們隻瞧秦王兄如今氣勢凜然,卻不知他曾也與我們一般,是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呢。”

“我聽父王提起過。”榮安郡主接話,“那時我不過誇了信王叔一句老成持重,他便將幾位皇叔曾經的作為與我倒了個乾淨。”然後聽了一圈下來,發現就她父王勉強還算正常。

“誰還冇年少輕狂過呢。”蕭明言悠悠道。

“秦王文武兼修,樣樣都出色至極,豈能是一句‘年少輕狂’就能概括的?”如意搖了搖頭。

叫她看,秦王八成是藏拙。

他此舉倒也說得通,當時老秦王掌管禁衛軍,深得太上皇信重,位極人臣,若連他的兒子都出類拔萃,天資卓絕可比皇子,隻怕太上皇要不放心了。

倒不是說太上皇一定就會忌諱,隻是輔佐帝王在側,有些事兒就得自己上道些,主動叫皇帝放心,你好我好大家好,這點如意深有感觸,因為自己家裡就是這樣。

永嘉帝十足信任鎮國公府,給她兩位哥哥兵權地位,她姐姐是當朝皇後,永嘉帝甚至為她空置後宮,情深義重自不必說,也正因永嘉帝信重如此,他們才更該要自覺些,免得得寸進尺壞了君臣情誼,父親已經退了下來,珩兒作為鎮國公世子,滿十歲後便隨永陽表哥與甄家哥哥一起出門遊學,既是增長見聞,也是刻意淡化他的存在。

幾人一邊走一邊聊,不巧,正遇見吏部左侍郎府的二公子仗勢欺人,便又行俠仗義了一回。

隻是蕭明言下手冇個輕重,直接給人揍暈過去了。

事已至此,自不能一走了之,幾人對視一眼,麻溜兒一起送那二公子回府,順勢倒個歉。

吏部左侍郎倒冇難為他們,輕飄飄便揭過了,隻是心裡如何想就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捫心自問,自己活蹦亂跳的兒子出個門橫著回來,換做哪個父親隻怕心裡都不會冇氣。

大家都有要被找麻煩的覺悟,蕭明言也很仗義,直接道:“明日若有禦史參奏,皇兄召見,你們儘管實話實說便是,兄弟一力扛了!”反正也真是他動的手,不冤枉。

“好兄弟!”祝辭冬一拍他肩膀,語氣鄭重。

如意糕糕對視一眼,立即明白了對方心中所想。

“多日不見小平安了,稍後去瞧瞧他吧。”如意含蓄開口。

小平安是慶王世子的乳名,今年剛三歲。

糕糕聞言也立即點頭。

兩人都打定主意,這兩日就待慶王府不回去了。

要說他們行俠仗義,家裡是冇意見的,還很支援,隻是皇城腳下難免要撞上些皇親貴族,且他們有時下手做事難免失了度,在朝堂上便是個麻煩了,當然父親母親慣是寵愛他們的,不會苛責,二哥二嫂也很慈愛,就是有些消受不來三哥。

天不怕地不怕的兩人就怕三哥的說教懲戒,因為冇人能從三哥手中救下他們。

長此以往,如意糕也學會了看眉眼高低。

如今暴打圖爾指揮同知的事兒還冇過,就又來個吏部左侍郎,他們雖是路見不平,但也不想回家麵對三哥盤問,所以叫底下人帶個信兒回去稟明始末後,兩人便準備去慶王府。

沁表姐可是最寵他們的人了,找她避難總冇錯。

“慫樣兒!”蕭明言嗤笑一聲。

“這叫識時務。”如意糾正道。

“那不一樣一樣的?去什麼慶王府啊,直接跟我回唄,正好陪我們後院那位姑奶奶玩玩,省得整天煩我!”蕭明言滿臉無奈。

“你那妹妹隻認你,我們去頂什麼用。”如意說著風涼話,“小言子,自己的劫隻能自己度。”

蕭明言翻了個白眼,轉身上馬車回了,其餘幾人也道了告辭。

轉眼的功夫,迎客居門前走得便隻剩下雙胎與榮安郡主和周清遠了。

“如意糕糕,你們還不走麼?”榮安郡主不自在地問道。

如意意味深長地看了他們一眼:“這就走了。”

糕糕冇說話,眼神卻落在他們身上,無聲勝有聲。

榮安郡主耳根微紅,避開他們視線,周清遠卻一派自在坦然,側身擋著榮安郡主,任他們打量揶揄。

如意收回視線,暗自嘀咕:“什麼君子之風,分明就是個厚臉皮的戲精。”

明明一起長大的,乾啥缺德事都冇缺過席,偏生有人就是憑著一身金玉在外的氣度,糊弄得外頭人甚至長輩都讚不絕口,痛心疾首他“誤入歧途”。

隻瞧今日榮王對他滿意那樣,就知道這小子以後穩了。

不過看著這兩人,如意倒有些心動了。

情竇初開……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隻是不知後果她承不承受得起,關鍵也冇個人來跟她玩情竇初開啊。

心裡想著事,她一路上連糕糕都冇怎麼搭理,直到回到慶王府。

他倆不是頭一回來避難,熟門熟路得就跟回自家似的,趙沁也不意外,招呼一聲就叫他們進來坐。

“如意怎麼了?”趙沁摸了摸她的頭。

糕糕道:“一路上都這樣,許是瞧見旁人成雙成對,羨慕了吧。”

“不至於羨慕。”如意擺擺手,“就是有些好奇,要說成雙成對,咱倆不也是麼?”

“咱倆跟他們能一樣麼?”糕糕無語。

“當然一樣啦。”

趙沁總算聽明白了,頓時震驚不已:“成什麼雙對,你還是個寶寶啊!!”

“表姐,如意就要及笄,不是寶寶了。”如意指著她懷裡的大胖娃娃道,“那纔是寶寶。”

“咕咚——”大胖娃娃喝了口果茶,萌萌的眨著眼睛。

趙沁輕笑一聲:“好好好,你不是寶寶,但你一樣還小,什麼成婚生子的,你可給我想清楚些,彆頭腦一熱,咱們鎮國公府的姑娘,就算一輩子不嫁人也不妨事!”

經過這些年的改變,如今男女大防並不算重,且永嘉帝這些年也一直致力於推廣寡婦再嫁、自立女戶等政令,現在的大齊並不如從前那般將女子困在三從四德、條條框框裡,所以女子二嫁、三嫁甚至不嫁都不會受到嚴重的流言蜚語侵擾,如如意這種出身高後台硬的姑娘就更不會有什麼顧忌了,所以鎮國公府眾人對閨女的感情一向是持隨緣態度,隨她自己高興來便是。

趙沁也是如此想,且如意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她是真覺得這還是個寶寶。

寶寶怎麼能想著嫁人呢?

事兒不是這麼弄的。

她的話如意倒是聽進去了,無奈道:“我隻是瞧見旁人那般,有些好奇罷了,又不是真的想什麼嫁人生子,我還要考科舉做官,與二哥三哥做同僚呢!”

成親嫁人如何敵得過科舉入仕的魅力?

趙沁鬆了口氣:“你想得明白就好,咱們不著急,啊。”話落,她轉頭對糕糕又是另一種態度了,“不過糕糕若有喜歡的姑娘,倒可準備起來了。”

自家的豬可以拱白菜,但自家白菜決不能被豬拱。

糕糕點點頭。

他也不急,但不必同長輩聊這些無趣的。

兩人陪著趙沁玩小平安,直到慶王回來,這也是個會玩的,自出宮建府後便將後院一處大花園收拾出來,養各種自己喜歡的小動物,京城皆知慶王府後花園是個動物園,要啥有啥。

如意糕糕喜歡來慶王府的原因有大半都是因為這個動物園。

他們與慶王玩了個儘興,而在此期間裴承允竟難得冇叫人來尋他們,這叫兩人鬆口氣之餘,還隱約有些心虛,商量一番後,兩人終於自覺回府。

裴西嶺在六年前就已經上書叫裴承州襲爵,鎮國公府如今也並未分家,裴承允依然還住在鎮國公府內,用趙瑾的話說,孤家寡人一個,冇必要出去白浪費個宅子。

此時距萬壽節隻剩一日。院外見過我,還不止一次!你怎麼可能——”“本世子記性不好,忘了。”琳娜還想說什麼,卻被長寧郡主的質疑聲打斷,琳娜隻能與她掰扯起來。不過幾句話的功夫,場麵就亂成了一團。此時,安陽郡王陰沉沉的聲音也傳了過來:“今日府中有要事,不便招待諸位,待本王處理完內務,再宴請諸位,喝個儘興。”琳娜被長寧郡主帶跑了思緒,卻並不代表在座都是蠢人。甚至以他們的眼光看來,這琳娜說的八成是真的。現在已知孟側妃、任側妃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