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瑾裴西嶺 作品

第767章 番外:永嘉八年2

    

永陽。直到膳後,趙老爺一家照例叮囑了一番趙瑾的身子,這才提出告辭。裴西嶺意猶未儘地將綾姐兒交給趙永陽。趙永陽接得快又穩,綾姐兒卻使勁兒回頭看裴西嶺,小手還朝他揮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緊緊盯著後者的臉。趙瑾見狀,倒是想起曾經聽說過小孩子大多都顏控,看到好看的人或物都會不由自主盯著瞧。趙永陽夫妻倆相貌不差,不過綾姐兒想來看膩了。“日後無事,可多抱綾姐兒來看看你姑母,她最是疼綾姐兒的。”裴西嶺著意叮囑了一句...迎客居聽雨閣。

如意等人畢恭畢敬地走來,外頭數十侍衛小廝,並未阻攔他們分毫,連進去通報一聲都冇有。

小人精們當下就明白了。

裡頭那四位特意候著呢。

他們心下一凜,表情更端正了許多。

今日天朗氣清,他們剛進門繞過一個小走廊,就見榮王四人在院中,榮王與秦王相對而坐在對弈,信王瑞王站在一旁觀摩,後者時不時還要提出點自己的想法。

秦王嫌他聒噪,提醒道:“觀棋不語真君子。”

“我又不是君子。”瑞王理直氣壯。

秦王涼涼掃了他一眼,瑞王並不杵他。

就這一轉眼的功夫,榮王抓住機會,成功反將一軍。

祝辭冬見狀,忙勸道:“姑父,觀棋不語是常理,您如此搗亂,不知道的還以為您故意盼著秦王輸呢!”

“嘿!”瑞王一擼袖子,“臭小子皮癢了是吧!”

信王將他拽了回來:“人小孩哪兒說錯了,你可閉嘴吧。”

他們說話間,如意幾人也忙行禮。

恭王是最高興的一個:“六年不見,信王兄與秦王兄風采依舊,精神煥發更勝從前啊!”

信王瞥他一眼,唇角微勾:“小十二嘴甜得很。”

“弟弟真心之言。”恭王眼神真誠,“弟弟念著兩位兄長,將您二位容貌風姿刻在心中,時時瞧著,如今重逢,的確是與弟弟心中身影一般無二的。”

“馬屁精!”瑞王嗤笑一聲,轉頭打量起了信王與秦王。

雖嘴上說著恭王不靠譜,但他心裡也不得不承認,這兩人單看臉是冇什麼變化的,多年曆練下來,身上還多了幾分沉著穩重之氣,秦王更如利劍出鞘般滿身肅然,無端叫人心安不已,本就是這京城容貌最出色的少年郎,從前那股紈絝習氣經過歲月洗禮早已消散,而立之年風姿反倒更勝從前,可見得天獨厚。

“看呆了?”信王眉梢微挑。

“呸!”瑞王回過神來,“自作多情,誰還不是個美男子了。”

兩人鬥著嘴,將豆丁團們拋之腦後,幾人麵麵相覷,尋思著安請完了,該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正在此時,榮王淡淡開口:“站住。”

榮安郡主轉過身,斟酌道:“父王與王叔們敘舊,我等小輩不便叨擾。”

“……”

榮王擰眉看著棋盤,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走才能破局,瞬間沉浸其中,忘了回話。

周清遠觀察片刻,又瞥了榮王一眼,試探著伸出兩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取出他手中白棋,隨後慎重落下一子。

榮王眼睛倏而一亮,絕處逢生,妙啊!

他讚賞地看了周清遠一眼:“不愧是姓周的。”

“學生拙舉,王爺謬讚。”

謙虛有禮,進退有度,榮王看向他的眼神又滿意許多,隻在心裡詬病了他不大好使的眼神兒。

瞧著多正常一孩子,偏生跟著一群霸王祖宗作天作地不消停,不知哪根筋搭錯了。

榮王並未掩飾所想,豆丁團們自是察覺到了,蕭明言轉頭瞪了祝辭冬一眼。

一起長大的,誰不知道誰啊,霸王龍裡還能真出朵白蓮花兒不成?

論起演技,他們一群人加起來都比不過姓周的!

周清遠表情無辜,並不多話,那包容又無奈的眼神看得蕭明言手癢得很。

榮王掃了他們一眼,似笑非笑道:“既來了,便交代交代,省得本王上門拿人了。”

“交代什麼?”如意眨眼,“王爺可否明示?”

“比如圖爾指揮同知為何遭受突襲,苦不堪言?”

聞言,信王探尋的眼神也落在了他們身上。

“榮王、信王明鑒,那勞什子指揮同知我們連見都冇見過,如何知道他為何遇襲呢!”李青衫蹙眉道。

“就是,許是他太冇腦子冇良心,得罪了誰呢!”

“良心不好說,冇腦子倒是真的。”信王笑了一聲。

糕糕立即道:“信王您也如此看,想來此人人品不過如此,若妄言太多,替天行道之人多了也是常事。”

如意也試探著開口:“哥哥說得是,榮王您不妨從此人過往入手探查一番,說不得收穫不小呢。”

探查過後,大家就知道這人捱揍不冤了。

榮王嗤笑一聲,到底冇再為難他們:“圖爾指揮同知遇襲,係峰山匪寇報複之舉,與京城並無乾係。”

這就是願意為他們遮掩了。

榮安郡主笑盈盈道:“那位大人途徑峰山,隨手除寇是大功一件,如今遭遇報複,我等皆痛心不已,幸得父王查明真凶,為他還之。”

“對對,榮王兄辛苦了!”蕭明言諂媚上前,給他捏肩捶背。

榮王冷哼一聲:“你們省點心本王就謝天謝地了。”

榮王不欲留著他們礙眼,不過信王對豆丁團很感興趣,也想重拾當年與如意糕的情誼,興致勃勃地留他們說了好一會兒話,偶爾還對他們平日路見不平之舉點評一番。

還在與榮王對弈的秦王閒閒瞥了那邊一眼,稀奇道:“這雙胎幼時就極像鎮國公,未想長成後竟依舊肖父七分。”

“鎮國公的政敵也稀奇得很呢。”榮王落下一子,“老大人們午夜夢迴間想起從前在朝堂的針鋒相對,翌日總要來瞧瞧雙胎,以平心氣。”

小小的孩子不知道被政敵們捏了多少回臉,隻為出那口惡氣。

這話勾起瞭如意糕糕的童年陰影,兩人臉色同時都有些臭。

“嘿,連表情都這般同步!”瑞王盯著兩人猛瞧,嘀咕道,“還怪好玩。”

“男子漢大丈夫,丁點兒小事也值當你放在身上?”蕭明言合上摺扇,語帶揶揄,“裴糕糕,你還行不行了!”

“裴承逸!”糕糕咬牙提醒他。

“丁點兒小事不值當男子漢放在身上,便值當我放在心上了?”如意盯著蕭明言,“重男輕女要不得,要知道連姑父都要一視同仁了!”

蕭明言很杵如意的武力值,見狀滑跪很快:“口誤口誤,我是什麼人如意姐姐你還不瞭解麼,說重女輕男還差不多,我可最喜歡姐妹們,打心裡放著的!”

如意也冇揪著他不放,反同信王聊了起來,時不時再看秦王一眼,眼神很稀罕。

她見過的美男子無數,卻冇個秦王這類型的,先前因著他的身份氣勢有些不敢造次,現下見他態度平和,她便想多瞧幾眼。

這位多年也難得見一回,瞧一眼少一眼啊。

瑞王搖頭嘀咕:“怎得這般好色。”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意並不以為恥。

“你慣會詭辯。”

如意並不理會,她覺得瑞王隻是不忿她隻看秦王與信王,叫他懷疑自己容貌爾爾,這纔開口找事的。

當然瑞王也是好看的,但他是有婦之夫,如意可不會多看。

說了會兒話,豆丁團們便有眼色的不再打擾,提出告辭。

瑞王最後語重心長地叮囑:“平日無事出門,多帶帶我們小昭和啊,小姑娘自小跟著你們長大,可喜歡哥哥姐姐呢。”

七歲的小姑娘,瑞王是真敢交給霸王龍們帶。

他如此主動,豆丁團們當然是選擇滿足他了。

祝辭冬立即應下:“隻要姑父放心,我們一定好好帶昭和妹妹玩。”

“本王放心得很。”瑞王眼神慈愛。

看著他們離開,榮王翻了個白眼:“你也是真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多好一群孩子!”瑞王悠悠落座,“人不輕狂枉少年啊。”這纔是孩子該過的肆意日子呢。

“我家小昭和就是太乖了。”他滿臉笑容,無奈搖頭。

榮王嘴角一抽:“有你這麼個爹,她能不乖麼?”

該玩的該造的都叫親爹造完了,小姑娘隻有乾看著的份兒,偶爾還要讓著親爹,懂事得叫榮王都心疼了。

瑞王冷哼一聲,冇搭理他。

榮安可冇他昭和乖巧,榮王且羨慕嫉妒呢。

秦王此時問道:“那指揮同知怎麼回事?”

信王隨口回道:“一個腦子不清楚的,叫那群孩子倒倒他腦子裡的水也好。”

“腦子不好使,你還叫他進京恭賀萬壽節?”瑞王問。

信王難得冇懟他,隻道:“他對皇室有些不忿之意,但是個兩袖清風的好官,叫他多出來走走看看,也省的整日裡怨這怒那。”

要說這人雖不忿皇室,但也冇生過什麼事,隻是心氣難平,往往最後反倒給自己氣著,信王都不稀得與他計較。

但這人在京城地界還如此態度,不被教做人都不正常,豆丁團隻揍了一頓扔了點蛇蟲嚇他,人倒冇事,就是臉丟冇了。

信王由衷希望他能長點記性。

“你心中有數就好。”秦王冇再說什麼。向葉溪,聲音滿含關切:“怎得忽然咳嗽?可是著涼了?”葉溪製止欲叫人請太醫的杜琦,輕聲開口:“無礙,回去喝些薑湯便好。”“那怎麼行,你若身子更難受,可叫我如何是好?”杜琦不讚同道。葉溪笑著搖頭,示意自己無事。趙瑾頗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倆人相處,眼中不免有些詫異。前日裴羨看完杜琦回來倒是說了一嘴,可當趙瑾親眼見到,還是對葉溪的手段有些佩服。這成婚才幾天,就給調教成這了?——她可不信杜琦忽然就通了情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