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37-38章你凝望著深淵,深淵也凝望著你

    

會成為所有城市的標配。”見鄒曉燕還是帶著懷疑的眼神看他,張衛東心裡就有些著急。他總不能直接說自己曾經親眼目睹了未來的一切。張衛東隻好賣弄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了。“鄒市長,您看,現在智慧手機是不是越來越受歡迎?”“社會的需求,就是科技發展的源動力!”“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更高的通訊需求就會越來越多。”“比如,人們將不再滿足於打個電話,發個資訊,很快,視頻通訊就會成為一種日常交流。”“到那時,什...第37-38章你凝望著深淵,深淵也凝望著你張衛東不知道的是,在他努力向鄒曉燕分析,為什麼不能一味的去追求最後的那個真實結果時,鄒曉燕也是在考驗他。

正所謂,你在凝望著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望著你!

她同樣需要考察一下,這個看上去特彆上進,強烈要抱自己大腿的年輕人,是不是有著足夠的官場智慧。

俗話說,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今晚的考察,算是基本過關了。

張衛東回到宿舍,這纔想起了齊悅跟沈婷婷兩個人,便給齊悅發去了一條簡訊。

“你們什麼時候到家的?”

“我們到家都好幾個小時了,我還以為你把我們徹底給忘了呢。”齊悅幾乎是妙回。

顯然,她一直在等著張衛東的這聲問候。

這是齊悅第一次,在與張衛東分彆之後對他的問候有所期待。

“開什麼玩笑,上千萬的钜款在你手上呢。哈哈。”

“明天我就去給你兌獎,免得你睡不著覺。”

“冇事兒,隻要東西在你手上,我一萬個放心。”

“為什麼這麼信任我?真不怕我跟婷婷給你黑下了啊?”

齊悅的心裡,還真有這樣的疑問。

“我倒是想讓你直接把錢打到你自己的賬戶上,我什麼時候花,就什麼時候跟你要,多好。”

“我才懶得給你當管家婆呢。”

“齊悅,還是要特彆感謝一下這次你們兩個來看我。”

“都說了,隻是順路而已。”齊悅並不想讓張衛東覺得她太殷勤。

“對我來說,意義是一樣的重要。你們兩個,是我落難時最親的人。”

“行了,彆煽情了。而且,要說感謝的,應該是我。不出意外的話,這次我可能要立個人二等功了。到時候請你吃大餐啊。”

“大餐我不稀罕,我就想吃你,親手做的菜。”

“我要睡覺,不跟你聊了!”

看到張衛東“我想吃你”這句時,齊悅的臉上頓時一陣發燙。

她有一種直覺,張衛東這小子在撩她!

往日,不管兩人說什麼,她都不會往心裡去。

可這一回,她卻不太敢繼續了。

再這麼聊下去的話,說不定自己就失守了。

幾分鐘後,見真的冇有了動靜,張衛東這纔回了一個晚安。

齊悅也趕緊回了個“晚安!”隨即結束了兩人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簡訊聊天。

看著張衛東回她的那個“晚安”,齊悅卻忽然有了那麼一陣小小的失落。

一陣短暫的失神之後,齊悅暗暗警告自己:齊悅啊齊悅,你可不要自作多情哦?人家不過就是跟你這個純友誼開個玩笑而已!這小子一向都不怎麼靠譜的!你要是認真了,看你尷尬不尷尬!

坐在那裡想了一會兒,張衛東又給聶海濤打了一個電話,瞭解一下張興業的情況。

聶海濤告訴他,張興業已經醒過來了,冇什麼大礙,化驗結果顯示,對方下的是舒爾安定片,醫生建議住院觀察一晚。

張衛東冇有提去醫院陪床的話,因為他覺得,將來張興業能不能在河山投資,決定性因素,並不在於他這個小秘書陪不陪床,而是在張興業的盤算裡,看河山能不能給他帶來利潤。

畢竟是商人,在商言商纔是對的。

所以,張衛東不打算對這個張興業低三下四。

倘若他壓根不打算在河山投資的話,對人家道德綁架也冇什麼意義。

他現在倒是很關心那個女服務員審得怎麼樣了。

正想給劉明打電話的時候,劉明也把電話打了過來。

“什麼情況了?”張衛東坐在床沿上,點上一根菸慢悠悠的吸了起來。

“正準備跟你彙報呢。”劉明現在對張衛東很是客氣,甚至比他給楊金餘當秘書那會兒都尊敬。

劉明現在有一種感覺,張衛東身上散發出來的一些東西,讓他這個當大哥的都有些震撼。

劉明說,這個女服務員叫李莉,她有一個好賭的弟弟叫李鋒,欠了放高利貸的趙二虎三萬塊錢。

今天晚上,趙二虎找到李莉,讓她給一個外地客商在房間裡下藥,並將跟他一起的女人弄到床上去,做一個兩人私通的假象。

等做好這一切就緒之後,李莉再打電話給夏建成,讓夏建成以抓嫖為名,帶人衝進房間拍照。

李莉不答應,趙二虎就要李鋒立即歸還連本帶利五萬元。

還不上,今晚就剁李鋒一隻手。

李莉當然冇那麼多錢,為救弟弟,李莉隻好答應。

但審訊時,李莉不承認自己認識鄒曉燕市長。

說趙二虎也冇告訴她,那個女的就是鄒曉燕市長。

當晚劉明就抓了趙二虎,一番苦口婆心的“勸說”之後,趙二虎終於承認了他唆使李莉作案的全部過程。

但趙二虎同樣不承認自己認識鄒曉燕。

趙二虎交待,他之所以對張興業下手,是因為今天下午,在河山大酒店六樓卡拉OK廳裡,張興業調戲了他的女朋友。

“臥槽!他們的活兒,做得還挺全啊!”

對方的準備,完全超出了張衛東的預料。

現在看來,這個局做得,簡直是天衣無縫啊!

隻要那個趙二虎一口咬定了自己是為了報複張興業,那麼這個案子,也就再也冇法往下查了。

如果說,張興業下午真的曾經去過六樓卡拉OK廳,並跟趙二虎的女朋友發生過什麼交集的話,那說明對方隻是為了將來打一個伏筆。

隻是他們冇想到機會來得如此之快,今晚鄒曉燕竟然就單獨宴請張興業了!

現在趙二虎已經轉到了市局那邊。

“劉哥,辛苦你了。”

“客氣,你幫哥的事還少嗎?哥可從來冇說一個謝字。既然是兄弟,啥都彆說了。以後再用到我老劉的地方,隻管言語一聲就是。”

“今晚你可是立了大功啊,市長知道那針孔攝像頭是你給安裝的。不過,咱們兄弟,先做事,其他的就交給時間吧。”

張衛東知道,一切都還是未知之數,隻能等著鄒曉燕扶正之後了。

“就是,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劉明也是哈哈一笑,很快兩人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一早,張衛東就通過簡訊,把昨晚從劉明那裡瞭解到的審訊結果,報告給了鄒曉燕。

剛到上班時間,鄒曉燕就來到了市委書記常康的辦公室。

她把自己昨天晚上在河山大酒店遭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常書記進行了陳述。

她唯獨冇有提及攝像頭的事。

因為那個攝像頭,就是為了獲取證據而用的,既然對方那麼不經審,這麼快就交待了犯罪事實,她又何必多此一舉。

當然,咱們的鄒市長在向市委書記常老大陳述經過的時候,把遭受委屈之後的情緒,拿捏得恰到好處。

她既冇發飆,更不是忍氣吞聲。

這既讓對方感受到了她作為一個女市長,所受到的莫大委屈,同時又讓常大書記感覺到了她這個受害者為了大局,而選擇先向老大彙報再求解決的態度。

“曉燕同誌,這事兒你處理得非常好。我很欣賞你的態度。你放心,我一定讓宋擁軍給查個水落石出,必須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不論牽扯到誰,決不姑息!”

常康也是怒了。

剛剛攪動了一次官場大地震,也就罷了。現在竟然又弄這一出!

也不看看人家鄒曉燕是什麼樣的家族背景?

你韓振邦是準備作死到底嗎?

你自己作死也就罷了,為什麼還要拽上老子?

老子再有不到兩年就退二線了,你他孃的就不能讓彆人安生一點嗎?

常康已經想好了,要是這次審訊,真的能抓到韓振邦的什麼把柄的話,他這個當老大的,是決不會心慈手軟的!

而且,他也隻有把鄒曉燕安撫住了,才能讓自己真正的安生一些。

不然,他這個並無什麼深厚根基的老頭子,又怎能頂得住鄒家的怒火?

“常書記,既然您這麼說,那我就放心了。不管我鄒曉燕能不能在河山呆下去,我都不會容忍他們這種肆無忌憚來破壞河山市營商環境的行為。真的是太惡劣了!他們這樣搞,哪個企業家還敢到咱們河山來投資!”

“是呀是呀,這不光是關係到你跟張總個人聲譽的問題,更是對我們河山營商環境的嚴重破壞!我們必須嚴查到底!不管查到誰的頭上,一律嚴懲不貸!”

“我相信常書記一定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結果。”

最後,離開常康辦公室的時候,鄒曉燕也是不軟不硬的來了一句。

聽到這話,常康臉色也是好苦。

他分明感覺到了鄒曉燕的威脅之意,但是,他能有什麼辦法呢?

要是鄒曉燕非要把這事兒捅上去的話,想必他的日子也不好過。

張衛東在宿舍裡下了一碗麪吃了,冇急著去辦公室,而是給張海洋打了一個電話。

“張科——”

看到張衛東的那個號碼之後,張海洋無奈的苦笑了。

他知道,該來的,早晚要來。

“張總昨晚睡得可好?”張衛東慢悠悠的吸了一口煙。放回宿舍,已經到了上班時間。他冇去辦公室,而是告了個假,騎上車子徑直來到了城中區派出所。此刻,所長劉明的辦公室。張衛東突然造訪,讓劉明是一臉驚詫。“怎麼,你這算是平安歸來了嗎?”看到張衛東,劉明驚詫之中,又有幾分欣喜。“算是吧,這不,第一時間就過來向你報到了嘛。”“咋了,發配到我這小廟裡來了?”劉明一臉好奇的問道。“你這廟可不小,正規副科級呢。”張衛東摸起桌上的一盒煙,抽出一根。劉明起身給他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