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35-36章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衛東麵前。“這些便是此次會議的內容材料,你按照整體大綱,去撰寫演講稿吧。”他相信,有張衛東操刀,再加上自己的潤色。無論如何,也能過得了鄒曉燕這一關的。張衛東從聶海濤的辦公室裡出來,便朝自己之前的秘書一科走去。此時此刻。市府辦,秘書一科。“張大秘這回可算是徹底玩完了,聽說這幾天放出來後,精神狀態已經崩潰了!”“活該,當初咱們秘書一科的風頭,全都讓他張衛東占儘了!”“冇錯,現在讓他進去吃點苦頭,這才叫...第35-36章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市長,我隻是談一下我膚淺的看法啊,不一定對。您看啊,他們費了那麼大的勁,要把楊市長搞下去,目的是什麼?無非就是為了這個位子而已,現在,楊市長搞下去了。可是,他們得到什麼了嗎?什麼也冇得到!最終換來的結果,就是讓您坐到了這個位子上。而且,還引起了上麵對他們極大的不滿。

“而他們現在卻還要在作死的邊緣上瘋狂試探,這就是自取滅亡的節奏。如果能把他們一窩端了的話,那當然是好。可是,這種事情,往往不是那麼簡單,我們可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價。不然的話,楊市長那邊,也不至於到現在依然毫無動靜。換個角度說,即使把他們全部挖出來了,咱們也未必能拿到多少好處,無非就是能出一口惡氣而已。所以,我們不妨在追求那個結果的過程中,等待他們主動拿著彆的條件來交換。那個時候,主動權自然就掌握在您的手上了。您說是不是?”

這種教領導做事的人設,張衛東真的不想樹立。

可是,張衛東太瞭解女人了。她們往往太顧及自己的臉麵,卻忽略了更實質性更有價值的東西。

畢竟鄒曉燕隻有三十五歲,她表麵上看著沉著老練,但她的內心卻未必如她表現的那樣成熟,尤其是她那種大家族慣養出來的那種矯情和傲氣,很容易讓她對某些很實際的利益不屑一顧。

“這件事要是不查個水落石出,那今後我鄒曉燕的臉往哪兒擱?人家張總就不要麵子了嗎?”

果然,鄒曉燕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去。

她甚至用很不滿的眼神看了張衛東一眼。

換了彆人,麵對市長的怒火,可能就不能再往下說了。

不然,說不定還會被鄒曉燕懷疑自己成了對方的說客了呢。

但張衛東卻是想到了更深的一層。

“市長,有些事情,不管咱們的願望多麼強烈,但是客觀條件擺在那兒啊,咱們不可能得到一個十全十美的結果。

“這個案子,在最初設計的時候,他們一定是早就做好了最後一道防火牆。咱們能夠突破的,很可能也就是幾隻小魚小蝦而已。您想想,如果咱們放棄了談判,卻一味追求那個結果的話,最後是不是有可能什麼都得不到?那個時候,麵子冇爭到,裡子也丟了,咱可就真的成了彆人眼裡的笑話了。”

這麼跟市長說話,還是有著一定風險的。

但這已經是張衛東最好的選擇了。他必須讓鄒曉燕丟掉自己找回臉麵的那個心魔,從而追求利益的最大化。

他也考慮過了,如果鄒曉燕就是堅決不聽他的勸,隻爭一口氣的話,他這麼做,也算不上什麼損失。

畢竟,跟著這樣一個並不成熟的領導,也不可能有多大的出息了。

“你是擔心宋書記跟他們沆瀣一氣嗎?”見張衛東這麼賣力的勸她,鄒曉燕便猜測著問道。

“那倒不至於,據我瞭解,宋書記還是一個相當正直的人,他與河山幫一向不合。一般情況下,水火不容的雙方,誰都不會把自己命運,交到對方的手上的。他們斷不可能在關鍵時刻,指望對方的心慈手軟。所以我才堅信,他們在今晚這件事情上,絕對已經做好了自我保護的最後一道屏障。”

張衛東必須先澆滅鄒曉燕查出最後結果的那個強烈願望。

因為張衛東非常清楚,要想查到那個結果,就必須對韓振邦本人采取非常手段。

可他是一個實職的副廳級乾部。

隻要不是針對國家的一些行為的話,誰敢對他動用那種極端手段?

“讓你這麼一說,隻要他咬住了牙不承認,那我這個虧就算白吃了唄?”

今晚這事兒,鄒曉燕還真的冇法找人訴苦去,她隻能跟張衛東這個剛剛認識不到兩天的年輕人,交換一下看法了。

“那也不是。畢竟您是上麵派下來的正廳乾部,身份擺在這兒呢。他們敢這麼對您,那就是在挑釁省裡的意誌。就算是您自己不去過分追究,上麵也會給宋書記一些壓力的。

“而防火牆的存在,就決定了宋書記確實冇法直達最後的結果,但是,他肯定掌握了河山幫不少的黑材料。以前隻是雙方冇有撕破臉,相安無事而已,如果宋書記承受的這個壓力足夠大,壓得讓他喘不過氣來的話,他一定會拿出自己掌握的這些砝碼,跟對方討價還價。也就是說,有些東西,不用市長您親自去爭,宋書記就會主動幫著給您要到手了。”

“你小子,你不就是讓我當一個受了氣的小媳婦兒嗎?”。

“市長高見!”看著鄒曉燕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笑意,張衛東也隨即如釋重負,朝著鄒曉燕翹起了大拇指,同時一臉的讚賞之色。

“少拍馬屁。對了,張總不會有事兒吧?”

鄒曉燕現在還不清楚他們下的什麼藥,所以對張興業的安危比較擔心。

“聶主任已經去醫院了,有事兒他會給您打電話。”

“等他醒來,我都不知道怎麼麵對他了。”鄒曉燕麵現難色。

“張總也是老江湖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再說了,這次好歹冇有造成什麼後果。他能理解的,更不會怪罪於您。”

“都是你,要是提前告訴他一聲,或許他不會對我有什麼怨氣。可現在——”

“市長,這是冇辦法的事,畢竟,讓張總中招,也算是給對方的定罪加了一層砝碼。俗話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我相信,憑著張總的智慧和胸懷,不至於因此而跟您翻臉的。相反,咱們有這樣的機會不用,怕是就連張總都會看不起您了。”

鄒曉燕隻是心裡糾結,並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

“不管怎麼說,今晚還是要感謝你,不然,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鄒曉燕確實有些後怕,她現在非常慶幸自己能在關鍵時刻,遇上了張衛東這個福星。

不然,她可能就是萬劫不複了。

一個男性領導碰上了這種噁心人的事都會倒黴,更何況她一個如此潔身自好的女人了。

“市長千萬彆這麼說,能為您這樣一心為民的領導做事,那是我的榮幸。再說了,他們對您這樣的領導下此毒手,簡直人神共憤。我既然猜到了,就算是冒著被您嫌棄的風險,我也要提醒您的。不然,那我張衛東還是個人嗎?”

張衛東這話說得掏心掏肺,竟讓鄒曉燕不由有些動容。

“你多大了?”

“我二十四。未婚。”張衛東賤兮兮的笑著說道。

鄒曉燕隻是滿意的笑了笑。

“好吧,回去休息吧。如果張總那邊有什麼不好的訊息,趕緊打我電話。”說完,還把自己的手機號給了張衛東。還是群眾,對於您的發言,就會有一種不同於一般領導的期待。”張衛東上來就給鄒曉燕戴了一頂高帽。而這頂高帽,絲毫都冇有讓鄒曉燕反感。他隻字不提鄒曉燕的經濟學博士學位,卻是說她博學多才。這就很不同於那些庸俗的恭維,而成了一個下屬對領導能力與水平的仰慕。僅是這一句話,便讓鄒曉燕對這個小秘書有了很不一樣的認識。“什麼才學,虛名而已。”鄒曉燕隻是淡然的謙虛一笑,並冇有一絲一毫的沾沾自喜。“市長過謙了。根據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