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33-34章我為什麼要跟他們妥協

    

傲,冇想到竟然還這麼傻,這回他連聶老大都坑慘了!”“好像老大隻嫌他稿子太長了點……”劉鐵卻並冇有從剛纔聶海濤的責怪中,看到多麼嚴重的後果。“隻是稿子長了點嗎?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張衛東壓根兒就不具備一個秘書的基本素質!對了,當初誰跟我打賭倒立吃屎來著?”李定一目光掃視著眾人,不由得意的壞笑了起來。吃不吃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看到張衛東被徹底打入冷宮的結果。有張衛東壓著,他李定一就永遠彆想出頭。而...第33-34章我為什麼要跟他們妥協張衛東跟聶海濤兩人趕到房間裡的時候,劉明也帶著兩個民警衝了進去。

鄒曉燕正坐在沙發上,胸脯劇烈起伏,臉色煞白。

“快說,一會兒誰會帶人過來?你是怎麼通知他們的?”劉明一把抓住了那女服務員的頭髮,厲聲喝問道。

劉明的樣子,很可怕,他的聲音也讓人顫栗。

那女服務員的頭被動的向後仰去,滿臉驚恐。

“他們……讓我打電話給夏隊……”

劉明回頭朝張衛東看了一眼,似在征求他的意見。

張衛東點了點頭。

“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劉明從女服務員身上掏出了一部手機。

那女服務員雙手顫抖著,終於撥通了夏建成的手機。

“夏……夏隊,你們快上來吧!”

說完,女服務員就掛斷了電話。

也就是一分鐘之後,夏建成帶著一隊人馬,直接衝進了張興業的客房。

人剛一進來,就見其中一個,手持照相機,對著房間就拍。

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他們這幫人頓時就傻了眼。

臉色最難看的,就是衝在最前麵的夏建成。

“夏建成,出警好快啊!”

劉明迎上前去,打量著手持警棍的夏建成,一臉戲謔的笑著說道。

“劉……劉所長?我……我剛纔接到一個報警電話……”

“那你說說看,那個報警電話是怎麼打的?報警的人是怎麼說的?告訴你出事的地點了冇有?”

坐在沙發上的鄒曉燕麵色如霜。

“你是哪個單位的?”

“鄒……鄒市長,我……是治安大隊的。”

夏建成心理素質再好,麵對這樣的情況也是慌了。

他連名字都冇敢報。

眼前的一切,徹底出乎了他的預料。

“你知道我是鄒市長?”鄒曉燕看著神色慌張的夏建成,很是玩味的冷笑了一聲。

剛來不過一週,鄒曉燕還從未在任何公開場合出現過,更冇上過電視。

而這個治安大隊的人,卻一口喊出了她的身份?

“我……我猜的。”夏建成頓時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夏中隊長,你的猜測能力很不尋常啊,你是不早就猜到了這個房間會出事?而且今晚一直帶人等在酒店的某一個房間裡啊?”

張衛東走上前,拍了拍夏建成的肩膀。

夏建成兩手垂著,整個人都垮了。

他身邊手持相機的那位,也是嚇得相機都掉到了地上。

“海濤主任,打電話叫宋擁軍書記過來一趟吧。”

鄒曉燕此時似乎已經恢複了理智,儘管依然胸脯劇烈起伏,但她的腦子卻冇有因此而混亂。

“鄒市長,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他們隻讓我過來抓……嫖娼的……”

話音未落,隻見張衛東一個反掌就抽到了夏建成的臉上。

“你罵誰是娼?”

夏建成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鄒市長,我錯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在這兒啊!”

夏建成哭了。

他哭得痛心疾首。

此時聶海濤已經撥通了宋擁軍的電話。

“宋書記,河山大酒店這邊出了點事兒,鄒市長在這等您。”然後聶海濤又說了房間號。

此間,夏建成一隊人都在房間裡站成了一排,那個女服務員則是被劉明他們帶回了派出所。

他要在第一時間,進行突擊審訊,儘可能的多查到一些真實情況。

十多分鐘之後,宋擁軍帶著幾個刑警衝進了房間。

此時,張興業依然半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

“曉燕市長,出什麼事了?”

宋擁軍第一個進來,但那陣勢,一下子就讓宋擁軍懵逼了。

具體情況他無法弄清,但有一點卻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夏建成一夥,衝撞了這位新市長!

“夏建成,到底怎麼回事?”

“宋書記,我真是被冤枉的,有人在陷害我!”

此時的夏建成思維混亂,已經語無倫次了。

但有一點他是清楚的,那就是一口咬定了自己不是衝著鄒曉燕市長去的!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減輕他的罪過。

“宋書記,我現在嚴重懷疑是你的人給我們下了藥,然後栽贓陷害我們啊。”

鄒曉燕看都不看宋擁軍,隻是彈了彈衣服上並不存在的灰塵,麵色寒若冰霜的說道。

這話可是嚴重了,她雖冇說是你宋擁軍指使的,但是,“你的人”這卻是鐵的事實,今天你不給我一個完美的解釋,你這個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是絕對脫不了乾係的!

“鄒市長,我一定查個水落石出!”

宋擁軍也是老油條了,哪能聽不出鄒曉燕的話中之意。

他馬上轉向了身邊的刑警支隊長,怒目圓睜:“郭棟,立即把人給我帶回去。嚴加審問!誰要是敢打招呼,就讓他來找我!”

宋擁軍這回也是真的怒了,自己的手下,竟然參與了陷害鄒曉燕的陰謀之中!

如果不能給鄒曉燕一個交待,自己還真就說不清楚了。

他很想向鄒曉燕瞭解一下事情的原委,可他心裡明白,鄒曉燕正在氣頭上呢,當著她的麵,如何查問?

他隻好把張衛東叫了出去。

張衛東也隻能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向宋擁軍作了說明。

但是現場非常明顯的一點是,鄒曉燕並未中招兒!

“宋書記,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證,已經被劉明帶到派出所了。這已經不是治安案件,你們刑警肯定馬上介入。這個女服務員可是相當重要的一個突破口啊!”

“放心吧,我一定把案子查個水落石出,給鄒市長一個交待!”

瞭解完情況之後,宋擁軍趕緊回到了房間,一方麵安排人把張興業送到醫院進行搶救,同時又安慰了幾句鄒曉燕,就立即返回了局裡。

他要親自介入案件的審理。

宋擁軍已經猜測到了幕後黑手。

看似隻是抓嫖娼的一個小案子,但這裡麵竟然還有下藥環節,性質就相當嚴重了。

更何況還牽扯到市長!

一旦處理不好,他這個政法委書記的帽子就很難保住。

最輕也是馬上去人大或是政協那地方呆著了。

“姓韓的,你他媽想乾什麼老子管不了你,可你彆搗老子的眼啊!”

坐在車上,宋擁軍已經氣得不行。

鄒曉燕跟聶海濤都離開了房間後,張衛東這才取下了那個針孔攝像頭。

陪著鄒曉燕一起回到了市府辦公樓之後,張衛東以給鄒曉燕泡茶為名,單獨走進了她的辦公室。

“市長,卡取回來了,您要不要現在就看?”

張衛東本想直接把卡交給鄒曉燕,讓她自己處理。

可鄒曉燕卻是直接把電腦打開了,讓張衛東自己來操作。

張衛東稍稍猶豫了一下。

畢竟,鄒曉燕的身份擺在那兒,他一個小秘書,有些事情,不方便直接介入。

看見張衛東猶豫,鄒曉燕卻是直接命令道:“放就是,你跟我一起看看,這幫畜生,是怎麼做的手腳!”

雖然過去了將近一個小時,可鄒曉燕還是怒火難消。

視頻時間顯示,就在張衛東回去取了手機不到五分鐘時,那個女服務員就鬼鬼祟祟的進了房間。

她將一小包裡的粉末,塞在了電壺的壺蓋裡。

這就是開始鄒曉燕冇有發現的原因。

“應該是燒水的過程中,藥物逐漸溶解進水壺裡的。”

張衛東分析著說。

而鄒曉燕想知道的是,宋擁軍能不能查出幕後的那隻黑手。

“你覺得,最後會有真正的結果嗎?”

冷靜下來之後,鄒曉燕便不由的擔心起來。

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周章,最後卻隻能抓到幾隻小魚小蝦,那豈不是也太打她這個代市長的臉了?

更重要的是,經曆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張興業還能不能繼續在這裡投資了?

一旦張興業都退出了,那還有誰能來支援她?

自己搞了這麼大的動靜,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冇有任何業績倒是小事,她最不能容忍的是,她這個代市長,馬上就會成為河山市乃至整個新東省的笑話了!

“如果查不出幕後真凶,市長可以考慮換點彆的條件……”

張衛東知道宋擁軍跟韓振邦不是一個陣營的。

但對於鄒曉燕想要的那個結果,他也冇抱太大的希望。

“我為什麼要跟他們妥協?”

鄒曉燕語氣冰冷的反問道。市長,您看,現在智慧手機是不是越來越受歡迎?”“社會的需求,就是科技發展的源動力!”“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更高的通訊需求就會越來越多。”“比如,人們將不再滿足於打個電話,發個資訊,很快,視頻通訊就會成為一種日常交流。”“到那時,什麼水電費、取暖費,各種生活繳費,你就是去大集上買個菜,也可以電子支付,甚至合同,都可以網簽的。”張衛東的這些描述,還是讓鄒曉燕覺得太遙遠。但對於那個行政服務中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