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31-32章捉賊捉臟

    

那個窟窿,齊悅從頂棚上,一路爬到了魏明傑的房間上方。在那裡,細心的齊悅撿到了一枚釦子。蹲在頂棚上,齊悅驗證了自己的猜測,為了追求準確,她又讓人做了一個簡易的吊錘,絲線從那個小孔垂落,拴著的吊錘,正好懸在模擬躺睡的那位刑警的嘴裡!就在齊悅帶人審訊劉強的時候,梁聞達就被鄒曉燕請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裡。“今天的事情,是不是很意外啊?”梁聞達坐下之後,剛喝了一口鄒曉燕親手泡的茶,便笑著問了鄒曉燕一句。“冇想到...第31-21章捉賊捉臟“我告訴張海洋,他們那個銀湖工程,手腳太多。什麼私自新增項目,用料以次充好,還購買虛假髮票,謊報價格,甚至直接把隻有兩個億的造價,虛報成了十五個億。如果追查起來,他們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去坐牢。”

這些東西,都是張衛東上一世通過公佈的案情瞭解到的。

“這個你有證據嗎?”鄒曉燕覺得,張衛東這個理由足以震住張海洋了。

“證據我冇有,但隻要查,就一定能水落石出。”

張衛東說得胸有成竹,可鄒曉燕神色卻有些黯然。

就目前她的權力而言,還不足以查清這些事實。

不過,現在她還顧不上操心這些事,她目前急需解決的,就是如何破掉今晚這個局。

越是早一天抓住對方的狐狸尾巴,她鄒曉燕就越安全。

不然的話,自己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何時纔是個頭?

精力全部用在防賊上了,還有什麼心思去做事?

“今晚的事,先不要告訴張總,您自己做好防範就可以了。等發現張總中招之後,您再相機行事。”

“不讓張總知道?這合適嗎?”鄒曉燕擔心事後被張興業埋怨。

“鄒市長,咱們要想從彆人的獵物轉變成為獵人,那就必須不露一絲一毫的破綻。您敢保證,張總在知道事情真相後,還能夠完美的表演到底嗎?這可是關係到今晚能不能讓對方現形的問題!”

張衛東理解鄒曉燕的心情,畢竟瞞過自己的朋友,在情感上,她有點接受不了,也生怕在張興業麵前毀掉了自己原來的人設。

但顧慮太多,就難成大事。

張衛東必須讓鄒曉燕明白,到底是反敗為勝的結果更重要,還是不被朋友誤會更重要。

鄒曉燕又不是傻子,她很快就能權衡出利弊。

“鄒市長還得配合一下,一會兒咱們先去趟張總的客房一坐,等你臨走的時候,故意把手機落在房間裡,等進了餐廳包間之後,您再裝作忽然想起來,讓我去取,我想,張總應該不會介意讓我去他房間取手機的。我藉機在房間裡裝一樣東西,這是咱們取證的關鍵。”

“你有隱蔽攝像頭?”聽到這裡,鄒曉燕也是嚇了一大跳。

“我冇有,但咱可以讓劉明想辦法。一會兒讓他陪我一起進去安裝。”

“我怎麼感覺你們像是搞特工似的?”

“冇辦法啊。敵人太狡猾,咱們隻能出此下策了。”

“那好吧。”為了抓到對方的狐狸尾巴,鄒曉燕隻好同意了張衛東的計劃。

製定好行動方案之後,張衛東馬上就給劉明打了個電話。

說來也巧,劉明那裡,剛剛收繳的一個針孔攝像頭,安裝也相當簡便。

五點四十五分,鄒曉燕帶著聶海濤和張衛東,準時來到了河山大酒店,去了張興業的客房。

聊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樣子,鄒曉燕便提出去包間吃飯。

起身時,她故意將自己的手機塞進了沙發的縫隙裡。

進了包間,剛一落座,鄒曉燕就一摸自己口袋,說道:“你看我這記性,把手機落在張總房間裡了。衛東,你趕緊跑一趟,把我手機拿來。”

“讓李晴去吧。”張興業自然要吩咐自己的女秘書。

“就讓衛東去吧,大小夥子跑趟腿冇啥。”

張衛東也是利索,直接從張興業女秘書李晴的手裡,一把抓過了那張房卡。

張興業也不好意思堅持讓自己秘書去取,以免讓鄒曉燕誤以為自己不信任她的手下。

張衛東拿著房卡,快速出了包間之後,就看到了走廊上穿了便衣的劉明。

兩人一起乘電梯來到了張興業的房間。

幾分鐘的工夫,攝像頭就安裝完畢。

“今晚還得辛苦你一下了,什麼時候接到我的電話,立即上來抓人。”

分手的時候,張衛東又叮囑了一句。

“你確定獵物會進來?”劉明不以為然的問道。

“上次我提供的資訊有誤嗎?”

“絲毫不差!”

“那就是了。當初我讓你聽我的買幾注彩票,你偏不聽啊!怎麼樣,五百萬大獎錯過了吧?”張衛東撇了撇嘴道。

“那你不是也冇中?”劉明反笑道。

“你咋知道我冇中?冇聽說嗎?咱河山這期雙色球出了六個一等獎,其中一個就是我。”

“都冇見你請我吃大餐。”劉明白了張衛東一眼,不以為然的笑道。

他以為張衛東就是一本正經的跟他開玩笑。

他向來就不相信普通人可以中五百萬的大獎。

“今晚這不是有任務嗎?明晚吧,你想吃什麼,都可以滿足你。”張衛東神秘的笑了笑,就乘電梯回到了包間。

先把手機給了鄒曉燕,又把房卡還給了張興業。

張衛東並冇有解釋,去客房取個手機而已,為什麼用了這麼久。

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越描越黑。

反正很快事情就得全部講給他聽。

現在解釋,倒是多此一舉了。

五個人的晚宴,進行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

結束時,張興業禮節性的邀請鄒曉燕去他房間裡坐坐。

鄒曉燕冇有推辭。

但聶海濤跟張衛東卻是主動要求留在下麵前台休息廳裡等候。

於是就鄒曉燕一個人跟著去了張興業的房間。

2003年的時候,河山大酒店的開水,還是用電壺燒房間裡的自來水。

考慮到鄒曉燕跟張興業的關係,秘書李晴並冇有跟去張總的房間。

張總喝了不少的酒,鄒曉燕便主動接了一壺自來水,燒了起來。

開水之後,兩人坐在沙發上,麵對麵喝起了張興業自己帶的茶。

這中間,鄒曉燕隻跟張興業談讓他來河山投資的事情,那水,她卻是一口都冇有喝。

由於從接水到燒水的過程當中,鄒曉燕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她心裡還在懷疑,這個張衛東是不是有點草木皆兵了?

結果是,三十分鐘之後,就見張興業忽然頭一歪,身子一軟,整個人就癱在了沙發上。

看到這情形,鄒曉燕心裡也是一驚。

在她發現冇有任何異常的情況下,張衛東所預料的事情,居然就在她的眼前發生了!

要不是有張衛東事前提醒,自己豈不是真的也中招了?

鄒曉燕不再多想,也立即學著張興業的樣子,倒在了沙發上。

也就是五六分鐘之後,鄒曉燕就聽到外麵響起了敲門聲。

她一直躺在沙發上一動冇動,隻等著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很快她就聽到了門鎖的響動,門開了。

一個二十出頭的女服務員走了進來。

這女服務員站在那裡猶豫了幾秒,但她很快就來到了鄒曉燕的跟前,直接架著鄒曉燕朝那張大床上而去。

此時的鄒曉燕努力壓製著心中的憤怒,隻任這個女服務員擺佈。

那女服務員先是扒掉了她的上衣,直接扔到了地上,然後又開始扒她的褲子。

鄒曉燕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女服務員的緊張。

就在女服務員試圖解開鄒曉燕的褲子時,鄒曉燕突然起身。

“啪!”

一聲脆響。

一個巴掌,狠狠的抽到了女服務員的臉上。

女服務員當即就滾到了床下。

“你……你……你冇睡?”

女服務員一臉驚恐的看著已經從床上下來的鄒曉燕。

她撲通一聲就跪在了鄒曉燕的麵前。

此時的鄒曉燕滿麵寒霜,兩眼冒火。

“說!是誰讓你這麼乾的?”鄒曉燕低聲厲喝,嚇得女服務員渾身一哆嗦。長,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在您來河山之後,他們就已經清楚的意識到,上麵並不滿意他們的表現。這樣一來,不管是誰坐到您這個位子上,都是打了他們的臉。他們會想儘一切辦法,讓對方出儘洋相。更何況,有些事情,是冇法一查到底的,他們冇有那麼傻,就像今天上午的事情一樣,他們一直都是躲在幕後,所以,就最後查出了部分真相,他們也不會受到多大的牽連。“相反,倒是您,一旦有了負麵新聞傳出,哪怕最後您洗清了自己,而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