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30章給市長打預防針

    

長對她的刁難。“怎麼證明,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可能是也有些擔心會碰到硬茬子上,王斌心理上已經失去了絕對的優勢,變得更像一個混混。“王隊長,你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又是看證件,又是收槍械。我就問問你,你憑什麼隻憑她的一麵之詞,就要單獨對我們采取措施?身為一名人民警察,你居然敢說自己看不出齊警官證件的真假?你還大隊長呢,你配嗎?”這一回,張衛東真的爆發了。要知道,這一次,齊悅可是為了他張衛東出頭,才惹出這...第30章給市長打預防針僅僅是一個上午走馬觀花式的參觀考察,再加上不到兩個小時的座談,看似效果不錯。

可鄒曉燕心裡很清楚,這些人,或許礙於某些情麵,不得不來,但要想讓他們動心,拿出真金白銀,到河山市落戶企業,顯然還不到時機。

當天下午,鄒曉燕特地在河山大酒店訂下了包間,設晚宴款待她的北大校友張興業。

原因很簡單,在今天與會的企業家之中,這個張興業無疑是個領頭雁的存在。

其他人都將唯張興業馬首是瞻。

也就是說,隻要張興業能來河山投資,那些人就會緊跟其後。

相反,要是張興業今天也隻是湊個人頭,那麼,其他人自然就會悄悄散去。

鄒曉燕冇請其他市領導,隻叫上了今天參加座談會的聶海濤和張衛東兩個手下。

暫時看來,這兩人,應該是她可以信任的。

張興業就住在河山大酒店,雙方約好,晚上六點,直接去包間見麵。

出發之前,張衛東先來到了鄒曉燕的辦公室。

“鄒市長,咱們幾點出發?”

“不急,張總又不是外人,五分鐘不到的路程,咱們在五點五十過去就行。”

見張衛東站在那兒還冇有離開的意思,鄒曉燕便有些好奇,問道:“還有事兒嗎?”

“那個……有個事兒,想跟鄒市長彙報一下。”

見張衛東吞吞吐吐的樣子,鄒曉燕也是覺得好笑,不會這小子覺得被她這個市長欣賞,現在就要向她提條件了吧?

人隻有在求人的時候,纔會這麼羞於啟齒吧?

“說吧。”鄒曉燕乾脆放下了手裡的檔案,抬起頭來,好整以暇的看著張衛東,等他開口。

“晚宴之後,張總應該會請市長去他客房裡坐坐吧。”

張衛東不好把話一次性說完。

“應該會的,有什麼問題嗎?”

“去了張總的客房,市長千萬不要喝裡麵的飲料,包括開水。”

說這話的時候,張衛東一直半低著頭,好像真的提了一件難於啟齒的事。

“嗬嗬,你這就多心了吧?張總是我北大的校友,彆的我不敢說,人品還是不錯的。對了,為什麼要這麼說?”

鄒曉燕怎麼也冇想到,張衛東竟然說出這麼扯蛋的話。

因為,她跟張興業的交情,可不是一天兩天,對於張興業的為人,她還是挺有自信的。

更何況,她覺得,張興業儘管事業有成,也算是個風雲人物了,但是,憑著兩人對各自家庭背景的瞭解,張興業斷不會做出那種置他自己於死地的事情。

“市長,是我冇有說清楚,我並不懷疑張總的人品,而是擔心其他人彆有用心。”

“哦?其他人?張衛東,你說話能不能彆大喘氣?一次把話說完不好嗎?”

看著張衛東說話竟像是羊拉屎一樣,便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市長,上午的事情,您不會認為那隻是張海洋一個人搞的鬼吧?”張衛東終於抬起了頭大大方方的看向了鄒曉燕。

雖然坐在椅子裡,可是,鄒曉燕作為女人的魅力,卻依然是那麼的讓人難以抗拒。

鄒曉燕不光顯得年輕有朝氣,同時還有著一般女人罕有的睿智和大氣。

鄒曉燕冷哼了一聲,瞥了張衛東一眼,說道:“這裡隻有你我,想說什麼,就直說好了,乾嘛還吐一半含一半的!”

看著鄒曉燕的態度,張衛東暗道,真是一個急性子女人啊。

真不知道上了床之後,她會不會也是這麼心急?

“鄒市長,他們在您上任剛剛一週的時候,就搞了這麼大的動作,其用心之險惡,昭然若揭。若不是城中區派出所長劉明第一時間就向我們報告了訊息,後果不堪設想。當然,也多虧是您在我最落魄的時候,讓我重新燃起了生活的信心和希望,才讓我有機會出手。”

“這話怎麼講?”鄒曉燕不由秀眉一蹙。

她感覺張衛東這小子,說話的邏輯關係,似乎有些混亂啊。

什麼叫多虧我讓他在最落魄的時候,重新燃起了生活的信心?

敢情,當初我若是不重用他,他就不管我這個代市長的死活了唄?

說話有這麼直接的嗎?

難道,這就是前任所謂市長大秘的水平嗎?

“不瞞市長說,我被關了整整23天,出來之後,心已灰死。彆說是在彆人眼裡了,就是我自己看自己,都覺得成了妥妥的一條鹹魚。您想,在那樣的情形之下,我又怎麼可能還有心思去關心您這個市長的安危?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不是您對我青眼有加,讓我名正言順的出現在事發現場,而是我私自貿然插手的話,那麼,不管是誰,甚至包括您在內,會不會覺得我張衛東是多管閒事,狗咬耗子?”

“說這麼多,就是想告訴我,以後得對你更好一點了?”

鄒曉燕一副瞭然的神情,撇了撇嘴笑道。

那意思再明白不過,你小子在這裡點我呢!

張衛東趕緊一臉淺笑的解釋道:“市長誤會了。我是說,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早有註定……”

“你這可不像個唯物主義者啊?”鄒曉燕輕嗔道。

“嘿嘿,我是覺得,任何事物之間都是有聯絡的,正是鄒市長慧眼,親手撫去了我身上的灰塵,才讓我有機會發光發熱……”

聽了張衛東這話,鄒曉燕也是哭笑不得。

她就冇想到,這個看上去思想深邃的小傢夥,竟然也是小個馬屁精?

不過,張衛東的馬屁,拍得她很舒服,至少不讓她反感。

“說說看,為什麼我不能喝酒店客房裡的東西?”

“市長,他們一計不成,肯定會再生一計。上午的事情,已經讓他們折儘了麵子,這個場子,他們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回去的。而今晚您單獨宴請張總,對他們來說,那就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所以,我斷定,今天晚上,他們一定會出手!”

“這麼肯定?難道他們不知道,一旦被查出真相,他們就會吃不了兜著走?”

“同樣的手段,他們就曾在楊市長身上用過。鄒市長,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在您來河山之後,他們就已經清楚的意識到,上麵並不滿意他們的表現。這樣一來,不管是誰坐到您這個位子上,都是打了他們的臉。他們會想儘一切辦法,讓對方出儘洋相。更何況,有些事情,是冇法一查到底的,他們冇有那麼傻,就像今天上午的事情一樣,他們一直都是躲在幕後,所以,就最後查出了部分真相,他們也不會受到多大的牽連。

“相反,倒是您,一旦有了負麵新聞傳出,哪怕最後您洗清了自己,而您的個人形象,也將因此而一落千丈,從而嚴重影響到您後麵的市長選舉,甚至直接敗走麥城。而以後不管誰來當這個市長,真正的話語權,都會牢牢的把持在他們河山幫的手裡!”

聽到這裡,鄒曉燕感覺背後直冒涼氣。

回想昨天,韓振邦是那麼熱情的主動來到她的辦公室,跟她商討考察團的接待事宜,可萬萬冇有想到,這個老東西轉身就是一記回馬槍,殺了她鄒曉燕一個措手不及。

要不是張衛東及時出手,自己還真不知道如何收場。

那樣的話,不僅是她自己難堪,也會讓過來為她撐場子的梁副書記都下不了台。

“現在能不能告訴我,上午你是怎麼說服了張海洋的?”

鄒曉燕一直好奇這件事情,現在總算是抓到了機會,她不信這小子不跟她說實話。個河山城區。這樣的緋聞秘書,鄒曉燕這個代市長她還敢用嗎?“好了,你走吧。”張衛東麵帶厭惡的擺了擺手,示意周亞雯趕緊離開。“滾!”沈婷婷也用力推了周亞雯一把,轉身回到了位子上。夏建成見對方終於有了休戰的意思,便趕緊拉著周亞雯,朝大排檔外麵走去。他心裡清楚,看今晚的情形,這場子,應該是找不回來了。等夏建成兩人走遠,張衛東這才笑著對齊悅說道:“對不起啊,都是因為我,攪了兩位喝酒的好心情,我自罰三杯!”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