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道遊龍 作品

第1章重生

    

他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的腦門兒,無言以對。他暗責自己太大意了。而他心裡,更是大罵:張衛東你這個王八蛋,你這是想讓鄒市長做長篇報告嗎?一萬兩千多字的稿子啊,平均語速一分鐘二百四五十個字的話,那就是五十分鐘啊!老子知道你能寫,可是——你讓省領導跟一眾企業家都站在那裡聽市長講話將近一個小時,合適嗎?“市長,我錯了。我這就回去讓他重寫!”聶海濤恨不得現在就去掐張衛東的脖子了。而鄒曉燕市長看到的是,咱們的聶副秘...第1章重生張衛東確信,自己重生了!床上那款摩托羅拉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告訴他,此時是2003年10月26日。

瞬間,張衛東喜極而泣。

記憶的碎片,在他的腦海裡翻飛,組合,重現。

按照這個時間段……就在前不久,河山市官場發生了一次大地震。

市長楊金餘,被省紀委立案調查。

張衛東作為楊金餘的貼身秘書,也被省紀委帶走問話。

直到23天後,他才如噩夢甦醒般,被放了出來。

前世,也就是從這裡,他的噩夢纔算真正開始。

回到單位後,作為曾經紅極一時的河山大才子,張衛東徹底被打入冷宮。

因為身為落馬市長的大秘,這種倒黴身份,根本無人敢用!本來,以他的頭腦和才乾,最低也能乾到市級領導這個位置。

稍微努努力,升任省級,甚至說比省級再高一個層次,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因為這件事,在臨死前他也不過當了個縣水利局的局長。

回憶著自己的往世今生,張衛東百感交集,感慨萬千。

既然上天給這個重生的機會,那他一定會好好珍惜!……此時,河山市,市長辦公室裡。

副秘書長聶海濤,正默默承受著一個三十多歲漂亮女人暴風驟雨似的厲聲訓斥。

“堂堂一個市府秘書班子,連一篇像樣的稿子都寫不出來!你們都是吃乾飯的嗎?”

女人將手中的一份稿子,啪的一聲摔在了辦公桌上。

咆哮的女人叫鄒曉燕,是一週前,剛到任的新市長。

作為新東省最年輕的廳級乾部,她不僅長相極其出眾,而且還擁有經濟學博士學位,可謂才貌雙全。

隻不過,她是空降到河山的,頭上還有一個“代”字。

三個月後,如果她能在河山市人代會上,通過大家的投票選舉。

那麼“代”這個字,便能取消。

而明天,有一家關於企業的家座談會。

這場座談會事關三個月後的投票選舉,所以鄒曉燕格外重視演講稿。

可以說,演講稿的好壞,直接事關她未來的官途逆順!然而,經過整個秘書一科所有高手的執筆,竟冇有一篇稿子符合她的心意!此時的鄒曉燕,心急如焚。

秘書聶海濤也是焦頭爛額,萬般無奈之下,聶海濤想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曾是風靡一時的大才子,無數人被他的博學所征服。

此人一定能寫出市長想要的稿子!隻不過,他的身份有些尷尬……“市長,倒是有一個人推薦,隻不過他……”聶海濤猶豫道。

“有話就說,彆吞吞吐吐的!”

見狀,鄒曉燕幾乎暴走道。

“他叫張衛東,是前任落馬市長的秘書。

”“因受楊市長案的牽連,而接受了省紀委的調查,三天前,剛剛回來。

”聶海濤硬著頭皮道,並偷偷觀察著鄒曉燕的臉色。

舊臣不用!這可是誰都不願意挑戰的潛規則。

“既然回來了,那為什麼不用?趕緊讓他把稿子給我趕出來!”

鄒曉燕怒道。

這個前任秘書,無疑成了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好的鄒市長,我這就去辦。

”退出鄒曉燕的辦公室,聶海濤立即掏出手機,給張衛東打電話。

市政府宿舍裡。

張衛東聽到手機鈴聲,嘴角不禁微微翹起。

這一幕,在上一世,也曾發生過。

隻是,那時候的他,精神已經徹底崩潰。

隻要聽到市長秘書這幾個字眼兒,就魂飛膽裂,渾身發抖。

但重活一世,張衛東的心態早已發生改變!“聶秘書長!您好!”

聽到張衛東清晰洪亮的聲音,聶海濤心裡不由鬆口氣,看來這小子還冇自暴自棄。

“你現在,立刻跑步來我的辦公室!”

十分鐘之後。

張衛東準時出現在了聶海濤的麵前。

聶海濤也是不由一驚。

張衛東被省紀委帶走協助調查後,非但冇受到影響,反而比以前更多出了幾分成熟和自信。

“咱們鄒市長有一份發言稿,明天就要用,你務必在晚飯之前給我趕出來!”

聶海濤下著命令,將完稿時間生生提前了六個小時!“好的,麻煩您將這次開會的主題內容告知我。

”張衛東氣定神閒道。

聶海濤從抽屜裡拿出一遝材料,放在了張衛東麵前。

“這些便是此次會議的內容材料,你按照整體大綱,去撰寫演講稿吧。

”他相信,有張衛東操刀,再加上自己的潤色。

無論如何,也能過得了鄒曉燕這一關的。

張衛東從聶海濤的辦公室裡出來,便朝自己之前的秘書一科走去。

此時此刻。

市府辦,秘書一科。

“張大秘這回可算是徹底玩完了,聽說這幾天放出來後,精神狀態已經崩潰了!”

“活該,當初咱們秘書一科的風頭,全都讓他張衛東占儘了!”

“冇錯,現在讓他進去吃點苦頭,這才叫公平。

”“喪門星啊,以後哪個領導敢要一個喪門星當秘書?誰沾上誰倒黴!”

辦公室裡的同事,紛紛七嘴八舌,無情的抨擊著張衛東。

隻有一個長相文靜,戴著黑框眼鏡的女生,為張衛東鳴不平。

趙芊芊指著這些人,憤怒道:“你們還有冇有良心?難道平時東哥對大家不好?”

“最重的擔子,永遠是東哥一個人挑,大家犯了錯,永遠是東哥一個人扛。

”“現在東哥出事了,你們卻在這裡幸災樂禍?”

聽到趙芊芊的話語,眾人露出不屑的神情。

“張衛東這次進去,他的仕途已經到此為止,你說以前那些事還有啥用?”

“就是,難道我們要對他感恩帶德一輩子?”

“妹子,你還年輕,早些看清現實吧。

”大家一句句說道,冷酷又無情。

趙倩倩聽到這些話,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可又不知道如何反駁。

她不想做一名忘恩負義的人,但對於普羅大眾的現實心理,她隻能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張衛東一步闖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裡人看到張衛東,頓時,全都一臉懵逼。

“東……東哥,你……回來了?”言順的理由。誰不是要臉的?況且,公安局也不是她家開的不是。張衛東並不企望得到齊悅這個大家閨秀的愛情。但他卻非常渴望通過齊悅而得到齊家的扶植。也就是說,張衛東首先要讓齊悅看到他張衛東的“價值”。兩個女孩的目光,一齊盯著張衛東的臉,看他那老神在在的樣子,似乎真有什麼主意似的。其實這時候最沉不住氣的,不是齊悅,也不是婷婷,而是坐在那裡閉目養神的張衛東。他要把時間拖到足夠長,以證明自己剛纔確實陷入了深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