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日記 作品

第744章 再戰一場

    

狀趕緊低頭叉手行禮。他雖已知這些江湖豪俠並非強盜,但心裡還是有些害怕。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那鐵叔對湘兒道:“小湘兒今天怎麼想到到馬房來遊玩?”他雖是胡人長相,漢語卻說得字正腔圓。湘兒道:“鐵叔,我說我會騎馬,這小子不信,特地帶他來見識見識。”鐵叔笑道:“湘兒自然會騎馬,騎得好極了,像我們鐵勒人的女兒。”江朔心道:原來此人是鐵勒人,他叫鐵叔,隻怕...卓然藏身在一棵大樹上,看的也是眉頭微皺了一下!

因為那個鏢頭照這樣打下去的話輸給對方是早晚的事情。

那些小嘍囉見狀更是大聲為他們的二當家的拍手叫好!

而威武鏢局這邊則是人人麵色凝重!

和那些小嘍囉歡呼雀躍形成了鮮明對比。

因為他們知道一旦鏢頭要是輸了的話,他們的下場肯定會很慘的。

但是騎在馬背上的那兩名鏢師好像並不是太著急,隻是冷眼旁觀著,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擔憂的表情,好像鏢頭的輸贏和他們沒有什麼關係似的。

場中正在比試的兩人此時都是全力以赴。

絡腮鬍子見對方不敢和自己的鬼頭大刀硬碰,於是更是肆無忌憚的瘋狂向對方進攻,完全不考慮防守。

鏢頭被逼的更是連連後退,絡腮鬍子見狀更是大喜過望,暴喝一聲揮刀就向鏢頭攔腰劈了過去。

鏢頭見狀嘴角微微上揚了一下,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現在絡腮鬍子中門大開,完全都暴露了出來!

隻見他腳步先是向後一退,隨即又詭異的向左橫跨了一步,突然就消失在絡腮鬍子的視線裡麵了。

絡腮鬍子一看對方從自己眼前消失,立刻就知道不妙了,但是他這一刀的力氣太大了,肯本就來不及收回,更談不上防守了!

但是他的實戰經驗也是相當豐富,既然看不見對方,就說明對方有很大可能在自己身後,於是他藉著手中鬼頭大刀的慣性,整個人猛的向前一沖,準備先脫離戰圈再說。

雖然他向前沖的很猛,鏢頭腳下的速度卻是更快,就聽啪的一聲!

鏢頭已經用手中柳葉刀的刀身拍在他的後背上了,絡腮鬍子被這一拍,向前沖出七八步,然後一個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現場立刻就安靜了下來,剛剛還咋咋呼呼的小嘍囉們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威武鏢局這邊衆人也都是長出了一口氣隻有騎在馬上的兩名鏢師對視了一眼,露出了會心一笑。

心想總鏢頭教的這三步果然詭異無比,果然能起到反敗為勝的奇效!

卓然這時也是暗自笑了笑,因為剛剛那鏢頭使出的正是追風飄渺步的前三步,所以才會反敗為勝的。

而那手拿摺扇的中年男子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自己的二當家明明是穩占上風的,怎麼會突然就來了一個狗吃屎呢?衆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鏢頭的身上。

可是那鏢頭卻並沒乘勝追擊,而是站在原地,沖著趴在地上的絡腮鬍子說道“承認了!”

本來他完全有機會一刀殺了這個絡腮鬍子的,但是他考慮到對方人多勢衆,萬一真的把這人殺了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麵了,把對方逼急了群起而攻之的話,自己這邊還是會吃虧的,弄不好自己這邊會全軍覆沒,鏢還要丟掉。

這是自己不願意看見的事情,自己的首要職責是保證鏢不能丟,自己手下留情了,希望對方能看在自己手下留情的情分上,放自己過去。

所以在最後時刻他手腕一轉用刀身拍在他的後背上了。

手拿摺扇的中年男子這時突然突然拍手說道“威武鏢局的鏢頭果然出手不凡,感謝閣下最後時刻手下留情了!

要不然我這二當家的這會已經去見閻王了!”

鏢頭聞言嗬嗬一笑說道“我這點微末修為,讓大當家的見笑了!

我們跑江湖混飯吃的,始終抱著多個朋友多條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

尤其是吃鏢局這口飯的,都是武林中的朋友給麵子,賞我們一口飯吃的!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希望大當家今天高擡貴手,放我們過去!

日後必有重謝!”

手拿摺扇的中年男子聞言嗬嗬一笑說道“按理說,你剛剛手下留情放了我二當家的一馬,我不管怎麼說也應該放你們過去的。

但是我和你說實話,這次的事情我們是受了彆人的銀子才來劫你們這趟鏢的,你應該也知道我們這行的規矩的,所以實在對不住了!

這樣吧你把鏢留下,你們所有人我都不為難你們!”

鏢頭聞言眉頭微皺了起來,他也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他們也有他們的規矩,但是更可怕的是有人在和威武鏢局作對!

這要是不查出來,以後威武鏢局就麻煩了!

想到這裡他嗬嗬一笑說道“大當家的!

你收了誰的銀子?”

大當家的看向鏢頭嗬嗬一笑說道“這個無可奉告,你們威武鏢局得罪了誰,難道自己一點數都沒有嗎?”

鏢頭見問不出來什麼,於是也就不在繼續問了,隻是看向大當家的說道“大當家的,您也知道我們鏢局的規矩,鏢在人在,鏢失人亡!

在下還是希望大當家的高擡貴手?”

手拿摺扇的大當家聞言搖了搖頭說道“多說無益,你隻要能打贏我,我二話不說就讓你過去。”

說完以後他看向鏢頭。

鏢頭聞言知道今天不打是不可能的了,於是他歎息了一聲說道“那就請大當家的賜教吧!”

大當家的聞言卻是嗬嗬一笑說道“剛剛我已經見識到閣下的刀法了,這場我們比試一下拳腳功夫怎麼樣?”

鏢頭聞言也是嗬嗬一笑說道“悉聽尊便!”

說完以後把手中的柳葉刀向後一拋,騎在馬背上的鏢師伸手接住刀柄。

大當家的見狀也是把手裡的摺扇遞到身後的小嘍囉手裡。

就在這時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的絡腮鬍子二當家的突然說道“大哥!

剛剛這小子仗著詭異的步法才贏了我,也怪我太大意了,但是我輸的不服,這場拳腳比試還是讓我來吧?我要把剛剛丟掉的麵子找回來!”

大當家的聞言轉頭看向絡腮鬍子說道“老二!

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還是先休息一下吧?”

絡腮鬍子聞言連忙說道“大哥!

我剛剛隻不過是大意了而已,如果不讓我找回麵子的話,那以後我在兄弟麵前還有什麼威望,我說的話還有誰會當成一回事?”

大當家的聞言看了一下身後的那些小嘍囉,然後又看了一眼絡腮鬍子,稍微考慮了一下說道“那就你來吧!

這次可要全力以赴,不要再大意了!”

絡腮鬍子聞言連忙點頭說道“大哥!

你就瞧好吧!”

說完以後他就邁開大步向鏢頭走去。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來,獨孤問見江朔還在猶豫,歎了口氣道:“朔兒,你以內力助我,湘兒,把長索給我。”獨孤湘仍在不斷奔跑,聽到獨孤問之言,忙從腰上解下長索,拋給獨孤問,江朔則一手仍護住獨孤問背心靈台穴,另一手扶在獨孤問右肩胛後秉風穴,內力源源注入獨孤問體內,循著他的手太陽小腸經獨自循行,獨孤問右手內力徒增,而江朔注入的內力不循著他自身經脈執行,亦不用擔心自身真炁執行牽動毒氣上攻心脈。獨孤問藉著江朔的內力舞動長索,這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