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日記 作品

第1章 聖王隕落

    

歸真追問道:“誰讓誰?這可得先安排好,讓我算算,有幾種情況……”磨鏡老人見他又要開始夾纏不清,忙攔住他的話頭,道:“到時再隨機應變就是了……我們先把人手定下。”其實大唐三教雖然事先沒有商量,但他們就這麼幾個人,倒也沒得選,稍一商量便決定分成——司馬青雲和葉歸真,諸葛靜虛和江朔,鐵箏道元和磨鏡老人三隊。伊斯見各教都已各出兩人,不禁搖頭歎息道:“既如此,我景教也無法獨善其身了,若瑟兄弟,便隨我出戰吧。...諸天萬界,六界為一體,每六個六界再為一體,以此類推無窮無盡。

有一六界,分淨、濁、靈、獸、欲、空六界。

欲界,九洲大陸,青壺城。

這是大陸上第一雄城,無論什麼時候從城外的鉞山俯視這座城,它都是那麼的雄偉壯麗,繁華而神聖。

青壺城本來名為新原城,六十多年前才改名為青壺城。

這裡是整片大陸的文化與科技的中心,短短的幾十年裡,這座雄城將整個大陸的文明推進了至少五百年。

城中王宮中,伸出宮牆三十多米的巨炮炮管就是最好的一個證明。

因為這根炮管使王宮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茶壺,炮管就是這茶壺的茶嘴,青壺城也是因而得名。

聖曆六十四年,兩名裝著樣式各異的盔甲的男人正站在鉞山最高處鳥瞰青壺城。

一人麵如冠玉,英俊非凡;一人膚色很黑,長相粗獷,他個人要比另一個人高一個頭。

二人都是三十來歲的年紀,英俊男子名為十方-白瞳-狂霜,是大陸北方的王者,狂霜家族的族長。

黑臉男子名為子明-黑虎-重山,是大陸西方的王者,重山家族的少族長。

這個名字分為兩到三部分,最前麵的是名字,其後是號名。

號名不是自己取的,而是在人成年後,由國家的專門組織,或是各大教會評定的,實在是一些偏僻的地方也可以讓族中長輩代取。

最後麵的是家族名,這不是每個人都有,隻有貴族家族才會有,普通的平民百姓是沒有的。

子明看著青壺王宮說道:“十方,你說是先有這門無敵大炮,還是先改的城名?”

十方淡淡的說道:“這有什麼區彆嗎?”

子明爽朗的說道:“當然有,如果是先有的炮後改的名,那就是沒什麼。

如果先改的名,後有的炮,那說明聖王大人太厲害了啊,竟然如此的胸有成竹。”

十方白了子明一眼。

“注意你的措辭,以前他是聖王大人,現在他是瘋王,是昏君。

我們並不是反叛,而是起義!”

子明哈哈一笑。

“不要在意那些細節,你我小時候可是都是聽著聖王大人的傳說長大的,直到現在他一直都是我的偶像。”

十方說道:“他的確是前無古人,也可能是後無來者的存在。

他原本不過是一名馴獸師,一介平民,卻以一人之力統一了大陸,成為大陸上一第一任聖王。

科技上,他改進了槍械,精煉鋼鐵,奠定了法具製造的基礎理論。

武力上,他戰勝了光明與黑暗兩名教皇的聯手。

戰略上,他統一大陸,甚至開始開拓其他的大陸。

每一件都是我們哪怕是窮極一生都無法做到的。

不僅是你,怕是這世界上所有人都將他當成偶像。

可惜,當他老了,變得瘋狂了。

他親自踐踏了他自己的國策,他傷害了他曾說過要永遠保護的平民。

他甚至將數個村莊炸的灰飛煙滅,我去看過那個地方,方圓十數公裡的巨坑,讓人觸目驚心。”

子明說道:“可他從來沒說過那是他做的,也沒有看到是他做的。”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那麼大的巨坑,這世上除了他,誰能做到?”

子明點了點頭。

“也是,除了他,這世上還真沒有人能造成那種破壞。

不過,那隻是他最瘋狂的一次,近十幾年來,他到處燒殺搶掠,我想不明白,他已是大陸的聖王,天下最富有的人,他為什麼還要這麼做?我想起他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這個世界本就是肮髒的,就算是清掃的再幹淨,最終還是要變得肮髒。”

十方鄭重的看著子明說道:“那句話還有最後一句,那就是‘這個世界要時時的清掃,就像我們要經常洗澡一樣。

’可惜他沒做到。

現在,我們都走到這裡了,想那麼多也沒有用了。

不知道東麵和南麵的那些人準備好了沒有,希望他們不要掉鍊子,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的飛禽大軍在一個月前全部離開了青壺城,萬一它們飛回來了,這仗可就不好打了。”

忽然,城中發出一聲巨響,那門作為青壺城標誌的巨炮轟然倒塌。

接著青壺城北麵和南麵的城門也發生了爆炸聲。

接著,如潮的呐喊聲響了起來,攻城開始了。

攻城持續了一天一夜,聖王的所作所為已是衆叛親離,就連城中的親衛都是一大半叛變。

就算是如此,一共十三支義軍部隊也有不小的損失。

而這些損失大多都是在王宮中造成的,而造成這些損失的不是什麼強大的部隊,而是聖王設計的各種法器。

這些法器很是難防,無論路邊不起眼的宮燈,還是地闆和牆壁,都可能化為要命的陷阱。

哪怕王宮沒有遇到一支抵抗力量,十三路義軍到達觀星塔下時,已損失了大半。

十方表情凝重,如果聖王的部隊沒有反叛,他們十三路義軍根本打不到觀星塔下,甚至有可能會全軍覆沒。

觀星塔,是整個王宮的中樞。

王宮被聖王設計成了一個巨大的機關城,而觀星塔就是總控室。

十方與子明一直待在鉞山上,他們的部隊有手下的將軍指揮,他們一直在這裡縱觀大局。

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們對那個已經八十多歲的老人太過忌憚。

那可是大陸上第一個聖王,創造過無數次奇蹟的人,現在就是突然一個隕石從天而降扭轉戰局,他們都不意外。

這章沒有結束,請點選下一頁繼續閱讀!

子明有些遺憾的說道:“這個時刻,我好想在觀星塔下。”

十方淡然的說道:“那你去啊,反正我們在這裡隻是以防意外而已。”

“嗬嗬,你們都來了啊!”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觀星塔中傳了出來,哪怕是數千米之外的十方與子明都能聽的到。

這二人並不意外,哪怕是那些士兵大多也不意外。

青壺城中是有聯動傳音法具的,老人不費力就可以讓整座城都聽到他的聲音。

一個身穿王袍,披頭散發的老人出現在了觀星塔的陽台上。

這名八十多歲的老人,腰都已經直不起來了,可他身上依然散發出睥睨天下的氣勢。

老人耷拉的眼皮幾乎蓋住了眼睛,可任何人看向他的雙眼,都是感覺到淩厲如刀的眼神。

“我知道你們來幹什麼了,所以你們就不要說些冠冕堂皇的話,說什麼為了人民,說什麼為了正義。

我,洛蘭-聖-無雙,並沒有老糊塗,也沒有失心瘋,我知道我的做法對不起我的人民,但我不後悔,若是你們站在我的立場上,你們也會這麼做,甚至比我還要兇狠。

我是搶劫了許多的教派,貴族甚至是平民,但我並沒有下令拿走他們的財産,也沒有下令奪走他們的生命。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

你們想知道,我到底在搶什麼東西嗎?”

洛蘭用一種鄙視的眼神掃視著塔下烏壓壓的士兵,無論是將軍還是士兵竟都是不敢發出一點兒的聲音,就像是等待著自己的君主的檢視。

算起來,洛蘭就是他們的君主,他們雖然是高舉義旗打進了王宮,可當他們看到了聖王本人,尊敬自心底油然而生。

洛蘭嗬嗬一笑。

“我搶的隻是一些上古文獻,有的是書籍,有的是石刻,有的是古董。

你們或許會問,我為什麼要這些東西,甚至不惜去搶。

我要的並不是這些物品本身,要的是這些東西中蘊含的資訊。

沒辦法,我的時間不多了,我不能按我製定的法律去得到這些東西,因為有的人會仗著法律拒絕我,有的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

我本來就是一個低賤的奴隸,是一名貴族的馴獸師,無論是從出身還是資質來看,我都不應該得到強大的力量,可是我就得到了。

你們想知道這個秘密嗎?”

洛蘭再次用那種帶著嘲笑的眼神看著所有人,他沉默著,等待著這些叛軍的回答。

沉默持續了好幾分鐘,終於有一個耐不住性子,開口問道:“聖王大人,我想知道這個秘密。”

洛蘭笑了起來,他笑聲越來越大,最後竟有些狂態。

洛蘭年紀太大了,幾聲狂笑就讓他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他止住咳嗽後,竟一下子直起了身子,就像他三十年前那麼直。

“好,我就告訴你們這個我保守了一輩子的秘密。

我的力量來自於神明。”

洛蘭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議論了起來。

神明從來都存在於傳說之中,很多人都認為神明不存在,所謂神明隻是他們臆想出來的一個精神寄托而已。

洛蘭大喊一聲安靜,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甚至沒有一個有拒絕的念頭。

“我以聖王的名義發誓,我說的都是真實的。

我遇到了真正的神明,神明賜於我力量與知識。

我搶那些東西,就是為了再次找到神明,求他賜給我生命。

我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反叛我,你們是想搶我的財富,我的力量。

嗬嗬,我的財富你們可以拿走,但我的力量與我的知識,以及尋找神的方法,我將向全世界公開。

我早就讓我的飛禽大軍帶著我的遺産飛到了世界各地。

如果你們想要的話,就滿世界的去找,去搶吧,哈哈!”

聖王洛蘭再次狂笑起來,他那瘦弱幹枯的身體漸漸的鼓脹起來。

突然,聖王洛蘭的身體炸成一片血霧,血霧逐漸的擴散,範圍越來越大,如同血色的風暴。

站在最前麵的士兵來不及退開,被血霧吞沒,他們的身體瞬間膨脹起來,最後和聖王洛蘭一樣炸成血霧。

所有的義軍見狀,紛紛奪路而逃,可血霧的擴散速度太快,很快就吞沒了大半的義軍。

當血霧將整座王宮覆蓋後,就停止了擴充套件。

而活下來的義軍不足一成。

從此,青壺城再次改名,其名為血域。

喜歡蒼白之途()蒼白之途。

請關閉瀏覽器閱讀模式後檢視本章節,否則將出現無法翻頁或章節內容丟失等現象。中酒,天仙聞言嗬嗬一笑說道“隨便你小子,你喊我什麼我都沒有意見!”說完也是一仰脖子喝完杯中酒。莊睿和馮幫主見狀相視一笑!沒用一會功夫,四王子和小順子還有林言武幾乎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吃完了!四王子這才用手絹擦了一下嘴巴,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讓三位前輩見笑了!”隨即他轉頭對丫鬟說道“讓後廚再燒幾個菜端上來!”其中一個丫鬟答是轉身就出去了!四王子這時端起酒杯說道“吃的差不多了,我敬三位前輩一杯!”天仙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