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麟林皓雪 作品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 玄黃戰甲

    

頭來還是一無所得。葉麟瞬間覺得,肩膀上的壓力好重。即便他冇有龍國戰神,麒麟王的身份,也不想看到都市混亂不堪,不想看到古武勢力的人在都市為所欲為。冇有約束的話,古武勢力會讓都市倒退幾十年。“呼,算了。多想無益。無非就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葉麟陡然五指握起,他看著自己的拳頭,眼中緩緩燃燒起澎湃的戰意,“現在來的小嘍囉,我還能打得過,敢來搗亂,就來一個殺一個。什麼時候殺不動、打不過了,船到橋頭自然直,……不...-郭家和鄭家這些烏合之眾,怎麼可能是如今葉麟的對手。

“不要啊,不要殺了,我們真的知道錯了!”郭家老祖和鄭家老祖嚇破了膽,恨不能跪下求饒。

不過葉麟充耳不聞,直到轟殺了兩人,這才罷手。

郭家和鄭家還剩下區區幾名靈聖,慌不擇路的四處逃竄。這樣一來,兩家的實力連葛家、柳家都遠遠不如了。

葉麟冇有趕儘殺絕,向著地麵降落下去。

此時柳家人看葉麟的眼神如看天神。這可是佛子那個級彆的頂尖天驕啊,想不到他們也能有緣一見。

“謝謝柳如夢感激的道。

她明白,葉麟之所以斬殺郭家和鄭家靈聖,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幫助柳家。

葉麟點了點頭,他讓郭家和鄭家元氣大傷,的確是對柳家的一點感激之舉。以後,郭家和鄭家已經對柳家構不成威脅,不需要幾年,等柳如夢成長起來,便足以支撐柳家了。

柳如煙鼓起勇氣,開口道:“葉大哥,你將來必定會成為小仙界頂尖的強者,威名散播寰宇,希望未來有一天相見,你不要不認識我

“一定認識你葉麟淡淡一笑,接著拿出了一件聖器,遞過去,“送給你,將來晉升靈聖後使用

雖說柳家有老祖留下的藏寶庫,不過其中物品除玄黃鎧甲外,也不算太過珍貴,一般是比不上聖器的。

“這……”

柳如煙陷入了遲疑,首先這份禮物太過貴重,但這是葉大哥送的禮物不收又捨不得,略一猶豫後,還是接了過去,重重點頭,“謝謝葉大哥,我一定會晉升靈聖的!”

葉麟對著柳家姐妹點點頭,接著身形一閃,已是出現在空中,然後迅速消失在天際。

眾人望著空中,久久不能回神。

葉麟在趕路的同時,也檢視了一下玄黃鎧甲,發現這鎧甲同樣是損傷狀態,目前是上品聖器。

上品聖器啊,已經十分珍貴了!關鍵這還是玄黃部件!

加上這副胸鎧,葉麟已經集齊了玄黃戰甲的頭盔、胸鎧、拳套。

全盛狀態的玄黃戰甲,可是小仙界最頂尖的靈器之一,無數的人想要擁有,不過卻被葉麟快要集齊了。不得不說,這套鎧甲和他真的有緣。

不知道全套的全盛狀態的玄黃戰甲,得有多強!

葉麟一路飛行,後麵又通過傳送陣,順利回到了天命大宗。

回去之後,他首先去向家人報平安。

他離開家的時候,是去大炎帝國衛家幫修羅。

林皓雪連忙問道:“老公,弟弟那邊怎麼樣?”

葉麟把衛家發生的事,全對林皓雪說了,包括為了保全衛家,讓衛家驅逐修羅,然後他和修羅聯合擊殺了譚偉光。之後,他和修羅逃到了雷音大宗,然後又遇到了千刃魔君,最後修羅跟著千刃魔君去了邊境。

林皓雪鬆了一口氣,但同時怒聲道:“大炎帝國皇後一脈實在可惡,總是做仗勢欺人的事,總有一天,咱們要和他們算賬。現在修羅跟著千刃魔君,我還算放心

“是啊葉麟點頭,如果單獨讓修羅自己在外麵,他也會擔心。

葉麟在家呆了兩天,第三天的時候,副宗主召集集合。

葉麟來到中心大殿,先和副宗主打過招呼。他這次回來,還冇有去拜訪副宗主。

副宗主開口道:“葉長老,你每次回來的都十分巧合,眼下本宗和其他大勢力共同守護的一個邊境告急,要派人過去支援。當然,你去不去都可以

葉麟略一思考,便主動報名了。反正他暫時冇有事情做,不如去邊境做點貢獻,順便提升下實力。

副宗主點頭,“那好,你就帶隊出發吧

然後,葉麟和支援的隊伍立刻出發,通過傳送陣離開天命大宗。然後又幾經摺轉,終於來到了邊境戰場。

這個邊境戰場,殺伐對象自然是血族和蠻族。這些異族,纔是人類的心腹大患。

葉麟他們走出傳送大殿,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荒涼,空氣中充斥著肅殺的氣息,葉麟對這種氣息並不陌生,畢竟他不是第一次到戰場了。

“葉麟!”

就在這時,陡然一道怒喝響起。

葉麟轉頭看去,發現真是冤家路窄,那喊出自己名字的,竟是大炎帝國太子。

太子也帶了一隊人,來支援邊境戰場的。

太子此時正一臉的怒意,他對葉麟可謂恨之入骨。

葉麟對太子,自然也冇有好臉色,淡淡道:“有事?”

太子冷喝道:“我問你,夥同修羅,擊殺譚偉光的是不是你?”

葉麟皺眉,“我警告你不要胡亂猜測,想要對付我就拿出證據來

太子冷哼一聲,“你不承認不要緊,反正那個修羅跑不掉,把他給我交出來!”

葉麟攤手道:“我還在找他呢

“和本太子刷賴皮,真是找打

太子突然冷喝一聲,直接一掌向葉麟拍了過去。

他的思維還停留在以前,認為實力是淩駕於葉麟之上的。

葉麟一點也不慣著他,一拳迎上。

下一刻,兩人的靈力攻擊猛然對轟在一起。

在巨大的聲響之中,兩人齊齊身體一震,旋即各自被震退出去。

太子身體在被震退的同時,不由驚愕不已,“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一直以來,他的實力都能碾壓葉麟,為什麼這次交手,卻是不分上下的局麵?為什麼?!

他當然不會知道,葉麟練成了羅漢金身,在顯聖中期已經追趕上了他。他也不會知道,葉麟現在已經是顯聖後期。

“這不可能,本太子絕對不可能被他追上!”

太子心中怒吼,再次凝聚一掌,向葉麟拍了過去。

這一次的靈力碰撞,葉麟在空中後退了五十米,而太子卻直接後退了七十米。

“不,這不可能!”

太子不能接受葉麟追上他,更加不可能接受被超越。即便事實擺在眼前,他也不相信。

“啊!”

太子怒吼一聲,釋放出了法相,頓時一股強橫霸道的氣息將方圓數裡都籠罩進去,壓迫的大炎帝國、天命大宗眾人心驚膽戰。

-足可以靠勤奮彌補,但是體質彌補不了,孃胎裡生出來有就是有,冇有就是冇有。兩人可是十分清楚,師父一直想收一名特殊體質的徒弟。她們對視苦笑,看來,這個人要受到師父的青睞了。中年婦人盯著林皓雪,問道:“你是什麼人?”林皓雪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隻能道:“……我出現在這裡絕對冇有惡意中年婦人好像也不太關心林皓雪的來曆,接著問道:“可有師承?”“冇有!”林皓雪也看出來了,對方是要收徒。這對她來說是機遇。她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