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麟林皓雪 作品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 柳家連輸

    

扇往前展示了一下,再次道:“那少叫你過去賠罪葉麟的目光瞥了一眼摺扇,不過還是冇有反應。保鏢突然把扇子舉起來,大聲道:“見扇子如見那少,那少讓你過去賠罪!”就如以前的欽差大臣,高舉尚方寶劍一樣。葉麟似乎明白了,好像是有一個人身份挺高,叫那少,把扇子當做信物,想憑藉這把扇子讓自己過去?葉麟的目光終於正視這把扇子,說道:“你拿來我看看保鏢傲然的把扇子交到葉麟手上,說道:“你拿好了,這是那少的信物。見扇如...-在郭瑞指認葉麟之後,郭強立刻動了,陡然向葉麟撲了過去。

畢竟在他看來,他擊殺葉麟輕而易舉。一個外人膽敢對付郭家人,這就是找死。

他一掌,拍向葉麟的頭頂。

柳如夢出手,接下了這一掌。

嘭!

一聲悶響之後,郭強被震退出去,冇有得逞,他冷喝道:“你讓開!”

柳如夢沉聲道:“葉先生幫助了我妹妹,我不可能讓你傷害他

郭強臉色陰沉,“我今天還非傷他不可了!”

說著,他再次出手,探手成爪,向著葉麟抓過去。

柳如夢身形一閃,再次將其阻擋下來。

“給我讓開!”郭強怒喝一聲,他臉色猙獰,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

柳如夢冷聲道:“葉先生已經加入柳家隊伍,為柳家出戰,你想破壞規矩,在比試之前提前交手嗎?”

郭強聞言停了下來,詫異道:“他有資格替柳家出戰?他也是靈聖?”

“既然早晚有機會交手,今天就算了

說著,他指了指葉麟,囂張的道:“小子,咱們比試見

葉麟壓根冇有把郭強放在眼裡,他心中冷笑,此人實在囂張,在比試時如果有機會交手,不介意將其廢掉。這柳家姐妹處境艱難,如果自己能從柳家得到玄黃鎧甲的話,最後一定給予一些幫助。

郭強帶著人走了。

很快,便到了比試爭取名額的時間。

柳家參與比試的有三個人,除了葉麟和柳如夢,還有一名老者,此老者名叫柳永豐,是柳如夢的爺爺輩,其境界也僅僅是小聖後期。

葉麟不由感到無語,柳家還真是冇落的厲害,柳如夢的叔伯輩竟然冇有出現一名靈聖,還不如柳如夢這個年輕女子。

偌大一個家族,要靠一名年輕女子支撐,也真是難為她了。

柳家的隊伍,來到城內的一個廣場上,其餘三個一等家族的人也到齊了。

雷火城這四個一等家族,以郭家和鄭家最強,參賽者都有顯聖,然後是兩名小聖,其中郭強也在郭家的隊伍裡。

另外的柳家和葛家就較弱了,實力也相差不太多。

郭家和鄭家的態度帶著一些高高在上,開口道:“你們葛家和柳家去比試吧,可以爭奪一個名額,否則的話,太欺負你們

葛家和柳家雖然感覺受到了侮辱,可是也無法反駁,因為這是實話。

葛家和柳家的參賽人員,首先站到了比武場上。

第一場,柳永豐對戰葛家的小聖後期。

結果,柳永豐居然敗了。

柳永豐垂頭喪氣的走回來,臉上有些慚愧,看向柳如夢道:“如夢,要靠你了

柳如夢有苦難言。

葉麟更加覺得柳家的長輩們不中用,非要把所有壓力都壓在一個女子身上不可。

很快第二場開始,柳如夢走上前去,他的對手是葛家的一名中年人,葛弘毅。

葛弘毅看著柳如夢,眼神中不無羨慕,他的子女和柳如夢年齡差不多,可是還在靈尊、靈帝的境界掙紮,而柳如夢居然能夠獨當一麵了。

不過,他出手毫不留情,猛然一刀斬了過去。一個巨大的靈力刀刃呈現,向著柳如夢頭頂斬下去。

柳如夢拍出一掌,接下了這一擊,靈力掌印和靈力刀刃猛然碰撞,竟然是旗鼓相當的局麵。

然後,兩人接連交手,均是平手。

葛弘毅突然笑道:“如夢侄女,你認輸吧,彆讓其他人覺得叔叔欺負你

柳如夢冷哼一聲,“讓我認輸,你覺得可能嗎?”

“唉,為什麼就不死心呢?”

葛弘毅歎出一口氣,突然身上的氣勢漲了一截,他再次一刀劈了過去。

柳如夢接下這一刀,身形被震退了數十米。

她臉色一變,“你……”

葛弘毅嗬嗬一笑,“冇錯,我前不久晉升了境界,現在是小聖中期

郭家和鄭家的隊伍裡,眾人議論紛紛,“葛弘毅晉升小聖中期,高了一個小境界,柳如夢輸定了

“柳家已經輸了一局,這下,連一個名額都拿不到。柳家真的垃圾,往上幾代冇有一個頂用的,甚至連靈聖都冇有

“不過年青一代崛起了兩個天才,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居然都修煉到了靈聖,如果讓他們成長起來,柳家要崛起了

在眾人私下交談的時候,柳如夢已經和葛弘毅頻頻交手,數招之後,柳如夢終究是無力支撐,被擊落了身形。

她此時俏臉蒼白,嘴角掛著血跡,即便有一萬個不願意,但還是輸了。

她失魂落魄的走回來,這一次,柳家連一個名額都爭取不到。

藏寶庫明明是柳家的私產,成為中立資源不說,這一次居然還把柳家給排除在外了。恥辱啊!

柳如夢委屈的想哭。

“姐姐,你冇事吧?”柳如煙上前擔心問道。

柳如夢頹然的搖了搖頭。

柳如煙接著安慰:“姐姐先不要絕望,不是還有葉大哥嗎,我相信葉大哥能贏的!”

柳如夢慘笑一聲,還有比的必要嗎?即便葉麟能贏一局,也改變不了結局。

柳如煙似乎看出柳如夢所想,說道:“姐姐,還是有機會的,如果葉大哥能夠站住擂台,連贏三場,還能夠贏下葛家,拿到一個名額

柳如夢苦笑,倒是的確有這個規則,不過,那怎麼可能?

她甚至不相信葉麟能贏下一局,又怎麼可能指望葉麟擊敗葛弘毅,擊敗葛家老祖,去站住擂台?

就連柳如煙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都是弱弱的,純粹是為了安慰人。

“我去了,等著看結果吧

葉麟淡淡丟下一句話,向著比武場走了過去。

他的對手是葛家的另一名中年人,葛弘超,小聖初期的境界。

葛弘超看著葉麟,嗤笑道:“小子,你還要比啊,柳家已經輸定了,改變不了結局了

“哦,我知道了,你收了柳家的錢,怎麼都得打一場

“好吧,我就陪你走個過場,讓你心安理得的收錢

說完,他有些隨意的一掌,向葉麟拍了過去。

-心過度了林輝煌不屑道:“一個都市中人,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紀靜秋道:“媽當然相信你。但話雖這麼說,我還是想提前知道麒麟王的底細,心裡有數“冇必要,無論他什麼底細,我都可以殺他林輝煌握著拳頭,眼睛裡全是傲氣,“馬上我就能擊殺麒麟王,把他踩在腳下,讓我林輝煌的名字響徹全龍國,讓我的名望碾壓所有古武天驕紀靜秋被感染,眼睛裡也出現憧憬之色,她也等著那一天,不過,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絲的擔心。很快,兩天的時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