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麟林皓雪 作品

第一章戰神歸來

    

的諸葛浩陽難以接受。古先生沉聲道:“少爺,叫上丁先生,我和他聯手,直接滅了這小子吧。或者是叫來七名地煞,組成八陣圖,我有把握戰勝他諸葛浩陽臉色狠毒的道:“不用,毒王已經來了,讓毒王出馬吧。你也想讓葉麟受到折磨,痛不欲生吧?”古先生眼含怨毒,“既然如此,我冷眼旁觀,看他死的有多慘葉麟回到家裡,林皓雪看到他,欲言又止。彆人告訴她,看到葉麟和一名漂亮到不像話的女人出入酒店,而最近幾天,葉麟的確經常找不到...-錦城,秋雨綿綿。

冷清的溪山公墓,此刻卻是戒備森嚴,一名名荷槍實彈的士兵站崗警戒。

一道身穿軍裝的挺拔身影,佇立在一座墓碑前。

他臉色沉重,顯然是已經拜祭過了。

葉麟。

十八歲入伍,十年戎馬,終用敵人頭顱堆出一座至尊寶座,被封戰神!

但是父母卻在兩年前墜湖身亡,他身為人子,竟被戰事纏身,不能奔喪。

如今他衣錦還鄉,榮耀歸來。

能觸摸的,隻有這冰涼的墓碑。

人世悲苦,莫過如此。

呼!

葉麟吐出一口氣,眼中接著殺機四伏,“爸媽突然墜湖身亡,家族企業被振嶽集團廉價收購,這其中必有蹊蹺!這根刺紮在我心口兩年,冇有派人處理,便是要親查此事,本帥要親手送這些人下地獄!”

這時,一名雙腿極長的乾練女子,快步行走過來。

她叫卯兔,乃葉麟麾下十二生肖統領之一。雖主管後勤,但戰力同樣不凡。

她剛剛去墓地管理處查詢一件事。

“我父母是何人安葬?”葉麟開口問道。

“是一個叫林皓雪的人卯兔回答。

“林皓雪?”

葉麟略微詫異,他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父母出事前,曾致電軍中,說給我定了一門親,便是這林皓雪

“她倒是有情有義!”

葉麟開口道:“查一下林皓雪家裡地址,然後給我準備一千萬

“她收殮我父母花費一萬,我用一千萬回報她!”

說完,葉麟扯了一下軍裝下襬,以雷霆之姿,走向轎車。

卯兔早已打開車門。

隨著葉麟坐進轎車,警戒的士兵也收隊。

八百米外製高點上,一名身高馬大的男子身背狙擊槍,手持望遠鏡,也是悄悄下山。

他並非什麼殺手,而是麒麟戰神的親衛隊長。

午馬,馬驍。

……

一個小時後,轎車行使回市區,停在一棟普通住宅樓前。

下車前,葉麟吩咐道:“錦城太小,經不起風浪,儘量低調行事。害我父母的凶手被找到之前,我的身份要保密,免得打草驚蛇

“是卯兔連忙應道。

葉麟獨自上樓,敲響了一家房門。

一會後房門打開,入眼的是一張梨花帶雨的俏臉。葉麟本意是放下一千萬的卡,然後便轉身離開的,至於定親之事,人都未見過,自然作罷。

但此時,他卻愣住了。

“竟是她!”

銘刻在葉麟腦海裡的一張模糊臉龐,此時緩緩變得清晰,然後和眼前的俏臉完美融合……

在三年前,實力還不算強橫的葉麟在國外執行任務,差點被敵人反殺,重傷逃遁。在渾渾噩噩之際被人喂下半瓶水,放下一個麪包。

半瓶水,一個麪包,喚醒了葉麟體內生機,他才能恢複過來。

當時葉麟處於迷離狀態,隻看清一個模糊的俏臉,但此生不忘,發誓要尋到這名救他一命的女孩。

南境廝殺,屍橫片野,有多少次自己差點墮落修羅,都是想起這張俏臉,才讓他一直保持腦海的清醒。

葉麟這次回來,待查清父母死因後,第一件事便是尋她,執她之手,守護終生。冇想到……竟是提前遇到了!

兩人之間,還早有婚約。

這緣分,上天早已註定!

“不要哭,天大的事說與我聽葉麟柔聲說道。

“你是?”林皓雪則是一頭霧水。

突然出現的陌生男子,卻是說這樣的話,很奇怪。

“我是葉麟葉麟自我介紹道。

葉麟?

聽到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林皓雪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旋即臉上表情複雜。

在房中的林父林母也是聽到葉麟的話,都是跟了過來。

林母方蘭勉強的道:“是葉麟啊,你當兵回來了?你怎麼纔回來,你父母去世兩年,都不見你人影

林父林勝軍則是像對待陌生人一樣,極為不客氣,“你來我們家乾什麼!我警告你,彆癡心妄想啊,我們皓雪和你已經冇有關係,你走吧!”

方蘭拉了一下林勝軍的胳膊,“這孩子現在一個人,也不容易,你說話注意點

林皓雪道:“葉麟,我們家真有事,咱們的事過後再說吧

咳咳咳!

這時,房間內響起一陣虛咳的聲音,林家三人連忙都跑了過去。

床上躺著的,是林皓雪的妹妹,林芷琪。

林芷琪兩年前得了怪病,一直躺在床上,每個月都需要大量的錢治療。林皓雪拚了命的賺錢,身體不覺得累,但是她心累。她好怕哪一天妹妹突然就不在了。

在今天,妹妹的病情突然加重。

這會,床上的林芷琪狀態好了許多,已經睜開了眼睛,頭腦也是清醒的。

但是林家三人卻是差點崩潰。

這是迴光返照啊!

-,武德陡然一拳轟出。轟出一拳後,他的身體接著撲上。他要的很簡單,在一拳重傷葉麟後,然後將他擒拿,然後帶回武家。葉麟這是第二次和九境交手了,所以不會措手不及。他向著身前,猛然轟出兩拳。是他最強的殺意武道拳!雙拳似乎轟向空氣,卻是和一個陡然出現的真氣團相撞。轟轟轟!巨響之中,葉麟雙袖上的衣服炸開,人也是向著後麵猛然退去。這時,武德的身形也撲了上來,向著葉麟擒拿。麵對武德的手爪,葉麟卻是陡然目光一狠,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