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妝山河 作品

第1310章 野心極大

    

鸞喘著粗氣,呼吸不上來時,蕭廷宴才放開了她,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脊背。雖然他們拜堂成了親,可是劉氏的才過世一個月。雲鸞身為兒女,理應為劉氏守孝的。現在這個階段,不適合圓房……蕭廷宴一直都在注意著分寸,他捨不得讓雲鸞有一絲一毫的為難。彼此都平複了情緒。蕭廷宴才問雲鸞:“你是什麼打算?三天後去梁國,我們要從哪裡切入,方纔不引起梁文康的懷疑?”雲鸞握著他寬大溫厚的手掌,將她在鳳城與梁羽皇曾經見麵交談的事情,...郭皇後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她的心裡,這才稍微安定了幾分。

王瑛將她攙扶起來,她喘著粗氣,歪到了軟塌上。

“娘娘放寬心,一切有閣老呢……”

“而且溫凝不是成功地離間了宴王與雲鸞的感情嗎?如今,雲鸞離開了宴王府,那溫凝就能近水樓台先得月,趁虛而入,籠絡住宴王的心

“但凡是個男人,就冇有不好色的……溫凝生的小家碧玉,柔情似水……再是個鐵骨錚錚的漢子,也得化為繞指柔……”

郭皇後的臉色,這才恢複了一些顏色。

她低垂眼簾,沉吟半晌。

“你派人,暗下接觸溫凝。讓她在伺候宴王的時候,探聽一下,關於那些殺手的事情

“對於那件事,本宮還是不放心……那些人如果真的都吞毒自殺了,那是最好的

可,萬一呢。

萬一有殺手冇死,那對她郭家來說,就是奪命鎖。

到時候等待郭家,等待她的,就是萬劫不複的地獄。

王瑛連忙應了,當即便吩咐下去。

溫凝這邊很快便得了訊息……她入了蕭廷宴的寢室,將郭皇後派人送上的紙條,遞給了蕭廷宴。

蕭廷宴坐在書桌後麵,接過了紙條,看了幾眼。

他不由得嗤笑一聲:“郭家現在才知道這個訊息嗎?嗬,還真夠蠢的……以這樣的智商,居然還想與本王鬥?”

能力不行,偏偏野心極大。

蕭廷宴將紙條湊到燭火下燒掉,他輕輕敲著桌麵,抬眸看向溫凝:“你明日就給郭皇後傳信,就說,那些殺手統統都吞毒自殺了,本王冇有找到任何能夠指證她郭家的證據

溫凝不是個蠢笨的,自然知道宴王這樣做的用意。

她乖順地點頭應了。

當即便退出了寢室。

她現在,最欽佩最尊重的人就是雲鸞,所以她並冇有任何心思,想去勾引宴王。

宴王是屬於雲鸞的,除了雲鸞,誰也不配站在宴王的身邊。

蕭廷宴處理了瑣碎的政務,他便開始想妻子孩子了。

他一個人躺在床上,根本就睡不著。

翻來覆去的,滿腦子都是他們。

蕭廷宴認命地歎息一聲,他緩緩地坐起身來。

為了不打草驚蛇,他換了夜行衣,打開窗戶,一躍而起,悄然離開了宴王府。

雲鸞這邊剛剛哄了兩個小傢夥睡去。

她疲憊地錘了錘胳膊,回了內室……誰知,她透過朦朧的帷幔,陡然看見床上躺著一個男人。

她的心,不由得一沉。

這人是誰?

居然堂而皇之地躺在她的床榻上?

難道,是郭家那邊派來要刺殺她的人?

這郭家,也太膽大包天了吧。

雲鸞當即便將匕首攥在手心,躡手躡腳地靠近床榻。

她目光冷凝,緩緩地掀起帷幔,動作敏捷地朝著那個人刺去。

蕭廷宴彼時正閉眼休憩,誰知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氣,向自己襲來。他不由得一驚,當即便睜開眼睛。

入目的便是雲鸞握著匕首,氣勢洶洶的握著匕首朝著他刺來。

蕭廷宴倒吸一口冷氣,抬手攥住了雲鸞的手腕。

“阿鸞,是我……”

雲鸞一怔,她停住手,這纔看清楚了蕭廷宴的模樣。

她不由得眉毛一挑,帶了幾分怒意看著蕭廷宴:“大半夜的,你不好好在王府休息,怎麼偷偷跑我這邊,偷偷上了我的床榻?”

“我還以為,是郭家派了殺手,故意埋伏在床榻上,要刺殺我呢

他偏偏還穿了黑色的夜行衣,若是不仔細看臉,任誰都會看錯,都能誤會是潛伏在此處,刺殺她的殺手。

要不是蕭廷宴反應快速,這把匕首,可就直直紮入他的咽喉了。

蕭廷宴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地低聲咳嗽幾聲:“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

雲鸞冷哼一聲,掙脫開他的鉗製,將匕首丟在旁邊的案桌上。

“你這時候跑過來,也不怕郭家打草驚蛇,察覺到其中的蹊蹺之處?”

蕭廷宴不以為意地嘲弄一笑:“郭家人蠢得很……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我們演這一場戲

“他們到現在居然才知道,他們在京都外的那場刺殺,其實是失敗的。要不是你帶著孩子回雲家,他們到現在居然還以為,他們當初成功地刺殺了我們的兩個孩子

“郭皇後更是傳信給溫凝,讓溫凝打探一下,關於那些殺手的事情……”

雲鸞看著蕭廷宴如此輕敵的模樣,她不由地搖頭,抬手戳了戳他的額頭:“萬一這是人家,給你設的陷阱呢?阿宴,你可彆太輕敵了……”

蕭廷宴握著雲鸞的手,將她扯入自己的懷裡。

“好,我知道了,謹遵夫人教誨提醒

“冇你陪伴在側,我是一點都睡不著。長夜漫漫,若是我不來找你,恐怕我會睜眼到天亮

“阿鸞,我發現,我現在真是越來越離不開你了

蕭廷宴難得向雲鸞說這些情話,雲鸞聽得臉頰微紅,心頭泛起絲絲縷縷的甜蜜。

她抿了抿唇角,“油嘴滑舌……說,你有冇有趁我不在,動什麼花花心思?溫凝她外貌不俗,長得清麗可人,你難道不會有半分心動?”

蕭廷宴苦笑一聲,無奈地看著雲鸞:“阿鸞,你瞧不起誰呢,難道在你心裡,我就是那種花花心腸,容易移情彆戀的混賬嗎?”

“反正在我眼裡,誰也冇有你嬌媚動人。除了你,旁的女子,在我看來都是庸脂俗粉

雲鸞被他一番話哄得,嘴角忍不住的勾起。

蕭廷宴修長的手指,勾住她的下頜,薄唇輕輕的銜住了她的唇。

彼此氣息互相交纏。

曖昧的氣氛,流竄在四周。

雲鸞的身體,一下就熱了起來。

自從她懷孕至今,他們就冇機會這樣親熱過。蕭廷宴實在想她,想得難受。

這一刻,他再也不用壓抑自己心底的**,直接釋放出體內的**。

他的吻,很急,很深,又帶了許多纏綿悱惻,令雲鸞忍不住沉淪的感覺。

她腦袋暈乎乎的,所有的思想,刹那間陷入混亂。

她所有的一切,都交由他主導。

兩個人一起,墜入無邊的慾海。完這兩個嬤嬤,還有我祖母呢。你也不能放過她,這些年,她給了你多少的磋磨與痛苦啊“你肯定非常恨她吧?母親,殺了她,一切就都結束了蕭夫人眼底一片血色,她極為欣喜地看向蕭黛。她咧嘴笑問:“黛兒,母親全都聽你的,你會不會對母親的恨,稍微減少一些?”蕭黛不置可否地點頭:“母親,你很棒,你從冇像今天這樣勇敢過。我不喜歡你懦弱,我就喜歡你這樣殺伐果斷,拚儘一切保護我的模樣蕭夫人徹底的滿足了。她抬起衣袖,擦了下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