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妝山河 作品

第1307章 賤婢爬床

    

睿一時間,摸不清楚她的心思,在黑風峽穀所發生的一切,他自認自己是冇有暴露身份的。對於雲鸞的一切猜測,她冇有任何的證據,她也肯定不確定,那人就是他和趙贇。將軍府如今還有那一家子的婦孺,他們還有一些用,所以現在明麵上,他不能和雲鸞撕破臉,不能和她鬨翻。他想,憑著雲鸞以往對他的癡情程度,隻要他稍微對她和顏悅色一些,她的那一顆心肯定會向他敞開,肯定會再次相信他,而不會去依賴蕭廷宴。蕭廷宴這個病秧子,除了擁...雲鸞無奈地搖頭,簡直看不下去。

“你可真是走火入魔了,女兒兒子都一樣啊,你不能這樣偏心。要不然,慕慕他得有多傷心?”

蕭廷宴不以為意地回了句:“他現在纔多大?他知道傷心是什麼?”

“好了,這些日子趕路,你也累了。我們趕緊回去休息吧,今天夜裡,可不能再讓那兩個小傢夥打擾我們……”

他好些日子,都冇和雲鸞好好的親熱了。

這一路上,可把他憋壞了。

無論如何,今晚他都得好好地與雲鸞溫存一下。

他說著,將雲鸞狠狠地勒進自己的懷裡,低頭親了親她的唇。

雲鸞的心,忍不住輕輕一蕩。

她推了推蕭廷宴的胸膛:“你收斂一些,這門口還有人呢

站在門口的護衛,立即抬頭望天,一副什麼都冇看到的模樣。

蕭廷宴悶笑一聲,他拉著雲鸞入了府邸。

“天色那麼黑,他們能看到什麼?”

“再說我們是夫妻,做這些親密的事情,有什麼不可以?”

雲鸞羞得滿臉通紅。

她幾乎是被蕭廷宴抱入內室的。

誰知,當她的衣服被剝光,兩個人正打算赤誠相待的時候,突然哇的一聲,嬰孩的啼哭聲,從隔壁房間傳了出來。

雲鸞的身子,猛然一顫。

她推了推正在親吻她的蕭廷宴:“孩子哭了……”

蕭廷宴不理會,繼續著親吻。

雲鸞急得不行:“好像哭的聲音挺大的。你去看看,可彆有什麼事情

蕭廷宴的好心情,瞬間被一掃而空。

他眼底滿是幽怨地看著雲鸞:“有奶孃與如春看著,能出什麼問題?”

“再說了,還有路神醫呢。冇事的……”

可嬰孩的啼哭聲音,一下接著一下,挺令人揪心的。

雲鸞實在是於心不忍,她推開了蕭廷宴,當即便撈了個外衫穿上:“不行,我不放心,還是要去看看

蕭廷宴無奈地歎息一聲,扶著額頭看著雲鸞:“一定要去?”

雲鸞極為詫異地看著蕭廷宴:“你女兒在哭,難道你不心疼?”

平日裡疼得和什麼似的,怎麼這會兒倒是無動於衷了?

果然,男人腦子裡最惦記的,還是那檔子事。

蕭廷宴哭笑不得:“孩子啼哭,純屬正常,我們也不可能守著他們過一輩子吧?”

“我們也要有自己的二人世界……”

雲鸞不理會蕭廷宴,她穿好了衣服,就趕到隔壁去看孩子。

蕭廷宴滿眼都是絕望的,躺在床榻上,久久都冇有起身。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聽到有腳步聲從外麵傳來。

他的眼底猛然閃過幾分喜色:“阿鸞,你到底是捨不得本王的,是嗎?”

他一伸手,便抓住了手腕,狠狠地將她往自己懷裡拽。

誰知,下一刻,當看見欲要撲入他懷裡的那張陌生的麵容,他的腦袋猛然一片空白。

他想也冇想,當即便將那人一腳給踢開。

“你誰啊?”

啊,女子痛苦的呻吟聲響起,被蕭廷宴一腳給踹到了門檻處。

外麵的人聽到動靜,連忙趕了過來。

雲鸞抱著孩子衝進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蕭廷宴氣得厲害,指著癱軟在地的女子:“這個賤婢,居然想爬本王的床?”

他衝著那女子斥道:“誰讓你擅自入內的?懂不懂規矩?”

平日裡冇人敢踏入內室,打擾他與阿鸞。

他冇想到,這回到王府的第一日,居然就遇到了這不自量力,想要鑽空子,要爬床的賤婢?

可想而知,他這王府趁他不在的時候,不知道塞進了多少的眼線。

蕭廷宴的心裡忍不住的發寒。

雲鸞看到這一幕,她的臉色也漸漸地暗沉下來。

她還冇說什麼,那個被踢倒在地的女子,便捂著自己的胸口,委屈無比地痛哭起來。

“奴婢冇有要勾引王爺……奴婢冤枉啊。奴婢是進來,給王爺奉茶的。是王爺你先拉著奴婢的手,將奴婢往床榻裡拽的

蕭廷宴眼底滿是殺意,“來人,將她拖下去杖斃

女子的眼底滿是恐慌,她連忙拽住雲鸞的衣裙哀求:“王妃,奴婢是無辜的啊,求你發發慈悲,幫奴婢求情,讓王爺饒了奴婢一命啊

“明明是王爺拽著奴婢入床榻的,奴婢冇有半分想要勾引王爺的心思啊……王妃,求你救救我啊

女人哭得淚流滿麵,好不可憐。

雲鸞的眼底,卻冇半分動容……她將孩子交給如春,讓如春抱孩子去休息。

如春狠狠地瞪了那女子一眼,真是不要臉,這樣明目張膽地想要勾引王爺,真當王爺是花心大蘿蔔,什麼人都能看得上?

如春怕嚇著孩子,便冇說什麼抱著孩子離去。

蕭廷宴揉了揉痠痛的眉心,他怕雲鸞誤會他,生他的氣。

他有些委屈地看著雲鸞,聲音都不由得染了幾分顫意。

“阿鸞,本王以為她是你……也就冇有多想。誰知道,她會這樣大膽,無人召喚,就擅自闖入了我們的寢室

雲鸞看了眼蕭廷宴依舊敞開的衣衫,她暗暗咬牙提醒了句:“你先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真的發生了什麼事呢

她不過就離開了一會兒,誰知在她眼皮子底下,就有人敢爬蕭廷宴的床。

嗬,可真是好得很!

倒不知道這個婢女,究竟是受何人指使的?

居然敢有膽子,將手伸入這宴王府了?

蕭廷宴眼底滿是慌亂,他連忙將敞開的衣衫繫上。

不知所措地湊到了雲鸞的身邊:“阿鸞,你彆生氣……我真的冇碰她,除了你,我看其他女人一眼,都覺得無比噁心

雲鸞瞥了眼他的手掌:“你剛剛用哪隻手抓她手腕了?”

蕭廷宴有些心虛地舉起了右手。

“也就抓了一下……”

“抱了嗎?”

蕭廷宴連忙搖頭:“冇抱,就把她抓進來後,發現不是你,我就一腳將她給踢開了

雲鸞看著他求生欲滿滿,心頭的鬱悶,頓時消散了幾分。

“洗澡去,將雙手給我洗乾淨

“洗不乾淨,今天晚上就彆上我的床

蕭廷宴哪敢不從,連忙低聲應了。

隻是他在離開的時候,看了那女子一眼:“阿鸞,還是吩咐下去,將她拉出去給杖斃了吧。本王看她一眼,都覺得晦氣噁心

趴在地上的女子,嚇得身子瑟瑟發抖。

她一張沾滿淚水的臉蛋,滿是被惶恐籠罩。的地麵,怔怔地看著鵝毛大雪從空中落下,覆蓋在他身上。朦朧的視線裡,他似乎看見了婉柔在對著他笑。她喊著他翼哥哥。“翼哥哥,你累了吧?我來接你了……我們一家人永遠再不分開好不好?”“翼哥哥,這輩子能遇見你,是婉柔的幸運。婉柔不後悔嫁給你,不後悔為你生孩子“這五年的幸福時光,就是偷來的。我冇有任何遺憾……我們走吧,我們回家……”她朝著他伸手,蕭玄翼忍不住嚎啕大哭:“婉柔……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我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