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盛妝山河 作品

第1章 重活一次

    

繩,狠狠地勒進她的手心。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她隻覺得掌心,已是一片粘稠,刺痛感一**的席捲而來。蕭玄睿——這個名字,曾經是篆刻在她心裡高不可攀的白月光,她曾為他神魂顛倒,為他癡迷如狂。她以為,他會永遠是她刻在心裡的硃砂痣——記住網址可就是這個硃砂痣,他傷害了她所有至親至愛的家人,他的手上沾滿了雲家人的鮮血,他就像是一個惡鬼,摧毀了她心中,對愛情所有的美麗幻想。她恨他,恨不得現在就拉著他,與他同歸...雲鸞睡得迷迷糊糊間,突然有人丟了顆石子,砸到了她的手腕上。

她呻吟一聲,扶著痠痛的腦袋醒過來。

有一道軟軟糯糯的聲音,從屋外傳進來。

“四姐……四姐,你醒一醒……”

雲鸞原本模糊的視線,在黑暗中漸漸恢複清明。

一縷微弱的燭火,讓她看清楚了屋內的情況。

她撐著身子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腦袋痛得猶如快要炸裂開來。

思及剛剛喊她的那個聲音,她心頭湧過一陣攪疼。

她抬頭,朝著房門看去。

“小五”

紙糊的窗戶破了一個洞,一張可愛嬌憨的小臉,從紙洞裡露出來。

他滿眼擔憂地看著雲鸞:“四姐,我剛剛怎麼喊你,你都不應聲,真是嚇死我了。睿王那個人不好,姐姐你彆喜歡他了好不好,也彆為了他和父親鬨,娘說父親將你關進柴房是為你好,你還好嗎?”

雲鸞怔愣地凝著,那紙洞裡的小臉,她腦袋一片空白。

這是她十多歲的小弟雲淮?

可來報信的人不是說,小五不是死了嗎?是得了風寒死的,母親傷心過度,抱著小五的屍體一起跳入了府內的水井裡。

這是怎麼回事?

她為何睜眼醒來,還能再見到小五

雲鸞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她用力地揉了揉眼睛,睜眼發現門外站著的小五冇消失。

她抬手便給了自己幾巴掌。

劇烈的痛意,從臉頰蔓延開來。

小五見雲鸞扇打自己的臉,他嚇壞了,他退後幾步,眼底滿是慌亂。

“糟了,四姐肯定是被父親打傻了……”

他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喊。

“娘,娘,四姐傻了,她居然打自己的臉

雲鸞呆愣地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雲淮跑走,大著嗓門四處嚷嚷。

她捂著自己疼痛的臉頰,不禁紅了眼眶。

她能感覺到疼,這種痛感真實地讓她不知所措。

這不是在夢裡,小五不是在她夢裡複活?

她捂著臉頰淚眼婆娑地凝視著這熟悉的柴房——

柴房四周,堆滿了乾柴,乾柴的中間是一個小型的灶台。

燒火的槽裡,還有那閃著火星的炭火。

這是父親將她關在這柴房後,母親偷偷讓人添的,就是怕她在這柴房凍著了,染了風寒。

母親劉氏一共生了五個孩子,三兒兩女,大兒二兒已經成婚,三女兒也已經許配了人家,明年就舉行婚禮。

雲鸞排名第四,下麵還有一個弟弟。

她是五個兄弟姐妹中,最淘氣最任性最紈絝的那一個。

所以從小到大,她進過無數次這間柴房。

二哥成婚後,二嫂疼惜雲鸞,經常偷偷在柴火堆下藏了一條禦寒的毯子。

雲鸞忍不住哽嚥了一下,她跪在地上,用力去扒拉這柴火下藏著的毯子。

當她的手,拽到那柔軟的毯子後。

她跌坐在地,抱著那毯子,低聲哽咽。

她想起前世,被關入柴房前發生的事。

睿王邀她喝茶,她不知怎麼突然昏迷,再次醒來就與睿王衣衫不整摟抱在一起,父親氣得扇了她一巴掌,將她關入了柴房。

後來,她被關了兩日,得了一場很重的風寒,幾乎差點死了。

父親以為她是為睿王殉情,他氣極,怒罵她一番,第二天上朝入宮,便向皇上請旨,讓她嫁給睿王。

誰知,恰巧邊境有敵國進犯。

皇上說,若是父親能率領雲家軍擊退敵國,待他凱旋而歸那一日,便是她與睿王大婚的日子。

父親彆無選擇,當場接旨。

十天後,邊關傳來戰報,我軍大敗,九萬雲家軍命喪黑風峽穀。

人人都說,是父親急功冒進,害了南儲九萬兒郎。

後又被人從父親書房翻出通敵賣國的書信,雲家九族差點被誅殺殆儘,睿王說是他拚死為雲家求情,才免了誅殺雲家九族的命運。

後來她意外得知,造成這一切的人,根本就不是父親,而是蕭玄睿。

想到這裡,雲鸞的腦袋,當即便轟隆隆作響。

今日就是她被關在柴房的第三日。

聖旨不能求,將軍府決不能和睿王府做掛鉤。前世睿王就是以將軍府女婿的名義,接近將軍府那幾個副將,在暗中一一策反,許他們高官厚祿,誘導他們背叛父親。

她決不能讓事情重蹈覆轍,絕不能讓父親進宮,向皇上請旨讓她嫁給睿王。

雲鸞猛然站起身來,可能是起得太猛,她的眼前一陣陣的眩暈傳來。

她狠狠地跌坐在地,腦袋昏沉一片。

她趴在地上,抬著頭死死地盯著房門。

“母親……”

她要告訴父親,睿王這人不可信,他就是一隻蓄謀已久,侵吞她雲家的一匹餓狼。

她奮力朝著門口爬去。

突然一陣腳步聲從外麵漸漸的傳過來,雲鸞的眸光一亮。

哢嚓一聲,有人打開了門鎖。

雲鸞還冇反應過來,整個身體都被攬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父親那個不知輕重的,一巴掌打得這麼重,這整張臉都腫了起來。呀,這額頭怎麼這麼燙啊,莫不是感染了風寒?”

雲鸞緊緊地攥著母親劉氏的袖子,眼睛通紅地看著她。

她想要開口說話,可眼前的意識,越來越沉重。

她不能睡,她要見父親,她要告訴她的家人們,她不要嫁給睿王了,她再也不喜歡那個男人了。

她既然能重活一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雲家重蹈覆轍啊。

可她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再張口說一句話,眼皮沉重猶如千斤。

母親,母親……

劉氏滿眼心疼地捏著帕子,給雲鸞擦拭眼角的淚水。

“不哭,不哭啊,娘帶你出去,咱不禁足了。娘不聽你父親的,不關著你了

雲鸞張了張嘴,淚眼朦朧。

她拚命的吸取著母親身上的溫度,她不由得怔怔地想,她有多久,冇有感受到母親溫暖的懷抱了?

從小到大,母親都不捨得打她,還記得最後一次相見,是父兄陣亡的訊息傳來,母親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與她斷絕了母女關係,將她趕出了家門。

而後,三年,整整三年的時間,直到母親抱著小五跳井,她都再冇見到母親了。

她好想念母親啊,想得她心頭絞痛。

氣血翻湧,急血攻心,雲鸞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出來。私怨,就害了鎮國將軍呢?那九萬英魂,也跟著慘死,這筆血債……哎,你是否能承擔得起呢?”“你還差點害得父皇被百姓們誤會,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父皇容不下將軍府,要藉著你的手殺了鎮國將軍呢,殊不知父皇也是無辜者,也是被你連累了……”翼王趴在地上,嘶啞著嗓音:“是,都是臣弟的錯……這一切,都是我造的孽。求父皇責罰,求父皇給將軍府,給九萬英靈一個公道……”雲鸞在一旁,冷眼看著他們父子三人的表演,隻覺得可笑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