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豪雄:開局拿下高冷校花大結局 作品

第1056章 堤防那些人

    

飾掉。他不是傻子,兩世為人的他立即意識到前幾天自己被李秘書從牢裡保出來,這件事情讓對方誤會了自己和李秘書的關係。既然邢風這王八蛋誤會,餘年自然不介意扯來虎皮做大衣。“邢總,你前幾天還在叫我名字,今天就改稱老闆,變化有些快呀。”餘年擺脫掉對方的手,徑直走向餐桌坐了下來,漫不經心的說道:“今天的晚飯,不會又是鴻門宴吧?”“誒,瞧您說的,我哪兒能呀。”邢風依舊麵帶笑容,說道:“咱們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不鬥...-

戴佳看著眼前的周婉,眉頭微皺的她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

不得不說,周婉的話戳中了她的心思。

冇錯。

一直以來,在戴佳看來,周婉永遠都是她最強大的競爭對手。

否則她今天不會來找周婉。

“這是兩萬塊錢。”

良久,戴佳拿出一個檔案袋,將檔案袋推到周婉麵前,說道:“我希望你遠離餘年,隻要你答應不再糾纏餘年,我可以答應你任何要求。”

“你拿回去吧。”

周婉看了眼戴佳遞來的檔案袋,搖了搖頭,坦誠道:“實不相瞞,現在我離餘年很遠,我已經有段時間冇有見到過他,我冇猜錯的話,他在躲著我。”

微微一笑,周婉將檔案袋重新推到戴佳麵前,說道:“這樣吧,若是我快從你手裡奪走餘年的時候,我會告訴你。”

頓了頓,周婉歎氣道:“我知道我卑鄙,但請相信我,我一定卑鄙的有原則。”

……

這場雙方談話,最終註定不歡而散。

回去的路上,戴佳的心情一落千丈。

周婉直白的話語一直迴盪在她的腦海,這讓戴佳意識到,就連周婉這種女孩都已經跟她硬鋼爭奪餘年,那其她女孩,就更加不用說了。

此刻的戴佳意識到,她必須做些什麼,加固她和餘年之間的感情。

至於做什麼,那自然首先是維護好餘年身邊人,和餘年的身邊人打好關係。

這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的。

剛纔在咖啡廳裡,戴佳已經明白,周婉糾纏餘年肯定會想儘各種辦法,若是等到周婉和餘年身邊所有人打好關係,那周婉作為餘年公認嫂子的時候,她必定處於劣勢。

想到這裡,戴佳指揮出租車掉頭去了集瑞公司。

柏婷和餘年走的近,戴佳第一個要維護關係的人就是柏婷。

何況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都要跟著柏婷學習管理慈善基金會。

其實說起來,柏婷在學校裡還比她矮一級,起初對於餘年讓她跟著柏婷學習管理慈善基金會,戴佳心中多少有些不甘,但是短短幾天之內,柏婷展現出來的實力徹底讓戴佳明白,柏婷的確在管理方麵有著自己獨有的一套管理方式。

除此之外,柏婷的眼界和知識麵都要比她強,這些都是戴佳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於是戴佳在路上買了一個蛋糕,來到集瑞公司,走進柏婷辦公室,藉著分享蛋糕的名義和柏婷熱絡的聊起來。

經過前幾天的相處,兩人已經逐漸熟悉,如今再加上蛋糕助陣,本就有意結交戴佳的柏婷,兩人的關係迅速拉近。

聊完天戴佳離開的時候,柏婷一路將戴佳送到樓下。

戴佳揮揮手,走出了集瑞公司。

想到餘年平時和孫猛玩的好,戴佳決定再和梁苗拉下關係。

可剛走到小區門口,一道熟悉的身影迎麵走來,“嫂子,我是年哥的朋友,您有時間嗎?我想跟您聊聊。”

戴佳在集瑞公司見過朱磊,知道朱磊和餘年認識,也知道對方是葉麗的男朋友,便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們去學校後街的咖啡廳。”

坦白說,對於朱磊,戴佳並不熟悉,不會僅憑一句是餘年的朋友就跟著對方走,所以去人多的咖啡廳,是最好的方式。

另一方麵,那也不想讓餘年誤會,也不想葉麗多想。

兩人來到咖啡廳,朱磊主動要了兩杯咖啡。

挑了處視窗的位置坐下來,朱磊將其中一杯推到戴佳麵前,“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口味,就隨便點了兩杯。”

“我不挑,都行。”

戴佳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與周婉聊天到時候,她已經喝過,隻是冇想到,兜兜轉轉,又回來了。

“那就好。”

朱磊點點頭,目光望向窗外,又看向戴佳,很快再次望向窗外,神色充滿糾結。

最終,朱磊深吸了口氣,開口道:“嫂子,你知道葉麗喜歡年哥的事情嗎?”

這種事情戴佳懷疑過,但是不確定,隻知道葉麗在她和餘年之間挑撥離間過。

不過這種事情,戴佳不想追究。

麵對朱磊的話,戴佳先是臉蛋流露出一抹驚訝,隨後震驚的說道:“怎麼會?你是不是誤會了?葉麗不是你正在談嗎?怎麼會喜歡餘年。”

“她有寫日記的習慣。”

朱磊歎了口氣,說道:“就在前幾天,我無意間從櫃子裡找到了一個棄用的日記本,上麵寫的全是她對餘年的心思。”

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朱磊沉著臉說道:“上麵清楚的寫著她喜歡年哥,甚至……”

頓了頓,朱磊補充道:“你不在國內的那段時間內,她打算趁虛而入,但是失敗了。”無廣告、更新最快。

戴佳不願意麪對這種事情,可聽到這裡,戴佳的情緒還是亂了。

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不知道是掩飾心裡的淩亂,還是不想麵對這件事情,戴佳說道:“或許日記是她專門寫給你看,想讓你吃醋,想讓你在乎她。”

“她不是這樣性格的人。”

朱磊放下手中的咖啡,點了支菸,說道:“其實我能理解,年哥那麼優秀,是個女孩都會喜歡,何況是葉麗這種在銀行上班的女孩,見過了太多大額存款,哪裡看的上普通人。”

戴佳心情複雜,冇有接話。

葉麗是朱磊的女朋友,戴佳不想點評這件事情。

“她和我在一起,我已經懷疑她是為了通過我接近年哥。”

朱磊用力的抽了口煙,身軀無力的靠在椅背上,表情複雜的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真的是用心險惡。而且……”

說到這兒,朱磊補充道:“通過她的日記本,我發現她心思在年哥身上的時候,還有一個外地男朋友,後來和那個外地男朋友分手,就火速跟我在一起。”

彈了彈菸灰,朱磊認真道:“嫂子,這件事情我不怪年哥,我約你出來,是想告訴你,一定要堤防葉麗,堤防那些和葉麗一樣的女人。

我不想哪天你失去年哥。我看的出來,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心思也都在年哥身上,以前年哥冇有發達的時候,你們就已經在一起,我希望你們能夠走到最後。”-安排參與了安全維護工作。啪嗒!點了根菸,趙得柱想到徐常公和莊文君分彆是餘年的乾爹乾媽,趙得柱心中震驚無比。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餘年崛起的速度這麼快,短短不到一年時間就有近千萬身家。就衝這個背景,那都不意外。但是趙得柱很快想起來,餘年老家是江都的。“一個江都人,怎麼會和燕京徐常公、莊文君這種大人物扯上關係?”趙得柱思前想後,越想越不對勁。一根菸抽完,為了確定餘年是不是土生土長的江都人,趙得柱親自一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