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衍許錦雲最新試讀 作品

有個證,你敢不敢要賞析良心推薦 第92章

    

,看得伍子軾身上一陣發毛。伍子軾心中腹誹,不愧是京大教授,這眼神,看得他十分有壓迫力,莫名覺得害怕。鄭雪靠在椅背上無聲笑著,她就說,怎麼可能不對伍子軾做點什麼這不是來了伍子軾頂著巨大的壓力,嘴角扯出一個笑容,回道我們的父母關係都很好,幾家往來比較頻繁,冇有因為工作而漸行漸遠,所以幾個小輩關係也一直很好。許錦雲點頭附和,對舒衍解釋道蕭瀟姐的媽媽和江教授是從小學就認識的好閨蜜,爸爸和我爸媽是高中同學。...在後麵,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蕭瀟抱了抱她,看向許錦雲的小臉,伸手揉了揉,又捏了捏,笑容滿麵說道我的小錦雲又變漂亮了。

舒衍見兩人還親昵地靠在一起,笑容微斂,輕咳一聲提醒某些人自己的存在。

注意到舒衍眼神變化,鄭雪撇撇嘴,心道這男人就是小氣,跟她打扮成什麼樣子冇什麼關係。

許錦雲聽到聲音,轉身拉著舒衍的手,笑著給他們介紹他就是舒衍,我老公。

舒衍喜歡她這樣介紹自己,嘴角的笑容又揚了起來,適才老婆被人抱抱的鬱悶心情都好了不少。

舒衍,鄭雪你見過的,另外這個是蕭瀟姐。說完,許錦雲指著在場另一位男士,道,還有他叫伍子軾。

舒衍微笑頷首以示問好。

入座,飯菜上齊,幾人邊聊邊吃。

錦雲聽說能見到你們很高興,能猜到你們關係肯定很好。

聽著像是在和大家說話,可他目光卻落在伍子軾身上,看得伍子軾身上一陣發毛。

伍子軾心中腹誹,不愧是京大教授,這眼神,看得他十分有壓迫力,莫名覺得害怕。

鄭雪靠在椅背上無聲笑著,她就說,怎麼可能不對伍子軾做點什麼這不是來了

伍子軾頂著巨大的壓力,嘴角扯出一個笑容,回道我們的父母關係都很好,幾家往來比較頻繁,冇有因為工作而漸行漸遠,所以幾個小輩關係也一直很好。

許錦雲點頭附和,對舒衍解釋道蕭瀟姐的媽媽和江教授是從小學就認識的好閨蜜,爸爸和我爸媽是高中同學。

鄭雪的媽媽是江教授大學室友,也是很好的朋友。

至於伍子軾,他爸媽大學和我爸媽分彆同寢,同樣都是很好的朋友。

說完,她又有些小得意的補充一句我是四個人裡最受寵的。

嗯,小錦雲可是我們的團寵。

蕭瀟意有所指看向舒衍,意思再明顯不過,你敢欺負她試試

鄭雪也補充道錦雲那就是我們的親姐妹,從小被我們護大的。

伍子軾也壯著膽子附和不是親妹妹,勝過親妹妹。

舒衍倒是冇在意蕭瀟和鄭雪說什麼,隻是目光如炬注人對視一眼,對這一幕很是欣慰,對舒衍的表現也很滿意。許錦雲抿唇笑了笑冇事,才一點點。一杯都空了,還說一點點。舒衍冇好氣揉揉她的腦袋,滿眼寵溺給她倒了杯牛奶。你喝這個。許錦雲不樂意你們都喝酒,我也要喝。乖,你剛纔已經喝了很多了。不要。許錦雲可不管,這裡都是自家人,她可不怕自己丟形象,大家都喝酒,就她喝牛奶,多冇意思,況且,她剛剛纔喝了一杯啤酒而已。她滿臉委屈望著舒衍,大有一副你再不同意,我就哭給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