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作品

第905章 新生

    

道上混的,到了他這一代,開了一家大商場,算是洗白了,隻是暗地裏仍然操縱著道上的事情。朱宇有些本事,人又機靈,這種人最能混得開,被道上人尊稱一下先生。家裏有個災,擺個風水啥的,都愛請他來看看。過了會兒,牛哥說道:“朱先生,聽說你在找紅色牛黃。我吩咐手底下人留意了,正好搜羅了一些,你說巧不巧?”他揮揮手,就有保鏢捧著兩個紅布袋子來了,我開啟看了下,裏頭是新鮮的紅色牛黃,比朱宇上次找到的陳貨要好得多。朱...楚筱父親不客氣地叫道:“我女兒不治,那你們就滾。”

東山族大怒,拔出彎刀來要拚命。

這幫子人滿身血氣,一看就不是良善,那個老者喝了聲住手,然後陰測測道:“我聽說有幾個美貌女子到處遊蕩,宣揚一個叫做李霖的人。”

楚筱歡快道:“是田姐姐她們。”

我看到她們了,腳步匆匆,輾轉幫助著各地的人,讓他們叫著我的名字。還有兩個女的也在尋找著,可惜她們的願望註定會落空了。

烏鴉啼叫:“她們對你真衷心。“

不是衷心,是情誼。

老者說:“我東山族也有許多子民,隻要你給我治病,我就讓他們也跟著相信那個叫李霖的什麽人?想想看吧,這樣就省去了多少功夫。”

楚筱猶豫了。

“我不治,”她搖搖頭,堅定道,“你這法術太陰邪,我不會幫你。他是個很好的人,就算做了許多好事,也不會要求回報地。你這樣的人惦著他,他會難受地。”

小丫頭長大了。

“說得好。”楚筱父親欣慰地點點頭。

老者一揮手,像是要來開。東山族人把珠寶辦起來,忽然露出獰笑,底下擺著幾麵鏡子,上頭用鮮血畫著符咒。一下發光,就把楚筱父母給定住了。

“你們是鬼魂吧。”

老者陰險道:“要是不給我治病,我就把你們在太陽底下活活地曬死。”

我心裏惱火,就要出手幫忙。但是我什麽都做不到,我就像是個過客,他們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他們。

“你這丫頭長得不錯,帶回去,給我做壓寨夫人。”

他話一落,天空中就有驚雷震動。

趁著他們恍惚的時候,烏鴉明白我的心思,忽地飛出來,就把鏡子給啄碎了。

“不好,快跑。”

符咒破了,楚筱父母一下子脫困了。他憤怒地發出咆哮,就捲起一股陰風,把他們全都從山頂給丟了下去。

我心裏略有不甘,這種無力的感覺真是糟糕。

楚筱回到屋子裏,神龕裏擺著我的木頭像。

“主人,你什麽時候會回來啊,大家都很想你。洛大哥說你沒有死,可是我們找不到你。”她眼角掛著晶瑩的淚珠。

我輕輕觸碰,卻從她的身體內透過了。

“走吧,”烏鴉說道,“這些都是前塵俗事了,你該忘了,再記得和留戀,對誰都不好。”烏鴉撲騰著翅膀,帶我離開了。

“酆都大帝在等你。”

我握緊拳頭,搖鈴叮鈴鈴地響著。

這是洛風嘯用混沌氣做地,也灌注了我的力量,玄機洞毀滅後,這個東西反而完好著。我沒有理會烏鴉,反而跟著鈴聲過去,就來到一處高山的陰影中。

這處陰影很詭異,彷彿連通著時空的縫隙。

我一看就知道了,這是祁陽山的地脈炸開後,形成的一片奇異空間。隻要有人在這兒施展法術,甚至能穿越時間和空間。

我看到了洛風嘯。

他拿著個銅壺,裏頭裝著一個鬼魂,是黑影,他已經被血咒折磨地不成形。

“大夢成空,感覺如何?”

黑影默然不語,然後說道:“隻要給我機會,我還要再試一次。那麽多次我都成功了,隻是最後出了差錯。”

“錯了,你們幾個都錯了,隻有最後一個是對地。”

黑影怨恨道:“還是你不肯幫我,要不然把煉神兵法交給我,我說不定就能成功了。”他嘴裏發著牢騷,都是對我哥的不滿。

洛風嘯搖搖頭,道:“李霖纔是唯一的那個。”

“不,是我,你們都背棄了我。”黑影瘋狂大叫起來。

我有點佩服這廝了,即使到了最後,都沒有放棄。

“洛風嘯,你帶我來做什麽?本來不是要把我壓在九幽嗎?”黑影的神色有些不安,這個地方讓他覺察到危險了。

“你犯下無數的罪孽,自然要在九幽受苦償還。”他看著黑影,說道,“但是我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幫我一個忙,我就送你去投胎。”

黑影心動了。

“你不怕我轉世重來,威脅到李霖嗎?”

洛風嘯不說話了。

“說話呀。”

“想要報複,也得找到人才成,”洛風嘯聲音裏帶著一絲落寞,“如果你能找到他,我反而覺得很高興。”洛風嘯抓著他,從他身上抓出一縷魂力來,這廝吞噬過我的魂魄,自然帶著一點相近的意味。

“你瘋了,你想要回到過去。”黑影明白了他的意圖,麵孔都扭曲了。

洛風嘯淡然說道:“本來覺得封印了玄機洞,就能贖清自己以往的罪過,靈界如今大變樣,自然是好,這都是李霖的功勞。但不是李霖該死,他不該死,該死的人是我,巨鼇和煉神兵法都沒有用。”

烏鴉忽然說道:“洛風嘯真是天資絕代,可惜他不是合適的那個人。”

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麽搖鈴會把我給喚醒了。

洛風嘯要做的事情,跟我當初做的差不多。我隻是回到百年前,就惹出了龍門魁首和轉輪王的亂子,後來引發了陰曹的大禍。

他現在居然要回到從前,改變我的過去嗎?

我想跟他打個招呼,但是他看不到我,也聽不到我說話。

沒人能看到我了。

黑影被送進了九幽,洛風嘯在施展法術,這是一個很高明的法術,周圍的光影發生變化,灰濛濛地通往過去和未來。

他把一絲魂力投進去,裏頭閃爍著一點白光。

他毫不猶豫,就邁步走了進去。

陰陽玉佩已經沒了,他想要憑借著一己之力回到過去,做出改變。烏鴉冷漠道:“他會死。”

我想抓住他,卻眼睜睜地看他消失在那頭。

烏鴉一振翅,就帶我上了高空。

天地外有一個白衣身影在候著。

他背對著我。

我一眼就認出了他是誰,

“你們兄弟贏了,這個賭約是我輸了。”

我心裏卻提不起一絲開心,他對我說道:“李霖,走吧,這個靈界已經容納不下你了。過去的人和事終究會化為塵煙。你現在看著很寂寞,百年後,千年後,就隻是一縷可有可無的愁腸罷了。”

我沒有說話。

我放心不下我哥,不知道他會怎麽樣?惦記著楚筱她們,不想讓她們四處奔波了。

他腳下生出一條青光大道,蔓延到極限,通往一處奧妙無窮的境地。那裏有許多神,他們是來迎接我地。

他過來拉著我,我退後一步,問道:“我哥會怎麽樣?”

“要看他去什麽時間,做什麽樣的事情。”

“我要去找他。”我懇切道,“你能不能教我個法子。”

他哈哈笑了起來,反而帶著一絲解脫。

“李霖,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跟我當初做的選擇一樣。沒了親情友情,成神又有什麽意思。”

“你是神,存在於過去,現在,將來。沒有陰陽玉佩,你也可以回到過去。但是你要記得,即使你是神,也不可能隨心所願。”

他發出寂寥的歎息,心有慼慼。

“我在這兒等著你,等你將事情做完在一起去上頭。”

有了他的指點,我快速來到了山穀前,手裏的搖鈴發出清脆的鳴叫。

搖鈴在指引我,我一步就邁了進去。

我眼前一花,然後耳畔就傳來了轟隆的大響。

背後傳來劇痛,讓我清醒了。我睜開眼,卻發現自己的眼珠子好好地,天空被鮮血染紅了,如同火燒雲,殺氣充斥著天地間。

我站起來。

慘烈的廝殺在持續著。

天空中有一頭巨大的火鳥飛過,它翅膀揚起,火焰如隕石墜落,帶來了毀滅的氣息。

遠處山頭崩潰了,煙塵滾滾,有一條無比粗大的黑蛇盤繞著身軀,它張嘴嘶吼著,彷彿要把天上的月亮給吞入腹中。

回到過去了。

這是千年前,獸潮爆發的時候,也是一切的開端。

眾人在呼喊著,在血戰。

有人把我扶了起來,是洛風嘯。我怔怔地看著他,現在的洛風嘯年輕有活力,嘴角還帶著絨毛,眼神有著淩雲義氣。

他穿著勇氣盔甲,鬢角染血。

我差點落出淚來。

“哥?”

洛風嘯詫異地看著我,彷彿不記得我了。有個人撲來了,抱著我的腿,跪道:“王上,您沒事吧。”是鬼將軍,他現在還活著。

“您從馬上摔了下來,磕到了腦袋。”

我環視著周圍,有許多陌生的人,也有熟悉地,有瑤姑娘,那個李霖也在,他的眼神很堅定,握著劍朝著玄蛇衝去。

我胸前掛著一顆珠子,是聖珠。

我心裏一下子明白了,酆都大帝說的沒錯,我是神,存在於過去,現在,將來。沒想到回到現在,會以這個樣子出現。

是了。

我成了神,那具過去的身體也就消失了,哪兒都找不到了。

現在的我還沒有成神,一切都有機會。

戰鼓擂動,廝殺長鳴。

直到天亮,廝殺才落幕了。

我們在一處山腳休息著,我抓著洛風嘯,問道:“你想要什麽?無論你想要什麽,我都會給你,這是我欠你地。隻要你說出來,上窮碧落下黃泉,隻要我有。”

我太激動了,說話都語無倫次了。

他看著我,神色帶著一絲迷惘,然後又有明悟。

洛風嘯回到了現在,他將來的記憶會一點點第複蘇,然後提醒他,來避免將來發生的一些事情。他認得我,隻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等他全都記起來了,到時的我還在嗎?

他握著拳頭,堅定道:“這場禍患與我有關,我要平定它,才能贖清自己的罪孽。”

我一下子笑了起來。

“如你所願,就算我魂飛魄散,也會達成你的心願。”

李霖走過來了,他坐在我們旁邊,說道:“聽說玄機洞裏噴出一口望月井,能夠實現人心中的願望。我們去問一問吧,就能找到平定獸潮的法子。”

我心裏覺得很荒唐,又覺得好笑。

“好吧,我們一起去看看,這次肯定會跟從前有所不同。”

李霖又說道:“我有一個想法,人的魂魄能不能分成一份份呢?每個魂魄都是獨立地,這樣就像是有了十條命。”

“善心為本,不要被法術和慾念給矇蔽了。”

眾人笑了起來,發出善意的調侃。

有人叫了起來,“該死地,那些凶獸又來了,咱們快上。”

我們站起來,肩並著肩向前衝鋒,沒想到會有跟他一起戰鬥的時候,我心裏充滿了快活。前路多舛,充滿了未知,隻要現在大家在一起,那就足夠了。

長風拂麵,吹得搖鈴叮當當地響個不停。花落花開,周而複始,這次會綻放出一個不一樣的結局。聞。我走過去,這些陰兵自動分開,露出一條道路來。他有些錯愕,然後臉色變得猙獰起來,催動胯下的老虎就朝我撲過來,“肯定是你要用了什麽邪術,我先殺了你,結果還是一樣。”楚筱突然出來了,她抱著一條雪白細犬。波兒象一個激靈地跳出來,衝著老虎發出汪汪的咆哮。這老虎有它數倍大,結果被他一恐嚇,變得狂躁起來,就把虎頭將軍給摔了下來。我忍不住揶揄道:“沒了老虎,你還是虎頭將軍嗎?”這廝滿臉羞惱,拿著一杆長槍衝著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