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作品

第904章 來事

    

後奉上。”等他們走掉,我迅速爬起來溜走。沒想到韓老爺子的死居然是韓家人搞的鬼,被自己兒子弄死,難怪老頭死不瞑目。那個老闆是韓老大嗎?道士想要地估計是這塊玉石,老爺子臨死前頭腦清明,給藏了起來。等我回到店鋪,幾隻烏鴉停在屋簷上,呱呱叫。門開了條縫,有人進去過。我急忙進去,屋裏有個男人黑影,背對著我。我惱道:“好個家夥,大白天地還敢入室行竊。”我伸手去推,男人噗通倒地。我急忙把他翻過來,嚇了一大跳。居...我這一動,就把自身的氣勢發揮到了極致。

要是能顧隱蔽行事,自然最好。隻是我的力量源自玄機洞,我一來,它就知道了。

它想要吞沒靈界的一切,而我要做的事情,剛好跟它的願望相反。若是我成了,那它就徹底消失了。

它是過去,我是未來。

兩者相遇,自然是水火相逢了。

去時,我走的容易。但是現在想要進入靈界,卻是變得很難。靈界的蒼穹宛若障壁,把我牢牢地阻截在外頭。

這是玄機洞在作梗。

我被攔在外頭,而靈界中則是發出了轟隆的聲響,彷彿一朵巨大的焰火燦爛綻放開來。這是玄機洞在不顧一切地噴發了,赤炎滾滾,把這個靈界都渲染的通紅。

這片天地徹底變得動亂不安。

凶獸大片地死絕,成群地化為飛灰。

它這是要趁著最後,把世間的一切都化為烏有。

須彌海上泛起了驚濤巨浪,巨鼇發出悲鳴,身體被衝的蕩來蕩去地。洛風嘯帶著道神,揮灑出一道道的光來,把四極陣給穩住了。

我心裏清楚,玄機洞這是要做最後一搏,把巨鼇徹底抹掉。

隻要人死光了,金鱗木化為烏有,我就算是做了無用功。

可是我現在就進不去靈界。

巨鼇上升起一個人影,燦爛猶如神祇,是洛風嘯出來了。他真是千年以降的絕頂天才,憑著自身的修行,就能吸收和使用混沌氣了。

他這會兒身體完好無損,氣息崢嶸,整個人都處在最圓滿的境界。

我一看就明白了,萬靈藥煉成了。

我心裏一鬆,念誦著成神咒,從虛空中奪來了大量的力量。我吸收的越多,玄機洞就變得越來越弱了,無限的豪光在我身後匯聚,彷彿是一顆彗星拖得長長地。

玄機洞怒吼著。

它猛地一噴發,就有一顆無垠大的流星飛射出來,帶起滾滾流火,遮蔽了天日,就朝著巨鼇狠狠砸了下去。

要是撐不住,一切都完了。

洛風嘯發出長嘯,渾身衝起了彩光。

道神在他身後匯聚著,所有的力量迸射出來,交織成一道彩光。

轟隆,流星和彩光撞在一處,無限的光和火飛馳著,掀起了恐怖的聲浪,把半個靈界都震得塌陷了。

洛風嘯哇的吐血,臉色猶如白紙。

“李霖,來吧。”

多虧了他替我牽扯住了玄機洞,我這會兒積攢足夠了力量,朝著蒼穹又是狠狠第撞了過去。

轟隆一聲,天空宛若玻璃哢嚓碎裂,然後彷彿一輪火紅的大日落地。

玄機洞發出了悲鳴,接著四分五裂,清濁氣暴走了,黑白奇光衝起,宛若恐怖的旋風,所到之處,萬事萬物都歸於沉寂,最終化為齏粉。

我來了。

道神被剛才那一擊,打的幾乎是死傷殆盡。

我抓起敕封金冊,開始唸咒,煉神兵咒發動起來,那些崩潰的道神重新凝聚,匯聚到我的身邊,各色靈獸在我身旁環繞。

靈界有無數的碎石衝起來,升上天空,宛若星辰。

我每指點一個過去,上頭就多了個道神,然後綻放出靈光來。

總計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諸天諸地都是圓滿了。

這些道神發散出自個兒的力量,每到一處,波濤大洋上就會生出土地河川來,上頭蘊藏著勃然生機。如果說欠缺了什麽,那就是靈界光禿禿地,沒有一點生命的跡象。

我把目光投向了金鱗木。

這棵大樹得了玄黃氣的灌注,變得越來越大,它吸收了濁氣,變作了無數根莖,每一道根莖就是一個陰氣森森的空間,這裏是九幽安寧之地。

無數的鬼魂聚集在這兒,卻還無處可去。

我一路走過去,渾身散發出混沌氣。

本來是混沌虛無的空間,我走過去,就開辟了道路,一座座樓閣完全照著我心頭所想建立了起來。

我一揮手,就有的各級官吏就出現了。現在還有欠缺,但接下來會陸續補全齊整。城中出現了一個高大老者,頭戴冠冕,對著我的方向躬身一禮。

“肅靜,眾鬼魂各安其位,不可喧嘩。”

陰吏對鬼物有著絕大的克製,頓時變得安寧了。

我想了下,就把鑒世鏡和望月井投了下去,一樣能夠體察諸天,辨別善惡,一樣能夠叫人認清心中的七情六慾。

無論是誰,日後但凡死去,隻要來到九幽,都要通過兩樣的審核,辨其善,罰其惡,才能重新去投胎轉世。

鬼魂發出歡呼,齊齊投入了陰曹中。

金鱗木被我催生地越發壯大,它的樹冠不斷地向上,最終升入晴天,承載著無量的清氣。我把敕封金冊擺在上頭,一百零八路道神受清氣滋養,各安其位。

還差了點。

差了天地之初,生命誕生的最初一口靈氣。

我把雙手一搓,混沌氣在我掌心凝聚,最後變作一片黑白相間的雷光,砰然飛出,隻是一炸響,天地彷彿變成了漿糊。

混沌氣旋轉不休,宛若無數漩渦,或大或小,在靈界內伸張著。

風火水土開始暴走了。

我笑了下,就整個人投入了靈界。靈界隻要還是活著的生物,都抬頭望著晴天,一道煊赫浩大,難言深廣的氣勢灌入靈界,一道極盛的清光從天外貫入,打穿天地,刹那間,天地間都歸於一道無量光亮。

轟。

就好像是一點火星落入了滾燙的油鍋,這沸油本來就到了臨界值,被我催動了,終於化作了滾滾的烈焰。

天上驚雷滾滾,地上大火熊熊。

貓妖說謊了嗎?就在我心頭還帶著一絲僥幸的時候,冥冥中一股死運來了。

這是玄機洞的詛咒,讓我哥和黑影痛苦千年,不斷衰弱的元凶。

洛風嘯衝了上來。

我心裏一笑,我現在可是神啊,你怎麽搶得過我?

詛咒像是蛛網,重重纏繞,把過去未來都籠罩了。玄機洞會帶走一個人,不是我,就是洛風嘯。

“我等了千年,要的不是這樣的結局。”

耳畔傳來了呼喊。

我整個人都失去了意識,玄機洞毀了,我也就死了。隻覺得自己好像化作了靈界的山山水水,隨著我進來,一場甘霖大雨從天而降,裏頭帶著蓬勃的生機。

大雨落地,土地上就萌生出綠意。

生命自水中而來,土地孕育,火焰開啟智慧。

金鱗木發出了沙沙大響,陶子他們站在樹下,把最後一個花袋丟出來。上頭的鬼魂洗清了戾氣,變得祥和起來,發出歡快鳴叫,就投入了九幽。

一個個的生命在世間誕生。

我吹了一口氣,化作清風在世間回蕩著。

我最後看了一眼巨鼇,想要找到我哥。

洛風嘯眉頭緊鎖,眼神裏帶著悲愴,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會哭呢。他身旁的人樂的手舞足蹈,奔走相告。願意長壽者,可得長壽,若是死後,也可以在陰曹任職,這是我對他們的最後一點回報。

這麽一眨眼,洛風嘯就不見了。

我想讓他做道神的首領,在天上統禦諸多道神,他體內有混沌氣,還有他的功績,都是當之無愧地。

我心裏歎息。

靈界平定了,還在電閃雷鳴,水淹火燒,但是接下來一切都會步入正軌。隻要活在靈界,就會按照我定下的規矩,生長乃至於死亡。

混沌氣耗盡了,整個人變得疲勞,然後陷入了昏睡中。

天地宛若胎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很多年,也許是一刹那,有叮鈴鈴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來,輕微但是顯得很堅定。

被吵醒了。

靈界已經大變樣了,我完全認不出來了,但是又覺得很熟悉,宛若我的四肢五骸般覺得很自然。

到處散發著盎然生機,蓬勃向上。

大地上已經誕生了無數的生命,星辰歸位,萬物滋養。

我從暗處走出來,天上飛來一隻黑色烏鴉,眼珠子猩紅地瞪著我。

烏鴉?

是它喚醒了我?

也許是睡得太久了,腦子都渾噩了。它在我麵前蹦跳著,道:“大帝讓我來謝謝你。”我朝著陰曹的方位看去,無妄城已經清空,沒有一點殘餘的怨氣。

“這是一份巨大的功績,但是已經沒法子謝你了。”

我默然不語。

我不是死了嗎?最後身體都化作了靈界的山水,這是鬼魂嗎?但是陽光融融,對我卻沒有半點影響。

“李霖這個人死了,但是世間多了個叫做李霖的神。”

烏鴉告訴我,成神咒的確有古怪,操縱玄機洞的混沌氣,將一切化為烏有,自己是必死地。本來靈界會徹底荒蕪,然後過上千年萬年,有生命誕生,也許有人記得我,我會在眾生心裏重生,也許會被徹底遺忘,完全消失。

“靈界複蘇太快了,有煉神兵法在,有巨鼇的遺民在,沒有人會忘記你。”

原來是這個緣故。

我抬頭看著天空,道神各個在位,五彩斑斕的樹頂獨獨缺了中間最顯赫的一塊。

洛風嘯沒有去嗎?

有一隊人從我麵前走過,他們衣著古怪,臉上塗抹著色彩,這是東山族。他們抬著個老者,去往山頂求醫。

這幫人從我麵前走過,卻是毫無洞察。

我心裏一動,就悄悄跟了過去。

前頭是個村莊,炊煙嫋嫋,有許多孩童在嬉戲。有人拿著糖果去紋路,然後得到指引,抬著老頭往山頂去了。

“仙姬救命,老朽是東山族的首領。”

他帶來了許多的珠寶首飾,擺在屋子前。

屋子推開了,有個窈窕少女走了出來,我眼中差點落下淚來,是楚筱。她穿著白裙,鬼頭果讓她重新得到了身體,快樂宛若精靈。

她的父母也在後頭,我隻是看了眼,就知道前因後果了,她們和九幽打過招呼,要了百年的時光。

看她給東山族的族長看病,簡直有股恍若隔世的感覺。

“什麽,治不了?”

東山族的護衛聽了,立馬咋呼起來。這幫人出身粗豪,隨身都帶著彎刀,不客氣地叫道。楚筱耐心說道:“這是吃人肉太多,體內積攢了血毒,隻能解掉,然後慢慢調理好。”

“胡說,你一定能治。”

有人上去拉扯,楚筱父親走出來,一推就把他給扔下了山。要拆了我的靈宅,多虧了這位好漢仗義相助。”“你血口噴人,風波平,你給我等著。”秦傲對這個杜將軍有幾分忌憚,轉身就要走。“慢著,我還沒讓你走。”秦傲變了臉,吼叫道:“杜曉生,你不要欺人太甚,我給你麵子,可不代表我怕了你。”這個叫杜曉生冷聲道:“酆都城內鬥毆,無論是誰,都要治罪。你不過是四品將軍,侮辱上官,罪加一等。”秦傲氣得臉通紅,轉身就跑,“你有種就到閻羅殿裏來抓我。”杜曉生一聲冷笑,伸出白皙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