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作品

第903章 後事

    

腸一點不比活人少。男鬼說道:“你們是被吳家的僵屍逼進來地吧,地窖裏屍煞不絕,僵屍就永遠打不倒,早晚會耗死你們。”“那又怎麽樣?”“我可以指點你一條路,讓你們活著離開。”我心裏一動,難道密室裏還有出口?男鬼指著我手裏的信,說道:“隻要你把這封信給我就行。”“不行,”我想都沒想,斷然拒絕道。這封信是茅山派的前輩留下地,他對我有香火情,而且是要給洛風嘯地,我絕不會交出去。男鬼急了,叫道:“你真是死腦筋,...天地間一片肅殺。

地上的陰兵一片片的跪倒,把兵器丟開,再沒有一點反抗的意識。無論楚江王怎麽叫喚,都沒有鬼聽他地。

勝負已分了。

如果我是神,這世間有什麽力量能夠跟我抗衡呢?你們真是天真。我看著這兩個閻王爺,不說話,隻是默默地看著。

卞城王承受不住壓力,噗通一聲,膝蓋就軟了。

陰兵在喊著酆都大帝的名字,我沒有回應。

幾個閻王爺的力量都是來自酆都大帝,他們能感覺到,我和大帝是不一樣地。楚江王施展了一個法術,把膝蓋變成了木頭。

“不,我絕不下跪,我就是未來神啊。”

他的模樣癡狂,眼神很恐怖,彷彿是楚一飛和黑影那個樣子。我明白了,他一定是看過瞭望月井,才會變得這麽瘋狂。

“是你。”

我把紅雨剝開,露出了真麵目。

楚江王看著我,發出了絕望的大叫,但是他的聲音很快就被淹沒了,李家軍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叫喊聲,他們都在喊著我的名字。

這聲浪像是汪洋,就把他給壓倒了。

楚江王看著我,神色頹唐,他的地獄破了,已經沒有力量跟我抗衡了。

“錯了,我一開始就錯了,早就該殺了你,才養成了今日的大患。”他哈哈笑起來,然後居然化作一道光,宛若飛蛾撲火,朝我殺來。

我一揮手,他就撞向了陰山,跌的頭破血流。

“殺。”

烏鴉從我的身體內鑽出來,冷漠地瞧著諸鬼。

卞城王嚇得大叫,變作一縷呼嘯的黑風,轉生就跑。

我吹了口氣,下頭瘋狂的楚江王和逃竄的卞城王,全都僵硬了,連神色都沒動,彷彿時間都靜止了一樣,然後無聲無息地化為齏粉。

“還有兩個。”烏鴉說道。

我把目光投向了陽間,來到了龍虎山。

天空中出現了一雙眼珠,無神黯淡,但是兩個閻王爺卻被瞧得膽顫心驚。

“這是怎麽回事?我總覺得心頭顫顫,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說話的是宋帝王,他神色發抖。

閻羅王忽然露出了驚恐神色,張開嘴巴,像是要求饒。

清風拂麵。

兩個閻王爺轟然破碎,如此的幹淨徹底,彷彿從來沒有在世間出現過。我將注意力挪回陰曹,揮舞著袖子。

下頭傳來了驚恐的大叫,那些從地獄裏逃出來的惡鬼全都飛了起來,大頭鬼和腐根神他們在求饒,磕頭如搗蒜。

我空出一隻手,把陰山抬起來,就將他們鎮在了陰山腳下。

陰曹清淨了。

我按落一道光,落在酆都城裏頭。

外頭的事情已經不需要我來料理了,有爺爺和泰山王在,有酆都大印在手,陰兵不會反抗。至於那些凶獸,會在廣袤的陰曹劃撥一塊區域,等它們活到老死。

我開啟地獄,把老賊撈了出來。

他看著我,神色呐呐,想跟我打招呼,但是神色又很拘謹。我笑了笑,我本事未成時,老賊幫了我不少的忙。他會死,也是本尊做的孽。

“你想要什麽?”

老賊想了下,就堅定說道:“我聽說您要在靈界開辟陰曹,我本就是靈界土著,希望能夠在裏頭混個職位。”

我點點頭,道:“不是陰曹,而是叫做九幽。你性子靈動,我有個夜遊神的職位,負責監察夜間善惡百態,你願意嗎?”

他想了下,就欣然點頭。

“人我要監察,那道神呢?”他眼巴巴地看著我。

“可。”

老賊喜不自禁。

爺爺他們來了,滿懷欣慰地看著我。我把去往靈界後的事情,挑簡要的說了下,他聽得眉頭或皺或鬆,最後長長歎息一聲。

“是我錯怪洛風嘯了,李霖,你替我向他說一聲抱歉。”

我點點頭,把趙婉最後的遺言告訴了爺爺。

他眼裏帶著憂傷,身體有些搖晃。半晌後,才鎮定地說道:“李霖你回來了,那麽陰曹就有了定海神針,我去處理外頭那些瑣碎。”他的腳步有些踉蹌,顯然內心絕不平靜。

泰山王眼巴巴地看著我。

我笑了下,道:“酆都大帝會回來地。”

得了這句保障,他才歡快地去了。

外頭下起了瓢潑的血雨,天空像是被撕裂一個傷口,裏頭傳來了悲鳴,彷彿有無數鬼物在慟哭哀慼。

血紅把天幕染紅了。

烏鴉淡然道:“四個閻王爺被殺,對陰曹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是不除了他們,會對陰曹造成更大的影響。”

我看著血雨一點點落下,沒有停止的跡象。

崔判官匆匆來了,他向我行了個大禮,道:“大人,有人想要見您?”

我點點頭,讓他把人請進來。崔判官露出為難的神色,猶豫道:“那個人說是叫您去見他。“

叫我去見他?以我在陰陽兩界如今的地位,誰敢這樣?崔判官臉一紅,就說道:“要不我去回絕了吧。”

“不,領我去吧。”

崔判官領著我來到三途河,苦海上有一座小橋,無數的鬼魂在等著喝湯,洗盡前塵,然後去往六道輪回。

是孟婆在等我。

她看了我一眼,說道:“來了啊,跟我來吧。”我朝著苦海裏頭望去,這裏的癡男怨女永遠不會少,但是我始終找不到那個白色的身影。

“他不會見你地。”孟婆說道。

我心裏失望,然後眼神一閃,就看到一道倩影。我的手指從水麵掠過,就把她收了來,藏入袖子裏頭。

孟婆回頭看了我一眼,我嘻嘻一笑。

她沒有追究,領著我來到一處水灣,這裏長著火紅的大花,燦爛驚豔,花開不見葉,葉長不開花,生生永遠別離。

是彼岸花。

我來過這兒,那時彼岸花都是虛影,觸碰不到。

“閻王爺死了,他們的血染紅了彼岸花,這些花就要開了,你還等的到嗎?”孟婆告訴我,這些彼岸花還有兩個月,就會徹底綻放。

彼岸花從來沒有這麽茂盛過,足以清空枉死城的鬼物了。

兩個月?兩個月!

我心裏苦澀,默然不做聲。

“謝謝婆婆了。”

我轉身就走了,孟婆在身後發出歎息,道:“我看著你轉生了九次,明明你是最好地一個,為什麽會這樣啊。”

世間事哪能盡如人意?就算是神,也有力不能及的地方。

我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悄悄地離開了陰曹。爺爺早就知道我會離開,過去告別,也不過是徒然增添傷感罷了。

我一步步地離開,陰曹,陽間,都在我身後遠去。

我看到了好多人,慈風道人他們活了,龍虎山一片歡騰。方潯他們在打聽我的下落,鬧騰騰地,讓人心裏寬慰。

唐月複活了,她沒有放棄六丁玉女術,想要回到我的身邊。

陽關道上有許多鬼物候著。

有杜曉生,秦傲,有風波平,還有燕十三他們,他們在這兒等著,眼巴巴地看著。我從他們麵前經過,沒有帶起一點波瀾。

更遠的地方,小鬼王和晁寧秋在朝著酆都趕來了。

我心裏默默道了一聲再見,就悄悄離開了。

我把烏鴉和貓妖留了下來,孤身就來到了靈寶派。這裏有一口古井,裏頭有千年不變的朗月,能隨你的心意變化,勾動心裏深處的慾念。

上次我來時,這廝迫不及待地要見我。

這次靜悄悄地。

它怕了。

真是好家夥,感覺到我內心的殺機嗎?我確實動過念頭,要不要把這東西給毀掉?隻是毀掉這一切,我本尊,我哥,還有靈界千年的動蕩,不都成了一個笑話嗎?

我笑了起來,摸著井口邊緣。

“你敢讓酆都大帝看,怎麽不給我看?我也想知道內心最渴望的是什麽?”

望月井整個哆嗦起來,它在害怕。

不給我看嗎?算了。

“我說過的話自然算數,我帶你去靈界,隻是你也要替我做一件事情。”

我把望月井收起來,然後一步就離開了,來到了靈界。整個靈界都在動蕩不安,我把目光投進去,整個天柱山已經化為火海。

白玉京毀掉了。

玄機洞裏頭的赤炎噴了出來,把大空洞融毀了,然後噴發到了外頭。這種赤炎一旦出世,就化作了滅世的恐怖力量。

火焰燃燒智慧。

風帶來了衰老。

大地失去住所。

洪水奪走了生命。

靈界的一切都毀了,滿目瘡痍,這片坑坑窪窪的大地還在動蕩,非得把一切化為塵土,變成最本源的清濁氣。

這還不夠。

玄機洞還在噴發,然後把一切都收回體內。

我看著須彌海,這裏彌漫著一道精光,四極陣在苦苦支撐著。巨鼇是最後的生機了,這裏有著靈界最後的活人和凶獸,還有一棵蒼天大樹,蘊藏著死亡的氣機。

生和死,都凝聚在這裏。

我看到了洛風嘯,他手裏拿著敕封金冊,被道神們簇擁著。他彷彿看到了我,眼神一凝,就朝著我看來。

“哥,再見。”

終於到了這一刻。

回到陽間一趟,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想要分清濁,定陰陽,就要把玄機洞徹底地給毀掉,融入靈界,讓清濁如太極圓轉,自我衍生,自我毀滅,那纔是平衡。

玄機洞自靈界開辟就有,若是崩壞,靈界都會毀掉。

我明白了,其實酆都大帝和天機門祖師的賭約無論勝負,結果都是一樣。靈界都會毀掉,隻是晚了一千年罷了。

我的使命就是善用玄機洞,然後毀掉玄機洞。

陰曹和陽間打的天翻地覆,酆都大帝都沒有現身。他一出手,就是破壞了自己定下的規矩和法度,他默默看著,默默守護著。

爺爺勝了也好,楚江王勝了也好,任他如何猖狂,還是跳不出酆都大帝的規矩法度。

那他就贏了。

玄機洞也是一樣,從前它是靈界的神,而我是未來神。

靈界不需要這麽強大的力量。

不需要玄機洞,也不需要我,無關善惡。

我成神的時候,也就死的時候了。這個世上的人以後或許會念誦著我的名字,感頌我的恩德,但是李霖這個人,絕對不會再出現了。

千年萬年,永歸孑然。

我念頭一凝,就朝著靈界轟隆撞去。了這麽多的事情。鬼新娘勸道:“李霖,我知道你心裏憤怒,但是事有輕重緩急,就算你這會兒殺去了酆都,也沒法一下子解決問題地。”“等我成為酆都大帝,就能做到了。”我咬牙道。這幫無恥的家夥,擾亂陰陽,幹擾凡人,簡直是罪不可恕。白無瑕的預言說過,轉輪王會成為酆都大帝,應該不會錯。貓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像是吃了個死孩子。“怎麽了?”“沒事,真沒事,”這畜生一臉的心虛。它發出了啼叫,淒厲的貓叫聲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