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作品

第902章 破滅

    

多少人員,多少資產,放心,絕對沒有遺漏地。”“你,你好狠。”李乘舸大聲說道:“李霖是我兄弟,誰敢為難他,那就是跟我過不去。你非要不開眼,那我就隻好收拾你了。”王胖子跑掉了,眼神惡毒可怕。我向他道謝,提醒道:“你也要小心,王棟梁肯定恨死你了,說不定做出什麽瘋狂的事情。”“沒事,下午去看我比賽,”李乘舸摟著蘇茹,甜蜜地走掉了。我閑得無聊,白天裏沒人跟我說話,我就發簡訊去騷擾洛風嘯,連續二十幾條垃圾簡訊...有著大印的壓製,爺爺他們的戰力都會下降。

越強的鬼物受到了影響就越大,陰兵連普通的鬼物都不如了。但是這些鬼物反而越發地鬥誌高昂,絲毫不懼兵鋒。

酆都城門大開。

楚江王變了臉色。

有著大印壓製,原以為隻有少量兵馬出戰,但是我的李家軍早就擴充到十五萬之多,就算先前有殘損,依然多達十萬。

這廝大聲喝道:“秦廣王,你既然決定受降,何必要拖上這些將士去死,這簡直是大過錯。”

泰山王呸了一口,罵道:“誰說我們投降了,賊子勢大,我們不過死戰,以報大帝。總有一日,你們這些亂臣,都會遭到天譴地。”

楚江王臉色轉冷,卞城王說道:“不用怕,咱們有五十萬的陰兵,還有著從地獄裏放出來的無數惡鬼。不必怕他們,正好趁這個機會,把他們斬盡殺絕,免除後患。”

楚江王也是個梟雄,立刻下令起兵。

轟。

轟轟。

戰鼓擂動,這些陰兵衝出了無妄城,毫無畏懼地迎著數倍的敵人衝了上去。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陰曹這場大戰終究要落幕了。楚江王自然不會害怕,他現在占盡了上風,就把大印高高舉著,壓迫著這些陰兵。

“給我衝,斬殺秦廣王和泰山王地,重重有賞。”

陰兵開動了,宛若兩條翻滾的巨蟒,互相攀咬到了一處。一開始還是涇渭分明,後來戰旗和兵馬都混戰在一處,完全分不清了。

酆都城前化作了修羅場,黑血飛散,不停地有魂魄消逝了。

天空中陰氣變得動蕩不安,然後彌漫著一股悲哀的紅光,宛若天幕被鮮紅染紅了,接著飄起了鴻毛大雪。

跟龍虎山前的大雪不同。

這雪花是紅色地,然後有滴滴答答的雨水落下來,被鮮血給染得通紅。但是下頭的陰兵殺紅了眼,根本顧不得了。

轟隆,大地傳來的顫抖的聲音,宛若擂鼓。

楚江王他們眼珠子通紅終於覺察到了不對勁兒,有陰兵扭頭一看,叫道:“是獸潮,獸潮又來了。”

獸潮越來越近了。

“糟糕,這些畜生怎麽來了?快,快分兵去抵擋後頭。”

楚江王的兵馬擋住了酆都城,就在獸潮前進的路上,剛好形成了腹背受敵的局麵。旁人不清楚,但是楚江王可是知道這些凶獸從哪兒來地。

這廝大喝道:“大頭鬼,腐根神,你們帶一萬惡鬼去阻攔。”

兩個鬼物猶豫了。

一萬惡鬼怎麽跟超過百萬的獸潮抗衡,不管他們多厲害,都會被踩踏成灰燼地。楚江王大怒,喝道:“怕什麽?這些凶獸沒有理智,都是傻地。隻要我鏟除了秦廣王他們,自然可以抽出手來援助,你們的法術正好能拖延。”

“想要立功,就得血戰。”卞城王陰森森地說道。

他們的親兵來了,壓著兩鬼不敢反抗。

“好,我們去,沒說不去啊。”

腐根神急忙拉著須彌大頭鬼跑掉了,他們來到後陣,看著凶獸滾滾而來,無奈地歎了口氣。腐根神是個長滿溜子的老鬼,他趴伏在地上,嘴裏嗬嗬地噴氣。

一股紫黑色的瘴氣彌漫出來了,轉眼就是鋪天蓋地地襲來了。

凶獸是濁氣所化,根本不怕這種毒氣。

但是地表承受不住,被瘴氣侵蝕,變成了爛泥坑,還冒著咕嚕嚕的氣泡,還冒出了大量的老樹根,抓著凶獸陷了進去。

須彌大鬼頭拿著兩個槌子,敲打著腦門。

一股股詭異的聲音傳出來,迷得好些凶獸頭暈腦脹地。

隻是兩鬼預料中的混亂並沒有出現,我拿著招妖幡,輕易就引導了凶獸的意誌。楚江王這一波鬼物被他們視作是最大的凶獸,嗷嗷著衝了過去。

兩鬼愣住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樣的狀況。

看著衝來的凶獸,兩鬼發出大聲嚎叫,地獄裏的惡鬼撲了過來,和凶獸撞在一起。猛獁發出驚天的怒吼,就耍起蹄子踩了下去。

砰,當先的鬼物被撞翻了。

好多凶鳥撲起來,張嘴噴出一團團的火焰來。鬼物最怕的就是光和火,立馬就亂了陣勢。兩頭狐狸攢起來,渾身散發出豪豪白光。

“哎呦,”鬼物發出了慘叫。

這些鼓舞是從地獄裏放出來地,凶戾狠辣,但也是無紀律地。打打順風仗,他們是可怕的殺手和屠夫,但是碰到硬茬子,這幫鬼也是倒戈最快地。

凶獸被我催動,悍不畏死。

兩下裏一個碰撞,就把他們衝擊的一敗塗地,何況我這邊的凶獸太多了,隻要碾壓過去,不需要什麽花哨伎倆。

須彌大頭鬼和腐根神對視一眼,毫無義氣地扭頭就跑。

這兩鬼一跑,就叫我毫無阻礙地衝進了楚江王的後軍。陰兵和凶獸廝殺著,我拿著招妖幡,播灑出一道紅光,這些凶獸越發暴躁狂猛。

楚江王大怒,發出了咆哮。

“給我殺,殺。”

酆都大印對付凶獸沒有用。

前頭殺出一隻強兵,把獸潮給頂住了。這幫人擺出了鋒矢陣,尖頭直插心髒,對準了我的位置。這是有人察覺到了我的存在,想要來斬首麽?

我定睛望去,就看到一麵戰旗高高飛揚。

上頭寫著一個大大的卞字。

原來是卞城王帶著親兵殺來了,他身邊還有十餘道森森的鬼氣,都是強悍的厲鬼。我眼睛一眯,就打了個響指。

嘎巴,那麵大大的戰旗攔腰折斷,落入了塵埃裏頭。

陰兵頓時起了喧嘩,鬥誌下跌了。卞城王怒了,大喝道:“閣下是誰,何苦來趟渾水,陰曹的事情不是那麽好管地。”

我沒有作答。

這邊被我拖住了手腳,爺爺那頭鬥誌更高,叫道:“宋帝王和閻羅王呢?叫他們出來,咱們決一死戰。”

楚江王憤怒大叫,他這邊兵馬更多,隻要時間夠了,完全能把爺爺他們完全屠殺殆盡。現在被凶獸一鬧,不知道會不會有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不必留手。”

卞城王掐著符咒,一道恐怖的大漩渦在腳下形成,裏頭發出可怖的氣勢來。

他把大地獄搬來,要把這些凶獸給吞進去。這些凶獸雖然數量巨大,但沒有那種可以抗衡的頂尖高手,會被他全部給吃進去。

貓妖跳出來,大罵道:“你這個混賬。”

卞城王瞧見它,打了個恍惚,然後就咬牙催動法術。

看著猛獁朝著地獄陷進去,我拿著招妖幡,在地獄邊緣輕輕一敲。氣勢洶洶的地獄本來還在不斷擴大,這會兒發出一聲轟鳴,一下合攏了。

卞城王愣住了,他看見了我,卻早已不認識了。

那頭爺爺和楚江王戰鬥到了一處,兩件神兵彼此交鋒,氣勢凶惡。

瞧見這邊戰局不利,那廝拿起了大印,猛地一拍,就把爺爺從墨玉麒麟上砸翻了下來。連泰山王也被波及了,渾身酸軟。

他手下的陰兵一股腦地衝過去,就把拿下兩人。

我縱身而起,就這麽站在高空。

天空中的雨和雪越來越大了,彷彿是風暴,淒淒慘慘。陰曹自古以來就沒有氣候變化,無論春夏秋冬,都是一層不變的陰沉晦暗。

這會兒天空被染得通紅,宛若蒼穹滴血。

裏頭傳來了龍騰虎躍的聲音,恢弘大氣。從地表往上看,風雪中彷彿有個人影,在冷冷地俯瞰著下頭。

陰兵終於覺察不對勁兒了,慢慢地停止了攻訐。

看著他們敬畏的眼神,我知道他們把我當做酆都大帝了。

楚江王急了,慌了。

他手裏抓著大印,大叫道:“大印在我手裏,我纔是酆都大帝啊,我是未來的神,你們都聽我地,去殺了秦廣王。“

陰兵被他拿著大印下令,隻好去行動。

我發出一聲歎息。

大印陡然飛起來,朝著天空射來。

“不,不要,”楚江王發出驚恐大叫,他和卞城王一起出手了,兩個閻王爺的法力匯合在一處,變成個大手,想把大印撈回去。

我輕輕一推,就把大印抓入掌心。

這隻大手惱羞成怒,玄黃氣彌漫著,就朝我身上抓了來。我忽然動不了了,然後看到楚江王得意的神色,“你去死吧。“

他們的氣勢陡然攀升起來,玄黃氣越發恐怖,如山如嶽,讓人有些窒息。

爺爺驚訝叫道:“你的力量怎麽變得這麽強?“

我心神一動,就明白了前因後果,這廝居然效仿我哥,把地獄給打破了,從裏頭抽取出大量的玄黃氣。

躲避不掉。

這是楚江王準備的殺招,或許是來對付酆都大帝?空間都凝固了,然後像是地獄般扭曲,像是要把一切都吞噬幹淨。

不止一個地獄,四個地獄的本源都被調動起來了,發出了強悍的一擊。按照道理的話,我該是必死無疑地,楚江王和卞城王都露出了笑意。

玄黃氣充斥蒼穹,我就像掉在裏頭的一隻飛蟲,無法擺脫。

很強,很厲害,我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不過,也就這樣了。”

“你們對力量真是一無所知啊。”

我一動,漫天風雨都在動,滾滾紅光中,放射出一道七彩斑斕的光,蔚為神聖。破損的空間在我麵前緩緩癒合,四個地獄的本源被我彈指就破開了。

天地間一片寂靜,除了我,再沒有別的聲音了。路。這是道門的魁首大印,代代相傳,論地位,就跟治陰曹總攝大印在陰間一樣至高無上。龍門魁首把大印舉了起來,發出一道青光來。他頂著青光,一步一步地朝著裏頭走去。霧氣湧動,但是一旦靠近,就被魁首大印給逼散了。天空中傳來一聲憤怒咆哮,黑影果然一直盯著這兒嗎?白玉京裏的人進去了,現在隻剩下我了。我心裏可惜,要是酆都大印還在,我也能昂首挺胸地進去了。我在門外研究著,試探著伸出腳步。“不要。”是李得讓。他焦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