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作品

第901章 決戰

    

,他不怪我,還要教我法術。“你有碧顏珠,就是陰鬼派的傳人,這個最厲害的法術自然要學。這是個威力強大的法術,火瘟,水瘟,刀瘟,還有個氣瘟,你要是學全了,想要打上玄陽真宮也不是沒有可能。”他將咒語教授給我,就提著燈籠飄然而去,周圍的霧氣也散了。這時候東邊泛起魚肚白,天都快亮了。馬九千一聲痛苦喘息,蘇醒過來。“你知道那個鬼的來曆?”“不知道,但是我聽說有個很厲害的鬼在靈仰山徘徊,每次出現時,必定要起大霧...烏鴉沒有說話,紅眼珠子不錯地盯著我。

懷裏傳來震動,我拿出一張符紙。

爺爺的聲音有些焦急地傳來,道:“李霖,外頭如何了?”

我聽他的語氣有些不對,急忙問他怎麽了?爺爺說道:“楚江王那廝背信棄義,說是要明日決戰,沒想到趁夜就發起了突襲。”

我明白了。

難怪閻羅王和都市王把龍虎山給堵著,這是不想讓道門的人來援手。秋雲子跟我說過,爺爺跟道門關係親厚,彼此約好了守望相助。

“你別擔心,酆都城堅硬高大,不是那麽容易打破地。”

我心裏有種直覺,楚江王這次肯定是準備了殺手鐧,才會發動突然襲擊。要不是少了兩個閻王爺壓陣,他還敢打,難道是腦子壞了嗎?

凶獸雖然被放了出來,但是想要造成影響,還需要一段時日才對。

不過不重要了,我既然有了決意,任憑他把天捅破一個窟窿,我也有法子治他。我該著眼地,不是這些爭鬥廝殺,而是更高階的東西。

烏鴉有些驚奇。

“李霖,你悟的好快。”

我笑了起來,雖然渾身死氣沉沉,卻有一股雲淡風輕的感覺。

我把泰山的陣法徹底破開了,這裏還有幾個修道人,有的人跑掉了,但是有人留下來了。他們即使陷入重圍,還是戰鬥意誌高昂。

嗚嗚的笛聲響起來,驅動凶獸自相殘殺。

這是李家的巡山士。

有人驚恐地望著天,但是瞧不見我,悲憤道:“這是天要亡我道門嗎?”

陣法撕裂了,泰山重新出現在世間。我發出歎息,這處道門全真教的重地已經徹底毀了,上頭曆史悠久的廟宇道觀,遺跡名勝,全都被毀掉了。

遍地狼藉。

我發出歎息,神念一掃,就發現了祭壇的所在。

還在有源源不斷的凶獸跑出,宛若逃難。我能感覺到,靈界那頭傳來火山噴發的硫磺氣息,還有洪水泛濫,已經是一處絕境了。

我伸出手,就把祭壇收了起來。

通道斷絕了。

我再一揮手,狂風從天而降,捲起這些修道人,就送到了百裏外的山頭。我抓了個巡山士來,他暈頭轉向地爬不起來。

我把李家家主印拿出來,他激動地給我跪下。

“李家如何了?”

這巡山士小心地稟告給我聽。李家雖然遭了一場大難,但是如今人心思變,可說是百廢俱興,如今上下聽用,比起從前團結了許多。

我點點頭,這樣就好。

我把家主大印拿出來,交給他道:“把這個帶回去交給李乘舸,他很好,肯定能夠不叫你們失望。”

見我拿出大印,這巡山士嚇得不敢接。我笑了下,就把東西拿給他,然後拿出一道符紙。“你回去後,把這符紙送入玉女墓。”

有了它,唐月就複生有望了。

我揮揮手,就把這巡山士給送走了。

接下來就該是處理這群凶獸了,這裏有著不下百萬之眾,絕對不能放走地。我冷笑兩聲,心道天道迴圈,報應不爽,就叫你們嚐嚐這些凶獸的厲害。

我手一招,就有一杆長幡冒出來。

上頭雲霧繚繞,透著懾人的妖氣。

是招妖幡。

現在以我的本事看去,招妖幡上頭沾染了太多凶獸的戾氣,誰能用了,都會被戾氣給詛咒,難怪會成為一件不祥之器。

我搖動找妖幡,發出燦爛的靈光。

下頭的凶獸愣了會兒,然後就照著我的心意開始行動。這會兒無人窺探,我腳下發出轟鳴,然後一個大地獄旋轉著張開了。

“去。”

這些凶獸前仆後繼地進了陰曹,被我驅趕著往酆都城過去了。

我扭頭看了眼龍虎山,那裏還在相持著,雙方都沒有撕破臉皮的打算。我一步踏出,就進了地獄。

這裏陰氣沉重,宛若露珠,打的人渾身涼透。

我莫名地覺得有些舒坦,心裏暗自歎息,真的是死期快到了,居然覺得這麽舒服。身體已經變成了屍王,魂魄還是我自己地,這個古怪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持久。

隻有混沌氣,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我飛了下去,這些凶獸來到了陌生的環境,本來是狂躁不安地,見了我,忽然變得平靜下來,安靜地蹲伏著。

領頭的猛獁很是恭順,讓我騎在它的頭上。

我拿著招妖幡,像是一個牧羊人,帶著它們前行。

陰曹各處都是一片慘狀,比起陽間更為嚴重。不到半年的兵鋒,就把陰曹打的天翻地覆,滿目瘡痍。

到處都是遊蕩的孤魂野鬼,無所依,無所歸。

陰河湧流著,變得越發深沉了,裏頭的怨靈比起從前多了無數。

酆都已然在望,我把視線投了過去,遠處陰氣磅礴,衝天而起,把陰曹上空亙古長存的陰氣層給打破了。幾道如龍似虎的強橫氣勢飄蕩著,散發出驚人的戾氣和殺意。

好多陰兵,結成方陣,嗷嗷前衝。

這裏被陰兵團團包圍著,宛若鐵桶不透風。

上頭有幾團烏雲湧動著,這是亂軍中的頂尖高手,不下十餘股驚人的氣勢。出了閻王爺,就是被招攬的那些惡鬼了,我還看到了熟人,連須彌大頭鬼也來了。

酆都城已經殘破不堪,爺爺和泰山王站在牆頭,麵色凝重。

“秦廣王,如今陰曹新神即將誕生,你還不速速出來受降,還可以免了酆都的一場戰火。”楚江王他們出來,是卞城王在叫陣。

“沒想到你會跟他沆瀣一氣,真是可恥。”

卞城王淡然道:“良禽擇木而棲,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

我心裏惱火,本來對這位閻王爺還有幾分好感,他幫我說過幾句話。如今看起來,還不如躲起來的都市王靠譜。

“楚江王,出來說話。”

大概知道這是決戰,一定會分成勝負,楚江王走了出來,高聲道:“秦廣王,你不過百歲年紀,何德何能坐上第一殿的位置。我兢兢業業,克己奉公,卻要受你指派,還被你孫子誣陷,可見陰曹不公。如今我就要打破這不公,重建一個朗朗陰間。”

泰山王最是剛正,哪裏聽得了他的胡言亂語,罵道:“明明是你野心作祟,禍亂陰曹,居然還要倒打一耙。”

“勝利者不受指責,等平定了你們,陰曹就入了我手。”

楚江王露出笑意,平定了陰曹,後方無憂,就能放肆無忌地攻打陽間。想必那兒,道門已經被凶獸弄得元氣大傷了。

真是機關算盡。

爺爺歎息道:“何必如此,你們好事做盡,他日大帝歸來,總有懲治。”

楚江王冷笑道:“大帝也是三千年一輪換,憑什麽不能讓我來坐坐,我會叫你們知道,我纔是最合適的人選。”

泰山王大怒,叫道:“戰便戰,怕了你?你盡管來,我一定砍掉你的腦袋。”

楚江王搖搖頭,故作憐憫道:“真是冥頑不靈,誰要跟你戰?酆都城是我的,你們的陰兵將來都會成為我的手下,怎麽能夠叫你們兩個叛臣賊子給耽擱了。”

這是什麽意思?

擺出這麽大的排場,難道不戰?

爺爺他們正在疑惑,就變了臉,澀聲道:“原來是落在你的手裏。”

楚江王舉起一枚金光燦爛的大印,發出滔天的氣勢,震懾的鬼物像是割麥子一樣,連綿地跪倒下來。

“你錯了,這是大印有靈,自動投奔我來了。”

這枚治陰曹總攝大印是酆都大帝的象征,陰曹最高的權威,竟然落在了楚江王的手裏。這廝拿著大印,就師出有名了。

如果真的是大印來投,難道他是欽定的下一任神?

縱然是心誌冷硬的陰兵,也產生了動搖,失去了抗衡的鬥誌。

爺爺仰天大笑幾聲,說道:“我所做之事,與身後這些官吏和陰兵無關。”

楚江王露出勝利者的笑容,道:“自然如此,我還要倚仗他們替我征戰呢?不會治罪他們地。”

爺爺和泰山王是絕不會受降地,還有李家軍,他們效忠的是我,而不是陰曹的閻王爺,同樣戰意不失。

“咱們隻認轉輪王,他不在,就聽秦廣王的號令。”

我看到了燕十三,池墨他們,各個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沒有一個人害怕。我驅動了獸潮,加快了步伐。

楚江王正在得意,忽然旁邊有個黑影竄起來,就去搶奪大印。

城上發出歡呼。

這黑影敏捷的很,縱然是閻王爺,也讓他近了身。斷手飛起,大印就被奪走了,楚江王大怒,“是你這個老鬼。”

是老賊。

他搶了大印就要走,卞城王出手了。

他掐了個符咒,就把大地獄給開啟了,霞光噴湧,就抓住了老賊,朝著地獄裏頭拖出去。

楚江王捂著斷手,冷辣道:“還要多謝你,要不是你這個糊塗鬼,大印在李霖手裏,我一輩子都沒法子拿到手。你三番兩次來盜印,真以為我沒有準備嗎?”

老鬼雖然厲害,但是個鬼魂。

幸虧他死得早,當時黑影還沒有控製大空洞,否則的話,他也逃不到陽間來。隻是既然是鬼,那就要受到閻王爺的壓製。

地獄是一切鬼狐的龜縮,這霞光比起鐵鏈還要管用,抓著他就朝著裏頭拖去。

城牆上傳來失落的呼喊聲,要是大印被奪走,還能一戰,如今是沒有指望了。爺爺舉起長劍,喝道:“願意追隨我的,跟我出去殺敵。”

這是必死之局,沒法破了。便找個陰氣重的地方,比如墳墓和陰宅,就能回到陽間。我的肉身的話,隻能從陽關道才能還陽。酆都城外頭現在很空虛,隻有閑散的兵勇在戰鬥著,被我們摧枯拉朽班衝過去。這會兒跟隨我的惡鬼隻剩下幾百,他們在火犁獄裏被折磨,神智早就不清楚了,隻有滿身的戾氣和宣泄的欲,望,見到鬼差和陰兵,就狠狠撲上去。僅僅半個多鍾頭,我們就衝進了鬼門關。突然,天氣發生了變化,陰曹裏永遠是灰濛濛地,就算是酆都也不例外,但是這會兒灰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