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涼夢 作品

第1章偶遇

    

真相。這種手法也是中醫的一種,通過放出毒來減輕痛苦,不過這隻是權宜之舉,僅有鎮痛的作用,對治病冇有任何幫助。“小青,你帶他過來乾什麼?”林雪坐好後,問。“他是個采藥的,想讓他給你弄點止痛的草藥。”小青猶豫了會兒說道。“小青,我這病他是看不了的,你分一些兔給他,還是讓他走吧。”林雪心中明白,小青是不忍見到自已痛苦的樣子,這才急糊塗了。這些年來,已經看過無數的專家,甚至國外的一些大醫院也去過,但,仍然...神農山脈深。

一棵棵參天大樹聳雲霄,展開來的茂枝葉,將藍天遮蓋得嚴嚴實實。

這時,一道影如箭矢般穿梭在巨樹之間。

不時之間,他會停下腳步,辨明方向。

幾分鐘後,他出現在一片灌木叢邊上。

“總算找到了,這一定是烤野兔的香味。”

陣陣濃鬱的香味從灌木叢後麵飄出。

陸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滿臉陶醉,肚中很配合地響起打鼓聲。

在那個鬼地方隻呆了一晚上而已,怎麼會如此?

一想到昨晚所呆的地方,陸凡上頓時湧起一寒意,所幸的是,他總算逃出來了。

他使勁地搖了搖頭,將腦海中那些恐怖的畫麵驅除出去。

濃鬱的烤香味再次吸引了他,讓他不食指大。

正要上前,突然,前方傳出陣陣子的聲。

這聲,立時讓他想到了某島國的作片,人至極。

還是男的他,聽了後,頓時燥熱起來。

冇想到自已火急火燎地趕來,竟然上人家正在辦事。

正猶豫著要不要離開時,灌木叢後又有了靜。

“你的繃的太了,進不去啊!放鬆,放鬆一點!”

“現在呢?”

“好好,就這樣,我也會儘量輕一點的,如果痛的話你就出來。”

……

聽到這,陸凡不瞪大了眼睛。

“竟然是兩個的!難道們唉!可惜了。”

遙了遙頭,正要離開,突然,警覺心起,快速往旁邊閃去。

“啪!”

一顆土塊打在他剛纔站立的地方。

“咦!反應快!”

他抬眼去,隻見一個紮著馬尾辮子的子出現在不遠。

這名子大約二十歲出頭,材高挑,皮白皙,穿著一套的皮皮,將那凹凸有致的火材儘顯無餘。

此時,那傲的前微微起伏著,像是剛做完某種運,前額上佈著細細的汗珠,臉頰微紅,一雙大眼冷冷地盯著陸凡。

“你是什麼人?鬼鬼祟祟的。”

“姑娘,彆張,我不是壞人,我是山下的村民,采藥路過這裡,馬上就離開。”

陸凡連忙解釋,打斷了人家的好事,他心裡也有些不好意思。

“張?就你那細胳膊細的,也想讓本大小姐張?”

馬尾辮不屑地冷笑著。

我去,竟然被一個丫頭片子小瞧了,陸凡心裡有些不爽,但他還是有原則的,好男不跟鬥,哥忍了。

“還真是采藥的。”

掃了一眼陸凡後的竹簍,裡頭的青草讓臉稍緩,同

時,眼中流出思索之。

“小青,外麵是什麼人啊?”

一道聲音從灌木叢後傳出。

這聲音陸凡之前聽過,很好聽,想來也是位大,不過一想到那特殊的嗜好,再次歎息了一聲。

“是山下的村民。”小青回答道,同時,朝陸凡揚了揚下,“跟我過來。”

“那個……不方便吧。”

“怎麼?你難道不想要那噴香的兔了?”

被髮現了?陸凡不老臉一紅,乖乖地跟了過去。

灌木叢後麵有一小塊平坦的地麵,此刻,地上鋪著一張防墊,一名著運服的長髮子坐在上麵,背靠著一顆大樹。

一見到那子,陸凡眼前一亮。

那是一張標準的古典瓜子臉,五宛若工筆細刻,皮猶若脂玉,材修長,火的上圍將前撐起兩座高高的山峰,領口一道雪白壑,可謂深不見底。

此時,那寬鬆的運高高地捲起,出一雙修長白皙的**,真是堪稱絕品,足以讓任何男人脈噴張。

覺察到陸凡的眼神直直地盯著自已的,林雪皺起眉頭,心想這人小小年紀的,竟然是個,便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以示警告。

同時,掙紮著想要坐起來,將腳拉下去,不想卻牽了傷口,痛一聲,臉變得煞白。

“林姐,你怎麼樣了?”

一旁的小青急忙上前,扶住林雪,滿臉張。

“幫,幫我腳拉好。”林雪強忍著痛楚,說。

小青這才明白過來,將腳拉好後,冷冷地瞪了陸凡一眼:“管好你的眼睛!”

陸凡苦笑地遙了遙頭,收回了目,心中無奈道,竟然被人當作狼了。

不過,通過剛纔的觀察,他已確定這名子有病,而且還病得不輕。

“冇想到自已纔剛出山,就到得這種病的病人,難道是天意!”

這時,他已經明白,自已剛纔是誤會這兩位了,那聲和對話其實是小青在幫林雪治病,防布上的銀針和幾滴黑足以說明瞭真相。

這種手法也是中醫的一種,通過放出毒來減輕痛苦,不過這隻是權宜之舉,僅有鎮痛的作用,對治病冇有任何幫助。

“小青,你帶他過來乾什麼?”林雪坐好後,問。

“他是個采藥的,想讓他給你弄點止痛的草藥。”小青猶豫了會兒說道。

“小青,我這病他是看不了的,你分一些兔給他,還是讓他走吧。”

林雪心中明白,小青是不忍見到自已痛苦的樣子,這才急糊塗了。這些年來,已經看過無數的專家,甚至國外的一些大醫院也去過,但,仍然治不好的病。

而眼前這位隻是個普通的村民,年紀輕輕的,大概還在上學吧,這樣一個年怎麼可能治得好的病?

“嗯!”

小青無奈地點了點頭,這些年來,林雪治病的經曆都清楚,剛纔帶陸凡過來,隻不過是想運氣,看來是自已著急過頭了。

轉將一旁剛烤的野兔分了一半給陸凡,意示他離開。

看著澤金黃,香氣四溢的兔,陸凡食指大,也顧不上燙,兩手捧起,直接就啃了起來,兩分鐘不到,半隻野兔就被他吃得乾乾淨淨。

一旁的兩位頓時驚呆了,兩雙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心中都帶著濃濃的疑問。

“這傢夥多久冇吃飯了!現在全國不是都富裕了嗎,怎麼還有人吃不飽飯?”

在林雪的示意下,小青把剩下半的隻兔也遞了過去。

“都給你吧,慢點吃,不夠的話,我這還有麪包。”

小青覺得這年可憐的,竟然連飯都吃不飽,怪不得長的細胳膊細的。

“不用,不用,這半隻你們留著吧,我吃飽了。”

好不容易纔將目從兔上移開,陸凡尷尬地笑了笑。

“謝謝兩位姐姐的兔,接下來,就讓我替這位姐姐治病吧!”

(本章完),甚至國外的一些大醫院也去過,但,仍然治不好的病。而眼前這位隻是個普通的村民,年紀輕輕的,大概還在上學吧,這樣一個年怎麼可能治得好的病?“嗯!”小青無奈地點了點頭,這些年來,林雪治病的經曆都清楚,剛纔帶陸凡過來,隻不過是想運氣,看來是自已著急過頭了。轉將一旁剛烤的野兔分了一半給陸凡,意示他離開。看著澤金黃,香氣四溢的兔,陸凡食指大,也顧不上燙,兩手捧起,直接就啃了起來,兩分鐘不到,半隻野兔就被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