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067章有你足矣(大結局)

    

步走去。隻見她剛遠離出唐瑜茜的視線,一直藏匿在暗處的一針鬼閃現了出來,快步走上前去道:“少夫人!”“格桑。”看到突然閃現而出的一針鬼米婭藍並沒有感到多大的驚訝,自從李叔中彈後,一直是一針鬼擔任她跟蕭海峰的司機兼保鏢,所以米婭藍早就知道一針鬼緊跟在他身後,隻不過叫他一針鬼她總感覺怪怪的,所以就直接叫他古族的名字。“少夫人!”一針鬼恭敬的叫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米婭藍話語間很是客氣。“這是我所應該...原來四年前米婭藍那一磚頭下去看似表麵讓張龍當場斃命,實則並未殺人,這點雷浩坤是知道的,為了讓米婭藍依賴他所以才製造了謊言,之後便安排喬老二張龍等人到台灣跟隨他,小日子過的風水運起,直到雷浩坤死了後不久,張龍喬老二群龍無首也沒人罩著,最終混不下去,喬老二一年前回國,張龍因為當年的事件已是死人自然不能回來,當初張龍假裝死亡,雷浩坤是給了一筆錢才做下這樁買賣,外人不知,可他家裏的老母親和妹妹是知道的,所以當米廣星去張龍家裏的時候略微感覺些蹊蹺,但說不出來是哪裏所以沒告訴蕭浪,後來叫人監視,才發現異樣,但誰知就這麽巧,張龍竟然偷偷從台灣偷渡回了上海,廢宅裏喬老二接到的那通電話正是張龍打的,所以他跟王蕊才會有如此大的反應,於是王蕊那女人為讓米婭藍永無翻身之日直接起了殺人滅口的心。

米廣星在從他妹妹和母親嘴裏得知後,蕭浪立刻派人蹲守港口,緊接著又查出喬老二動用了他打的款項,本想順藤摸瓜跟蹤喬老二他們找到蕭絕的藏身之地,卻未曾料想他直接去了港口打算了結了張龍後,跑路!還好蕭浪他們搶先,不然這張龍就真死了,那米婭藍的案子也會變得麻煩。

至於王蕊怎麽跟喬老二搭上還有那張照片,就要從一天晚上的酒吧偶遇說起,王蕊所在報社是八卦報紙,所以自然經常搞些跟蹤的事情,一天晚上跟蹤采訪一明星進了酒吧,誰知在那裏無意中聽到喬老二等人的談論後得知,喬老二一小弟四年前無意中拍攝了米婭藍兇殺那一幕,打算放出去勒索點錢跑路,於是幾次跟米婭藍偶然撞見的王蕊,在看到這張照片後,纔有了這個計劃。

“如果能夠藉助這件事化解蕭絕心中的仇恨,就是我最大的期盼。”米婭藍放下報紙看著蔚藍的天空。

“一定會的!”蕭浪緊抓米婭藍的手在唇上吻了吻。

米婭藍未來得及開口,房門推開,米廣星匆匆忙忙進來,一臉凝重,叫道:“姐、姐夫。”

“出什麽事了?”蕭浪問。

米廣星微頓道:“XG係統被毀了。”

出乎意外,聽完米廣星話語的蕭浪一反常態的平靜,擺擺手,一副很不耐煩的架勢道:“出去吧!”

“姐夫……”

“出去!”

米廣星剛開口隻聽蕭浪嗬斥,要知道他們在XG係統上花費了多少心血,怎麽能說毀就毀,米廣星顯然不知道蕭浪這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聽他這麽說隻能很不情願的出去。

米廣星出去後,才聽米婭藍問:“你似乎心裏知道是誰了?”

“你說還能有誰?”蕭浪一臉無語。

米婭藍秀美上挑,沉默了一會道:“你是說澈兒?”

“克洛一直給我說我身邊有內鬼,才開始我不相信,也是後來才懷疑到澈兒,要毀掉XG係統,就要有開啟儲存XG係統裝置的鑰匙,這一把鑰匙兩部分,分別在我跟古旋身上,為得到鑰匙還不引起懷疑他隻能雇傭暗夜的人,也隻有他有那個財力。”有這個兒子蕭浪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澈兒為什麽要那麽做?”

“因為XG係統太強大,強大到讓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沒有隱私,你說如果你在洗澡著我通過衛星直接掉出你的視訊會怎樣?”蕭浪搖頭啊,這也是他一直不敢動用這個係統的原因,毀滅了也好。

“那麽神奇。”米婭藍白了蕭浪一眼驚歎。

“嗯,這件事到此為止吧,隻要你有你、澈兒、愛兒在我身邊,我這一生就足夠了!”蕭浪說話間將米婭藍擁入懷中。

半年後的一天,天空一望無雲、晴空萬裏。

海邊一片人群湧動,悠揚的小提琴聲飄然而出很是蕩漾。

紅毯、鮮花。

美酒、祝福。

兩位新人站在牧師前接受著最真誠的祝福。

“米廣星先生,請問你是否願意馬朵朵小姐成為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米廣星看了眼一身潔白婚紗美的不可一世的馬朵朵很是激動的說出了那三個字。

“我願意。”

牧師點頭,又看向馬朵朵問:“馬朵朵小姐,請問你是否願意米廣星先生成為你的丈夫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

依偎在蕭浪懷裏,手抱蕭愛兒的米婭藍一臉的甜蜜。

旁邊站著的雲姐挺著大肚子,嘴裏還不忘埋怨著李德利。

馬朵朵一臉羞澀的正準備開口,隻聽不遠處雲姐冷嘲熱諷的喊道:“這個問題還用想,我看這婚禮就到此為止了,小星啊,雲姐改天給你介紹更好的。”

一聽雲姐這話啊,米婭藍就知道這姐妹倆又杠上了。

米婭藍就懷疑,不是說懷孕會讓女人變得溫順嗎,怎麽這雲姐沒有溫順,反而更加暴躁。

你說平日裏你冷嘲熱諷就罷了,如今竟然在我婚禮上,馬朵朵那個怒啊,直接將頭上白紗一掀,疾步走到雲姐麵前,雙手叉腰大罵道:“你個老女人,你說誰呢?我婚禮是否到此為止管你屁事,詛咒你生孩子沒屁眼,再說了你給他找更好的問問他敢要嗎?Star過來勤苦告訴這死女人。”

米廣星那一個頭兩個大,直接一頭紮進大海裏淹死算了。

仿若那幹癟的氣球來到老婆身邊。

“嘖嘖嘖,小星你說這種惡毒的女人你要她幹嘛啊,前不凸後不翹,生出來的孩子不看哭鬧,改名雲姐給你找前凸後翹,會生白胖兒子的。”

瞧瞧雲姐這一張嘴,那才叫惡毒啊。

“雲姐,朵朵大婚,而且馬叔叔也在你就少說兩句吧!”米婭藍勸道。

“關我屁事,天王老子在我也這麽說。”雲姐直接將馬君華掠過,馬君華幹咳,天大地大兩個女兒最大。

米婭藍:“……”

“star,你就告訴她你要不要?”馬朵朵咆哮。

米廣星想說關我毛事啊,你們姐妹倆吵架。

“我……”

“要、要、要!”

米廣星未來得及開口,隻聽一連串稚嫩的童音響起。

眾人大驚,紛紛朝米婭藍懷中手舞足蹈開口說話的女嬰看去。”如今的她已經不再是當初小女生的浪漫純真了。“是嗎?但在我眼裏你依舊是四年前那個米婭藍,善良純真!”“善良純真?”一針鬼這四個字的形容讓米婭藍一愣。“是啊,四年前的你單純的就如同一張白紙般,隻是命運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讓你結識了蕭浪這個惡魔!”一針鬼笑了笑,話語間有幾分調侃的韻味。雖然好奇,但米婭藍沒再追問下去,而是抬起腳步走進了一家大廈,走進來卻發現這是一家明牌珠寶首飾奢侈品專賣店。說實話他對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