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066章你沒事……真好!

    

緒。如今人證物證都有,最好一點希望就是問清楚當事人,可連這個希望都破滅了,小星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可……如今我到底該怎麽辦?米婭藍原本輕輕擦拭著頭發的手突然間頓了下來,清澈幹淨的眼神落在了桌子上擺著的一個相框上。照片裏的主人公不是別人,正是南宮辰和米婭藍,往日的臉頰是那樣的青澀、往日的笑容是那樣的純真、往日的神情是那樣的真摯。手指輕輕的撫摸上南宮辰那英俊的臉頰,耳畔回蕩起來的卻是昨晚電話裏夏雪...蕭浪大驚,抬腿便朝蕭絕奔去,可畢竟相隔有一段距離,眼看子彈就要射穿蕭絕腦門的時候,隻見一道黑影從天而降,擋在了蕭絕的麵前。

砰!

一聲悶響,米婭藍的唇角流出了鮮紅色的血液。

蕭絕很是不可置信的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女人,牟宇間滿是顫動同時閃爍著晶瑩。

月光下米婭藍的臉上掛著柔和的笑容,道:“你沒事……真好!”

語落,緩緩抬起的手正想去撫摸這稚嫩滿是倔強的臉龐,卻雙腿一軟直接倒地。

“藍藍!”

蕭浪大喊,衝上前來將她一把抱入懷中。

蕭浪緊抓米婭藍冰冷的小手道抑製不住顫抖的聲音呼喚道:“藍藍、藍藍,我是浪,我是浪啊!”

米婭藍眯著眸子,看著眼前模糊的麵容,一笑道:“我沒事。”

話音剛落,兩眼一黑暈厥了過去。

“藍藍、藍藍!”

蕭浪發了瘋一般大喊。

此時從天而降的小奶娃也大喊一聲,直接奔到米婭藍身邊,看著她嘴上那抹豔紅,抬頭滿是憎恨的眸看著不遠處那已經傻愣住的人兒,起身三兩步衝上前去朝蕭絕的臉上就是一拳,稚嫩的聲音怒斥:“這就是你要的證明,我媽咪要有什麽事我不會放過你!”

此時飛機已經降落了下來,蕭浪抱著米婭藍進入飛機,小奶娃緊跟著進入。

閔佑澤孔瑞急忙上前,半蹲在蕭絕身邊詢問:“絕,你有沒有事,受傷了沒有?”

蕭絕看著滿是擔心檢視著自己身上情況的這兩人,眸子隻是冷冷的飄過。

隻字未言,轉身離開。

“絕!”孔瑞大叫,想要上前追,但卻被克洛攔住道:“讓他自己靜靜吧,他不是一般的孩子。”

克洛無奈搖頭,心想這真是一倔強的小家夥。

走到一針鬼旁停下腳步道:“似乎咱們很有默契?”

克洛的嘴角閃現過一抹詭笑,跟隨蕭絕的腳步離開。

蕭浪的直升機,直接停在醫院的樓頂,此時急救室的門口,一大一小的身影靜靜的守護在那裏。

小奶娃看這平日裏不可一世的霸者此時渾身竟抑製不住顫抖,走上前小手握住他的大手道:“爹地,相信媽咪,她一定不會有事的,因為她捨不得你捨不得我捨不得妹妹,還有……大家!”

蕭浪發現隻要每每跟這女人沾染上的事情,自己都會變得脆弱不堪,如今竟然靠小子來安慰,嘴角扯出一笑容,點頭。

時間在一分一秒中渡過,原本隻有這父子倆的手術室門外已經稀稀拉拉的站了十幾個人,可誰都未曾注意到角落裏的小人兒。

直到寂靜的走道傳來哢嚓一聲脆響,身穿手術衣的男人傳來宣佈手術很成功,所有人這才重吐一口氣。

克洛看著蕭絕轉身道:“不過去看看?”

蕭絕依舊隻字未言離開。

黑色的車子在大馬路上穿梭。

克洛轉頭看著副駕駛位裝的小人兒,道:“你身上有暗夜的追蹤係統,你故意不想被找到所以關閉了?”

蕭絕沒說話算是預設。

“絕,很多事情不是現在的你所能夠瞭解的,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這小子,克洛始終看不透。

“明天回摩頓島吧!”不知過了多久,隻聽蕭絕開口,聲音很輕,似乎要跟黑夜融為一體。

“真不打算親眼看看她?”克洛語落,在蕭絕陰冷的眸子中無奈的笑了笑。

一番折騰下來,當蕭浪坐在米婭藍病房的時候已經淩晨三點,這才突然想起蕭絕,不過在想到克洛守在他身邊,便放下了心。

望著病床上緊閉雙眸臉色略顯慘白的小女人,蕭浪緊握她的手然後放在唇邊吻了吻,他不知道她怎麽會突然出現?明明她應該在警局?

蕭浪不知做了多久,直到天矇矇亮一針鬼推門而入,在他耳邊說了些什麽,才見他起身幫米婭藍蓋了蓋被子才走出病房。

蕭浪剛離開病房便見一小身影跳了進來,不是別人,正是幾小時前跟隨克洛離開的蕭絕。

蕭絕在看到米婭藍那慘白的臉頰時,原本冰冷的眸黯淡了下來,然後將手中一直捏著的一隻千紙鶴塞進了米婭藍的手心裏,在聽到外麵的腳步聲後,這才從窗戶縱身跳下。

剛落地,便擦覺到異樣,抬頭一看,發現不遠處的大樹小奶娃正站在那裏。

蕭絕起身,並未理會直接擦肩而過。

“對不起,我剛太激動了。”在蕭絕與他擦肩而過的時候,隻聽小奶娃道。

蕭絕依舊未開口。

小奶娃看著蕭絕遠去的身影,喃喃的聲音道:“變強吧,我等著跟你較量的一天。”

直到某年某月某日的一天,世界上多了兩個統領級別的人物,一個是暗夜的王絕,一個是地獄門的頭領澈,誰都未曾料想他們之間有著比親兄弟還要複雜的情感。

閔佑澤孔瑞所在的酒店。

當蕭絕縱身而入的時候,孔瑞正在做惡夢。

蕭絕走上前去將一條翡翠珠鏈放在床頭櫃上,正準備離開,身後傳來閔佑澤的呼喚:“絕?”

“這是暗夜內部的衛星定位係統,如需要幫主轉動吊墜最上麵的珠子。”

蕭絕說完不給閔佑澤反應的機會,直接縱身從窗戶跳下。

“絕,絕!”閔佑澤從床上挑起,奔到窗前看著那快速消失的小身影,神色一片複雜。

當蕭絕回到跟克洛所在別墅時,克洛已經在大廳等候。

見蕭絕進來,微笑道:“看來你已經處理完該處理的事情了。”

蕭絕未說話上樓。

克洛眉頭緊皺,他發現自從這件事後,蕭絕似乎變得更沉默了。

當米婭藍迷迷糊糊蘇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炎陽高照。

“藍藍?藍藍?”

聽著蕭浪呼喚,米婭藍睜開了眼睛。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蕭浪鼻子有些泛酸。

“傻瓜,我怎麽可能有事?”米婭藍聲音很是虛弱,正要硬撐著身子起身,發現手裏有東西,拿起一看,竟然是一隻湛藍色的千紙鶴。

兩人不言而喻一笑,隻聽米婭藍問:“他走了?”

蕭浪點頭。

“最終沒能留住他。”米婭藍話語間略帶幾分可惜。

“這是我們所能做的,剩下的要靠他自己了,哦對了,給你這個。”蕭浪說話間將床頭櫃上的報紙遞給了米婭藍。

米婭藍滿是疑惑的接過,在看到標題後大驚。

蕭龍國際總裁夫人四年前殺人案純屬烏龍。

據報道,近兩日吵得不可開交的四年前蕭龍國際總裁夫人殺人事件純屬子虛烏有,故意陷害,至於死者張龍更是死而複生……彷彿這一趟出門到美國就是進行了一躺旅遊,外加熱身運動,其中喊的最凶的就要是黑熊,說自己好久都沒這麽爽,可以還沒過足癮什麽的。當然這一次跟蕭浪一起回來的不單單他們去的這一幫人,還有蕭海峰、李叔,歐貝尼,李叔是徹底被鬼屋那一幫人嚇的門都不敢出,用他的話說這一群人都是殺人犯啊,可是相比之下蕭海峰就鎮定許多,蕭浪做什麽雖然他從來沒幹涉過,可是他相信自己這個兒子,他養這群人自然有他的道理。衝上二樓的蕭浪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