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065章別逼人太甚!

    

怎麽聽起來這麽曖昧?“蕭總,如果是因為早晨的事情,我向你道歉這是我的失職!”確實如此,第一天上班根本摸不到東南西北,而且就算打死她,她也想不到電腦裏麵的檔案會被人黑了,最重要的是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檢查。認錯態度還不錯,值得表揚!蕭浪對米婭藍的表現很滿意,最起碼比以前那些一心隻想著勾引他的女人要強千百倍,但他最想知道的還是她到底是不是一個FP?憑蕭浪的能力去差這一切,很簡單,但……頭一次他竟然害怕知道...“王蕊,你敢動他一根汗毛信不信我把你碎屍萬段。”蕭浪雙眸暴凸,麵色猙獰,更是一把扯掉鼻梁上的紅外線眼鏡直接砸在了地上。

“碎屍萬段?”王蕊冷笑,又道:“蕭浪當年我對你如此之好,你竟然為了一個不要臉的賤貨,那般羞辱我,你一句話讓偌大上海市沒我生存之地。”

“我給你了足夠的養老費。”蕭浪雙拳緊攥,骨骼脆響的聲音駭人。

“別給我提養老費,那對我來說是侮辱!”王蕊發瘋一般的尖叫,試想下,能在堂堂蕭氏當秘書,自然學識容貌為人處事的能力都是一等一,王蕊自然是心高氣傲,所以蕭浪讓她滾出上海那一刻,她就等著報複這一天。

“你有什麽不滿衝我來,放了絕兒。”說實話,蕭浪真有直接掐死這女人的衝動。

“絕兒?他既然不是你兒子又何必擔心?”王蕊冷笑。

蕭浪那霸氣夾雜著縷縷情懷的眸看著那倔強一言不發的小人兒,鏗鏘有力的聲音道:“他一天是我兒子,就永遠是我兒子!”

蕭浪的話,讓蕭絕那陰冷的眸微微一顫,但僅僅隻是一瞬間。

“好一個他一天是我兒子,就永遠是我兒子!蕭總,你在商場上看似叱吒風雲冰冷無情,但您是最重情義的,如若不是抓住您這點,恐怕幾個小時前我就已經死了。”王蕊笑。

此時的蕭浪自然沒心情跟這女人談論這些,道:“一命抵一命,你恨的是我,我跟蕭絕對換。”

蕭浪的話語再次讓蕭絕震驚。

“不需要!”王蕊直接拒絕。然後道:“你知道我最喜歡看的是什麽嗎?就是讓你親眼看你珍惜的人離去,慢慢的折磨你,早晨尊夫人被警察局帶走的畫麵好看嗎?哈哈哈!”王蕊狂笑繼續道:“我當了四年的八卦記者,我自然知道何種輿論最具有殺傷力,即使你富可敵國如何?能堵住悠悠眾人之口?咱們打個賭,信不信,如果尊夫人的事情不處理,蕭龍國際的股票會像隕星掉落一般往下掉。”

“你究竟想要什麽?”蕭浪隱忍咬牙切齒。

王蕊並未立即回答蕭浪的話,而是問:“你怎麽知道我們還會藏匿在這?”

要知道她就是為了怕發現,杜絕一切電子用品。

“猜的。”

“運氣真好。”王蕊冷笑,道:“想讓他活命嗎?那就按我說的去做!”

“說!”蕭浪緊盯王蕊手中那抵著蕭絕腦門的槍,他們很想趁機,但不恨輕易亂動。

“100億現金,一台直升機。”

“100億現金?”蕭浪挑眉。

“有問題?”王蕊冷言。

“我給你100億現金你確定飛機能裝得下?”蠢貨!蕭浪冷笑,真懷疑這女人腦子被驢踢了,“更何況一小時前我已經給你卡上打了100億。”

“我再問一遍你要不要你兒子命!”王蕊的對準蕭絕腦門的槍收緊了幾分。

“要!”蕭浪眼神裏閃現過一抹寒光。

“準備50w現金,一架直升機,再轉100億到我賬戶,現在,我要親眼看著你轉。”王蕊豈會不知,蕭浪是幹什麽的,他身後那群人又是幹什麽的,至於喬老二為什麽到現在還沒回來,她已經沒必要知道了,保命重要。

“格桑,去準備!”蕭浪沒有絲毫猶豫。

雖有不幹,但一針鬼知道除非萬無一失,不然蕭浪決不允許他們開槍的,隻得恭敬應答離開。

剛轉身便聽王蕊又道:“我隻給你十分鍾的時間。”

“你太看得起我了!”蕭浪冷笑。

“蕭總,您一直是王蕊心中偶像。”她沒有時間在這耗下去了,雖然走上這一步,她早已料到會是什麽結果,但不管怎樣她還是想活著,所以現在也隻是魚死網破。

王蕊看似表麵淡定自若,但實則麵對眼前那幾個雙手沾滿血腥渾身散發戾氣的男人早已是一片驚恐。

短短兩分鍾,便見一台筆記本交在了蕭浪手中。

蕭浪朝米廣星克洛看了一眼,眼神裏的指示很明白,趁機動手。

然後這才朝王蕊走去,然後背對著王蕊蹲下,將電腦放在地上。

快速登陸網上銀行道:“卡號。”

王蕊並未去看電腦,越是這種狀況她越是不敢鬆懈,說了卡號,在聽蕭浪問,不需要看一遍的時候,誰知這奸詐的女人竟說念給我聽,匯了款,蕭浪正準備起身,隻聽天空一陣直升機盤旋的聲音。

“蕭總,速度真快,救子心切啊!”王蕊說完,然後直接從兜裏摸了抑製錄音筆扔給蕭浪道:“既然要走了,不如送你一份大禮。”

蕭浪拾起錄音筆,按下播放按鈕。

“龍藍?”

“是,請問你找我有什麽事?”

“如若你是龍藍的話,抱歉我打錯電話了,我以為這是我故友米婭藍的家,打擾之處多多見諒!”

“王姐,既然打來了,何必這麽著急結束通話?”

“對不起,我找的是米婭藍,而不是龍藍,除非龍藍就是米婭藍,米婭藍就是龍藍!”

“如您所願,米婭藍就是龍藍,龍藍就是米婭藍,現在我們可以談了吧!”

“米小姐,您的小日子過的風水運氣,有一子如今又得一女,可真是幸福美滿。”王蕊話裏帶刺,神情狠毒。

“都是托運姐的福,藍藍自然不會忘記王姐昔日對藍藍的照顧,不知王姐如今過的如何?”

錄音筆裏傳來的正是早晨王蕊跟米婭藍的那通電話的對話。

蕭浪當即胳膊上的青筋暴起,大有把這錄音筆捏碎的架勢。

“你說這個訊息如果傳出去,前不久蕭總你千辛萬苦編造的那個催人淚下的愛情故事會怎樣?”王蕊笑的陰冷滲人,然後道:“我要讓你親自傳!”

“王蕊,別逼人太甚!”蕭浪身後看不下去的米廣星怒斥。

王蕊根本不加理會,說道:“我數到三,你如果不傳的話,你說我是先打你寶貝兒子腿呢還是胳膊?”王蕊妖嬈的聲音說,這才收緊話鋒道:“三、二……”

蕭浪幾經掙紮,看著蕭絕那倔強的小臉,果斷蹲下了身子,將錄音筆與電腦連線。

“別耍花招,速度點,新浪微博。”王蕊催促。

蕭絕看著蕭浪那在鍵盤上敲打的雙手,小小的拳頭緊攥,然後看著他開啟自己的個人主頁,新增聲頻,眼看這個訊息要發出去的時候,隻見蕭絕一個騰空翻直接將王蕊的手裏的槍踢掉,同時身上的繩子啪的一聲斷裂,在空中一個翻閱後,小腿直接朝王蕊胸口踹去,雖然他才五歲,但爆發力卻是驚人,這一切打的王蕊措手不及,身子更是直接飛了出去,噗嗤一口鮮血吐了出來,滿是不可思議的兩隻眸看著蕭絕,她怎麽也不相信在自己手裏蹂躪那麽久的小家夥竟然……

“反抗不反抗全在於我!”蕭絕落地,很是霸氣的扔下這句話,也點明瞭王蕊心中的疑惑,想他有這種身手,被王蕊掌控簡直是癡人說夢,除非他自願,顯然這一切是蕭絕自願的。

蕭絕陰冷的話音落,倔強的眸朝蕭浪望去,父子四目相對,一股說不出的情懷,最後蕭浪笑了,正準備開口,隻聽身後傳來一女人的叫嚷。

“絕,小心!”

這叫喊的女人是剛剛抵達樓頂的孔瑞。

“去死吧!”

孔瑞話音剛落,隻聽王蕊發瘋一把大喊,手中一把微型銀色手槍對準的正是蕭絕的腦門。渾身一個冷顫,趕忙雙腿跪地急促的聲音道:“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人嚇得簡直要哭出來。修羅伸了伸筋骨然後把身子翻了過來,單手托腮一副審視的目光看著跪在不遠處那渾身顫抖的女人,雖說這女人待在他身邊已有一天一夜的時間,然他根本不知她叫什麽?是做什麽的?家在什麽地方?說起這個女人其實是個偶然,昨天他和人相約到水療院去靜養,恰巧碰到一群美國人正欲蹂躪這女人,向來從不多管閑事的他在聽到那一聲聲嘶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