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064章你快還是子彈快?

    

笑出了聲。“藍藍,你笑什麽呢?”唐瑜茜拉著米婭藍的手問道。“啊?我有笑嘛?”回過神來的米婭藍很是詫異的問道,如今的她真的不敢回想起曾經的那一幕幕,那一切簡直就如同一個夢靨一般。“當然有了,是不是想到和蕭大少之間有趣的事情了啊?快說、快說啦!”唐瑜茜的好奇心特別嚴重,見米婭藍一個人笑出了聲,便更加覺得好奇了。“真的沒什麽有趣的!”難不成她告訴唐瑜茜她剛剛是因為想到那禽獸的一幕幕冷笑出了聲?“你我都是...如今事情的發展已完全超脫了喬老二和王蕊的掌控,他們怎麽也沒想到這裏麵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出了問題。

“他已經抵達港口了,現在怎麽辦?”喬老二的神色明顯出現了慌亂,他怎麽也想不到他竟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回上海。

“殺!”王蕊好不留情麵的扔出一個字眼,麵色陰冷。

話音剛落,便見喬老二一把抓住王蕊的頭發,怒吼:“婊子,他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啪!

王蕊直接揚手朝喬老二臉上就是一巴掌,厲聲嗬斥道:“你是要你的命還是要你兄弟的命,他如果露麵的話咱們都玩完了!”

在死亡麵前,人都是自私的,更何況向喬老二這種在刀口舔的人,雖說他能坐到今天這位置全靠講兄弟情份,可這種關頭……

見喬老二不說話,王蕊又問:“他現在在哪?”

“西航碼頭!”喬老二答,聲音低沉。

“我讓蕭浪一個小時內給這個卡裏打百億,你找個取款機檢視下,至於他那邊,你看讓你兄弟去,還是你去?”王蕊話語間極其冰冷,沒有絲毫情麵,就好像這些人的命和他無關一般。

喬老二幾經掙紮,接過王蕊手中的銀行卡,道:“老馬跟我走,六子給我看著這女人和那賤種。”

王蕊看著喬老二帶著小弟離去的身影恨恨的搖了搖潤紅的唇。

如今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任何人都別想阻攔她。

米婭藍、蕭浪,你們不讓我好過,我也絕不會讓你們好過的。

就在王蕊陷入自我猙獰的思緒時,隻聽那稚嫩帶著幾分嘲諷的聲音道:“似乎發生了一些你未料想到的事情?”

王蕊踩著高跟鞋走過來捏著蕭絕的下巴,那雙王蕊蛇一般陰冷狠毒的眸子看著她道:“你別得意,要死大家一起死,有你墊背,我不虧。”

“很可惜,我隻是一個沒人在意的賤種!”蕭絕冷笑,話語神情間全不像一五歲的孩子。

“雖說你是一個賤種,隻要有人在意你的命就足夠了,不想受皮肉苦,就乖乖給我閉嘴!”王蕊咬牙切齒的說完,甩開蕭絕的下顎,走到一旁,在椅子上雙腿交疊坐下,可這心裏卻是一片焦躁,她總感覺似乎有什麽事情要發生了。

耐心等了十幾分鍾後,王蕊衝一旁玩弄著手中手槍的六子喊道:“六子,去下麵看看什麽情況?”

但那依偎牆根的男人根本完全無視王蕊。

“你聽見我說話沒?”王蕊起身提高了一些音量,由於房子太空,迴音繚繞倒有幾分發滲的慌。

隻見六子緩緩抬頭,一雙冷眸看了看王蕊,這才很是懶散道:“少他媽指揮老子,老子隻聽一個人的,那就是我老大的。”

“你……”王蕊氣的說不出話來,隻得強行壓製住內心的焦躁在房間裏踱步,為了防止蕭浪靠搜尋訊號找到這裏,所以唯一的手機喬老二帶走了,至於外麵發生了些什麽,不得而知,從這裏到西航碼頭,快的話開車最少半小時,來回也要一小時,是自己太過於焦躁,敵不動我不動,不能自亂陣腳,王蕊自我安慰著,強製性的壓迫下自己內心的焦躁。

周圍一切寂靜的可怖,尤其在這個沒有光亮沒有人煙沒有絲毫生物人氣的荒村裏。

在王蕊耐著性子等了一個小時候,終於等不下去了。

起身喃喃自語的聲音道:“不行,喬老二他們一定被發現了,咱們要轉移。”

王蕊說完,箭步上前抓起那困在凳子上的蕭絕便欲要離開,但還沒走幾步,一把手槍便對準了她的腦門。

“你幹什麽?滾開!”王蕊怒斥。

“老大說了,你們誰都不能離開。”六子陰冷的眸看著眼前的女人,沒有絲毫情感,一副隨時都可能開槍的架勢,此時此刻,王蕊自然沒空去想,喬老二從哪弄的變態手下,強忍著內心的暴怒道:“已經一個多小時了你老大還沒回來,很可能被抓了,你如果想死的話,就在這待下去吧!”

王蕊說完抓住蕭絕便要與這男人擦肩而過。

“你再走一步,別怪我不客氣。”

王蕊緊抓蕭絕的手收緊幾分,眼神裏閃現過一抹寒光,未來得及有所反應,樓道裏傳來了些蟋蟀的聲響。

兩人再沒爭執,而是對視一看。

六子輕步上前,將幾個大手提燈關掉,隨即整個空間陷入了一片黑暗。

就在六子王蕊藏匿好緊盯樓梯口等待敵人出現的時候,未曾料想一聲破窗的爆破在耳邊劃向,在兩人還未看清這破窗而入的黑影時便聽砰的一聲槍響朝六子藏身的地方射去。

六子來不及躲閃,正中一槍,但並不是要害,六子一個躲閃後便展開反擊。

六子剛開槍,樓梯口便又傳來了槍聲,力道利索的黑影躥了上來。

廢墟中,砰砰砰的槍鳴在耳邊回蕩,別樣的刺耳。

透過氤氳的月光,可以看到這破窗而入的男人一身黑色休閑裝,那雙藉助紅外線透視鏡,清楚的檢視著漆黑房間裏的一切,但看到那身中一槍躲避在門檻處的六子時,嘴角上挑,然後直接舉槍,隻聽砰一聲悶響,他直接打爆了六子的腦門,鮮血在黑夜中噴濺,一槍斃命。

連同剛從樓梯上上來的人和米廣星,此時房間裏已有六人。

他們分別是蕭浪、米廣星、克洛、一針鬼、血慘、黑熊。

隻見蕭浪打了個手勢,六人分開檢查二樓每一個角落,蕭浪那犀利的眸透過紅外線透視鏡在房間裏快速的搜尋,突然耳邊一聲口哨聲,朝一針鬼望去,隻見一針鬼指了指樓上,再往上就是天台。

眾人跟著蕭浪走上前去,蕭浪看了看麵前的台階。

一針鬼正準備抬起腳步,被蕭浪攔住。

說了兩個字:“我來!”剛抬起腳步,隻聽他又吩咐道:“我要絕兒毫發無傷。”

說完這句話,才見蕭浪舉槍朝樓上走去。

跟隨蕭浪這麽多年,米廣星第一次見他如此謹慎,不得說,這小子對他很是重要。

當蕭浪一幹人等小心謹慎上到天台時,眼前所呈現的一幕,讓他心中一驚。

因為王蕊那瘋女人挾持著蕭絕站在樓層邊緣正用一把手槍對著蕭絕的腦門。

“絕兒!”

蕭浪大叫一聲便要上前。

“站住!”王蕊冷言嗬斥,然後嘴角上挑道:“你再上前一步試試看,看是你快還是我的子彈快。”的是眼淚都流出來了,無奈蕭大少沒一點要出來的意思,最後他隻得改威脅政策“你如果不出來的話,我踹你出去了,聽見沒!”然隻見蕭浪一把掀開被子,將頭輕輕放在米婭藍肚子上仔細的聆聽著。“喂,你幹嘛啊?”米婭藍正欲起身,但被蕭浪給嗬斥住了。“別動,剛剛我聽到孩子叫我了!”蕭大少此話一出沒差點給雷死米婭藍,給了他一記白眼道:“我說蕭浪你有點常識好不好,這滿打滿算才三個多月,肚子才剛剛起來孩子會叫你啊,我看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