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063章撲空!

    

快步上前扶住了正在劇烈咳嗽的蕭海峰道:“爸爸,您怎麽起來了,小心著涼!”蕭海峰沒有說話隻是擺了擺手然後在米婭藍的攙扶下走到了大廳,看著蕭浪沉思了一會這才開口道:“蕭浪……”“爸,我知道你在想什麽,要說什麽?不過你放心吧!”蕭海峰還未開口便被蕭浪給打斷了。“你知道就好,蕭氏是咱們祖輩傳下來的產業,直到傳到你手中才使得它發揚光大,但我隻有一個條件,蕭氏不能倒,不管你用什麽辦法都要給我保住這個產業!”蕭...東華路、景家村。

早在一個星期前,在拆遷大隊的監督下,村民早已搬離,由於資金問題,這裏的規劃暫時擱淺,如今這裏可所謂是一片廢墟。

可就在這片殘垣斷壁中,一身穿黑色風衣鼻梁上架著黑墨鏡,腳下穿著7cm高跟鞋女人的身影穿梭在這裏。

女人手中提著幾個黑色的塑料袋,看不清裏麵裝的什麽東西。

雖然墨鏡遮去了女人大部分的麵容,但看得出她神色謹慎慌張,停下腳步,四處張望,在確定沒被人跟蹤後,這才加快腳步,推門,進入了一棟二層小樓,走在樓梯上,二樓裏男人三三兩兩的叫嚷聲便迎麵襲來,站在那虛掩的兩扇門前,女人嘭的一聲一腳躲開了房門。

房間裏原本喝酒打牌的六七個壯漢,立馬很是警惕的叫喊道:“什麽人?”在看到房門口站立的女人後,最前麵一約莫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喊道:“操,我他媽以為誰呢?膽子差點嚇破。”

女人踩著高跟鞋走上前去將手中那幾個黑塑料袋扔在桌子上,從裏麵滾出來的東西才知道是盒飯、啤酒還有別的一些吃的。

“你們還知道害怕?村口沒人守?一樓沒人守?這裏在這打牌?如果蕭浪來了咱們都玩完!”女人說話間一把摘掉鼻梁上的墨鏡摔在桌子上,一張小臉滿是怒意,而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王蕊。

隻聽王蕊話音剛落,那中年男人直接一把攥住王蕊的後勁,直接摁在了桌子上,怒罵:“操!騷婊子,你他媽以為你是誰啊?在這教訓老子?老子出來混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如若不是老子出點小問題會選擇跟你合作?你最好給我快點弄來錢,不然我操死你!”

男人說完直接將王蕊甩了出去,王蕊後退幾步險些摔倒。

看著眼前這一個個五大三粗讓人作嘔的男人,王蕊眼神裏滿是怒意,她巴不得跟這些男人沒有丁點關係,但現在還不能,接下來的事情靠她一個人完成不了,但王蕊同樣不是省油的燈,兩步上前陰冷的聲音喊道:“喬老二,你如果想要錢,就必須聽我的,否則咱們現在分道揚鑣!”

“媽的,你說什麽?”喬老二直接上前攥住王蕊的脖子。

如今王蕊完全一副豁出去的架勢,道:“按我說的去做,別說哦一個億,兩個億我也讓蕭浪乖乖的送來!”

喬老二本想揚手給這女人一巴掌,但在聽到後麵的話後,兩隻眸子裏綻放出抑製不住的蠢蠢欲動。

“最後別騙我!”喬老二說完鬆開王蕊,然後衝嗬斥一聲喊道:“趕快給我吃,吃完了該他媽幹嘛幹嘛去,幹完這一票,就夠咱們吃一輩子,都聽見沒?”

“聽見了。”小弟們本來非常不屑聽一個女人的吩咐,但一聽老大如此說也都隱忍。

恐怕蕭浪、米婭藍怎麽也沒想到他們要找的喬老二已經跟王蕊這女人成為一丘之貉。

王蕊看了眼房間裏激情高亢的大漢們,自然不敢把剛剛在米婭藍那裏吃癟的話說出來。

拿了一盒飯一盒菜,朝旁邊小房間走去,房間上有鎖,開了門。

裏麵凳子上捆著的小人兒正是蕭絕。

看到王蕊進來,蕭絕冷冷的哼了一聲。

王蕊此時整個胸腔滿是怒意,上前揚手朝蕭絕臉上就是一巴掌。

壓低聲音怒罵:“小賤種,當初你媽白雪嬌費了那麽大的手段不就是為了跟蕭浪在一起,結果懷了孩子竟然不是蕭浪的,從這裏看得出你們是多麽一個賤貨!”

“閉嘴,不準你侮辱我母親,閉嘴!”蕭絕整個神情變得猙獰,宛若一頭小小暴怒的獅子。

“怎麽還不樂意?剛剛我打的那通電話,你不也聽見了,米婭藍那婊子親口稱呼你小賤種,並且還想借我的手殺了你,本以為逮了你多一重保證,沒想到……”

王蕊的話還未說完,便聽蕭絕那陰冷霸氣的聲音喊道:“有種殺了我!”

王蕊氣的眸光顫動揚手又是一巴掌,隻要一想起剛剛電話裏米婭藍所說的那些話,說真的王蕊真的恨不得捏死這小雜碎,她原本想靠這小雜碎問蕭浪要一個億,如今為了穩住喬老二直接提升為兩個億,如若說蕭大少真的不在意這小雜碎,她從哪弄兩個億給喬老二,原本運籌在握的她因為米婭藍那通電話徹底亂了套。

王蕊將手裏的盒飯扔在桌子上,然後朝窗前走去,自從四年前她就在等這一天了,她不單單要讓米婭藍身敗名利,還要讓蕭大少永無翻身,當年的羞辱他要加倍討回來。

所以她不能亂,必須要淡定。

平靜下來的王蕊,開始對整件事進行分析。

四年前的米婭藍雖說淡雅若幽蘭,但性情懦弱。

蕭大少看似外表冷酷無情,實則多情孝順,否則也不會四年前為了讓蕭老爺子安息在最後關頭娶了白雪嬌,所以他最終情誼,即使如若米婭藍所說蕭絕不是蕭浪的親生兒子,他也絕不會置之不管,所以說……

糟糕!

王蕊內心一驚,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可能中計了。

急忙衝廚房間走到喬老二身邊,低頭在他耳根低語了一會。

“當真?”喬老二大驚。

“小心駛得萬年船!”王蕊道。

“媽的,想昔日我喬老二多麽無限風光,如今竟跟街頭老鼠一般亂竄,他媽的憋屈!”喬老二一聲怒吼喊道:“六子、老馬,帶上那小子跟我上車!其他人在這裏待上半小時後,老地方匯合!”

在喬老二的一聲令下,蕭絕被兩個大漢壓著上了車,隨行還有王蕊、喬老二。

車子剛離開十幾分鍾,喬老二就接到電話,說他們遭人襲擊,兄弟們都掛了,喬老二當場氣的把手機砸了。

王蕊重吐一口氣,心想昔日他跟隨蕭浪那麽長時間,多虧對這男人瞭解幾分,如今看來手中這小雜種就是個護身符,別說兩個億,就算百億恐怕也不是問題,王蕊確實也如此獅子大開口了。

有了先前的教訓,所以王蕊不再用手機,公用電話亭前。

王蕊跟蕭浪去了電話,話語極其簡單隻是說:“一個小時後,把一百億轉到這個賬戶,不然等著給蕭絕收屍。”

王蕊根本不給蕭浪開口的機會。

當蕭浪他們抵達那電話亭展開搜尋的時候,王蕊他們早已沒了蹤影。

按照王蕊的指示,車子自從出了景家村就一直沒目的的跑。

最終喬老二按耐不住了,問:“我們現在要去哪?”

“掉頭!”王蕊下令。

“什麽?”

“回景家村!”王蕊很是冷靜的道。

“你瘋了,現在回去不是找死?”正在開車的喬老二尖叫。

“懂什麽,最危險的地方纔是最安全的地方,找個沒監控的地方換車!”王蕊繼續命令,如今的喬老二徹底成被動狀態。

蕭家老宅。

所有人麵色一麵凝重。

本以為定當能一舉救出蕭絕的蕭浪怎麽也沒想到對方竟能擦覺自己的行蹤,該死的!

蕭浪直接揮拳砸在了沙發上。

他們衝進去的時候僅有五個人抵擋,最後逼問下,說是老大剛走,但並不知行蹤,而那個該死的老大竟然就是喬老二,如若雷浩坤現在還活著的話,恐怕蕭浪定當有跟他打一頓的衝動,這就叫做他擺平的事情?蕭浪當即下令掉出附近路口的監控錄影,可沒多久便接到那女人的電話說是要一百億,可真是獅子大開口。

就在蕭家老宅彌漫上一層沉重的氤氳時,隻見米廣星快步走了進來。

正準備開口,隻聽蕭浪道:“不用說了,我都知道。”

米廣星望著眾人一副不知所雲的時候,隻聽一針鬼道:“喬老二跟王蕊勾結綁架了蕭絕。”

“四年前的喬老大確實是惡勢力一霸,但不知因為何故曾帶兄弟去台灣打拚了一年之久,再次回來地位遭人排擠自然過的不好,聽說這段時間惹上一老大,遭人追殺,弟兄也七零八散去了不少,至於他怎麽跟王蕊勾結還不得而知,哦對了,順道我還去混江龍家裏拜訪了一下,他有一個年過七旬的老母和一個正上大一的妹妹。”

“還有什麽訊息?”蕭浪頭沒抬問。

“暫時沒有。”米廣星眼神裏閃現過一抹黯淡。

“掘,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們給我挖出來。”蕭浪起身吩咐,王者的氣焰讓人容不得說個不字,然後看向格桑道:“給我監控各個出關港口,我就不相信他們你能憑空消失。”

就在蕭家老宅一片陰雲騰騰的時候,喬老二王蕊一幹人到了景家村。

先前的二層樓無疑屍體橫躺,幾人怎麽也要避諱,所以隨意找了棟房子安身,剛剛路過的時候在小超市買了吃的,此時正很是狼狽的蹲在地上吃飯。

喬老二剛拿起熱水壺,口袋裏的手機響起,嚇得他差點把水壺給扔了。

放下燒水壺掏出手機,看了眼王蕊,在王蕊示意下,這才按揭接聽鍵。

“喂?”

“老大,是我,你怎麽才接電話?”電話裏傳來長長的抱怨。

喬老二先是一愣,這才道:“怎麽是你?你怎麽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王蕊知道蕭絕這小子不簡單,所以腿腳一直綁著,沒敢鬆懈。

看著倔強的小家夥問:“你真不吃?”

“滾!”蕭絕連思考都沒思考直接怒吼咆哮。

王蕊捏著蕭絕的下巴,冷笑道:“要不是看你有點用途,早捏死你了。”

王蕊跟蕭絕較勁這會,喬老二也打完電話,過來拉著王蕊讓她借一步說話。

窗戶旁,聽了喬老二的話語讓王蕊大驚,失聲喊道:“什麽?”,那寫年輕人們都成為了罌粟的奴役,沾染上罌粟是無疑的,這後果不用說也是可想而知。眾人沒有說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就好像一個黑道幫派的成立,要養活成百上千人那都是要靠錢養活的,無疑‘黃賭毒’是最掙錢的,黃跟賭蕭浪都可以接受,但唯獨這‘毒’蕭浪是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所以縱使他雙手沾染過白粉,也都是將手中的白粉倒賣到了國外,他絕不會讓第二次鴉片戰爭在自己手裏爆發的,不管別人如何說如何做,但這是蕭浪的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