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的囡 作品

第1章‘難忘’的夜晚

    

剛剛她還幻想了無數個木北開口的畫麵,然沒有想到木北的第一句話竟然說的這。流浪街頭的貓咪:木北我……這筆錢你先幫我存著吧,等我需要用的時候你再給我。木北:貓咪,你才入這一行,有些規矩你可能不是很懂,對於你們的薪酬支付方式是,隻要任務完成後,商家滿意錢一轉過來,我就會立即打入你們個人的賬戶,所以按照規矩來說,恐怕這裏我要說聲抱歉!米婭藍對這一行確實不懂,這個門也是稀裏糊塗進來的,所以現在整個人可以說依...純歐式佈局的房間裏,頭頂那盞豪華的水晶吊燈折射出熠熠光澤,就如同一縷縷曖昧的氣息在房間裏麵來回的躥梭著。

偌大的鏡子前一具完美的胴體靜靜的站立在那裏。

她那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肌膚隱約中在燈光的映襯下散發出縷縷嫣紅色的光澤,兩條清秀的眉不畫而翠,一雙水光瀲灩的大眼就如同會說話一般,麵如桃、唇若櫻,不是十分出眾的五官組合在一起卻異常的誘人。

那頭長達腰際的青絲無形中給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稚嫩增添了一抹嫵媚。

一件薄如輕紗般的粉紅色吊帶短裙將她那青澀的身體完美的勾勒出來,若隱若現的大片雪白色肌膚更是讓人無限遐想。

她叫米婭藍是上海金融貿易學院大四年級的學生,23歲,165cm,今天是她交往了三年男朋友南宮辰的生日,也就是在今天晚上她打算將自己完完整整的奉獻給他。

米婭藍看著鏡子裏麵自己身體上那件單薄的似乎隻要一碰就會隨時破碎的吊帶短裙,不覺中臉頰飄上了兩朵紅暈。

這件所謂的‘衣服’是下午出門的時候,死黨白雪嬌強行塞進她包裏的。

用白雪嬌的話來說:沒有一個男人喜歡活生生的死魚,沒有情調沒有情趣的女人對於男人來說就如同是一頓食不知味的晚餐一樣!

“你個笨咖!這叫情趣!情趣懂不?難道你希望南宮辰給你來個一夜魅情,直接拍拍屁股走人?”

恍惚中白雪嬌那大尺度的話語在她的耳邊來回的回蕩著。

米婭藍緊緊的攥著那低垂的雙手,用勁的甩了甩腦袋!

那架勢就如同是奔赴戰場不畏生死的烈士一般!

吖的!

不就是一件情、趣內衣嗎?姑娘我豁出去了!

隻要是所有見過米婭藍的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恬靜、乖巧、淑女至極!

她的外表就好像是她的內心一樣,讓她這樣斷然的穿著一件如此暴露的衣服出現在一個男人的麵前,雖然那個男人是她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她依舊是做不到!

但是為了能夠給他留下一個‘難忘’的夜晚,如今她也隻能豁出去了。

米婭藍環顧四周,眼神定格在剛剛服務生送來的那一瓶紅酒上。

俗話說的好,酒壯英雄膽,喝醉不就沒事了!

於是乎……

米婭藍二話沒說直接性的衝了過去,倒了滿滿一酒杯然後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直到這一杯酒被她全部灌進肚子裏,由於過度緊張所以米婭藍根本不知道自己灌進嘴裏的這酒是什麽味?

一杯接一杯、一杯又一杯的紅酒被米婭藍灌下,直到最後整整一瓶紅酒被米婭藍喝的點滴不剩。

“卡擦!”

一聲清脆的聲響,門開了!旋微微一笑,很是優雅的用叉子叉起一塊肉送進嘴裏,輕輕的嚼著,這男人無論做什麽身上都散發出一股貴族的優雅,讓人不受控製的想要臣服,他身上散發出的這股氣息和蕭浪那駭人的霸氣完全不同。米婭藍略作猶豫道:“今天早晨蕭氏出現了極其荒誕的一幕。”“什麽意思?”古旋手中的刀叉停頓,挑眉看著米婭藍。“在蕭氏出現經濟混亂這段時間,一個叫肖建華的男人從中收購了股民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然後各大股東手中的百分之三十,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