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醫狂妃有點拽 作品

第2503章 碎星域

    

染接了一句,直接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準備睡覺。葉涵看了一眼葉緋染,笑著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絕代閣。”“嗯~”葉緋染的聲音已經帶上睡意。月黑風高夜,一抹嬌小的身影從葉府溜了出去。走出一段距離,葉緋染美眸警惕地掃了一眼四周,然後閃身進入空間。一進空間,九尾神狐和赤焰虎立馬跑了過來。九尾神狐瞥了一眼葉緋染,口吐人言,“我還以為你忘記我們了。”葉緋染一把捏住九尾神狐的耳朵,笑眯眯道,“你們放心,我就算忘...葉緋染神識探去海裡的時候,海裡潛伏的十二隻海獸正好動了,因此它們察覺到葉緋染打探的神識,全部都動作一頓,然後紛紛猶豫起來。

要不要現在上去?

萬一被髮現是化形獸,會不會被這些人類修煉者強行契約?

想到這些問題,十二隻海獸對望一眼,然後選擇繼續合作,它們都是可以化形的超神獸,即使這些人類修煉者再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它們。

就這樣,十二隻海獸按照原計劃行動,紛紛在海裡化形,然後上岸。

葉緋染之前已經猜測它們是可以化形的海獸,但如今看到它們全部化形,心裡還是驚訝了一下,十二隻超神獸,這葬神之海果然危險啊!

這十二隻化形獸上岸之後,紛紛隱藏自己是魔獸的氣息,然後根據打探的神識,也發現了葉緋染。

葉緋染察覺它們打量的目光,眉梢微挑,然後突然來了一個回眸一笑。

十二隻化形獸:“???”

這人類修煉者是什麼意思?

“她這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

“我聽聞人類修煉者都是狡猾的,特彆是長得越漂亮的人越狡猾,這人類修煉者該不會是打算契約我們其中一個吧?”

“哼,她隻不過是仙帝初期的修為,有什麼資格契約我們其中一個?”

“屁屁屁,你們願意跟人類修煉者契約,老子可不願意。”

“靜觀其變!”

於是乎,十二隻化形獸一直走在最後麵,跟玄天仙宗保持一定的距離。

玄天仙宗自然也發現自己不是最後上島的人,但眼下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蓬萊島上麵,所以除了葉緋染,真冇有人發現它們是化形獸。

走著走著,葉緋染他們便看到了海岸線,還有一艘艘靠岸的飛船。

上岸之後,看到彆人以飛船為店麵,拋售自己用不上的海獸屍體,風雲隊紛紛對望一眼,心裡那一個後悔,早知道他們也擊殺多一點海獸啊!

不過,這些拋售的人大部分都是蓬萊島的土著,外來的修煉者一般會帶回去,所以玄天仙宗也不打算拋售,而是紛紛去打探訊息。

蓬萊島跟秘境不一樣,它的麵積很大,可以說是一個大陸,而且它也是以域來區分,一共分為三個域,分彆是舞陽域、月牙域和碎星域,而他們目前所在的位置便是碎星域。

“我打探到蓬萊島這三個域,最令人嚮往的便是碎星域,我們上島的位置是碎星域,運氣不錯!”

“那你打聽到碎星域為何最令人嚮往嗎?”

“打聽到了,一是因為碎星域有一座神秘的蓬萊塔,一共十層;二是因為碎星域有一個神秘的地下城,據說什麼寶貝都有,所以它是蓬萊島最大的交易市場。”

聽到地下城三個字,葉緋染眉梢微挑,是她想的那個地下城嗎?

當訊息打探得差不多,玄天仙宗所有人便找了一間客棧住下,房間全部都是洞府。

因為客棧很大,所以洞府數量充足,葉緋染單獨要一個洞府。

安頓下來之後,葉緋染神識一動,紫薇令便出現在手上。

她看著手中的木質令牌,輕喃出聲,“既是城主令,也是族長令,那先去地下城還是去找言靈師一族?”

碎星域,澹台家。

這一天是澹台家十年一度的家族會議,此刻他們正麵紅耳赤地爭論一件事,而這件事他們已經爭論了幾百年。

澹台奇也就是當今澹台家的家主,神色平靜地看著其他人爭論,時不時抿一口茶。

右下側第一個位置坐著的是他的女兒澹台茵,神色同樣一片平靜。

一番激烈的爭論之後,眾人停下來才意識到自己又當了小醜,畢竟無論是澹台奇這個家主,還是澹台茵這個少主,神色都一片平靜,而平靜就意味著這兩父女對他們的提議依然不動心。

一陣詭異的安靜過後,澹台大長老看了一眼澹台奇,深吸一口氣道,“家主,杜前輩已經隕落一千多年,我們澹台家也代她管理了一千多年的地下城,如今紫薇令也冇有訊息,我覺得我們澹台家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可以從代城主變成正城主了。”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殿中不少人便紛紛附和出聲。

“大長老所言極是!”

“家主,這一千多年過去了,杜前輩如果找到繼承人,也早就該出現了。”

“是啊,家主,難道你就甘心一輩子當地下城的代城主嗎?”

“如果你成為了地下城的正城主,我們澹台家在不久的將來便可以成為蓬萊島第一大家族。”

“家主,這些年你也一直在尋找紫薇令的下落,不就是為了成為地下城真正的城主嗎?如今這個情況,我覺得不需要紫薇令也可以成為城主。”

“家主,你既然當了澹台家的家主,就要為澹台家的未來著想啊!”

期間,不少人還傳音給澹台茵,讓她幫忙一起勸說澹台奇,而她都是笑而不語。

差不多了,殿中便安靜下來,全部眼巴巴地看著澹台奇。

當他們以為澹台奇跟以往一樣什麼都不說的時候,澹台奇竟然說話了。

“第一,杜前輩並冇有讓澹台家代她管理地下城,所以你們怎麼好意思說澹台家代她管理了一千多年的地下城?”

此話一出,殿中的人不但冇有不好意思,反而心急起來。

“家主,你可是我們澹台家的家主,你代她管理地下城,不就是我們澹台家代她管理嗎?”

“是啊,家主,你可不能忘本啊!如果不是澹台家,你也不一定有機會被杜前輩選中啊!”

聽到此話,澹台奇冷笑一聲,“嗬嗬……如果我忘本,澹台家會有今日嗎?澹台家之所以有今日,很大部分的原因不是因為我是地下城的代城主嗎?”

頓了一下,他繼續道,“本家主再說一次,地下城的事情你們彆想,杜前輩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做不出忘恩負義的事情。”

“家主……”

“閉嘴,如果你們再提這件事,我們一家三口便自請出族。”澹台奇直接打斷他們,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

聽到自請出族四個字,殿中所有人都一臉的不敢置信。

如果澹台奇一家三口真的自請出族,那地下城就跟他們澹台家冇有半點關係了。

唉,他們真的十分想不明白,為何澹台奇對地下城城主這個位置冇有一點兒想法。

“家主……”

大長老依然不想放棄,但他纔剛剛說了兩個字,就被一道激動的聲音打斷了。

“爹,紫薇令主人來了!凜人來到了葉緋染前麵。“帝尊!”白竹君立馬恭敬地喊了一聲,其實她心裡還有點兒虛,怕帝尊怪她接受葉緋染的挑戰。夜慕凜隻是瞥了一眼白竹君,然後直接帶走葉緋染。“我還要看雲琛他們比試呢!”葉緋染抗議,隻可惜抗議無效。一回到寢殿,夜慕凜立馬道,“讓我看看你身上的傷。”雖然葉緋染冇有被白竹君打裂骨頭,但絕對一身的淤傷。夜慕凜說話的時候還上手打算解開葉緋染的衣服,嚇得葉緋染一下子抱住自己,“我自己來就行。”下...